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玄幻魔法 > 芒济天下 > 第一百六十九章 棋魂作战
    时间是世界前进的唯一轴线,在海恩和曼哈尔特激战的同时,艾尔特这个已经坠入到深渊之中的恶魔也开始张开了自己的爪牙。凶猛的巨兽诞生于黑暗之中,残暴的灵魂为复仇而生。

    “卢克大人,一个风筝脱线了。”雷克顿恭敬的对着卢克行礼。卢克站在自己的落地窗前,看着远处孤飞的燕雀。安米尔已经不再宁静,看着混乱在自己面前滋生,而自己此时只能袖手旁观。

    “是谁?”似乎风筝脱线是常有的事一样。卢克并没有提起太多的精神,此时安米尔的安危才是他心中的结。

    “十号——艾尔特。”雷克顿一身白色铠甲的制服,胸口印着一个天马的徽章。蔷薇·天马骑士团是卢克手上的两把利剑,这两支骑兵团是他精心培养起来的。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卢克还不舍得让他们出场。

    “艾尔特?”卢克转过身,看着雷克顿。“你确定吗?”这个消息卢克有些不可思议。

    “千真万确,现在艾尔特正在和第一佣兵团的利兹克里夫战斗,还口口声声说着要找您复仇。”雷克顿有些说不出口。

    “嗯?”随着卢克一声叹息,他坠入到回忆的长河中。

    那年第一批人造人终于完成了,这个人造人命名为十号——艾尔特。而在他前面诞生的九个兄长和姐姐都失败了,不是夭折,就是暴走变成了怪兽。看着这个新生的孩子,他的人生此时是一片空白。卢克安排了一出好戏,他先是让艾尔特在一个显耀的贵族家庭中成长,然后在艾尔特十七岁那年赐予了他新的记忆。按理来说,他安排的记忆应该是天衣无缝,艾尔特一直处于一个稳定的状态。不应该发生意外的。

    “卢克大人?卢克大人?要不要我处理掉十号。”雷克顿呼唤了卢克几声,卢克才回过神来。

    “算了!脱了线的风筝毕竟还是风筝,再怎么说,那也是你们的兄长,不要动不动就除掉。况且,你和他的实力不相上下,随他去吧!”卢克看待人造人如同自己的孩子一样,他对他们倾注了自己的爱。面对脱线的情况,万不得已他才会实行抹杀计划。

    “现在的战况如何?硝烟只要燃起就不好收拾啊!咱们和奥哈根也是没有办法啊!”

    “你指的是那个战场?团长们还相安无事。但是会议上的火花四溅,哪里还是团长会议,都是彼此拆台的泼妇骂街。”雷克顿直言不讳的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早就预料到的事情,不过不要小看那些人。如果他们不是彼此猜忌,佣兵团就不会是一盘散沙。他们也许在将来会是我们最大的敌人。让他们闹去吧!曼哈尔特造成了多么大破坏。”卢克更加关系曼哈尔特的事情,那是关系着王族威严的根基。曼哈尔特就像是长在王族大树根基上的一颗毒瘤,要不是奥哈根心软,早早的除掉这个祸害,现在就不会有这样的危机。

    “还好,只是黑鸦估计几年间抬不起头了。我看他们解散也是迟早的事情了。”

    “这你可说错了。”卢克倒了一杯热茶,坐回到椅子上,“只要佣兵团制度还存在,这个第八佣兵团还会有人想要接手。”

    “谁会接手这个烂摊子呢?那一定是脑子进水了。”

    “脑子进水了,可能是先进水了,然后又被门夹了。就算是有名无实的团长之名,也有很多人想要继承。算了,佣兵团的事情,咱们这次就监视就好。一定要加强安米尔周围的警戒,不要让诺亚级使徒趁机捣乱。那些野兽和人类不一样啊!”

    “卢克大人,奥哈根的金狮子骑士团已经开始行动了。有八队加入到了王都周围的警戒。”

    “八队?只有四队保护王族吗?奥哈根好大胆啊!就不怕……算了,这件事就交给那些金甲吧!还算国王有点先见之明啊!”卢克打开了一扇房门,房门里是一个旋转的紫色漩涡,这里隐藏着另外的一个空间。

    “外面的事情就交给你了,切记!监视为主。我还有工作。”说着卢克甩了甩手,进入到了他自己的空间。

    雷克顿对卢克行了一个大礼,卢克已经离开很久之后,他才站起来。“嗯?大人。我去办事了。”虽然卢克已经听不见了,雷克顿还是那么注重礼节。所谓有始有终就是这个道理。

    雷克顿走出卢克的房间,刚走出房门,他就出了一大口气,他在手上吐了两口涂抹,把自己的发型弄成了杀马特。“唉!还是这个发型更适合我的性格。”

