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武侠仙侠 > 前任无双 > 第五十七章 我今天就没打算活着离开
    他办事的方式虽然比较直接,可过程和进度也有他自己的考虑。

    交流过后,关小白和张列辰打了个招呼,“辰叔,我铺子里还有事,先走了,回头有空再来看您。”

    对于张列辰,关小白也是打小就认识的,少年时和林渊玩在一起,也是经常往一流馆跑的,林渊不在后,来得少了。

    “经常来。”张列辰笑着挥手,看了看身边摆放的东西,关小白顺带送来的探望的礼物,他很高兴。

    罗康安却没有离开的意思,出了那种事,他也不敢轻易往乱七八糟的地方跑了,不能外出玩耍,和诸葛曼又翻脸了,一时间没地方去,反正没事就赖在这了。

    张列辰临时间也没什么好招待的,也没打算去买什么来招待客人,老样子,熬着一锅香气四溢的粥。

    林渊不太有食欲,又不愿搭理罗康安这种人,就差喊出让滚了!

    不仅仅是因为对诸葛曼负心的事,伍薇落得那般下场的根源也是罗康安,还有就是罗康安吹牛吹的咣咣响,简直是臭不要脸,这种人林渊真心看不上。

    遂对张列辰说了句回屋修炼,便回了自己屋里。

    罗康安不在乎,无处可去,只要有人陪就行,跟张列辰好一阵聊。

    也不嫌弃没有好酒好菜招待,有粥就行。

    盘膝打坐在屋内的林渊偶尔能听到罗康安的叽里呱啦,算是服了这位的嘴巴,来了之后那张嘴几乎就没停过,一个大男人哪来那么多废话?若不是在上班的时候习惯了,他非得怀疑罗康安是别有所图不可。

    张列辰起先还觉得热闹,有人解闷,后来面对罗康安的喋喋不休也有些吃不消了,话真多呀!

    而罗康安更是一点都不客气,想喝粥自己打,想喝茶自己倒,看到什么东西自己拿起来看,还真不把自己当外人。

    最后,张列辰只好不时看看天色,不时在那打哈欠,希望对方自觉点。

    看出对方似乎累了,想休息了,罗康安还不至于一点事都不懂,只好告辞了。

    人出门钻进车,还趴窗口对送客的张列辰连连挥手,“辰叔,改天再来看您。”

    “好好好。”张列辰笑的不太那么真诚。

    一路疾驰的罗康安在城内转了转,还特意从夜场门口过了趟,结果发现被封了,遂彻底打消了寻欢的念头,回了住的地方。

    停车下车,看到自家屋里有灯光,还以为是之前离开时忘了关灯。

    待走到门口摸出钥匙,罗康安才发现不对劲,愣住了,竟然找不到锁眼。

    他快步下了台阶,看了看四周,再回头看眼前的房子,嘀咕了一句,“是我家呀,什么情况?”

    不但找不到门锁,发现整块门都给换了。

    跑上台阶盯着门锁一看,发现不但门换了,门锁也给换成了密码锁,又嘀咕,“秦氏换的?”

    这住处就是秦氏给他安排的,也许是为了安全,离城卫的某队驻地不远。

    秦氏换了门不告诉他开门密码是什么意思?

    不过话又说回来,一般的这种锁也就能防防普通人,像他这种修士是防不住的。

    他手摁在了门锁上,施法深入,啪嗒一声,开了锁,顺手推开了门。

    一进门就发现不对,屋里似乎多了一些东西,竟还闻到一股饭菜香味。

    咣!关了门,保持着警惕往里探寻。

    而开关门的动静也惊动了屋里的人,一个女人从厨房那边拐了出来,不是别人,正是诸葛曼。

    一套白色半笼至大腿的家居套裙,白皙长腿下穿着一双拖鞋,似乎刚沐浴过,头发还没干透的样子,手里还拿着一支锅勺。

    罗康安目瞪口呆,又迅速回头看向大门。

    “回来了,还没吃吧,等等,马上就好了。”诸葛曼笑靥如花,像是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一般,拎着锅勺又往厨房去。

    “等等。”罗康安喊住她,“你没钥匙怎么进来的?”

    诸葛曼哦了声,“我找人把门给换了,门锁密码是你我认识的日期。”

    罗康安神情抽搐,实在是无语了,没钥匙就直接换了他家的门,还有这样的事,未免也太嚣张了吧?

    “分居两地不合适,我已经搬过来了。”诸葛曼扔下话拎着勺子进了厨房。

    “不是,你…”罗康安四周一看,发现屋里果然多了不少女人用品,又快步进了衣帽间,扯开门一看,只见挂满了衣服,还有许多鞋子摆放的整整齐齐。

    他一大男人,没太多讲究,衣服和鞋子也就有数的几套,衣帽间空荡的很,如今却充实的很,眼前看到的基本上都是女人的衣服和鞋子。

    再快步跑到楼上卧室一看,发现床单都换成了粉红色的,两只枕头摆放的美美的。

    这个家,突然充满了夫妻生活的家居味道。

    罗康安有点抓狂,快步走到厨房,冲着灶台前正在烹饪的诸葛曼吼了一嗓子,“谁答应你搬过来的?”

