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玄幻魔法 > 芒济天下 > 第二十五章 龙阵
    海恩与诺瓦酣战数百个回合,不分胜负。论剑术海恩略占上风。诺瓦被迫拔出他腰间的佩剑。他之前承诺不使用佩剑就能打倒海恩,现在看来完全是大话。

    剑光起舞,武器相交的叮叮当当的声音络绎不绝,拼杀的气势溅起蓝紫交缠的光。不懒壮阔的海面燃起熊熊战火,激情燃烧。两个人都享受着彼此的拼杀。两道身影时而交缠,时而分离。时而约上空中,时而潜进海里。时而高速略过水面,溅起雪白的浪花装点大海,时而轻盈飞上云霄,卷动苍白的残云书画天空。

    由于结界的原因,诺瓦的速度被限制,在这里海恩的速度已经能跟上他了。形势开始胶着。这样下去不知道要打到什么时候才能分出胜负。诺瓦的时间已经不多了,他还有很多事情要去做。他此行的目的是找到那个人的行踪。在这里已经没有时间耽误了,他心中的焦急让他的动作出现了破绽。海恩抓住机会,剑锋划过诺瓦的燕尾服。诺瓦腹部鲜血喷流,坠落到海面上,鲜血流进海水中,让一片区域看上去,好像是赤潮来临一样,鲜红吞没了大海的碧蓝。

    “你比想象中的强大很多,没有想到,明明卢特还那么弱,为什么?”诺瓦捂着伤口说道。

    “不要小看人类,这是一种明明强大的生物,只是有时候伪装的很弱小而已。”海恩在战斗中,沙滩短袖已经被弄得破破烂烂,现在是有几条破布条勉强遮挡着健硕的身体,那蜿蜒狰狞的纹身若隐若现。

    诺瓦一直专心战斗,没有注意这些黑色的纹身,当他冷静下来的时候,才清楚认出这些纹身。他眼中燃起战火,“你的这个纹身?可恶…………你们这些人类,你参加了那场战斗。这是……‘雪松’的诅咒!哈哈……”

    海恩看了看身上的纹身,这个纹身到底意味着什么,一直以来都是一个谜,“你知道这个纹身?诅咒……到底是什么意思。你给我说清楚。”

    “没什么好说的,今天你必须死在这里。当年我不在,只是就差那么一点点。可恶……可恶。如果我在绝对不会让那样的事情发生。”诺瓦追悔莫及,回首当年往事不堪回首。悔恨化成道道愤怒的血丝爬满他的眼睛。

    怒不可遏的诺瓦一拳打在水面上,瞬间激起千层浪。“啊……啊……我和你势不两立。海恩,做好赎罪的觉悟吧!”愤怒的诺瓦释放出强大的卢特,这时的他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复仇。

    海恩被强大的气息压迫的捂着胸口蹲下,“这个力量?你到底是什么人,对这个纹身你到底知道些什么,能……能告诉我吗?我……”海恩满头大汗,黑色的头发已经被汗水打湿。鼻尖的汗水掺杂着些微泪水。‘太强了……我会死在这里!!会死在这里的。’海恩心中的恐惧已经膨胀到了极点,强大的卢特瞬间瓦解了他的意志。

    就在海恩处于崩溃的边缘的时候,一声银铃般的声音将他燃起了希望。“海恩大人!!我来助你一臂之力。”你个小脑袋从水面钻出来说道。

    艾米丽终于游出了水面,她喘着粗气。“终于赶上了!哈……这个气息……”

    海恩回头气冲冲的说道:“你怎么没有逃走!快走……年轻的你不该死在这里。你还有很多路要走呢!为什么……为什么……盖斯特为什么没有带走你。”海恩的语气有生气渐渐变得无力和无奈。

    艾米丽面对海恩的气话只是温柔的笑了笑,“为什么?要问为什么,我是一名战士,我可是享受骑士之名的勇士,怎么可以抛下队友自己逃命,这可不符合我的骑士之道。”艾米丽的笑容像是冬日里阳光只穿海恩的心。

    “骑士之道?没有错,信仰是艾米丽的支柱。我同样有着不能死的理由。对!我不能死在这里。”海恩心中燃起了对生的渴望。

    “恩?骑士?”海恩有些诧异,艾米丽不是一名普通的祭祀吗?为什么以骑士自称?“骑士?你是……”海恩这才注意到艾米丽腰间的骑士勋章,玫瑰和独角兽的标志,没有错。“你是……蔷薇,不会吧……”

    这个玫瑰和独角兽的标志是蔷薇·天马团的标志,这个团是九大佣兵团之外受到大祭司卢克直接统领的战队,其中分为蔷薇和天马。蔷薇即指女性,天马则为男性。蔷薇为红色面具,红色骑士铠甲。天马为白色面具和铠甲。艾米丽没有穿戴蔷薇的标准服饰,所以海恩觉得不可思议。蔷薇·天马的团规及其严格,统一的装束也是团规的一部分,但是艾米丽居然能无视团规。

    “抱歉,我只是没有机会和你们说明,我是蔷薇。”艾米丽道歉的鞠了一躬。

    让海恩疑惑的不只是艾米丽的装束,无视团规。诺瓦强大的卢特让自己胸痛不已,为什么这个小姑娘一副轻松的样子,完全看不出她有什么不舒服。这些天怪异的事情太多,海恩的脑子已经有了大致的推测了。他们这组人真的是人才济济啊!

