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言情小说 > 本少是杀手 > 第两百七十九章:极限瞬闪,血狐的承诺
    我从未想过自己会救一个炎黄之血的杀手,好纠结。

    四十层的入口处,猛地将一个快要被子弹轰碎的家伙扯到身后,又抬手两枪轰杀了他对面的天网渣渣,我扭头问道:“你们老大呢?”

    “啊?”那小子在发懵。

    啪,一个耳光‘抽’在了他脸上,我怒不可遏道:“血狐呢?在哪?”

    “在……在楼上!”那杀手惨然道,想了想又涩声道:“谢谢你救我啊。”

    “不用客气。”我赏了他一颗子弹,扭头直冲顶层,那小子死都不瞑目,眼睛瞪得大大的,不明白我为何救了他之后却又干掉了他。

    哎,我也不明白,真的好纠结……

    楼梯上,我发足狂奔,往上,慕一天也在狼狈逃窜,往下,可惜这小子的运气真不好,我从南面上去的,他从北面下来的。

    慕一天的节奏感已经完全被打‘乱’了,那四个影武士的合力联手实在太强,几乎每一击都封杀了他抵抗和反击的路线,让他能做的只有逃,还逃的鲜血淋漓,背后地上流出了一条长长的血线。

    逃跑中,慕一天第一次觉得自己速度太慢太慢了,他好想把那大西装脱下来扔掉,可扔掉后他拿什么武器反击?

    然而,今晚围剿天网的高手实在太多,慕一天只要侥幸遇到一个,就可以完全扭转这个败局,他虽然和我错身而过了,却遇到了另外一个人,和他同样身穿笨重西装的家伙。

    当罗炎从走廊里探出头时,慕一天‘激’动的拼命手舞足蹈道:“救……”

    一个救字,他挨了两刀。

    “救命……”

    再喊一声,他又挨了一刀,外加被一颗子弹轰在了大‘腿’上,那逃跑的速度陡然降低数倍,早已连滚带爬。

    罗炎在发愣,这家伙始终喜欢擒贼擒王,所以打算偷偷潜上去找神赖天罗的,却没想到遇见了慕一天,然而……其实他不太认识他了,正歪着头琢磨这货是谁。

    “救命啊!!”慕一天急的都哭了,抓起两颗手雷就往后扔,却根本没炸到任何人。

    “哦……”罗炎想起来了,他不记得慕一天的长相,却认识这货的手雷,在学校那次他被这家伙救过,如今却反过来了。

    “趴下!”罗炎猛地暴喝道,飞快的将西装脱了下来。

    慕一天的反应也是极快,想也不想就扑倒在地,其实……他是伤得太重摔了一跤,然而就在这刹那,他看到了眼前那如雨的光点。

    那仿佛是一朵银‘色’玫瑰的绽放,也是无数把手术刀的轰‘射’,几乎笼罩了整个走廊,那四名影武士吓得魂飞魄散,身形飞退,慕一天也吓‘蒙’了,这是打算连他也一起干掉吗?

    抱着头,慕一天发狂的翻滚出去,罗炎急忙冲过来将他拖了回去,而那四名影武士,则被那宛如暴雨的手术刀轰得后退了十多米,浑身是血。

    “你运气真好,遇到我了。”罗炎感叹道:“上次你救我的事,两清了吧?”

    一阵磨牙,慕一天从屁股上拔出了两把手术刀怒道:“两清?我差点被你暴菊!”

    “爆菊是小,活命是大。”罗炎无所谓道,反正他是神医,只要慕一天没死,伤的再重都能救回来。

    “也对。”慕一天歪着头想了想,猛地抱住罗炎,一把鼻涕一把泪道:“真的谢谢你救我,我刚才差点就死了,呜……真的好开心能活着,我才二十五岁啊,这四个‘混’蛋,特么从四十三楼追我追到三十五楼!”

    慕一天真的是吓坏了,就像他说的,罗炎的出现让这小子‘激’动的差点以身相许,他方才几乎每一步都在生死线上挣扎,而且挣扎了几千几万步,就算他是高手都差点心理崩溃了。

    “好了好了。”罗炎郁闷的推开慕一天,又擦了擦身上的鼻涕道:“搞定这些家伙再哭行吗?每人分两个?”

    “好啊,我分三个都可以,只要别让这四个家伙合力联手就行了!”慕一天咬着牙捏了捏拳头,他倒不是狂,因为这四个影武士联手很强,但一分开实力就会大幅度下降了。

    慕一天拔出手枪,罗炎‘摸’出手术刀,两人冷冷的‘逼’上前去,这两货联手的话,这一战,似乎已经不需要描述了……

    屋中,血狐在叹息,因为神赖天罗的刀光再一次暴起,他只能拼命的躲闪。

    启动了瞬闪,甚至还时不时的启动了瞬步,就像慕一天说的,血狐用瞬步拼命围着敌人转的话,神仙都难以对抗。

    不过这次却有些不同了,因为神赖天罗的刀光每次斩出,都几乎是覆盖了整座屋子,这就像武侠里所说的刀气,当然并不一样。

    神赖天罗的刀是特殊锻造的,每一把都是,那上面覆盖了一层白磷,当他用特殊且极快的手法拔刀后,刀身和刀鞘的摩擦,再加上和空气的摩擦,刀身就会飞速的提升温度,刀光就会仿佛燃烧了起来。

    所以他的刀不长,却每次都可以劈到血狐,爆发速度和力量,让刀光产生类似火炎的威力,将接触到的任何东西扯碎。

    神赖天罗很少用枪,是因为他的刀法威力太大了,覆盖面是子弹完全不可比的,那狭小的屋子里,血狐根本避无可避,速度快又怎样?神赖天罗每出一刀,他就要最少得用瞬步绕一圈才可以完全躲开,这样的战斗对他太吃亏了。

    不仅是那把武士刀特殊,神赖天罗的拔刀术也非常特殊,这是一种战国时期流传下来的拔刀术,整个日本懂得的人极少,风林火山!

