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说起来自从遇到了水寒夜她才好像开始,被水寒夜动不动说几句话恶心的话就弄得脸红了吧。

    emmmm~仔细想想,好像是真的是这样。

    难道说他四周弥漫着可以让女人脸红的何尔蒙?

    霜陷入了沉思中,丝毫没有想过自己是因为对水寒夜这一个人没有免疫力而已。

    水寒夜看着陷入沉思的中霜,也不知道霜在想什么,一瞬间,他脑海里闪过一个非常快的念头。

    随后他立即地摇了摇头。

    一副坚定的模样,脸上似乎写着不可能三个字大字。

    霜本来是这样想的,不知不觉霜看向了水寒夜,发现他也正在看着自己。

    俩人对视一秒,都默契的轻咳一声,然后撇别开了头。

    就这样沉默了下来没人开口说话,也没人打扰。随后终究是水寒夜忍不住了。他道。

    “你刚在想什么?想那么认真。”

    霜眨了眨眼睛看,咳了咳,想了想,然后敷衍道“没什么,就随便想想。”

    水寒夜一听,眼角不动声色的抽了抽。

    你也是有够真敷衍…编理由也编个像的吧。

    但是他也并没有戳破。他附和道“啊?随便想想是吗?哦。”

    霜假笑的,点了点头,偷偷的看了水寒夜一眼,有些紧张。

    他相信我了?看样子好像是,不过那么蹩脚的借口,他真的会相信吗?真怀疑…

    ←_←

    霜投以水寒夜打量的眼光,怀疑的看向水寒夜的脸上,似乎想要看出什么来。

    水寒夜被霜盯得十分不自在,脸上的温度也随之而来,他一只手握拳放在嘴边,咳了咳。自己也偷偷的瞄下正在打量他的霜。

    她干嘛一副怀疑的眼光看着我?我没有做什么对不起她的事啊。

    想着,水寒夜突然灵光一现,似乎想起来什么来。

    说起来,现在好像就剩下他们两个了,暗魑也走了,暗魉也正在抢救风中,应该也不可能会那么快,现在正好是我问她的事情的时候。

    此时不问更待何时?!!

    突然,水寒夜陷入了纠结中,问还是不问?

    问了吧?答案不是我想要的,又尴尬,不问的话这又像一颗石头堵在我心口闷的慌。

    最终,水寒夜决定还是问。(这男人真墨迹!←_←)

    水寒夜下定决心,突然,他转过身面对着霜,看着她的眼睛认真问道。

    “你小时候是真的没有见过一个被人贩子绑架的小孩吗?”

    霜一听,眉头一皱。

    怎么又是这件事?他为什么要重复问我那么多次啊?而且每一次都是关于这人的,这人到底是谁?

    霜看着他楞了一下,就连她自己也没发现自己的语气突然变冷。

    “没有。”

    水寒夜也是还不死心,他继续追问。

    “那你有没有想过,自己或者受过什么严重的创伤,然后丢失了某一部分的记忆,导致你想不起来的可能有没有?!?”

    霜的脸彻底黑了,他的心情似乎也随之变得很不友好,她见水寒夜这样打破砂锅问到底想也不想立马脱口而出“都说了没有!你还有问几次!?”

    水寒音一听,心情瞬间跌落到谷底。

    他嘲讽似的对着自己一下呵了一声,然后对着霜道“是我唐突了。”

    呵~水寒夜,你可真傻,问了一遍还不死心,终究啊~失去的就永远回不来了…

    突然,霜脑海里想起了一件事情。

    她是没有,但是雪好像有啊!?!

    但是…这件事要跟水寒夜夜吗?看得出来水寒夜似乎很在意这个人。

    万一…水寒夜要找的人就是雪,又或者是水寒夜就是喜欢雪,那自己岂不是就成了夺人喜欢自己妹妹的人的初吻的!罪大恶极的罪人吗?!

    霜这样一想,她陷入了沉思中…

    说还是不说呢?

    说了要死。

    不说的话,万一雪也很在意水寒夜怎么办?

    又万一雪也是喜欢水寒夜的,像水寒夜这样也在死劲的在找他。

    那又怎么办?

    不对!雪从来就没有跟她们提起过这件事,那自己又是怎么知道的?!

    霜的记忆在这一瞬间混沌了。

    等等!仔细想想有那么一段时间的记忆似乎跟有一段的时间对不上了啊!

    为什么?这是怎么一回事?

    霜似乎有一些着急,脑海里断断续续地显示出一片白,一片绿,一片红的人影背景交错。

    弄的霜突然头一阵疼。

    霜脑海里似乎有那么一个片段在飞快的播放,霜想要抓住,但是,并没有然后停下的痕迹。

    她痛苦的闭上眼睛,双手捂住两边的太阳穴,蹲了下来,她额头上也开始出现了许多密密麻麻的冷汗。

    水寒夜见此听到声响,立刻也蹲了下去,扶着霜的肩膀,担心道

    “怎么了吗?是身体不舒服吗?要不要暗魉来看一看?”

    随后水寒夜也没有等霜说话,立即大喊道。

    “暗魉!”水寒夜话音未落霜就阻止了他,用力喊到

    “没事!你不用管!你帮风处理伤口!”

    水寒夜见霜这个样子。 道“你让他看一看吧!风他只是伤口问题,失血过多!你身体才重要!”

    霜摇了摇头,见水寒夜似乎不打算理她,准备再继续喊暗魉出来,霜瞬间抬手捂住了水寒夜的嘴,坚决道。

    “不用。不要浪费时间,只是突然头疼,休息一会儿就好。”

    霜的脸色开始苍白了起来,只是在这黑夜里并没有人看得见,但是水寒夜是感受得到霜的的体温越来越冷。

    他拉过霜刚刚捂住他嘴巴的手,用他的大手帮她升温。

    水寒夜还是不很不放心,但是见霜又那么坚决,自己也没办法,他现在又没有外套,现在还是夏天,到了晚上也是很冷的,更何况现在还是在湿气较重的深林里。

    水寒夜自己也想过要不要进去帐篷里面,但是,就在他刚刚抱起霜的那一瞬间,他明显的听到了霜倒吸了一口冷气。

    他皱起眉头,自责道“好了,我不动你了。就这样吧。”

    霜点了点头,也没有抬头看向水行业,也不去管自己是否别水寒夜抱着,自己的手还在水寒夜的手上,她就这样安静的躺着,她很是虚弱道“谢谢…”

    接着,她便再也没有了后话。

    她并没有睡觉,霜是那种,不肯发过任何蛛丝马迹的人,她刚刚好不容易的回想起一点点模糊的颜色,虽然只要颜色,但是她也是很想要知道,水寒夜说的那个人,到底是谁?!

    每看到一点点,她的脑袋就像要爆炸一样,痛不欲生。

    但是她也不想要在水寒夜的面前一点也不想表现出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