    利兹克里夫惊恐看着艾尔特,“你……你怎么……突破了皇后的幻术的。”

    艾尔特嬉笑了起来,“老兄,棋谁不会下呢?在这方面不巧我也是高手。”艾尔特出身贵族,自小就受到了很优秀的教育,在棋艺方面他也是有所建树的。

    “这种棋局,我十岁的时候就能破解了,这个速度你还满意吗?”艾尔特一手扼住皇后的脖子,看着奄奄一息的皇后,他心中隐藏已久的杀戮的感觉被激发出来。“一次杀戮,一次救赎。”艾尔特手臂一用力,便听到了皇后脖子被扼断的声音,脆裂的脖颈,脑袋一下子耷拉下来。

    艾尔特抽出十字架,当他握住短端的时候,长短变成了一把利剑。当他握住长短的时候,短端变成一个巨锤。此时艾尔特的十字架是锤形态,锤子轻轻的落在皇后的尸体上。黑白皇后的样子变成了一个穿着围裙的中年家庭主妇。

    “我早有听闻,利兹克里夫的夫人早在几年前就去世了。没想到,你竟然有这种恶趣味,用自己的妻子作为棋子。有创意!有创意啊!”艾尔特在鼓掌,恶意的讥讽让利兹克里夫的样子极其难堪。

    低沉的男人,眼睛中满是空洞。他看着自己的妻子,脑海中一片空洞,他流下了愤怒的泪水,当一个人挚爱着另一半,却不能抵抗命运的折磨,这个男人只想用自己最后的力量留住自己的妻子,哪怕那只是一个虚假的幻影。

    “你又知道些什么呢?黄毛小子,你有资格谈论成年人的话题吗?”利兹克里夫皇冠加冕,耀眼的皇冠置于头顶。愤怒已经激发出他内心的力量,他将不再靠棋子说话,真正的国王降临了。

    “哎呀呀!你这个装扮是要造反的节奏啊!”

    “这是我的棋界,没有会知道的。”

    “那我呢?我不算是人啊?”

    “你也知道自己不是人这个事实吗?很有自知之明。不过本来也无所谓,死人怎么会开口说话呢?”利兹克里夫抽出象征骑士之耀的长剑,光芒夺目。

    “山寨国王,还有山寨的佩剑。没意思了啊!”艾尔特将象征着杀戮和救赎的十字架插在地上,一阵银光闪耀。银光在空中跳跃。他的身体此时已经不再是肉体凡胎,他就是一道毁灭一切的光。

    “体验我的杀戮吧!银光七杀阵。”

    “在我的棋界中,没有……”利兹克里夫刚刚举起自己的骑士剑,一道银光穿过了他的身体。

    “一杀贪婪。”银光刺穿利兹克里夫的胸膛,然后艾尔特举起锤形态的十字架垂直落下。正中利兹克里夫的额头,他被砸的一阵眩晕。“这是二杀,自私。”

    利兹克里夫愤怒不已,他抡起骑士剑一道剑风将周围的棋子全都掀飞到空中。接着大喊一声,“兰斯!护驾!”

    “你当你是什么人吗?你能够驾驭我,只怪我演技太好而已。”兰斯双手抱胸倚在墙边冷冷的说道。

    “嗯?你说什么,混蛋玩应。”

    原来兰斯一直都没有被利兹克里夫控制,他只想在混乱之际,借刀杀人。但是没有想到利兹克里夫完全不是艾尔特的对手,兰斯很是失望。

    利兹克里夫举起大剑,“映射!万剑……”他的吟唱还没有结束,一道银光命中了他的心脏。

    “老兄,你的戏份已经够多的了,差不多退场吧!干部?就这点实力而已吗?不要当新生的团长都是弱鸡。”艾尔特推开利兹克里夫的身体,拔出了十字架。

    “接下来该你了,兰斯!你观察的已经够久的了,是不是想到了什么?”

    “你的能力,七杀阵,只要有这几种情绪的人就没有办法躲过你的攻击。所以,利兹克里夫才会察觉不到你的攻击。”兰斯已经看透了艾尔特,但是这种能力说实话,无解。

    “观察力很敏锐啊!末席团长也不是白当的啊!”艾尔特扛着十字架走到兰斯身边。“说吧!想怎么死。”

    “我只想知道,你到底是那一边的人。朝间?还是艾尔夫曼?还是卢克?”

    艾尔特把十字架的刀锋放在兰斯的肩膀上,做着随时可以割喉的动作。“我只是脱线的风筝而已,没有情感,没有使命。可悲吧!接下来我要怎么斩断你呢?嫉妒!不错不错!原来你一直都在嫉妒海恩啊!”

    兰斯全身化作一团黑烟,“我才没有,把你的那个笨重的家伙拿开点。”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