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玄幻魔法 > 芒济天下 > 第七十四章 大战后的夜晚
    寂静的夜色有多美,只有懂得欣赏的人才知道。几经鏖战的夜晚,天空中的星辰也渐渐露出闪烁的笑容。皎洁的月色像是平铺地面的光华,整个操场的坑坑洼洼好像都注满了洁白的水。海恩躺在地上,回想着短短一天经历的事情,自己好像活在梦里,或许他的人生就是一场梦境。他惬意的笑着。

    “啊……真是一场酣畅淋漓的战斗,虽然结果不那么美丽,但是我看到的是佣兵团的气势,佣兵团的人都是勇敢的斗士。”海恩躺在地上,双腿的肌肉依然在打着哆嗦,疲惫不堪的他已经没有一点力气。

    “是啊!结果不只是不太美丽,是太不美丽,我们失去的是那么多鲜活的生命,就连……”盖斯特和海恩一样躺在地上,在他的心中,柯尼斯的离开是不可能这么短时间就过去的坎。

    “盖斯特!和你说点我的事情吧!”海恩突然说道。

    “嗯?我现在真的没有心情听你的故事!”盖斯特一点都不感兴趣的说道。

    “不管你愿不愿听,我都想说出来。我从小没有父母,一直抚养我的只有师傅,师傅说我是一个天生就拥有三种芒刃的天才,可是到现在我却依然不能使用我天生具有的三种芒刃的力量。也不知道这是上天对我的恩赐,还是惩罚。”海恩的情绪有些默然。

    “你不能使用你天生拥有的芒刃,那么……”盖斯特突然来了兴趣,海恩不能使用自己的芒刃,可是他现在使用的水和火的能力是怎么回事呢?盖斯特心中对此疑惑不解。

    “对……你想的没有错,我使用的水和火的能力,就是我师父的。是我亲手将自己的芒刃插进师傅的脉门,是我夺走了师傅的芒刃还有性命……”说道性命二字的时候师傅倒在自己怀里的那种感觉似乎依稀感觉得到。

    “你不是这样的人啊!你一定有什么苦衷。”

    “我是什么样的人,我自己都不清楚。要说有什么苦衷的话,那都是使徒逼得。那年使徒入侵到我们生活的地方,危难之际,师傅告诉我,他已经行将老矣,他是行将就木的人,没有能力保护我了,最后的遗憾就是没有看到自己弟子成为独当一面的男子汉。之后他就握着我的芒刃插进自己的脉门中。当时我就在想杀死师傅的不是使徒,是我!是我自己太过弱小,没有能力保护身边的人,所以才能看着他们为我悲伤的死去。”海恩声情并茂的讲着自己过去的故事。

    “你说的或许没有错,柯尼斯的事情我还是放不下。但是我也不会永远放不下。”盖斯特说道。

    海恩默然笑了笑,“话说要不是‘离’放出了他的那个空间,将那些陨石全部吸收到空间里,现在倒在地上的人可能还要多。”

    “就是啊!不过咱们的损失还是很多啊!敌人的目的可能就是想削弱佣兵团的实力,看来他们做到了。”

    “不!他们还有没有做到,因为佣兵团还有我们呢?不是吗?”海恩乐观的说道。他看好佣兵团的未来。

    这个夜晚,无数的佣兵倒在地上,医疗班的同志在匆忙的救治那些受伤的佣兵,满地的伤兵,*声不绝于耳,惨烈的场面是海恩很久以来都不曾见到的场面。他点了一根烟,深吸一口。“盖斯特,你要不要来一根,很爽的!”

    “算了,吸烟有害健康!”

    “拉倒吧!那都是庸人自扰,惜命的人自欺欺人罢了。比起身体上的健康,我更想要心里的舒爽。”

    “是吗?抽一根烟就能让你心里舒爽了。你才是自欺欺人,烟尽了,愁事就又涌上来了。”盖斯特愁眉不展的样子。他看了看海恩,心里突然明白或许他说得没错。

    两个人头挨着头躺在冰冷地上,聊了半天。至于他们是怎么回到自己的宿舍的,他们都不知道了。虽然他们的伤势不是很重,但是过度消耗卢特,让他们筋疲力尽。这一夜只有一个人在不知疲倦的劳作中。那就是团长——利昂。

    “团长!咱们的损失不小啊!”黄色头发的少年说道,这个少年也就二十岁出头,看样子却是一个经验老到的佣兵,金黄的头发,金色的瞳孔,全身黄色的短袍,虽然看上去是一个帅哥,但是个头就是一个一米六不到的小矮子。而且全身金黄全,不知道还以为他从狗屎里爬出来的呢!

