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其他小说 > 锦绣生香 > 353章 毒箭
    就在这时候,后背传来一阵剧痛,杜仲一看箭头大骂出声,“箭头用了倒勾,妹夫,你要吃些苦头了,忍着些。”

    夏含秋一进来就听到这句,赶紧过来握住男人的手,对上他的视线道:“不要有事,换之。”

    语气尚稳,可颤抖的手泄露了她的害怕,段梓易木了舌头说不出话,用力全身的力气回握,眼神柔和的安抚,要是可以说话,他会告诉她:他一个人走了那么久,现在终于有了个像样的家,有亲人,有儿子,还有秋儿这样的妻子,他如何舍得就这么死去。

    就是死了,他都会爬回来的!

    倒勾很深,如果就这么拔出来,不知道要带出多大一块皮肉,取第一支箭的时候太过莽撞,少了一坨肉的伤口看着有点惊心。

    杜仲稳着手,拿了把小匕首顺着箭头划下一刀,再用匕首在里头捣鼓了一下,确定箭头的勾子上没有勾到肉后再将箭头拔了出来。

    这是精细活,这么一会杜仲额头上就布满细汗,胡乱擦了一把,又同样慢工细活的将另一支箭取下来。

    “玄四,处理一下伤口,玄六,你来给我辩一辩这是什么毒。”

    夏含秋后背也湿了,可比起如水里捞出来的段梓易,她根本都感觉不出来,心疼占据了她全部的思维。

    换之从没这般狼狈过,就是当年初见时救下他的那一回都没有这般狼狈,因为那时候他昏过去了,以他们两人当时的关系,她也不能近身,等两人再见面时他已经清理得干干净净。初一醒来就眼神锐利,气势强盛得能让人忘了他是个伤者。

    可现在他们是夫妻,他所有的柔软都表现在她面前,看他后背血流不止,她甚至宁愿是伤在自己身上。

    紫双打了水过来,夏含秋想要挣出手来拧帕子,握着她手的人却不愿意松开。

    对望一眼。夏含秋败下阵来,示意紫双拧帕子给她。

    “我给你擦擦汗。”

    毒性扩散,段梓易人已经有些迷糊了,反应也比往常慢,过了一会才松了稍许力道让她抽出一只手,马上又用尽力气握紧。

    紫双分明看到王妃的手因为被握得太紧而发白,一挣脱马上就充血得像是要肿起来。

    可王妃却像是没有感觉,接过帕子去轻柔的给王爷擦脸,从额头到下巴。没一点遗露。

    那样子说不出的珍惜,让她看着心里酸涨得厉害,王爷能为了王妃命都不要,王妃其实何尝不是如此.

    幸好这三箭不是王妃受了,不然以王妃的身体必然会受不住,更幸运的是无为道长接到消息亲自找了过去。并且身上带着救命的药,回到王府还有医术精湛的三爷在等着,不然这三箭。便是王爷可能都熬不过去。

    等王爷好转了,她一定要去庙里诚心诚意的烧上几柱香,连王妃的份一起。

    “这毒不好解,我需要几天时间去山里采药,小师妹,这药丸你每天给妹夫吃一颗,再用水泡一颗给他擦伤口,放心,这毒我解得了,可惜葛慕去了小殿下身边。不然说不定他能有更好的办法。”

    夏含秋将药丸接过来,“三师兄你给我个准信,具体要几天?”

    “不超过五天。最快三天。”杜仲净了手,抱过早早蹭了蹭他的小脸,“我马上出发,玄四玄六你们小心些看护,要是有什么万一,玄四,用你的针护住王爷的心脉等我回来。”

    “是。”

    夏含秋抬头,虽然她是很担心换之的伤,可是,“现在已经是晚上了,师兄你明天一早再走吧。”

    “路程不近,早去早回。”将早早递回给夏薇,杜仲看向无为,“师傅,早早的药浴您可别一着急给忘了。”

    无为瞪他一眼,“赶紧走,我忘了谁也忘不了早早的事。”

    杜仲真就没再多说半句匆匆忙忙的走了,他虽然一直表现得很轻松,但是解药的药材很不好找,他只愿那里还和以前一样没人发现,不然怕是更要多费周章。

    “蒋念,你替我将王爷背回屋去,玄四,玄六,你们轮流守着。”

    “是。”

    段梓易一直保持着清醒,只是说不了话,不知是不是因为受了伤,再不见平日的强横,抓着夏含秋的手怎么都不肯放。

    夏含秋也随着他,不放就尽量跟着他的动作,半步不离左右。

    伤在背上只能趴着躺下,背上的衣裳撕开了,三道可怖的伤口刺得夏含秋眼睛生疼。

    汝娘领着丫鬟端着吃食进来,“小姐,您先来吃饭,老奴问过了,姑爷现在不能吃东西,您要照看姑爷,可不能饿肚子。”

    夏含秋看了眼半闭着眼睛的人,手上的力道并没有松懈,可见换之并没有睡着,“我就在这吃,汝娘,你给我端过来。”

    汝娘走近了一看就明白过来,忙在小姐面前架了张小桌子,看小姐不方便吃饭,还去拿了个勺子过来。

    一顿饭吃得不顺手,除了速度慢点,夏含秋表现得却和平时并不无差别。

    怕要如厕,汤和水都不敢喝。

    饭后也是让人侍候着擦了手脸,一直坐在床边没有离开。

    半夜,段梓易开始发热。

    “怎么样?”

