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言情小说 > 本少是杀手 > 第四百五十八章:尸体,死亡
    楼下,停着一辆桑塔纳轿车,整个车顶被撞碎了,整个车子朝内凹陷了进去,车子的警报器只响了半声就停止了,被撞的粉碎。

    车顶上,躺着一具浑身骨骼尽断,头颅裂开,甚至身子早已变形的尸体,死状极惨。

    虽然是废弃的商业楼,但周围还是有住宅区的,当一声巨响过后,几张茫然的脸庞从窗口伸出张望,却……

    “啊……!!”那是一声‘妇’‘女’的尖叫,紧接着一旁的整个小区都炸了锅,‘乱’糟糟的一片,那尸体的可怕之处,简直比恐怖片上的还要让人惊恐,那鲜血和脑浆流了满地,几乎连那辆车都等于泡在了血水里。

    人们不断的尖叫着,开始有人想要打120急救电话,可……有用吗?直接报警吧,虽然警察根本未必会来,今晚的城市里早已‘乱’套,警察都忙晕了。

    不过今天很巧,几名巡逻的警员刚巧路过此处,一听到尖叫声就跑了过来,一看到这场面就吓得魂飞魄散,立刻封锁现场,疏散围观群众。

    而楼顶上,枪声已经逐渐平息了,班德拉斯闷闷的趴在围栏上瞄着楼下,他始终没有能干掉血狐,那家伙最后发疯的实力竟突然的爆发了似得,‘逼’得他一阵手忙脚‘乱’。

    可惜,爆发的时间非常有限,很快血狐就支持不住了,因为伤,也因为那心碎‘欲’绝的哭声,血狐打不动了,拼不过了,他只有跑。

    再追?班德拉斯很想,可血狐最终的拼搏,让他也受了点伤,何况看着楼下越来越多的警察,某人撇了撇嘴,叹息着收起了枪。

    当然,他并不怕警察,但这种‘混’‘乱’的局面下,他也不想太过夸张了,把那些警察全杀光?他毕竟是保镖不是杀手啊,节‘操’神马的还是要留一点的。

    然而如果不能两个都干掉的话,似乎钱会少很多呢,但不急,班德拉斯觉得今晚只是刚刚开始,他有的是机会再去找到血狐,杀掉他,把那份赏金来个Dou。

    “小子,算你走运,就让你多活会吧。”看着血狐仓惶逃窜的背影,班德拉斯狞笑道,不管怎么说,他已经赚到五亿了,看着楼下血泊中的尸体,他得意的一阵狂笑。

    我死了,被那一枪正面轰到的我,就算没死也昏‘迷’了过去,根本无法控制下坠的身形,直接撞在了车顶上,车子碎了,我呢?同样粉身碎骨了,十二楼的高度,足以让任何不会飞的人似无葬生之地。

    今天,我信心满满的踏入了这座城市,却连什么也没做到就死了,我想杀掉锋殇的,却连他的面都没见着,我还想杀掉胡夏的,可还没等我反这家伙的水,就已经……

    我做了什么?似乎只和琴吹夜没羞没臊了一会,定了个不是敌人的所谓盟约,可那盟约刚刚成立我就死了,还有什么意义?

    今晚,似乎一切都没有意义了,一切都和我无关了,躺在血泊中的尸体早已破碎,鲜血正在凝固,体温完全消散。

    “怎么了?”胡夏到了,血狐真的通知了他,却没说为了什么,只是一声呼救就直接挂掉了电话。

    当时的胡夏距离这里很远,通知的时间也比较晚,所以这家伙来迟了一步,而他看着血泊中的尸体……

    胡夏的表情很错愕,他不知道那已经摔到面目全非,已经看不出还是个人的家伙究竟是谁,可接着,他就听到了血狐那声凄厉的泣鸣。

    “小狼!!”血狐刚刚跑下楼,就发了狂似得扑上前去,几拳撂倒了那些想要阻拦的警察,一个箭步扑上了车顶,紧紧抱住了我。

    可惜,尸体早已冰冷,那惨状让他几‘欲’呕吐,看着那张曾无比熟悉,曾满是微笑的脸,如今却已经支离破碎……血狐开始了放声大哭。

    如果我真的死了,血狐会怎样?我曾在重生时想过这个问题,答案是他绝不会相信我死了,答案是如果不看到尸体,他绝对会以为我在开玩笑,在吓唬他。

    可如今,我的尸体就在他面前,让他看着,让他抱着,那一刻,血狐完全‘性’的崩溃了,泪水根本止不住,坐在车顶上,就像个无助孩子般茫然,甚至连胡夏的呼唤都无视了。

    “怎么回事?那尸体是……”胡夏愕然道,他今晚一直在寻找敌方强者,想打出第一个突破口,不管是小苍也好,或是锋殇的某些重要部下也好,随便杀几个来毁掉对方的信心,可他却没想到,第一个死掉的人会是我……

    “怎么可能?那小子的实力……”胡夏不信,他当然不信了,他知道今晚除了他和锋殇外,几乎没有人可以干掉我了,所以他立刻想要迈步上前看看情况。

    几名警察想要阻拦,可谁能拦得住胡夏?冷笑着撇撇嘴,胡夏一脚把一名武警踹飞了出去,大踏步走向轿车。

    又一声嘶吼响起,一个身影竟比胡夏快了一倍,嗖得就扑上了车顶,那是个长相可爱的年轻‘女’孩,简小敏。

    “怎么了?”‘女’孩很茫然,她只是刚巧路过这罢了,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可她看着血狐那张早已绝望的脸,听着血狐的哭声。

