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武侠仙侠 > 妖者无疆 > 第一卷 生死不离 前尘惊梦 第七十八回 七宿心誓
    院落一隅的秋菊开得极艳,那是秋日里最绚烂夺目的颜色,艳丽的如同夏花般炙热灿烂,这花原本只在白日里绽放,而到了晚间便闭合收拢,可今日却不知是怎么了,已月上梢头夜半清寒了,这花依旧在月下怒放,月华朦胧倾斜,花丝潋滟如水波微漾。

    这月影花香,人影成双,本该是温情脉脉的,是空青追寻许久的良辰美景,但眼下他却心下凄然,阴谋阳谋他自是见过的,不止他见过,从前的落葵也见过,只是他与她当年皆不屑此道,最后皆伤于此道,心口微微一痛,却淡然笑道:“郡主此言正是,但郡主实在无需防备我,毕竟我与郡主往日无怨近日无仇,何须防备。”言罢,他在心底默默良久,落葵,无妨,时日久了你便知道了,便是天下人你都防备,也无需防备于我,便是天下人皆负了你,我亦绝不相负。

    落葵冷眸隐隐含笑,那笑是淡薄而赤诚的,毫无顾忌的直视于他:“青公子此言,我绝不敢苟同,你既知道我与苏子皆出自嗜血道,而青公子所出的苍龙世家乃是正阳道的中流砥柱,那你当知,嗜血道与正阳道向来势不两立水火不容,苍龙世家如今与我们达成同盟,若被正阳道其他门派获知,就不怕给贵族惹来灭顶之灾么。”

    在北山时,空青得知落葵二人出身嗜血道后,亦着实为难了一阵子,毕竟正阳道与嗜血道之间仇怨太深,难以化解,后来还是文元劝他,天下之大,总有正阳道与嗜血道都管不了的地方,若他与她真的有来日,眼下为来日放手一搏,总好过来日悔不当初,他傲然一笑:“苍龙世家既然敢于嗜血道中人往来,自然有自保之力,郡主大可放心。”

    “是么。”苏子已默不作声的听了许久,听得此言,他从暗影中踱步而出,挂着疏狂笑意:“青公子倒是坦荡,世人皆道我们乃嗜血妖魔邪门歪道,青公子倒是不怕。”

    空青坦坦荡荡的正色道:“从前我亦是如此认为,但看贵兄妹为人,绝非阴狠淫邪滥杀无辜的宵小之辈,我这一路行来,所见过的嗜血道中人不少,也并非全是邪恶之辈,而正阳道中更并非全是正人君子。”

    见他眸光赤诚,字字珠玑,绝无半分迎合附会之意,苏子暗暗颔首,击掌清朗大笑:“好,好,青公子,若我未记错的话,苍龙世家有一密术,是为七宿心誓,以青龙血脉起誓,若有背弃,必遭反噬而亡,不知青公子可愿与我水苏两家家主结此誓约。”

    闻言,空青竟暗自松了口气,毫不犹豫的利落抬手,扬出一道半弧青芒,落于三人周身,形成一处半圆屏障,他深眸含笑,坦荡道:“便是如此么,好。”

    不见他有甚么旁的动作,只手指一白,从指尖凝出一滴血珠子,抬手飞快的在虚空中写下心誓誓言,血红的字迹金光微闪,格外诡异,写完后,他深眸含笑,凝望住落葵,沉声道:“那么,请郡主将血脉滴入七宿心誓。”

    见他应下的如此痛快,落葵反倒起了疑心,退了一步,与苏子对视相望,随即笑道:“青公子可要想清楚了,立下这心誓便不可反悔了。”

    “成大事者谋定而后动,有何可悔。”空青扬眸轻笑。

    落葵偏着头望住悬在半空中的誓言,写的便是苍龙世家与云楚国水家,南祁国苏家缔结同盟,以青龙之血起誓,立七宿心誓,绝不背弃,永不相负这几句话,并无其他异常,但即便是这简单的寥寥数语,只望了一眼,便像是要将人的心神吞噬干净,果然是玄妙异常,她暗叹,这誓约既是约束苍龙世家,亦是约束水家苏家,无论是谁生出异心,都免不了要遭了反噬,只是对苍龙世家的反噬更为厉害一些,落葵再无一丝一毫的迟疑,同样抬手凝出一滴血珠子,落入誓言之中。

    那七宿心誓受了落葵的一滴血,登时金光大作,字迹流转良久,最后化作一只身似长蛇,生有麒麟首与鲤鱼尾,犄角似鹿,足下五爪的小兽模样。

    那小兽蓦然睁开双眸,望了落葵与空青一眼,便分光化影成双,一只没入空青额头,一只没入落葵的额头,便在心誓没入眉心的一瞬间,落葵的灵台嗡的一声炸裂开来,眼前晃过一个身影模糊的红衣姑娘,眉目间笼了层薄雾,像是在怨恨的哭,却又带了几分轻笑,冲着她道:“你要记着,他负了你,你说过,若再世为人,你定要找到他,亲手杀了他。”

