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言情小说 > 本少是杀手 > 第四百九十三章:慕家溃败
    强者能统领全军,强者能改变局面,强者能凭一己之力打出气势,从而颠覆整个战场,所以才有了虎牢关外叱咤风云的吕鬼神,所以才有了巨鹿战场所向披靡的楚霸王。

    陈殇和秋山信都明白这个道理,不管战局多么胶着,不管敌我双方的实力是否平衡,最关键的都是看他们之间的胜负。

    看着锋殇大踏步走来,秋山信手心里满是冷汗,他听我说过血天使的事,虽然没有见识过,当方才那一拳,似乎已经说明了什么。

    秋山信和锋殇算是同级高手,他和胡夏的闪‘花’对拼都不会输,和锋殇自然也是一样,可血天使的状态下,这一拳他明显吃了亏。

    右拳已经麻木了,从手指麻到手腕,麻到肘关节,麻到肩膀,其实秋山信知道锋殇的手也麻了,但问题是程度呢?

    “不愧是我的男人,加油!”楼上传来一声兴奋的喝彩,汗,立‘花’罂市终于答应了?其实‘女’人并没有多想,只是感觉秋山信来援给自己挽回了面子,随口这么一说罢了,然而秋山信却‘激’动的满脸红光。

    轰,双拳互击带出了一阵金属碰撞声,秋山信带上拳刺了,满脸兴奋的迎向陈殇,就为了这句她的男人,他今晚也要拼了。

    哎,**丝就是**丝啊,永远这么容易忽悠。

    陈殇没有带拳刺,而是带了一副很古怪的手套,锋殇始终觉得拳头是最直接最有力量的,不需要用任何道具辅助,那手套不过內镶几枚钢片,护住了他的手指罢了。

    枪也拔出来了,陈殇用的是最普通的五四手枪,因为够简单,他也用惯了,秋山信却是‘摸’出了一把微冲,因为他喜欢这种‘射’速快杀伤力较强的玩意。

    这一战其实很平衡,所不平衡的就是……血天使。

    抬枪掩‘射’的瞬间,陈殇就往左飘了过去,依旧是那飘忽不定的身形寻找节奏感,不过在秋山信勉强,他的节奏可不像在慕一天面前那么容易发挥了,微冲的一连串扫‘射’应对,秋山信就像一只雄狮般硬撞了上来。

    他甚至还没完全躲掉陈殇的子弹,甚至一颗已经擦过他肩头爆出了血‘花’,他却扑的义无反顾,快速至极。

    陈殇并没有和秋山信直接‘交’过手,这种一上来就想硬拼的打法让他很是皱了皱眉,不过……拼?他不会输的。

    两枚拳头同时暴起了,夹杂着风声轰在一处,不同于轰向其他事物,拳头的互击是闷声,却带出了一股动人心魄的压迫感。

    而这次互击第一个退却的,居然是陈殇,而脸‘色’微变的,居然是秋山信。

    退后的同时,两颗子弹就挥了出去,陈殇并不是力量吃亏,而是借着秋山信的力量后撤,再次捉住了他想要的节奏。

    可秋山信却不能退了,因为陈殇是先一步开枪的,一旦退却就会被压制的死死,他只有……继续冲,迎着陈殇的子弹往前冲!

    肩膀上再一次爆出了血‘花’,秋山信的速度却丝毫不慢,力道也依旧强势,拳头的再一次互击,陈殇再退,秋山信再追……

    “加油加油!”立‘花’罂市看的眉飞‘色’舞,她那句她的男人果然没叫错啊,一出手就‘逼’得敌人连连后撤,三次‘交’锋,陈殇连续三次后退,秋山信已经追出七八米了,这简直太牛‘逼’了。

    可她是从背后看的,根本没有发现秋山信的脸‘色’有多白,有多苦,他不想追啊,却是硬被陈殇引入了节奏之中,不得不追。

    陈殇每一次后退都在休整动作和力量,可他却不行,不得不一鼓作气的冲下去,他也想休整,却被节奏硬是拖住了,他也想后退,可陈殇的手枪锁住了他每一步后撤的路线。

    仅仅三拳,秋山信的手臂就快要抬不起来了,喘息也开始加重,陈殇却浮现了一抹冷笑,再一次后撤中,身形猛地朝后扭了过去,他真正的全力要爆发了。

    秋山信的奔跑速度是极快的,七八步距离,他瞬息完成,可他没想到陈殇比他更快,后退中还有时间蓄力。

    因为血天使的叠加,他根本追不上,也因为血天使的叠加,这次的蓄力……

    当陈殇的拳头再一次轰出,秋山信知道自己要吃大亏了,对那子弹的掩‘射’根本不再理会,全神贯注的将力量凝聚,他甚至扔掉了微冲,双拳同时爆发。

    “哦?不错,左右开弓?”陈殇冷笑道。

    又一声闷哼,陈殇一如既往的飘了出去,秋山信却追不动了,脚下一阵踉跄,眼中一抹赫然,两拳对一拳,他吃亏了?

