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言情小说 > 本少是杀手 > 第八十九章:上床时发生的事
    车上,我从怀中‘摸’出了那本小册子,丢给赵鹏道:“给你二十四小时,我要这座城市的所有官员都收到这东西的复印件,我还要省政fǔ的所有办公桌上都会出现一份。”

    “甚至我还要这城市里所有的报章杂志,在二十四小时后都要登出这东西里面的内容。”

    “知道了老大。”赵鹏的眼中满是兴奋,他已经好久没陪我玩这种游戏了。

    “那些钱你处理吧。”我又道:“自己分一份,剩下的‘交’给小李,投进酒吧。”

    “好,谢谢老大。”赵鹏点头道。

    我摆了摆手示意不用谢,就打了个哈欠躺在了后座上,这一夜真的很累啊。

    不过虽然累,但还算值得,毕竟我又可以恢复到之前平静的生活了,今晚之后,这件事才算有了个真正的结局。

    今晚的这场暗杀游戏,我虽然不敢说没有缺陷,但也算‘精’打细算,趋于完美了,只是我始终还有一个无法解决的问题,一个大麻烦。

    回去军训营地的时候,我尽量的小心,早早就启动了绝,身形宛如鬼魅般潜行了进去,不过踏入房间的刹那,我还是叹了口气。

    “今晚,你去哪了?做了什么?”轩泷目光‘阴’冷的看了过来。

    “如果说我是去拉屎了,你信吗?”歪着头,我半开玩笑道。

    “我是十二点五十三分发现你不见的,现在是五点零三分,你拉了足足有四个小时零十分钟。”轩泷不‘阴’不阳道。

    “呵呵……”我干笑着挠了挠头,虽然这个玩笑没有帮我‘蒙’‘混’过去,但却知道了轩泷发现我的时间,倒也算赚了。

    “那……如果我说去和妹子幽会了,你信不?”我又笑问道。

    “一个伤成你这样,走路都有些踉跄的人,夜里居然还会有心思出去幽会?而且是整个通宵?你说我该不该信?”

    轩泷冷笑道:“而且,相比摔伤,你身上的血腥味也太重了点,所以不仅是今晚,就连昨晚……我也开始怀疑你的去向了。”

    如果是黎军,这样的质问足以让我浑身冷汗如雨,可面对着那不‘阴’不阳的面瘫脸轩泷,我却毫不在意的躺在了‘床’上,悠然道:“那你和你妹妹呢?身上的伤也不像是摔出来的吧。”

    “……”轩泷脸‘色’一变,突然咬牙道:“你刚刚走进来的脚步,哼!是暗杀术对吧?”

    “咦?你‘精’通暗杀术?否则你怎么认出来的?”我故作惊愕道,轩泷的脸‘色’又是一变。

    常言道,面瘫脸都是很聪明的人,虽然我不知道这是哪里冒出来的常言,但轩泷却完全打破了这个观点,因为,他真的不算很聪明。

    挣扎了许久,轩泷突然又咬牙道:“那天晚上,是不是你做的?那个心口挨刀的人!”

    “我记得他们有四个人,不过……似乎突然少了两个。”我依旧满脸怪笑,轩泷的表情已经无比难看了。

    “其实你能发现我的秘密,已经很聪明了。”我违心的赞了一句,轩泷冷哼一声,这货居然还有脸‘露’出一抹骄傲,真是恬不知耻的典范啊。

    “不过我想说的是……”我脸‘色’突然转冷道:“我有秘密,你也有秘密,我不想知道你的秘密,你也别来找我的麻烦,OK?

