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武侠仙侠 > 灭运图录 > 第四十九章 邙 山
————继续早更求票,我一般都是头天晚上写好第二天白天要更的这章,上班的时候偷空加中午休息时间写晚上那章。

    石轩到邙山是来寻仙求道的,而邙山闻名天下的又是其乃墓葬之地,简而言之,也就是阴气汇聚之地,所以考虑到鬼魂的特性,石轩今日出门是在傍晚时分,到夕阳快落下的时候,刚好和楚绾儿到了邙山脚下。

    白天之时,石轩已经熬制好了两份乾元换髓汤,以及准备好了相应的药浴。楚绾儿皱着一张紧巴巴的小脸,硬着头皮喝了一小口,顿时眉开眼笑,果然如师傅所言,这药并不苦,而且还隐约有点甘甜之味,比起以前喝的那些实在好太多了。

    不过清晨和傍晚的两次锻体让楚绾儿频频叫苦,好在石轩师傅的威严还是有点的,小丫头终究还是乖乖的修炼完毕。

    “师傅,这山上怎么这么多墓啊?”楚绾儿站在邙山山脚,望着山上隐在树木和山壁间,但依然很明显的陵墓,好奇地问着石轩。

    “呵呵,这可是墓葬名山啊,绾儿你看到的还是小部分,那些有钱有权的人家,都是葬在山势交汇,地形秀美之处,在山下可看不到。”石轩开了天眼,指了指几处阴气交汇之地。

    邙山山势秀美,绿树掩映着黄土,虽然并不高,但却汇聚了四面八方之地气,自有一种沧桑的风味。

    楚绾儿小声嘟囔着:“那什么又叫墓葬名山呢?”

    “就是大家死后想埋的地方,觉得埋在这里,以后亲人就会越过越好,当然,为师没学会寻龙点穴之术,所以并不了然,但我们修道之辈,靠这些远不如靠自己,靠真我。”石轩解释了一下,同时要在楚绾儿心里树立,修道之人主要还是靠自己,其余外物、风水等都只是一时臂助,不能以之为屏。

    楚绾儿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然后又唧唧喳喳地问起了其他问题,一直到天完全黑下来,才有些害怕地停住了嘴,紧紧地靠在石轩身上。

    “是时候上山了!”石轩说完,施展术法给楚绾儿开了天眼。

    “师傅,师傅,你给绾儿施展了什么仙法,绾儿好像看到那边有气冒出来啊。”楚绾儿在开了天眼之后,自然而然地看见了邙山上阴气汇聚之像,立刻好奇地发问着。

    石轩拉着楚绾儿,往上山走去,目标就是那几处阴气汇聚之地,同时告诉楚绾儿:“那是给绾儿你开了天眼,这样就可以看到鬼魂了,嘿嘿,可不要害怕哦。”

    “绾儿才不怕呢。”楚绾儿一边说着一边又悄悄地更靠拢了些石轩,“那绾儿是不是可以看到没头的鬼、没身子的鬼、吐舌头的鬼……”想到这里,好奇心压过了恐惧心,加上师傅又在身边护着,楚绾儿心中大定,人家一点都不怕呢!

    沿着山道走过了几处拐角,前方已经开始出现零星的坟墓,因为这里地势并不太好,葬在这里的都算不得大富大贵,所以坟墓很一般,称不上陵墓。

    “诶,师傅,师傅,你看那个是什么,是鬼魂吗?”楚绾儿指着旁边几处坟墓后面的淡淡的影子有些紧张地说道。

    “是啊。”石轩拉着楚绾儿走了过去,打算让她先见识见识,免得等下遇到百年恶鬼之流,楚绾儿吓得需要自己抱着。

    这淡淡的、约显透明的鬼魂是个二十来岁的妇人,埋的地方很新,甚至不是坟墓,只是草草地刨了坑,就埋了下去,自然也无人祭祀。此处也不是阴气汇聚之地,这种死了近半月的鬼魂已经基本没了记忆,只等完全散入天地之间。

    楚绾儿害怕又好奇地打量着鬼魂,这鬼魂则全无注意,只是绕着埋葬她尸体的地方,不停地念叨着:“孩子,孩子……”,可观她神色,确实迷茫呆板。

    “师傅,她没有脚诶,还是飘着的!”绾儿身高太矮,能注意的地方不多,有些得意地向石轩汇报着发现。

    “恩,恩,恩。”石轩敷衍地点着头,“所以,绾儿,你看,这鬼魂不吓人吧,鬼魂没什么可怕吧?”

    “恩,恩,恩。”楚绾儿有样学样,敷衍地点着头,同时越来越矮,到最后都蹲着在看了,可惜再没有重大发现。

    满足了楚绾儿的好奇心,克服了她的恐惧心,石轩又拉着她往第一个目的地前行了,穿过几处小树林,越过几处小溪,平安无事地就到了第一个阴气汇聚之地,路上居然一个恶鬼都没看到,让楚绾儿大为失望!