    面对锅里咕嘟嘟的食物,诸葛曼银牙咬唇不语,微微低头着,手里的锅勺慢慢搅动着。

    装什么贤妻良母!罗康安怒了,几步上前,一把关了灶火,扯走了诸葛曼手中的勺子,抓了她手腕直接拖了出来,吼她,“我问你话,你没听见?”

    诸葛曼抽出了有点被他抓疼的手,摸了摸对方送她的腕表,抬眼道:“我搬过来不行吗?”

    罗康安惊奇不已道:“你有病吧?我们已经说的清清楚楚了,我们已经分了,你凭什么搬过来,凭什么把我家门都给拆了换了?”

    不知是不是知道自己拆门换门的举动太过分了,诸葛曼低头闷闷着说道:“伍薇的事,是你不对。早上我当那么多人的面吵闹,让你在秦氏高层面前丢了面子,我也有错。你来不阙城没几天,和伍薇也没什么感情,伍薇接近你是在故意设计你,不能全怪你。出了那样的事,你也不可能再跟伍薇在一起了。

    我想过了,我们都是一时冲动,冲动之下说点气话难免,过去的事就过去了,我们重新开始。

    明天我们照常一起上班,你放心,上班后我会向大家解释,说是我误会了你。”

    罗康安有点无语,拉了拉衣服领子,“不需要解释,老子也不是什么正人君子,不怕!既然事情已经挑明了,我也就不再遮着掩着了,不妨明着告诉你,我压根就没想过在一棵树上吊死,让我守着一个女人过一辈子,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他没打算挽回,事情都捅破了,再挽回的话,回头他再出去寻欢,闹起来他不好解释,嫌麻烦。

    他觉得自己对诸葛曼来说,只是一个过客,他也不想耽搁人家太久,在这点上,他认为自己是有底线的人。

    诸葛曼骤然抬眼,红着两眼道:“你的意思是,你以前说过的话都是骗我的?”

    “呵呵。”罗康安乐了,退步到客厅沙发上坐下了,摸出一支雪茄点上,翘着二郎腿吞云吐雾两口后,摊手道:“说什么骗不骗的,你不觉得搞笑吗?有钱人没傻子,你见过傻子能成为有钱人的吗?只看愿不愿意在女人面前装傻而已。

    是,我不是什么正人君子,可你呢?你冲我什么接近我的,你自己心里没数吗?大家彼此彼此,彼此心知肚明就行了,何必把话说破,搞得大家脸上都难堪。我出手的也没亏待你,大家适可而止,你再得寸进尺就过了。”

    诸葛曼悲愤道:“是,我承认我一开始是想找个条件好一点的男人。可跟你在一起后,我是真的想跟你一辈子的。你要我的时候,我说的明明白白,我要的是一辈子在一起的男人,否则不行。你答应了的,你答应了我才跟你的。你要了我,你知道的,你是我第一个男人!我向天发誓,我真的喜欢上了你!”

    殊不知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正是因为他罗康安是她第一个男人,罗康安才觉得这女人有点意思,难得,才没像对其他女人一样一夕之欢后痛快一拍两散,否则哪能纠缠这么久,否则按他罗康安的惯例早就散伙了。

    罗康安冷笑:“什么第一第二的,少来这套,你也不用把自己说的多高尚!我罗康安活了这么多年,什么样的女人没见过,女人就没几个好东西!我罗康安穷困潦倒的时候,在你们女人眼里什么都不是,可以任意被羞辱,我就像一条狗一样摇尾乞怜,哪怕掏心窝子也没用!现在愿意跟我好,无非是看我有钱了,无非是觉得能从我身上得到好处了。所以,少在我面前装什么纯情,再装下去就恶心了,我不吃这一套!”

    夹着雪茄的手指向外面,“收拾你的东西走人,立刻走人,自己走,让我强行赶出去就不好看了!”

    诸葛曼哗哗泪淌,扭头就跑,抹着眼泪跑上了楼,跑进了卧室里。

    罗康安吊儿郎当坐那抽着雪茄,以为这女人终于识相收拾东西走人了。

    谁知诸葛曼又噔噔跑了下来,当着罗康安的面打开了一只小瓶子,昂头往自己嘴里倒进了粉末,当场咽下了,瓶子啪嗒怒砸碎在了当场,“我今天就没打算活着离开!既然无法挽回,我也没脸回秦氏见人了,我死了,你也别想自在!”

    罗康安戏谑着哟了声,“说什么死不死的多难听,不至于,咱们各取所需,好聚好散,你们女人想要的傻子还是有的,就别在我这里浪费工夫了,我…”突然怔住,发现诸葛曼的反应有点不对。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