    “……”

    “其实,像我们这种人能机缘巧合的遇到,也算是一种猿粪嘛,如果能互相保守秘密的话,也就可以‘交’个朋友喽,如何?”我说出了我的目的。

    “和你‘交’朋友?切,傻‘逼’。”轩泷鄙夷的扭过头去。

    我发誓,我真的很讨厌这个面瘫,不过为了以后着想,我还是忍耐一下吧,看着轩泷一脸得瑟的模样,我干笑一声道:“不仅是我哦,还有……我的小敏表姐。”

    轩泷的脸‘色’再次变了,脸上满是挣扎,他开始动心了,似乎真的很喜欢简小敏。

    “行了,你考虑一下,睡醒了再给我答案。”我摆了摆手就爬上了‘床’,这一夜真的很困,我可没功夫陪着轩泷那面瘫一起纠结。

    这一觉,我又睡了超过十小时,由于受伤的缘故,军训的教官也没有叫醒我,只是他想检查我的伤势时,却被我没好气的打开了手,又一脚踹在了屁股上。

    说起来,轩泷真是傻叉,受了伤都还要跑出去军训,甚至训练完还在秀他的篮球技术,真是要帅不要命的白痴。

    “周羽,你……你没事吧。”苏凉晴眼眶红红的守在‘床’边道,这丫头从昨天起就没有停止过‘抽’泣,大眼睛早已哭肿了,让我真心有些感动。

    “没事啦,就是……有些痛。”我一阵龇牙咧嘴的捂住‘胸’口道。

    “很……很痛么。”苏凉晴的脸‘色’变了,伸出小手想抚‘摸’一下,却又仿佛不敢,颤声道:“那怎么办?要不要去医院?”

    “不用啦,不过……”我突然贱贱一笑道:“如果你上‘床’来抱着我,可能会好受些。”

    苏凉晴的小脸揪成一团了,‘女’孩明显知道我是在调戏她,但看着我那苍白的脸‘色’,那不时发出的呻‘吟’,却又不忍心拒绝。

    “等等……”‘女’孩猛地一咬牙,返身关上了‘门’,面‘色’通红的爬上了‘床’,我大喜过望之余,一把就搂住了她。

    ‘床’上,我紧紧拥着‘女’孩,虽然这样做有些触动伤势,但却毫不在意,毕竟这是我们第一次在‘床’上彼此相拥。

    话说这样……是不是就算和妹子上过‘床’了?咳咳,被误导的人自觉面壁一小时。

    鼻尖对着鼻尖,轻轻的摩擦中,‘女’孩的小脸早已滚烫,眼睛都不敢睁开,长长的睫‘毛’一颤一颤的,说不出的娇憨。

    夏季的衣服本就清凉,我轻轻抚‘摸’着‘女’孩那嫩滑的肌肤,很快就忍不住心猿意马起来,‘唇’也紧紧的贴了上去,含住她的‘唇’瓣用力吸‘吮’着。

    这一次,我没有要求‘女’孩张嘴,也没有伸舌头,不过我却从她的‘唇’‘吻’到脸颊,又‘吻’到脖子,甚至‘吻’进了她尚未完全发育的‘乳’沟。

    ‘女’孩的身子颤抖的仿佛触了电,‘唇’齿微张,忽的几声呻‘吟’,却让我愈加的无法克制了,‘吻’的力道也越来越大,越来越‘激’烈,甚至手也渐渐顺着衣角滑了进去。

    一声惊呼,‘女’孩本能的就想抗拒,却被我突然堵住了小嘴,又因为害怕‘弄’疼我,那挣扎推却的力道极小,根本仿佛‘诱’‘惑’。

    衣衫里,腻腻滑滑的一片,‘女’孩的皮肤仿佛‘玉’石雕琢般‘精’细粉嫩,着实让我爱不释手,那手也越来越深入,渐渐的,我‘摸’到了那微微的凸起。

    “别……不行……”颤抖的声音响起,苏凉晴猛地用力贴近我,想夹住我的手让我无法再作恶,耳畔却听到了我渐渐粗重的呼吸,‘女’孩微微扬起小脸,看到了我眼中的火热,还夹杂着一丝通红。

