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玄幻魔法 > 芒济天下 > 第二十七章 遗迹
    海恩的身体沉入水底,就像是一片凋零的秋叶漫无目的的在水中徘徊一样,海恩的灵魂抽离身体,心已经没有了寄托,人还有什么活着的意义呢?

    就这样他的心漫无目的的流浪,不知道过了多久,他的身体触碰到水底。他的身体软绵绵的落在那个巨大的人像的脚下。那柄巨大的石剑之下,海恩枯萎的灵魂慰藉在那里,他手中残破的芒刃掉在正中的棋子。

    奇迹是迷途的终点,一道奇异色彩的光芒穿过水面,直抵长空。石像下的地面一道石门打开,堪比黑洞的吸引力,将海恩纸片般轻灵的身体吸了进去。一道黑影在水中游动,跟随着海恩的身体窜进石门。

    几秒钟后‘当’的一声石门关闭,一切回到原点,石像还是那个石像。只是那被风雨侵蚀的面孔,似乎多了一丝神秘的笑。

    一片漆黑的世界中,一个女孩抱着一颗被冰晶包裹的果实朝着海恩微笑。透过冰晶可以看到跳动的心脏般的黑色物质在果实中涌动。那是什么?为什么总是能看到这个女孩。海恩很想走过去问那个女孩,你是谁?

    当海恩伸出手想去触摸那个果实,一切都消失了。黑色的世界燃起了大火,一百多人相互争斗,喊叫声扰乱天空的风。大家的眼中布满血红的杀意,海恩不断去呼喊他们的名字,但是这些人着了魔似的厮杀。他的喊叫声被死神的微笑吞没。

    一个个熟悉的身影倒在自己面前,一个个灵魂离开了他们的家,去往远方。海恩提着芒刃笑着。笑是神的伪装,笑是强忍的伤。对于这些无药可救的灵魂,海恩选择的毁灭。无力的是人性已经崩塌。

    海恩的芒刃中闪着混沌的颜色,这到底是什么能力,海恩自己也无从知晓。他只看到自己一路向前,见人就砍。血水浸染他的战袍,战靴践踏无数尸体,眼中的光是可怕的颜色,这个颜色不能用任何一种颜色命名。这个状态不是他持有的任何一种芒刃的状态。这个冷漠的杀神真的是自己吗?海恩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海恩走上去拉住那个熟悉又陌生的自己,一个冰冷的回眸,那个冷漠的眼神中看不到任何生命,有的只有杀戮。那个自己毫不犹豫的一刀将海恩的自己看成了两半。

    “啊……啊……”海恩从噩梦中惊醒,还好只是一个梦。这个梦好可怕,那个不认识的自己太可怕。海恩捂着心,庆幸只是一个梦。

    “伊诺!”海恩突然想起了自己的芒刃,他拔出自己的刀鞘,刀柄下只有残破的碎片。现实毁灭了他的臆想。他甚至清醒过来,死去的‘伊诺’只是自己的一个梦。但是那个真的,海恩没能呼唤出那个熟悉的声音。

    他环顾四周,这是什么地方,他记得自己已经死了,在水中浮沉。难道这里就是地狱。四周黑漆漆的,他只能暂时忘记自己刚刚的伤痛。他摸出口袋中的火种和一颗烟,烟已经被水浸湿了一些,海恩将浸湿的部分丢弃。点了半根烟,吞云吐雾起来,每一次吸烟的时候,才能让他忘记那些痛苦的事,烟就像是解药,能解除一切不快,只是这个药效太过短暂。

    海恩被烟呛得咳嗽了几声,也许是这个声音惊动了什么机关,“碰……碰……”两排火把一次点燃,昏暗的甬道顿时光亮起来。那些青石砖看上去并不是这个时代的财力能造就的,这些石板的工艺很精湛,不知道经过多少岁月的磨砺,但是棱角依然明朗,纹路依然清晰。

    海恩用残破的衣服暂时包扎了身上的伤口,拖着伤痕累累的身体踉跄前行。拖沓的脚步声在空荡的长廊中回荡,长廊中地面积了厚厚一层灰尘,看来这个遗迹已经很久没有人类光临了。长廊中的空气还算新鲜,不断的有外界的清风吹拂海恩的头发,清爽怡人。‘有风,这个地方应该还有出口。我是怎么进来的,我怎么不记得了……’海恩心里狐疑着。

    不知不觉海恩走了一段距离了,但是这个长廊的尽头好像被黑暗吞噬了一样,不知道还有多长,渐渐的海恩有些疑惑。如果说这是前人留下的遗迹,但是为什么到现在为止他没有碰到任何防御盗墓之人的机关,这不和常理,在地下建造这样的工程,肯定埋藏了价值不菲的宝物,既然埋藏了珍贵的东西,没有防御措施这恐怕不合乎常理吧。难道这个长廊就是机关不成,建造这里的主人有信心没有人能走出这个长廊。

