书包网 > 言情小说 > 本少是杀手 > 第八章:演技
    “黎军,你跟着我有六七年了吧?我相信你的判断,但我还是不敢相信小羽有问题,他……一定是我的儿子!”周国豪苦涩道。

    一个好容易救回儿子的父亲,突然告诉他儿子或许有问题,这实在太难接受了。

    “黎军啊,我可以让你查,但你要记住,绝对不可以伤害到小羽,也不可以再刺‘激’他,哪怕一丁点儿都不行。”‘门’外传来这样的话,声音异常的严肃,听的我心中一暖。

    周国豪啊,虽然之前曾因为组织的命令而暗杀他,但从今以后,这种事绝对不会再发生了,他这个父亲,我已经渐渐从心底接受了。

    当然,我只是想接受周国豪这个父亲,而陈雅妍这个便宜美‘女’老妈,我还是不太愿意接受的,理由很简单,她是我重生后第一个想泡的美‘女’。

    无耻啊无耻,我实在太无耻了,甚至有点恶心,不过……我本来就是个自‘私’自利到极点的职业杀手,就算因为某种关系不能真的泡她,但也绝对不想承认她是我老妈。

    “小羽,身子好些了吗?医生说想‘抽’点血去化验,唔……是检查伤势啦,不很痛的,你别害怕哦。”再次走回病房,周国豪笑眯眯道。

    ‘抽’血化验?检查伤势?老爸你骗鬼啊!我冷笑着,不用问也知道黎军这家伙是想查血型了,搞不好连DNA也想查一查。

    “嗯好,但少‘抽’点哦,我‘挺’怕痛的。”我答道。

    其实我没有撒谎,因为周羽的身体对痛楚抵抗力实在太低,一个小针头都能让我‘欲’死‘欲’仙,看来以后得考虑做个切除部分痛感神经的小手术了。

    黎军对身后的几位医生点了点头,接下来在我那苦‘逼’到极点的表情中,他们‘抽’了足足三大管血才作罢,靠,查个DNA要不要这么多啊?这我又得喝多少粥才补的回来。

    幸好有失就有得,陈雅妍心痛之余又紧紧抱住了我,啧啧,在她怀里真是享受。

    虽然验血比较快,但DNA的检测需要很久,所以我估计接下来的几天里应该没什么好担心的,等待结果就是了,可我却没料到……

    “小羽少爷还记得那两个绑架你的人吗,还记得你是怎么杀掉他们的吗?用那些生了锈的钢钉……”黎军突然脱口而出了这句话。

    咦?周国豪不是不让他再刺‘激’我了吗?陈雅妍不是也禁止所有人再旧事重提了吗?我疑‘惑’的看了看黎军,身子立刻一颤。

    眼神好冷,连我这职业杀手都有些受不了这家伙的气势,而我的颤抖和表情变化的幅度都很微小,却还是被他一眼看了个清清楚楚。

    “我……我不记得了,我失忆了。”我连忙用出了杀手锏,可惜黎军的嘴角已经浮现了一抹弧度,他看出了什么?伪装被人怀疑后的胆怯?

    “虽然那些钢钉很锋利,但真的很难想象,小羽少爷这双瘦弱的小手,是怎么用它们刺穿肌‘肉’的,而且手法非常高明呢,啧啧。”

    “那枚刺入后颈的钢钉,无论力量上和位置上都堪称完美,竟然完全没入,甚至还恰恰刺穿了气管,这种事一个普通少年怎么可能做到?就算一流杀手也很难吧?”

    “另外,如果我没猜错,那枚钢钉的刺入和小羽少爷右手中指的骨折有关,你能告诉我是怎么做到的吗?”

    “还有刺穿另一人肩膀的几枚钢针,虽然不是要害,却恰好重创了几个重要‘穴’位,也切断了那人对双手的控制。”

    “还有那枚刺在他足部的钢钉,虽然同样不是要害,但却是人身上最痛的几个‘穴’位之一,这是想让他因为剧烈疼痛而速度缓慢和行动受阻吗?高明!”

    “脊椎骨右侧三厘米的那枚钢钉,应该是为了让他再也站不起来吧,小腹左侧半寸处的钢钉,应该是为了彻底击溃他的抵抗意识吧?还连带着让他大小便都失禁了,厉害啊。”

    “还有那几个连我都认不出的‘穴’位,哎,我真想不到这是小羽少爷所做的,这简直比一流职业杀手更强,你……能告诉是怎么做的吗?”

    黎军每问一句,我的表情就变一分,这家伙真的很厉害,对我那天每一次攻击的意义竟然了若指掌,那几个‘穴’位他真的认不出吗?还是他懒得一个个描述?

    黎军的表情渐渐得意,我却开始颤抖,似乎是个谎言被揭穿的孩子,眼神里满是惶恐,不断的朝被子里缩去。

    我没办法解释,因为我根本骗不过黎军的,可是……我也根本不需要骗他!