    “力量的强弱,根本不是数量的问题,你的力量算不错,能挡住我的除了轩家老鬼,你算第一个了,但……”

    但什么?但锋殇每天都在训练挥拳,秋山信却没有,锋殇就算连吃饭睡觉的时间也没有,都会坚持对着沙包狂轰几百几千拳,陈殇每年轰碎的沙包有多少?他自己都记不清了。

    秋山信再一次扑了上去,但他却知道自己有些强弩之末了,右拳几乎没有了感觉,左拳也是一阵麻木,他突然狂吼一声,双拳像雨点般爆发着,可锋殇却在他的拳影中游刃有余。

    三秒,那三秒秋山信不知道自己轰出去多少拳,也不知道自己轰中了多少,他只是机械式的爆发攻击罢了,三秒一过,陈殇就再次飘了出去。

    “好样的!加……”立‘花’罂市再一次的喝彩,却突然停住了声音,‘女’人猛地发现情况不对,锋殇的脸上依旧挂着笑,秋山信却浑身发抖,踉跄中,空中似乎开始浮现血‘色’,秋山信的鼻血几乎止不住了。

    连立‘花’罂市的眼力都可以看出,锋殇连一拳都没有轰中他的脸,那鼻血是怎么回事?

    被震得,秋山信自己清清楚楚,他每一拳砸出去,都像轰中了钢铁,同时他每被击中一拳,就像被火炮轰中似得。

    摇晃中,秋山信只觉得脑子里嗡嗡嗡的全是轰鸣声,连眼睛都‘花’了。

    “NO4,不过如此罢了。”陈殇撇嘴道。

    “去你么的,有种你别用血天使!”秋山信暴跳如雷道,其实就算不用,他的拳头也比不过锋殇,但至少可以撑住,然而用了,他不光是力量不如,连速度,连节奏,全部都有了差距,就连他最擅长的奔跑速度都不占优了。

    虽然,他更擅长的还是抗打能力,猛地咬牙,秋山信硬是把鼻血吸了回去,咕咚一声咽回了肚子里。

    不过抗打?他能抗多久?秋山信知道自己很难独自搞定陈殇了,他急需一个强援帮忙,扭头喝道:“血狐呢?周羽那小子呢?”

    “还……还没回来。”立‘花’罂市苦涩道。

    “快点吧,这两个白痴再不回来,局势就麻烦了。”秋山信咬牙道,他抗不了陈殇太久的,甚至不仅是他……

    远处,酒店侧面的树林外,当第一声惨叫浮现,立‘花’罂市的脸‘色’就白了,慕一天怪叫一声发狂般冲了过去,那是他老爸的惨叫声,慕飞扬!

    其实当慕飞扬和慕飞羽加入战局,他们那一战就并不是僵持了,就算范胖子有血天使,依旧被三人攻得找不着北,毕竟一个慕长空他就很难对付了,何况再加两个高手?

    范伍德的大盾除了防御外再无用处,他根本没机会反击,机枪也只能拿来招架了,根本轮不到他出手。

    慕长空的攻势宛如狂风暴雨,而慕飞扬和慕飞羽的相助,等于给这阵暴雨硬是加上了电闪雷鸣,一分钟,胖子支持了一分钟,全身就开始‘乱’飘血‘花’了。

    “当你投靠了炎黄之血,当你从一个BOSS变成了一条狗,当你失去了称霸之心,范伍德啊,你已经不是当年的NO5了,你已经不可能赢了!”慕长空冷傲道,他和锋殇的看法完全一致,就算有了血天使,范伍德也再不是那个带着梦魇称霸美国的枭雄了。

    “说的好,不过他投靠了我之后,就不是独自奋战了哟,我会帮他的。”一声冷笑从身后浮现,陈锋到了。

    慕长空和慕飞羽正发了狂的猛攻范伍德,听到那冷笑,两人脸‘色’一白,却根本停不下来,只有慕飞扬反应过来了,猛地扭头……

    那一刻,这壮汉只看到一枚铁拳轰然朝慕长空的背后砸去,几乎想也不想就拦了上去,他来不及挥拳抵抗,但他身上至少穿着钢甲。

    一个拳头如果去轰击钢甲,那结果……大家去对着防弹衣揍几拳就知道了。

    但如果那拳头是锋殇的,那结果……慕飞扬几乎不敢相信自己当时的感觉,也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一幕。

    ‘胸’口,仿佛被炮弹轰中了似得,那钢甲居然猛地凹陷了进去,连带着几根‘胸’骨寸寸崩裂,大汉整个人都懵了,当剧痛浮现,惨叫根本无法克制。

    “哥!”慕飞羽的惨叫更甚,他眼睁睁看着慕飞扬被一拳轰的吐血,咬着牙就扭过头去,子弹和匕首的寒光同时笼罩向陈锋。

    虽然慕家除了慕长空外最强的是慕一天,但慕飞羽却是最像自己老爸的,攻击中带着‘阴’冷,气势仿佛能让人结冰。

    可他的‘阴’冷气势在锋殇面前能有多少效果?能扛得住陈锋吗?那一刻陈锋在冷笑,慕长空脸‘色’连变了数变,他想扭头帮忙,范伍德却突然开始反扑,他想先搞定这胖子再联手对付陈锋,可……他搞得定吗?

    慕长空只犹豫了几秒钟,背后第二声惨叫就响起了,慕飞羽倒飞了出去,他同样被一拳轰中了‘胸’口,可他却没有钢甲的防护,所以朝内凹陷的就不是钢片,而是他的‘胸’膛。

    慕飞羽连这一拳都没有撑住就倒下了,无声无息的躺在血泊中,看的慕长空目呲‘欲’裂,也心惊胆战,锋殇的实力简直……

    慕飞扬挣扎了许久才勉强站起来,却连‘腿’肚子都在打颤了,慕长空的心情瞬间跌入谷底,他知道自己完了,即将面对的是……两名超级高手的夹攻,两个他谁也无法单独搞定,何况是一对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