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玄幻魔法 > 芒济天下 > 第九十六章 恐怖的影子
    拉曼达已经无聊到不会被伊莉丝的语言激怒的程度,因为他已经被激怒太多次了。他只是看了看这个小姑娘,感觉到了她本性的些许改变。“啊!真是无聊的人类,你是不是被那个叫做海恩的传染了。变得不那么现实了,你是不是被无聊的情感蒙蔽了双眼。”

    伊莉丝只是拿出那个小小的试管,她也许感觉到今天脱身已经很不现实了。她现在想得只有姐姐和身边这几个无聊的队友。“咱们也可以谈谈,如果你放过我的姐姐……”她想了想,“还有这两个无聊的笨蛋,我可以把这个圣液交给你。”

    拉莫娜摇了摇头,颤抖的伸出手臂,指着伊莉丝的方向,“不要……不要……顾及……我的性命,赶紧逃……逃……走吧!”她只能用断断续续的语言最后劝诫自己的妹妹。使徒是不会信守承诺的。人类怎么可以向使徒屈服,那样只会丢失唯一珍贵的尊严,换来生存的机会又有什么用呢?

    “姐姐,一直都是你在庇护我!让我这么任性,通过海恩的牺牲,我才明白一件事,有时候我也需要奉献一下,才能换来别人的尊重。我希望你能再放纵我这一次。”伊莉丝任性的要求,他自知拉莫娜是不会同意的,但是此时她的同意已经不那么重要,无论她做出怎样的回答,她都会那么做的。

    拉莫娜似乎知道伊莉丝的决定,她也知道她接下来要做什么。她默然的落下了最后的眼泪。

    “那么伤心干什么?伊莉丝只是说要交出圣液而已,那个东西真的那么重要吗?”盖斯特像是一无所知的傻子问出一个让人哭笑不得的问题。

    伊莉丝只是瞥了一眼盖斯特,难道他的心中真的以为自己是要奉献出圣液,让这些人苟活下去吗?她没有回应盖斯特,只是一边走向拉曼达,一边将胸前一颗盛开美丽花朵的胸针摘下来,那绚丽的花朵绽放,华丽的颜色可以让世上的花朵都为之枯萎,因为它的美丽已经超越了花的概念。

    拉曼达本能的露出了难堪的表情,头上冒出冷汗,他本能的向后飘动,似乎要远离伊莉丝一样。他颤抖的说着,“你要……要……做什么,那是地狱之花,难道你是想和我一起下地狱吗?”

    伊莉丝邪恶的笑起来,“本来想趁机把你一起送葬,但是你居然认识这个花。不过无所谓,和我一起下葬吧!做好觉悟吧!”

    拉曼达的表情不在恐惧,他笑了笑。“本来还想着不用使用三级爆炸,不过现在看来我只能先用第三级爆炸将你和那个可恶的花朵炸成碎片了。”拉曼达的身体再次升到空中,那颗硕大的头颅怎么看都让人厌恶。那种让人恐惧的卢特从他的头颅中发出来,盖斯特等人已经被那个卢特压得站不起身来。

    “这种恐怖的感觉居然和柯尼斯牺牲的时候相差无几!这是怎么回事呢?”盖斯特趴在地上皱着眉头。心头的恐惧让他不知道应该怎么应对接下来发生的事情。

    “哈哈!感受到恐惧了吗?我的第三级爆炸比之前的一级爆炸要强上十倍。你们可是要小心了。”拉曼达嚣张的狂笑起来。

    “不要太小看……太小看人类的力量了。”伊莉丝顶着恐怖的卢特的压力慢慢的站起来。他的身体承受的是十倍的重力。满头大汗的她突然站起来,奔向拉曼达,她企图和拉曼达同归于尽,她这次奔跑的终点一定是死亡,而她却如此的义无反顾。

    拉曼达聚集的能量已经上升到了极致,他随时准备爆炸,而伊莉丝也拿出那个那个地狱之花准备放进自己的口中。

    “你可不要什么都吃好不好,难道你就不怕中毒吗?”盖斯特嚷嚷着,他无聊的冷笑话此时自然没人愿意听。

    就在千句一发之际,两人准备同归于尽的时候。天空的颜色发生了变化,好像瞬间被恶趣的人泼上了一盆浓黑的墨汁一样,漆黑的颜色瞬间笼罩大地。地上漆黑的影子迅速侵袭这个世界。难道是发生了日食吗?只有日食才能解释现在奇怪的天象。天空的异象让所有人都惊异。

    “伊莉丝,这是你做的吗?”盖斯特弱弱的问道。

    “怎么……怎么……可能,我怎么能做到这种地步,这种令人不祥的气息是什么?”