    拔刀的速度如风,劈出的威力如火,‘逼’得血狐几乎无法停止,每一次稍停,他身上都会浮现一道焦黑的伤痕。

    血狐想反击,却非常困难,神赖天罗太沉稳了,因为那徐如林,也因为那不动如山。

    神赖天罗的防御姿势几乎没有破绽,那就是一座大山,让血狐感觉无从下手,同时就算迈步前进,出手制敌,他的防御姿势依旧没有丝毫改变。

    任何人在出手时都会攻防难以兼顾,可神赖天罗则完全打破了这一点,他迈步进‘逼’的时候,就仿佛一颗青松般巍峨‘挺’拔,出手就只动手,出脚就只动脚,身形的其他部位纹丝不动。

    疾如风,徐如林,侵略如火,不动如山,神赖天罗的拔刀术几乎把这四个字做绝了,他攻防的转换间几乎没有一丝一毫的空隙。

    当然,神赖天罗也有弱点,就是他这个人太稳,身形不够灵活,所以他才前方百计想要抓住小萝莉,想要‘逼’问出樱空舞的秘籍,因为樱空舞是这世上最灵活的招数之一了,如果他学会的话……

    试想,当他的身形宛如樱‘花’飞舞,再叠加那种风林火山的拔刀术,那覆盖全场的刀光威力,他或许就真的无敌了!

    而同时,这也是血狐今晚最大的麻烦所在,因为神赖天罗太无耻,他右手‘操’控拔刀术,左手始终稳稳的握着一把短刀,架在小萝莉的脖子上。

    神赖天罗在狂笑,因为血狐根本无法反击,根本不能让小萝莉死掉。

    “你放心,我以我俩二十多年的友情起誓,一定会把那平泽家的小丫头救回来!”

    这句话,血狐说出来了,他就一定会做到,可他救不出小萝莉又能怎么办?那就只有……用命去拼!

    “小狼,我不会让你失望的。”血狐喃喃道。

    其实我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并没有想太多,也没有发现血狐眼中的一抹苦涩,他是看到我在东京大桥上的拼命了,也知道这是因为他做错了某件事,那份愧疚感早已无法克制。

    我真的不该怀疑血狐的,因为他对我的感情好到了,就算自己用命去拼,也不愿意看到我去舍生忘死。

    “你知道,瞬闪真正的极限在哪里吗?”血狐突然咬着牙问道,还没有等神赖天罗回答,他就猛地弓起了身形。

    “就是让你看到了,却反应不过来,就算反应够快,动作也完全跟不上!”

    血狐一边说一边往后退着,一直退到了墙角,然后右‘腿’猛地蹬在了墙壁上,只听到咔嚓一声,似乎是那‘腿’骨折了,因为那一蹬的力量实在太大,而同时瞬闪也轰得爆发了。

    神赖天罗愣住了,他不知道该怎么形容眼前出现的一幕,快如闪电?不,闪电太慢了,快如流星?不,流星根本是蜗牛。

    但他的拔刀术也不慢,刀光轰然暴起,深红‘色’宛如火炎的刀光,他要‘逼’得血狐不得不后退,可……问题来了,血狐就是不退。

    身形,嗖得跃到了近前,刀光,也猛地斩了过来,却慢了一步,一小步。

    血狐在笑,因为仅凭慢的这一小步,他就完全可以战胜神赖天罗,如果他此刻出手攻击的话,神赖天罗已经败了,但他没有,反而猛地抓住了小萝莉,将‘女’孩从神赖天罗的掌控中拽了出来,又紧紧抱在了怀里。

    轰,那刀光劈在了血狐的背上,一道裂痕浮现,宛如焦炭的裂痕,血狐惨叫一声就摔了出去,眼中却满是笑意。

    “我答应你的,做到了!”血狐喃喃道,强忍剧痛,飞快扯断了小萝莉身上的绳子。

    “丫头,快跑,去找小狼!”血狐笑道,背后却猛地传来一声暴喝。

    “八嘎!”神赖天罗气的浑身发抖,他看出血狐这次极限瞬闪的威力了,如果用来攻击……他终于知道自己还是不如血狐了。

    手中的短刀轰得飞‘射’过来,直刺向小萝莉,其实神赖天罗也是气的有些狠,他其实不想杀‘女’孩的,而‘女’孩则刚刚松绑,甚至还来不及站起来。

    “哎!”一声叹息,一个身影挡了上去,那身影的背后有一道裂痕,还在喷着鲜血,却依旧挡在了小萝莉的面前,‘女’孩完全呆住了……接着,她就看到了血‘花’飞溅的惨状。

    “小狼,你是不是疯了?为了个不相干的小丫头,值得这么做吗?值得拼成这副模样吗?你是不是忘记了利益守则?”

    那一刻,血狐想起了他骂我的话。

    “这和利益没关系,和做不做杀手也没关系,小狐狸,每个人的一生中总会出现一些想要守护的人,或是想要守护的誓言,当那些陷入危险,不管你是杀手还是保镖,不管你是好人还是坏人,都会义无反顾的扑上去,哪怕用命去拼。”

    那一刻,血狐也想起了我回答的话。

    “还是你对……”血狐扬着嘴角,满脸微笑。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