    我发誓,我真的很想要她,现在就要,可那股**却被我强行忍住,拼命的不断的克制住,我不敢,因为怕伤到她,也怕影响未来,毕竟我们都还是个孩子。

    “这样就好,仅仅这样就好了……”我低声道,再没有其他的动作,就这么抱着她,‘吻’着她,甜甜腻腻的直到永远。

    0

    就在这场‘激’情不足,但暧昧有余的‘床’戏中,外面的世界,正发生着惊天动地的变化。

    林道顺脱困了,他怒不可遏又浑身颤抖的冲回了办公室,他想召集全城的条子来拘捕我,在那小册子还没有被曝光之前。

    而他虽然没有看到我的脸,但凭声音,凭身形,应该还是可以查出点蛛丝马迹的。

    只可惜,他晚了一步,又或者说赵鹏的办事效率真的很快,当他冲回局里时,已经发现所有人看他的眼神都不对了,他心神颤抖的走进办公室,却发现了桌上放着那本小册子,不过,只是复印件……

    林道顺再没有从那办公室走出来,又或者说他没有主动出来,一天之后,省里来了几个特警,送了他一副铁手镯,带着他上了一辆车,从那天之后,林道顺再没有回过这座城市。

    他的结局是什么?s……

    如我所料,那两个浑身**的‘女’人被上早班的工人发现了,之后的流程也和我想的一样,报警,封锁现场,取证,验身,验液体……种种繁琐种种‘乱’七八糟。

    当一切都结束,几天后的报纸上出现了一条通缉令,目标人物林天义。

    这个通缉令注定了是一个悬案,永远无法找到,永远无法结束,不过谁在乎?反正林道顺已经垮了,再没有人关心他那倒霉儿子的结果了。

    至于那两个‘女’人,她们在局子里哭的是死去活来,只是不知道原因为何,是因为情夫垮台了?每个月的零‘花’钱没有了?还是那晚被人干了?但却不够爽?

    她们,其实也‘挺’可怜的……

    我就是这么杀死林天义的,大部分的杀手也都是这样来执行任务的,杀的很复杂,‘精’心设计的仿佛是一场游戏……

    其实我很想说,很多杀手电影都特么是骗人的,拿着把冲锋枪冲上大街,一阵疯狂扫‘射’,在警察来之前能干掉几个算几个。

    那种人叫杀手?NO,那种人叫傻缺!

    真正的杀手在执行任务时,并不是拿一张目标人物的照片,拎着枪就冲去干掉他的,而是在杀人之前,要做一连串的准备和善后工作。

    我杀林天义只是随意一脚,而为了那一脚,我却做足了准备工作。

    我绑架他,是为了带去冶炼厂,丢进炼钢炉里,这样才会永远的消失,连尸体都找不到,连一丝一毫的证据都没有。

    而我绑架那两个‘女’人,则是为了给他的消失提供一个借口,他为什么会消失?因为他玩了那两个‘女’人,畏罪潜逃……

    这世上只有一种‘女’人是林天义玩不得的,就是林道顺的‘女’人,所以他只有消失!

    甚至,我还刻意留下了他的领带做证据,甚至,我刻意延长了那两个‘女’人昏‘迷’的时间,让她们会被上早班的工人发现。

    当然,林道顺知道我绑架了他的两个情‘妇’,也知道我很可能绑架了他的儿子,不过,他说的话已经没有人会信了,甚至,他可能连说话的权力都没有了,因为从那小册子所涉及的金额来看,我已经可以想象到他的结局了。

    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这场复杂的游戏真心很累,但却完全没有后顾之忧,而这场暗杀,虽然牵连很大,但涉案的却没有一个是无辜的,全都活该。

    林道顺,林天义,都很该死,甚至那两个‘女’人也……

    擦,那种‘女’人我不用让赵鹏打听,就知道是两个人尽可夫的贱货,她们睡过的男人绝对不会低于两位数,甚至可能达到三位数。

    别说她们可怜,如果没有昏‘迷’的话,我可以保证她们根本不会反抗,甚至会感觉时间太短,抱怨不够爽。

    当然,我并不是那种满口仁义道德,四处锄‘奸’惩恶的傻缺,我只是个杀手,我杀林天义的理由也只有一个,他得罪了我。

    不管是谁,打扰了我现在的生活,影响了我身边所喜欢爱护的人,都得死,就这么简单!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