    “这是……这是……诅咒的力量?太可怕了!”拉曼达满头大汗,整个头颅都在不停的颤抖,他转而加快了步伐。三级爆炸即将完成。惊异的光芒像是这个黑暗的世界唯一的灯塔。

    “糟了!”伊莉丝愣神的一瞬间,她的计划已经临近泡汤的边缘,此时她已经没有吞食那个地狱之花的时间,更没有接近拉曼达的机会。终焉的爆炸即将来临。

    这时一股邪恶的卢特闪过,几道急速的黑色刀光在拉曼达的头颅上急速切割,这种速度让拉曼达没有做出任何反应。拉曼达的头颅瞬间粉碎,露出一个褐色的岩核,那个漆黑世界中唯一的灯塔也消失了。晶莹的岩核落在地上。“不要!不要啊!这种强大的力量,难道是……怎么可能破坏我的封印。”

    满身爬满漆黑的纹身的海恩走到拉曼达的身边,他举起同样漆黑的刀刃,刀刃中黝黑的光焰直接触及拉曼达的岩核。

    “不要!看在我饶过你一命的份上,是不是应该回报我一次啊!就这一次也好。”对于使徒来说,在面临生死存亡之际尊严这种东西根本不值一提。

    面对拉曼达毫无尊雅的求饶,海恩停下了刀刃。他犹豫了片刻。

    “对了,这就对了我那么欣赏你,你怎么可以忘恩负义。”拉曼达的头颅已经像是被倾盆大雨淋过了一样。

    海恩呵呵一笑,他视而不见,充耳不闻。他冷酷的刀起刀落,将那颗晶莹的岩核切成了两半,一个活生生的生命就此消逝。

    “啊?这还是海恩吗?”盖斯特感到对面的这个人既熟悉有陌生,他本来在看到海恩的时候还很欣慰,而现在他只有恐惧。

    明明受过别人的恩惠,而现在却果断的将他切割。这种作风完全不符合海恩,以前的海恩只会放过他,然后在祈求在战场上再度相会,再度酣畅的决一死战。可是现在的他如此冷酷,这种改变到底是因为什么。

    海恩面无表情的走向伊莉丝,他眼神中的空洞像是被死神剜去了眼睛,他那份冷酷让伊莉丝的身体完全僵住,就连逃跑的力气都没有。

    “伊莉丝!快点离开他,他很危险啊!”盖斯特站起来大叫。

    而他的叫声没有持续很长时间,或者说转瞬而逝。他的叫声戛然而止,他的身体被几条奇怪的影子贯穿,他好像被穿成了糖葫芦,一口鲜红的血液喷出。

    “海恩……海恩!这是你做的吗?为什么……为什么要杀我……为什么!”盖斯特的身体虚弱的即将沉入地面,他艰难的呼叫,他不知道海恩的身上发生了什么。他看着海恩身上漆黑的纹身,“难道是因为那个纹身的原因吗?那是什么?”

    “那是传说中的诅咒吗?”拉莫娜连睁开眼睛的力气都很勉强,她艰难的说着。心中的恐惧油然而生。

    “诅咒?那是什么?”盖斯特已经重重的摔在地上。

    “我曾经听说过一些传闻,十年前十个勇士伐倒了希望之光周围的一颗诞生之树。诞生之树赐予了这十个人力量,但是其中的代价就是诅咒,但是这种诅咒的到底是什么,没有人见过也没人知道。”

    “你的意思,海恩就是那十个人中的一个,‘十英雄’怪不得这么荣耀的名号,此时去在人间销声匿迹。难道就是因为诅咒。”盖斯特说完这些后居然沉默了。

    “他……他……难道死了吗?”伊莉丝居然惊讶起来。她不知道为什么她会担心这个和自己毫无关联的男人,长得不怎么样,又自恋的男人。她在那一刻甚至觉得自己是一个十足的笨蛋。

    海恩默默的走过伊莉丝的身边,然后一挥手,又是几道黑影,伊莉丝也被挂在漆黑的影子上,喷涌的血水流了一地,漆黑的世界中终于可以看到一种不同的色彩,但是却这么让人悲痛。

    伊莉丝慈悲的看着海恩,“这也算是对我的惩罚吧!我这么对海恩,你这么对付我也是应当的。但是你的心智是怎么了,你不应该是这样的人才对啊!”漆黑的影子消失了,伊莉丝瘫软的趴在地上,她的微弱的生命气息让她的姐姐心疼。

    “她好像还存在一丝心智,要不然盖斯特和伊莉丝一定会当场毙命,可是这种力量,就算是团长都很难和他匹敌。可是为什么之前他么有暴走呢?难道是因为来到了希望之光的外面,没有了希望之光束缚他的力量的原因吗?”拉莫娜心中琢磨着。

    此时海恩已经举起手中的黑色芒刃指着拉莫娜,“死吧!都死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