    这处阴气汇聚之地,是个很大的山坳,有大概四五处陵墓园地,都是雄伟大气的式样,隔得远远的,在各自陵墓的后面都通过长期祭祀形成了阴宅,有大院子样的,也有园子样的,甚至还有山庄样的,门口还点着雪白的灯笼,站着纸扎的仆人,毕竟祖坟之地,是不可能让真的仆人葬在这里的。

    石轩牵着楚绾儿走向其中一处大院子样的阴宅,小丫头开始没看出这是阴宅,还以为就是正常的宅子,等石轩向她说明清楚,才恍然大悟过来,正常的宅子哪有让纸人站门口的,心里懊恼不已,觉得自己的聪明智慧被侮辱了。

    走到门口,绾儿恨恨地踢了一下纸人,谁知道这玩意看起来是纸扎的,但祭拜时烧完之后,就转换成了魂体,绾儿一脚踢穿,空荡荡的,险些闪了小蛮腰,要不是石轩眼急拉住,恐怕当场坐到地上。

    这纸仆人呆板生硬地发问:“客人何来?”

    石轩拉住不服气的楚绾儿,客客气气地回答道:“贫道想拜访贵主人。”

    纸仆人也不回话,慢悠悠,又机械生硬地推开阴宅的院门,走了进去,过了好一会儿,就在楚绾儿等得不耐烦,拿脚刨地的时候,一位拿着雪白灯笼的老翁飘了出来,其身后跟着两位衣物华丽的中年男子和妇人,还有一位青年男子和两位美貌少女,最后是位秀丽少妇抱着一个三四岁的小男孩。

    “老朽家已经几十年未曾有访客来临,不知道长所来为何?”这长长白胡子的老翁客客气气地询问道,毕竟能看到阴宅并找过来的道士,绝非等闲之辈。

    石轩见主人这般客气,也同样不失礼地回答:“贫道欲寻访道门正宗,带着小徒经过此处,思及邙山乃阴气汇聚之所在,应有道门在此,故上山寻访,可惜人生地不熟,冒昧向尊府请教。”楚绾儿这时候很懂事地站在石轩的身边,一副乖孩子的模样。

    这老翁抚摸了下白胡子,叹道:“那道长不如进来喝杯茶水,这邙山上哪有什么道门正宗,只得三四个小道门在此,老朽等没见过世面的鬼众都瞧不起他们,何况道长这等人物。”

    “恭敬不如匆忙,贫道姓石,名轩,这是小徒楚绾儿。”石轩也想进一步打探些消息,而站在门口问话实在是没礼貌,所以顺势就答应了老翁的邀请。

    “石道长请,老朽姓韩,名士进,字崇文,这是老朽幼子文玉,这是幼子媳李氏,这是文玉长子守正,守正媳妇韦氏,这是文玉长女雅竹,幼女菁竹,这是守正幼子,单名景字,哎,老朽次子在南州任上遇上时疫,竟然,哎,竟然……”韩士进老翁边带着石轩向里走,边絮絮叨叨地介绍着自己的家人。

    而精致可爱的楚绾儿则受到了韦氏、韩雅竹、韩菁竹的一致喜爱,围着她逗弄着她,弄得楚绾儿一阵郁闷,人家才不是小孩子呢,绾儿这时候早就把对鬼魂的恐惧忘到天边去了。

    “韩翁你府上竟然是高官显宦之家,难怪有如此气派之陵墓。”石轩见韩文玉是南州刺史,顺便就恭维了一下,同时让楚绾儿坐在了旁边,韦氏和韩雅竹、韩菁竹则飘出了厅堂。

    韩士进摸着白胡子,笑呵呵不说话,但神情颇为得意,次子韩文玉接过话来:“石道长有所不知,家父是在尚书左仆射上致的仕。”原来这韩老翁,竟然是一朝宰相。

    见石轩表示了惊讶,韩文玉继续说道:“这处山坳是我韩家祖坟所在,石道长见到的其他几处阴宅,就是我们韩家其他几房。”

    这时候韦氏、韩雅竹、韩菁竹端着茶盘飘了出来,恭敬地将茶盘上的茶水放到石轩的桌上,还有几盘珍奇水果。

    韩士进对石轩解释道:“石道长有所不知,这府里只有些纸人杂役丫环,又慢又钝,不好怠慢了您,老朽就让她们几位晚辈去操弄这些。”或许确实是许久未有客人前来,韩家都很热情的样子。

    “哪里,哪里,这是韩翁您待客周到,贫道受宠若惊啊。”石轩对这番礼遇心里还是很满意的,当然,偷偷用术法检查下茶水和水果的事也没忘记。检查完毕,对楚绾儿示意警报解除,楚绾儿立刻拿起垂涎许久的龙眼果吃了起来。

    “这阴宅之地,除开每月一次家祭时上的牛羊猪等血食,就只有这些供品了,石道长切莫见怪,那些血食放了许久,我们鬼魂之流吃了无妨,你们活人吃了则可能生病。”韩士进解释了下,见石轩很诚恳地表示了满意,又介绍了茶水:“这是从辽北带回的雪芽茶,配上阴宅后的冷泉正是恰到好处,石道长请品尝一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