    海恩复行六七里,长廊的墙壁有了变化。墙壁上的火把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神秘的灯。海恩摘下一个灯罩,里面发光的竟然是一个小方块,这些小方块发光的原理竟然和芒刃是一样的原理。“这些灯都是小小的芒刃,难道这里有活着的人,在操纵这些灯?要是有人的话,会是什么样的高手,能同时支配这么多的灯。”

    这段长廊的墙壁上镶嵌了很多壁画,这些壁画画工精湛,海恩虽然不懂艺术,但是也看得出这些一定都是出自大师之手。海恩仔细观看这些壁画,内容无疑是歌功颂德,所有内容都是描绘一位英雄的一生。

    这些壁画多数都是这位英雄战斗的画面,让海恩比较在意的是他手中的那柄大剑,仔细看上去应该是芒刃。如果是芒刃那么这个地下长廊的灯的问题就不难解释了,但是这个年代看上去也有上百年了吧!这位英雄应该早就驾鹤西去了吧。

    终于看完了全部的三十副壁画,每幅壁画都是一场战役。看来这位英雄应该是军队中高阶官员。海恩对阿德拉大陆的历史一点都不了解,放在现在的话就是老师眼中的差生。他绞尽脑汁也想不出哪位英雄能有这样的功绩。

    海恩一直有些在意的事情,由于没有了芒刃的能力,他的感知能力差了很多,但是总觉得有人跟着自己一样,后背总是冒着呲呲的凉风,刺的脊骨发麻。终于走到了长廊的尽头,一扇大门屹立在海恩的面前,这扇大门应该是乌黑的陨铁所致,这个材质是可以吸收卢特的,也就是说想用能力强行打开是行不通的。门上镶嵌着两头白色的狼头,呲着利齿,威风凛凛。狼的脚下踩着阿德拉大陆的版图。这应该是某种族徽,好像在哪里见过,但是又想不起来。

    “算了,真麻烦?不想了。”海恩的扼断了回忆,就算把脑袋想爆了也想不出这个族徽的意义。“居然踩着阿德拉大陆的版图,这个意义?难道是曾经的帝王,也不知道阿德拉历史上有没有出生在安米尔的帝王?”海恩自言自语,把脸贴到铁门上,一种凉凉的感觉,似乎里面有风。

    海恩环顾一下四周,仔细检查了周围,“唉……看来没有别的路了。”这时门前五个颜色各异的棋子吸引了海恩的眼球,“这个东西,好像见过?恩……恩……对了,我还真是健忘呢,这不是那个雕像下面的东西吗?”海恩就是一个健忘的人,总是把人名和脸对不到一块,不知道他叫错多少次盖斯特和洛尔特的名字,才记住他们的名字。

    仔细检查了每个棋子,棋子上除了一个像是钥匙孔的东西,什么都没有。“完了?钥匙这种东西,我也没有啊!这个形状?”这个钥匙孔的形状看着又有些熟悉,今天看着熟悉的东西太多了。海恩盘腿坐在棋子之下冥想着。

    “对了!”海恩突然跳起来,“这个钥匙?难道是……”他抽出腰间的芒刃,残破的刀刃让他有些心伤。端详了半天,怎么看还是有些相似。“还是试试吧!”海恩把芒刃插进第一个蓝色的棋子中。

    “轰轰……轰轰……”巨大的响声吓了海恩一跳,棋子旋转了一圈,头上的房顶不知道什么机关被触发,一缕灰尘落了海恩一头。“唉!看来得找个地方洗洗头了。”他一边拍掉头上的灰尘一边抱怨着。

    海恩的身后的长廊中,灯光的阴影下有什么人隐藏那里,看到海恩打开了第一个棋子,心中窃喜,不知不觉发出了一声奸笑。

    “什么人?”海恩猛地回头,空旷的长廊里一个鬼影都没有,“错觉吗?好像听到了笑声,不会有鬼吧?”想到这里海恩不自觉的打了个冷战。

    海恩拔出芒刃插进第二个红色的棋子中,和之前的情况一样,棋子转动了起来。只是海恩有一种错觉,好像自己的芒刃变重了。虽然变化并不明显,但是多年与芒刃朝夕相处,这一点变化逃不过海恩的眼睛。

    海恩掏出口袋中的最后一颗烟,抽了起来。“唉……‘伊诺’你是不是吃胖了啊!”海恩的心底没有一点回应,“跟了我这么多年,也没能让把你养胖,如今不在了,倒是重了许多。唉……小崽子……你是不是真的……”想到这里海恩的声音有些哽咽。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