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穿越小说 > 盛唐血刃 > 第八章招揽尉迟恭
    【800♂小÷说→网 .】,精彩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八章招揽尉迟恭

    武德二年九月下旬,李建成与李秀宁所部会师太原,魏征向李建成献计太原可智取。

    李建成纳魏征之计,以箭书射向太原南城门楼。

    南城门楼守城校尉名叫张达,原李元吉麾下车骑将军。当时刘武周率领五千名骑兵到了黄蛇岭,李元吉派遣车骑将军张达带领一百名步兵先去试探。张达嫌人太少,坚决要求不去。李元吉强行派遣,一到黄蛇岭就被杀光。张达愤恨恼怒,就为刘武周当向导攻克了榆次县城,进逼并州。

    一支带着箭书箭射向城门楼,就当张达准备取下箭书时,刘武周率领亲卫巡视至南城门楼。

    刘武周看着张达手中的箭书,名知故问道:“充秀(张达表字)这是什么东西?”

    张达为了表示他的清白,连箭书也没有拆开,直接递给刘武周。

    刘武周打开箭书,只见上面写着:“充秀吾弟亲启,兄寻相拜书。”

    刘武周并没有当着张达的面打开箭书,而是假装无所谓的样子,当面撕掉了箭书。不过刘武周耍了一个小花招,他利用张达跪在地上低头的时候,将信里的纸取出,藏在袖子里,撕掉的只是信封。

    刘武周离开南城门楼的时候,悄悄打开箭书。只见箭书上写着:充秀吾弟,为兄如今效力太子殿下,官居直寝将军(正四品武职,非心腹不得充任),太子殿下已经知道,贤弟降乃不得已的苦衷,只要贤弟在今天子时,献出城门,太子殿下亲口许诺,将既往不咎。贤弟依旧官复原职……”

    “砰!”

    刘武周一巴掌拍在案几上,愤怒的吼道:“张充秀果然靠不住!”

    王重威惊讶的道:“这秘信里为什么要张达提防祁明威?这祁明威不是张达的旧部吗?听说祁明威还是张达招降的……”

    刘武周沉吟道:“看来这二人并不和睦,寻相在信函中称,祁明威的妻儿在长安已经被杀,恐怕他会坏事,这件事倒是不妨利用一下。”

    王重威道:“王上的意思是……是说……离间?”

    刘武周点点头道:“正是,只要向祁明威出示寻相的信函,此人必然大怒,自然会向朕效死,死守太原,以图后计。”

    刘武周一摆手,道:“你去召祁明威前来!”

    王重威躬身抱拳道:“诺。”

    ……

    魏征看着狼吞虎咽吃着东西的尉迟恭,眼里流露出一抹惊讶的神色。魏征心中暗忖道:“好一员虎狼之将,太子殿下若得此人之助,必如虎添翼。”

    就在这时,马三宝目光炯炯的看着魏征道:“就凭一封信,就可以攻下太原城?”

    李秀宁邹起眉头,疑惑的问道:“此计能奏效吗?”

    魏征淡淡的一下,道:“此计断然骗不过太子殿下,也骗不过公主殿下,不过刘武周嘛,定然中计。”

    ……

    太原南城门楼内,张达气急败坏正在破口大骂:“混账……狗日的……天杀的寻相……真是太坏了……老子没挖你祖坟,又没睡你闺女,老子和你无冤无仇,为什么害老子?……害死耶耶了。”

    祁明威道:“寻相也忒不是东西了,他这不是将将军放在火上烤么?”

    气急败坏的张达骂了足足小半个时辰,抚着胡须,苦笑:“我记得明威,你如今还没有成亲吧?”

    祁明威摇摇头道:“我自幼父母双亡,也没有人给我操持这事,将军去年不是说,等回了长安给我说牛副校尉的闺女……”

    张达微微一楞,神情慢慢缓和了下来,叹了口气道:“寻相这狗日的……这是手下留了情了……!”

    祁明威一愣。

    张达道:“你好好想想,寻相若是真要我们两个的项上人头,何必如此大费周章,又在信中写明要我提防你?他这分明是想要刘武周将这封信给你看,从而让你将此事告诉我,让我们早作准备!”

    祁明威摇着头苦笑道:“寻相还真是好算计,一下子把我们算计得死死的,我早就该想到,他说我的父母妻儿老小被杀,就感觉莫名其妙的……”

    张达叹了口气道:“他这是逼着我们反出刘家啊……!

    祁明威站起身,小声道:“明威为将军马首是瞻,同进共退。”

    张达道:“那就反吧,刘家人生性刻薄多疑,残忍好杀,又恬不知耻的投靠突厥人,如今已经是山穷水尽,总是侍奉不长的,既然迟早要反,迟反不如早反……咱们今夜就反,给刘武周一个好看,给寻相和太子殿下献上一份大礼!”

    远处,深夜中,太原城内突然燃起了熊熊火光。

    远远的,喊杀声和兵刃交击声传来。

    远远的,喊杀声和兵刃交击声传来。

    李建成和李秀宁站在唐军大营中的望塔上,李建成口中喃喃自语:“奏效了……张达他们动了!”

    李秀宁望着远处的火光:“马三宝、寻相,尉迟恭,丘师利,白善思在。全军出击!”

    李建成也命麾下徐世绩,元宝藏等出击太原。

    李建成道:“你听说了吗?”

    李秀宁点点头道:“昨天晚上得到了消息。”

    李建成看着李秀宁的眼睛,发现她的情绪没有任何波动,柴绍死了,按说李秀宁怎么也会难过,就算夫妻之间没有感情,毕竟成婚三年多了,就算石头也该热了。

    看李秀宁的样子,好像不认识柴绍一样。

    李建成道:“太原既下,为兄就要返回长安了,你呢有什么打算?”

    “能有什么打算,得过且过吧。”

    李建成黯然叹了口气,说道:“人死为大,三娘莫要意气用事。”

    “三娘知道怎么做了。”

    说完,李秀宁向望塔下走去。李秀宁的亲卫队已经开始集结,李秀宁跨上战马,两腿夹紧战马的腹部,战马扬起前蹄,超远方奔驰而去。

    李建成望着李秀宁远去的背影,脸上布满忧虑之色。

    李秀宁与柴绍不合,他一直都是知道的。他只是担心,李秀宁会失去理智。

    无论如何,她与柴绍都是夫妻一场,如今柴绍死了,哪怕李秀宁假装,也要假装出伤心的样子。如果李秀宁太过得意,很可能会给别有用心的人利用。

    陈应?不知道怎么的,李建成脑袋里莫名其妙浮现陈应的面孔。有种非常奇怪的感觉,柴绍死了,一定与陈应有关。

    李建成暗暗想着,柴绍死了,对李秀宁而言,未免不是一件好事。李建成知道。原来的三娘喜欢说话,喜欢笑,可是自从结婚以后,他从来没有见过李秀宁笑。现在,一切都结束了,从此以后,李秀宁就可以活的更惬意一些。

    太原城方向传来一阵阵欢呼声。

    “平阳公主威武。”

    “公主殿下万胜。”

    “大唐万胜。”

    “太子殿下万胜……”就在李建成准备走下望塔的时候,突然发现魏征冲李建成使着眼色。

    李建成淡淡一笑,说道:“魏爱卿,有什么话但说无妨。”

    “太子殿下,你看尉迟敬德这个人怎么样?”魏征望着李建成笑道。

    李建成沉吟道:“他……”

    ps:第一次参加剧组拍摄工作,第一参加置景,工作一片混乱,忙得天昏地暗,非常抱歉。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