    “观主不用着急,发热是很正常的反应,王爷身体好,情况比属下预料的要好。”

    夏含秋松了口气,眼里的忧色却怎么都褪不下去。

    这一晚上,夏含秋没有合眼。

    到得次日,段梓易终于撑不住昏了过去,夏含秋这才将自己的手收了回来,青青紫紫的手很快被她藏入袖中,不让人看到她的手痛得都在发抖。

    紫双本来就一直在担心,哪会注意不到,赶紧将早就准备好的药膏拿出来,半强迫的握住王妃的手,将药膏抹上,稍微用了点力让药膏渗入皮下。

    夏含秋忍着疼吩咐,“别和人说。”

    “……是。”紫双低声应了。

    看了看床上的人,夏含秋道:“去问问那个射箭的人有没有抓住,另外,将王爷受伤在家休养的消息传出去,不要乱了军心。”

    “是。”

    王爷王妃遇刺的消息一早就传遍了全城,更有人信誓旦旦的说亲眼看到王爷连中三箭,性命垂危。

    一开始大家也只当这是传言,可当早上没有见到王爷王妃的马车去往衙门时,这消息几乎就坐实了。

    平日里高声阔论的人今日声音都小了许多,四处有人到处奔走打听消息,只是想到去年那样的情况王妃都能没事,对王爷也就更多了分信心。

    而衙门里,即便是人心慌乱,各人也都在做自己份内的事,并无懈怠。

    只是每每视线对上,都能看到对方眼里的隐忧。

    “各位大人,王府有人过来传话。”

    一众人猛的站起身来迎了出去,都忘了可以让人进来说话。

    紫双福身一礼,“奴婢来传王妃娘娘的话,王爷受伤需休养,衙门的事若是紧急的请送往王府由王爷定夺,其他事情请各位大人受累商量着解决了。”

    “是。”齐声应了后,有人忍不住询问,“王爷伤得可重?”

    “不轻,但也要不了王爷的命。”紫双又福了一福,“奴婢还要去向各位女大人传话,奴婢告退。”

    得了准信,一众人终于放下心来,宋江叫了衙役过来吩咐,“将王爷安好的消息传出去,另外,请吴大人派兵严查刺激,务必不能有漏网之鱼。”

    “是。”

    明德是半夜回来的,亲自将这事接了过去。

    “那人叫陈良,吴国人,擅长三箭齐射,是吴国有名的神射手,这回的刺杀他是暗招,箭头上的毒是数种蛇毒混合而成,据他说……无解。”

    夏含秋心猛的一沉,脸色瞬间就白了,可是,“我更信我三师兄的话,他既然说他能救就一定能救。”

    明德也不知是说服自己还是谁,沉声道:“是,老奴也信三爷的话,他从来不是无的放矢的人。”

    接连吃亏让夏含秋怎么都吃不下这口气,想到自己去年的险,再看着现如今生死未卜的换之,心里火气蹭蹭的往上冒,“蒋念。”

    “是,属下在。”

    “受了他们这么大的礼,咱们当然要理尚往来,你从隐部挑出身手最好的去往吴闽两国,皇帝杀不了杀皇太子,皇太子杀不了杀将军,谁的影响力大杀谁,另外,给柏瑜和齐振声去信,不要只是死守,想办法反击,拉据战打算打到何时去?”

    一字一字全带着杀意,蒋念知道王妃这是真恼了,眼神在王妃露出来的右手上看了好几眼,垂下视线道:“属下立刻去安排。”

    “还有,原秦国那边除了伏睿父子以及陈老爷子,其他能用的不是离不得那边的都请回来,派往柏瑜那里或者南边都行,告诉他们,现在还不到享福的时候,都给我亮出爪子来。”

    “是。”

    “王爷说有内鬼,明叔,你去将这人查出来,我不管对方是谁,之前有怎样的功劳,不杀他不能泄我心头之恨。”

    明德弯下腰,“老奴已经将人控制住了,并非只得一人,而是有三人,他们都是闽国人,最少在会亭也呆了有十年,说话没有半点闽国口音,看着和会亭人没有半分不同,请王妃发落。”

    ps:

    这本书最后一个月粉红了哦,下个月就会完结,所以粉红什么的,要不要给我……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