    猛然间心尖狠狠的抽痛不止,痛的落葵冷汗淋漓,她并不记得曾说过这话,也不记得究竟发生了何事,心里空落落的,像是弄丢了甚么要紧之物,她轻轻摇了摇头,那姑娘便蓦然消失,心尖这才止住抽痛,她不禁暗叹了一声,这七宿心誓还着实诡异的紧,竟能凭空牵出噬人魂魄的幻象,缓过神儿来,落葵:“有了这七宿心誓,我水家苏家与青公子从此便生死一体,不分彼此了。”

    “如此甚好,那么你我盟约就此达成,南祁国中,苍龙世家绝不与苏家一争高下。”空青笑道,暖暖的笑意中流露出安心的喜悦,终于有了名正言顺留下来的借口,这借口完满的无懈可击。

    在失去她后这长长久久的岁月中,空青的心从未有一日同今日这般安稳,终于,这一切终于有了重头来过的机会。他斟了一盏酒递过去,眸光赤诚的望住落葵,缓缓道:“从此,还望郡主与在下赤诚以待。”

    落葵被他赤诚的眸光深深望著,只觉手足无措,心慌意乱,无端便低下头,平静了良久,才将酒一饮而尽,扬眸笑道:“那是自然,他日若青公子在这云楚国境内有为难之事,尽管开口,水苏两家定然鼎力相助,绝无二话。”

    月影浮动,秋菊灿烂,见心誓已成,凭空又多了一大助力,苏子亦喜出望外,他素来伤怀时要饮酒解千愁,开怀时更要饮酒坐相悦,现下有了这般幸事,更是要多饮几杯了,遂笑道:“我去取些好酒来,青公子,今日你我不醉不归。”

    趁着苏子进屋拿酒的功夫,空青目不转睛的望住落葵,深眸含笑,带着微微桃花色,温情脉脉道:“立下这心誓,你往后便可安心容我住在此处了罢。”

    落葵暗叹,自己这宅子又小又简薄,怎么人人都争着住进来,老天若真怜惜自己,降下那么一朵半朵称心如意的桃花便也罢了,偏生先来了个缺心眼儿的疯桃花,如今又来了个别有用心的桃花精,果然是自己福薄,千年万年的红鸾不动,她无限惆怅的叹了口气:“住罢住罢,若是你肯再交些租子与我,那便是既安心又欢喜了。”

    见落葵对自己这桃花笑容不为所动,空青抿了抿唇,对自己一向无往不利的样貌生了疑,想起文元所说的,空有皮囊没有行动,皮囊再好也枉然,不禁眉心紧蹙,大着胆子去握落葵的手,深情道:“若你不再逼着我吃稀奇古怪之物,那我便住的既安心又欢喜了。”

    此情此景狠狠荡漾过落葵的心,她不可抑制的心间疼痛,那痛中夹着恍若隔世的甜蜜,她不明就里,慌乱不堪的抽出手,揉了揉心口:“人生来这一张嘴,除了说话便是吃,整日里这也吃不得那也吃不得,岂不委屈了在人间千难万险的走这一遭么。”

    空青深以为是的点点头:“此话听起来倒也有些道理,想来确实委屈了些。”他小心翼翼的抬手去抚落葵的长发,抚过之时,心中便生出更多的贪念,想要如当年那般揽她入怀,只可惜他的手滑过她的长发,方才落到她的肩头,便被落葵轻轻巧巧的躲开,空青眸光微暗,如今的她竟半点受不得自己的温情,怕是只能缓缓行之了,他失魂落魄,吁了口气道:“我所求并不多,只要长长久久的住在此处,无论作甚么都好。”

    夜间薄雾已散,静谧空远,天边悬了弦月,清冷星辰缀于天幕上,点点洒落在空青青色衣衫上,像极了一树碧叶白花。夜风适时拂过,他的衣角皴皱,衣间的疏离香气缓缓袭来,一身似涟漪般的银白花朵漾出冷意。

    落葵的心狠狠颤了颤,这句话似乎不知何人不知何时,也曾对她说过,可最后究竟如何了,她却什么都想不起来,隐约记得大梦初醒,便是刻骨铭心的绝望与伤痛,她扬眸望住眼前这个人,自打与他遇见,淡薄的熟识感一日胜过一日,愤恨与甜蜜纠缠交错,如潮水般时时涌来,莫非此人与京墨一般,都与自己八字不合,甚至更甚么,自己这个命数哟,着实不幸,她勉力平静了会儿,才笑道:“你一个苍龙世家的宝贝长年累月的住在我这里,你不嫌寒酸简陋,我还怕招灾惹祸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