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然这杀意不是对霜,而是,在这林子某处,一直在看着她的某人,而不现身。

    暗魑立刻调理自己的喘息,完全屏息敛声进入了防备状态,她皱起眉头大喊道:“出来!”

    随后一阵邪恶的笑声在四周响起,但却不见任何人。暗魑环绕一圈,他感应不到有任何人在,但是,这种诡异的气场是她从来没有见过的,凭她成为杀手的直觉,这种气场,比主都高…或者说,更胜一筹。

    “小鬼~你这警惕性也太弱了些吧~”

    暗魑皱眉,连头上流着的冷汗也敢不擦一下,全身上下像绷紧了弦一样。

    暗魑的眉头皱的更深了,她麻利的从鞋子里抽出两把小刀。

    小刀的刀柄做工精细,一边刀柄上盘旋着一条龙,一边有盘旋着一条蛇,上面都有着暗夜帮的标志,看得出来是特别打造过后的其锋利,坚韧定不是一般,削铁如泥定不在话下。

    她喝声道“有本事你就出来!别装神弄鬼的!”

    那人一听,仿佛你就能感觉到他不屑的眼神,他的讥笑声越来越大。

    “有本事~你就来找我呀~臭小鬼~”

    暗魑一听,咬牙切齿卡擦卡擦的响,她怒道“你tm又不是小孩子!还玩躲猫猫?!!”

    那人笑道“切,小鬼就是小鬼~邪风在东南方向~顺着血迹去找你去把他弄回来~”

    他一说完,声音逐渐远去,在暗魑看来应该是离去了。

    可暗魑并没有放下警戒心,等了好久,确定周围已经没有任何风吹草动了,才缓缓收起小刀,然后松了一口气,拍拍胸脯惊魂未定道“妈妈咪呀!吓死我了!还好这人比较幼稚~”

    但是安慰好自己幼小的心灵时,这才想起来。刚刚那人好像说了邪风在东南方向。

    此时暗魑看向那边。纠结的到底去不去?

    良久后…

    “算了,看一眼又不会死,反正都是要找他的。”暗魑无奈说完,然后,咻咻几下又朝东南方向奔去。

    当暗魑走后,从林子深处走出来了一个人。

    他披着一个黑色的披风,披风覆盖了他全身上下,他伸出性感的小舌,舔了舔自己薄唇。

    那棱角分明的下巴和那勾人嘴角的讥笑还有那落在披风外的黑色钻石在夕阳的照耀下,有一瞬间变成了红色,但是再仔细一看却又是黑色。

    那邪恶而俊美的脸上噙着一抹放荡不拘的笑,他的声音犹如千年寒冰略带慵懒的声音,直让人发怵。

    而他,正是鹤眠,他笑道“啊啊…一看到好苗子~就忍不住想让人摧毁~哎呀,我真的是~算了,找徒儿玩去~”

    …

    暗魑并不知道当她走后发生的一切,现在她整个人都忙碌的在林子里穿梭中,直到在树上跳了了很久很久后。

    终于让她眼尖的发现了一些蛛丝马迹。

    果然如那人所说,这里会有着血迹,接着她顺着血迹找到了一棵梧桐老树,然而树下确实有着一个浑身是血的黑衣男子。

    暗魑停了下来,从鞋子里又拿出那两把刀,然后,她站在树上,仔细观察四周,检查着有没有陷阱,然后一步一步靠了过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