    “是啊!今后要做的事情还很多,任重而道远啊!那两个人呢?”利昂为今后的事情担心,未来仍然是一个变数太多的事情。

    “对不起,作为队长,我没有保护好我的队员,伊莉丝受伤了,在一个安全的地方,拉莫娜在照顾她,我的脚力快,追光者的名号你也是知道的,受到柯尼斯的信号,我第一个赶回来了。”

    “他们没事吧!”

    “嗯!还好不是很重的伤,只是需要休息。至于任务的事情,我稍后再详细的给你报告,收获还是有的。”

    “嗯!嗯!”利昂若有所思,现在不是听伊泽报告的时候,他也没有心情这么做。

    利昂一方面组织医疗班救治病人,他利用的他能力,让那些犬神帮助医疗班搬运病人。另一方面,他安排追光者——伊泽,带领那些还能行动的佣兵加强警备,不能排除敌人还会不会再度袭击,而且也不能排除仇视青之兵团的人不在少数,不能确定就不会有人想趁机而入。他的安排可谓周全,不过还好再后来几天内没有敌人袭击。这一夜注定是一个忙碌的夜晚。

    几天后,佣兵团在利昂的指挥下很快恢复了往常的秩序。这天一个重要的事情摆上了日程。虽然这一天的天空是如此的晴朗,却不能让心绪压抑的人感到些许轻松。因为这一天是逝去佣兵的葬礼。

    葬礼上无数的黑棺陆续下葬,看着那些曾经熟悉的名字被无情的刻在冰冷的石碑上,人们的心情也同样被冰封一般。这些佣兵很多在青镇都有了家室,他们的妻儿的啼哭声让所有人都难以噙住眼中的泪光。

    海恩和盖斯特都身着黑色的衣服,在柯尼斯的墓碑前鞠躬,海恩清楚的看到盖斯特的泪光在空中划出一行笔直的丝线,然后重重的敲击地面,叮叮的清脆的声响,叩开了海恩的心扉。他拍了拍盖斯特的肩膀,将一束黄色的菊花摆在柯尼斯的墓碑前。

    “盖斯特,怎么没有看到洛尔特,他没有来吗?”海恩问道。

    “那个家伙,比我要看不开,那天啊!你应该好好给他讲讲你那个故事!或许能开导到他!”

    “你的意思是我开导到你了,那就好!”

    “开导个屁啊!我是那么脆弱的人吗?”

    “对对!你不是!也不知道是蹲在地上和丢了魂是的。”

    “行了!行了!别提那些糗事了,不过还是要感谢你,你说的或是对的,我们还是太弱了。”

    “所以,你今后有什么打算吗?是不是要和我一起晨练啊!”

    “晨练还是算了,我还是喜欢自己的被窝,我和你变强的方式不一样。”盖斯特神秘的说道。

    海恩看了看他,“不一样,哪里不一样?师傅说了,一日不练十日空,这还是有道理的。”

    “你师父的话就是圣旨,他是你师父可不是我师傅啊!我还是有自己的方式,你还是不要再问了,再问我也不告诉你!”

    海恩想了想,盖斯特的话也对,每个人都是不一样的存在,适合自己的不一定适合别人。他也不再追问这个问题了,“那个黄毛矮子是什么人,看样子很强吗?”

    “黄毛矮子!”盖斯特差点笑出声来,在这样一个*的场合,要是笑出来可就尴尬了。

    “怎么了?我觉得!我说的没错啊!他就是黄毛矮子啊!”海恩对于盖斯特的表情有些困惑,他觉得自己的形容一点都没有错啊!

    “你说的没错!”盖斯特还是在强忍自己的笑意。“他啊!他是最年轻的干部,而且还是最年轻的队长,今年也就二十岁吧!好像和洛尔特那家伙同岁。”

    “没看出来!那个黄毛矮子,居然还是一个年少有为的人!嗯嗯!人不可貌相啊!”海恩自言自语。

    “虽然人家个子矮,但是可是一个狠角色!不知道有多少女人为他着迷,不过他离开佣兵团执行任务,大概消失了半年了吧!”

    “半年?那么长的时间是在执行什么任务呢?”

    “这?估计只有团长和副团长知道了,军事机密,你这种新手没有资格知道。”

    “我没有资格,说的好像你有似的,你还不是不知道!”海恩自己嘴里嘀咕着。这时利昂走到二人面前在盖斯特耳边轻语了两句,盖斯特的脸立刻变得凝重起来。

    利昂轻声说道,“盖斯特,不要太伤心了,柯尼斯的名号你应该是知道的。刃魂的含义自有他的道理。”

    可是盖斯特的表情依然没有太多的喜悦,他知道刃魂的含义,如果真的像是利昂所说的那样,那么柯尼斯的命运也是注定的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