    “小羽?这是小羽吗?”‘女’孩茫然道,身子晃了晃,突然一屁股坐在了血泊中,她颤抖着看向那具尸体,看着那身衣服……那衣服还是她和苏凉晴一起选的,最新款的休闲西装。

    ‘女’孩完全懵了,甚至都忘了哭,只是目瞪口呆的坐着,就像一个失去了挚爱,甚至失去了灵魂的木头人。

    胡夏也在看,而他看的却是那衣领上,他亲手帮我别上去的徽章,那徽章已经染成了鲜红‘色’,甚至还在滴血。

    “这小子真的……”胡夏的表情极其僵硬,甚至心情异常的复杂,他千方百计要对付我,我却屡屡逃出生天,之后他费尽心机和我联手,想要一起对付锋殇,可这一战刚刚开始,我却就这么死了。

    怎么可能?谁能杀掉我?除了他和锋殇,谁还有这个实力?

    一份突如其来的颤栗感回答了胡夏,那是高手对危机的本能把握,让他突然身形急速的朝后退去,也就在那瞬间,胡夏所在的地面轰然塌陷了,霰弹枪的威力真心很可怕。

    胡夏惊得面‘色’一颤,猛地仰脸,借着那昏暗的月光,他看到了楼顶上的一个人,一个笑容诡异又无比狂妄的人。

    “你走运,这一枪没干掉你!”班德拉斯狞笑道,他虽然不想再‘乱’来,但却一直没走,而当他看到胡夏的身影后,十亿啊!就算班德拉斯不想再拼,也抵不过那‘诱’‘惑’开了一枪。

    而这一枪,则把胡夏完全惊呆了,他再次看了看我的尸体,心中一片森寒。

    “班德拉斯?世界三大保镖?果然名不虚传啊。”胡夏苦笑道,他其实早已知道锋殇请了这个家伙,但他却不算很怕,因为今晚他的帮手更多。

    然而班德拉斯的实力却完全突破了胡夏的预计,他看着我的尸体,看着血狐那一身的伤,又瞄了瞄楼顶。

    胡夏怕了?不,他除了锋殇再不会怕别人,但那一刻他还是下了个判断,班德拉斯的实力或许绝不弱于他,今晚这一战不好打了。

    事情发展到这一步,似乎已经由不得胡夏猜忌了,血狐的哭声是他从未听过的惨烈,简小敏的模样连他看了都有些心酸,望着那尸体,胡夏只能仰天长叹。

    警察越来越多了,楼顶上还有个为了钱而一直不想走,虎视眈眈的班德拉斯,胡夏咬了咬牙,他还算是比较冷静的,一个箭步冲上前去,一把抓住了血狐的胳膊倒拖着就走。

    “血狐,走了,这里不能呆!”胡夏冷喝道,因为班德拉斯又一次开枪了,吓得一名武警连忙将颓然坐倒,长着小嘴却连哭泣都无力的简小敏拽了出去,也吓得一群警察齐齐的拔出了枪。

    场面太‘混’‘乱’,就算是胡夏,他也不想面对十多名武警手中的枪,何况还有个班德拉斯时不时的给他一次暗袭,这家伙的实力……

    能杀掉我,还能重伤血狐,胡夏真的有些忌惮他了,冷冷瞄了一眼楼顶,拽着血狐飞快朝一侧的小巷中扑去。

    “不!我不走!小狼……”血狐还在嘶吼,像个孩子失去至亲般的尖叫着,挣扎着,拼命想甩脱胡夏的手扑回去。

    可惜,胡夏绝不能放过血狐,我死了,血狐是他对付锋殇唯一的依仗,哪怕已经受了不轻的伤。

    “那尸体,真的是那小子?周羽?苍狼?真的死了?被班德拉斯干掉了?”奔进小巷的刹那,胡夏就忍不住问出了心中的疑‘惑’,连珠炮似得。

    他还是不敢相信,可血狐却没有回答他,只是颓然坐倒在地,仿佛没有了灵魂。

    抓住血狐的那一刻,胡夏还是瞄了一眼那尸体,虽然碎了,碎到看不出脸孔了,但那徽章他却认识,因为是他亲手帮我带上的,甚至因为某个缘故,那徽章的颜‘色’比正常的要浅。

    叹息着,胡夏无奈的摇了摇头,他不得不接受了这个现实,因为计算错了班德拉斯的实力,所以今晚,他这一战怕是很难打了,似乎,有些拖不起了……

    巷外,那个被武警抱住的‘女’孩,终于想起了哭泣,哭声连胡夏都感觉撕心裂肺,哭的那小身子整个软倒下去,倒进了一个人的怀里。

    “哥哥……”‘女’孩惨然的看着那人,嘴‘唇’颤抖着,连话都说不清了。

    “没事了,哥哥在这,放心吧,哥哥陪着你。”黎军苦笑道,紧紧拥着‘女’孩,似乎想要温暖她那崩溃的心,却只换来了一声撕心裂肺的哀嚎。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