    “啊啊啊啊!!”我突然捂住头尖声惊叫起来,叫声惨到了极点,就像是个被猫咪扑中的小耗子,除了尖叫再没有别的事可做。

    我连一丁点儿都没有再伪装,没有再克制心中的颤栗,甚至还刻意将这份惧怕扩大了至少十倍,然后毫不保留的释放了出来。

    “小羽你怎么了?别问了黎军,该死,我不是让你别刺‘激’小羽吗?”周国豪吓傻了,一把将黎军扯到了一旁,陈雅妍也三步并作两步走到了‘床’边,紧紧搂住了我。

    “不是我做的,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记得了……”‘床’上的我拼命嘶吼着。

    “那两个人……好可怕,不要不要!他们……他们想杀我……好多好多的血……死了,都死了……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啊啊啊!!”

    尖叫中,我仿佛一只失去保护的小‘鸡’被丢进了狐狸的巢‘穴’,拼了命的挣扎,陈雅妍根本抱不住我,被一把推倒在地。

    尖叫中,我甚至突然扯开手上的输液管,右手立刻被鲜血染红,吓得陈雅妍和周国豪脸‘色’大变,我却根本不管,反而奋力跳下了‘床’,似乎想要逃离这里,逃离黎军的质问……

    “按住他,快……小羽你别怕,别‘乱’动,该死!”周国豪双目赤红,陈雅妍手足无措,几名护士立刻上来阻拦我,又把我压回了‘床’上,可我依旧在尖叫,依旧在颤抖,依旧满脸惊慌,甚至开始放声大哭。

    “怎么会……”黎军明显愣住了,估计是没想到几句简单的质问就会让我‘精’神崩溃吧,而此刻的我,心中却在放声大笑。

    黎军啊黎军,我从一开始就没想过要骗你,也骗不过的,所以我只是想骗过周国豪和陈雅妍罢了,利用他们那种对儿子最最真挚的感情。

    其实,这只是一场戏剧罢了,作为一个杀手,演戏虽然不是我的天职,但却非常擅长,因为我有半数以上的暗杀都必须先潜伏到目标人物身边,取得他的信任,或是让他麻痹大意。

    黎军你知道吗?论演技,那些拿过奥斯卡小金人的家伙或许都不如我,这世上能超过我的只有三个人。

    第一个是锋殇,他在出卖我的前一天还和我一起吃了个饭,喝了几杯酒,而我却一点都没看出他眼角的‘阴’冷。

    第二个是血狐,那小子论身手未必超过我,但演技却完暴,加上他模样比重生前的我帅气很多,演起戏来根本毫无破绽,特别是对‘女’人而言。

    至于第三个……

    那家伙叫安德烈斯?古依娜,是欧洲首屈一指的超级杀手,重生前我眼睛的伤就是出自这货的手。

    看起来只有十二三岁,真实年龄却绝对不止,可惜没有人知道这货的真实年纪,甚至,这世上没几个人知道他她究竟是个小萝莉还是个小正太,又或者是个老妖怪。

    黎军啊,除了上述三人外,演技我就不会输给任何人了,当然我知道骗不过你,可我在骗过所有人之后,谁还会相信你心中的疑‘惑’?到时候,怕是连你自己都不敢相信了。

    这是一场戏剧,也是一场闹剧,我依旧在拼命挣扎奋力嘶吼,推的那些小护士东倒西歪,很快,病房里的场面就堪比好莱坞火爆动作片了。

    ‘门’口的保镖齐齐冲进病房,却像个没头的苍蝇不知道做些什么,还有外面那群将我列为保护对象的武装特警也懵了,端着冲锋枪把病房重重包围,甚至开始疏散人群。

    “怎么回事?该死!我不是说过不可以刺‘激’病人嘛!”那个说我失忆的‘精’神科白痴老头到了,身后还跟着一群医生护士,好一通闹啊,差点和周国豪的保镖打了起来。

    “出去,全部出去,探病时间过了,全部给老子滚蛋!”老头怒气冲冲的呵斥着,那霸气的模样竟然比周国豪还要威猛。

    就算老头不说,周国豪也要走了,连带着不由分说的把黎军扯了出去,刚刚踏出大‘门’,怒骂声就震耳‘欲’聋,连医院的墙壁都开始瑟瑟发抖。

    而陈雅妍,她哭的比我还可怜,紧紧把我拥在怀里,不断的安慰着,不断的‘抽’泣着,还时不时扭头愤怒的瞪一眼‘门’外的黎军。

    “小羽别怕,雅妍阿姨在这,别哭了,别‘乱’动了,你手都流血了。”陈雅妍心痛的劝着。

    我当然不怕……缩在陈雅妍的怀里,我边吃豆腐边在心里乐开了‘花’,这出戏真的太好笑了,虽然闹的有些过分,但效果却惊人的好。

    无论是周国豪还是陈雅妍,被这么一闹之后,只会更加相信我是他们的可怜儿子,一个受了刺‘激’什么都不记得的小家伙,最重要的是,这个小家伙千万不能被怀疑,甚至不能提起某些不堪回首的往事,否则就会‘精’神崩溃。

    虽然黎军出‘门’的时候,我明显看到他的眼神更加‘阴’冷,但我却不再怕了,除非他以后不想在我老爸周国豪的手下‘混’,否则就算想继续调查我,也最好委婉一些安分一些。

    外面,周国豪的怒骂持续了足足一个小时,就像我说的,吃亏我永远不会是我,哈!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