    就在海恩猜测艾米丽的身份的时候,海水悄然间变成了紫色,辽阔的紫色海水渐渐停止了流动。

    “这是?”海恩用手指沾了沾了海水放在鼻尖闻了闻,“糟糕……”海恩的脸色有些难看,海水变成了另外一种物质,这种物质有些像某种植物的汁液,粘粘的,密度大概是海水的几何倍。

    “你们还有闲心聊天,本来我是尊重女性的。对于这样软妹子,我还真有些下不去手,但是既然是骑士就准备为你们所谓的骑士之道,殉葬吧!”诺瓦的绅士气息早已经被愤怒取代。今天他要大开杀戒。

    海恩站起身体,“是吗?我是不会让你得逞的。艾米丽!我的后背交给你了。接下来,你要小心别被我的龙阵波及。”

    海恩见芒刃插进水面,趁着水面还没有完全被诺瓦支配,他要反击。即便对手的强大让他恐惧,但是海恩的生命是属于自己的,这样宝贵的东西什么时候交给心中的神,可不是别人说了算的。

    海恩脚下徘徊的巨龙开始升出水面,急速凝固的水面,时而能看到那碧蓝的龙鳞反射的光线。龙角的一小部分露出水面,就像是大白鲨的鳍一样,一种莫名的恐惧感威胁着诺瓦。诺瓦紧张的环顾四周,他虽然对自己的力量很自信,但是垂死的狗最可怕,小心驶得万年船。

    突然诺瓦脚下的海面卷起旋涡,一个巨大的龙头冲出,血盆大口中的诺瓦就像是鱼食一样渺小。眼看他就要进了龙的肚子了,在龙口闭上的一瞬间,诺瓦挥起佩剑只在龙口的上颚上,就像是一只小小的牙签一样,让龙口无法闭上。诺瓦从龙口中爬出,真的是龙口逃生,有惊无险。就在诺瓦庆幸的时候。龙口中喷出蓝色的火焰,诺瓦的身体被冲击力抛向空中。

    诺瓦额面上流下了一簇鲜血,“可恶,居然我两次流血,海恩,作为人类你还真的顽强呢!”诺瓦在空中调整了姿势,他的左手变成了绽放的花朵,花蕊的地方长着一个大炮一样的管状物体。“去死吧!”一声炮响,蘑菇云绽放在辽阔的海面上,这个威力堪比*啊!巨龙变成了水蒸气消失在空气中。

    海恩已经气喘吁吁了,这个龙阵消耗了他太多的力量,虽说在结界中,海恩的卢特别不断补充,但是维持结界已经消耗了他太多的卢特,而且海水此时已经完全被诺瓦的液体取代,海恩的卢特补充一时间上不来。

    “海恩先生,收下我的祝福吧!”艾米丽手中握着一个十字架,身体放出的金光于海恩相连。这是祭祀祝福的力量,海恩感觉到一种不一样的卢特在他的身体里燃烧,看来相信这个小姑娘是正确的。

    “看来这个祭祀还是有些能力的,居然一瞬间卢特就恢复了。既然你们不准备乖乖受死,那么就别怪我手下不留情了。”诺瓦依然自信满满,他的伤并不是很轻呢?心中仇恨已经让他唯有杀人才能以解心头只恨。他完全不理会恢复卢特的海恩,惬意的背对海恩弯腰捡起水面上的佩剑。

    “这个感觉真是不错,艾米丽,谢谢啊!诺瓦,你的大话也该说到头了吧!”海恩再次施展龙阵,这次的力量比之前的更加强大。他自信满满。因为水面露出八对龙角,刚才的一条龙已经让诺瓦受了伤,如今八条龙,不知道诺瓦会如何应对。

    海面上已经完全变成了胶冻样的液体,但是这个完全阻止不了海恩的龙阵,八个巨大的龙头一起跃出水面,张开大嘴一起对着诺瓦。龙息已经对准诺瓦准备随时发射。诺瓦擦了擦脸上的血,邪笑了一下。

    “呵呵……愚蠢!同样的招数,以为增加了数量就能打倒我吗?同样的亏,我可是不会再吃了。”

    诺瓦的那份自信让海恩有些慌,这个男人到底要做什么。明明一条龙他已经很难招架了,现在面对八条反而更加自信了。诺亚级使徒到底还有多强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