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言情小说 > 时光能缓故人不散 > 第233章 我知道见证何意
    迷路山庄里,李无玫一个人坐在长廊上,安静地看着远处,大雨拍打在路灯上,绽出一朵朵水花,混合着橘黄色的灯光,美得惊艳,却又转瞬即逝。

    “今天早上怎么凌晨四点回来了?”楚南禹将手里的衣服盖在李无玫的身上。

    “嗯?你竟然在庄里?”李无玫拉了拉衣服,淡淡一笑。

    “昨晚木然和嫂子吵架了,我过来陪他,今天是特地回来看看你,无玫,你到底怎么了?”

    “我,没事。”

    李无玫微微摇头,一夜恩爱,她醒来时被他抱在怀里,无比幸福。可她看着他近在咫尺的脸庞,却觉得熟悉而遥远。一番挣扎,她哭着偷偷亲了一下他,然后悄悄离开。

    爱他,她终究少了一份勇气。她知道,他心里有放不下的人,有做不完的事,所以,她没法打扰,就当这是一场梦吧,一场以后只属于她的美梦。

    “抽烟吗?”楚南禹见李无玫不愿意说,自然也不多问,只是她那脖子上的吻痕,让他心里多添了一抹担忧。

    “好啊。”李无玫伸手接过烟,含在嘴里。

    楚南禹笑笑,主动给她点燃,然后也给他自己点燃了一支,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两人都学会把心事说给香烟听,最后,烟把心事一分为二,一部分留给他们自己,一部分留给空气。

    “司徒励死了。”

    “我知道。”楚南禹点点头,神色凝重。

    “那你不去安慰小姐?”李无玫戏谑的笑着,扭头看了看身旁的楚南禹。

    “她有人安慰,而且,她很坚强,没有我们想的那么脆弱……司徒励在她心里是家人,也是朋友,让她不伤心,谈何容易,这种事,只能让她自愈,生活无情,离别不断,她得长大,对,得长大。”

    楚南禹轻声说着,今天他开车到了医院,犹豫很久还是没有上去,因为这种时候,她想要的陪伴一定不是他能给的。

    “南禹,喜欢就是要去争取。”

    “你争取了,可结果呢?”楚南禹吐着眼圈,苦笑着反问。

    李无玫深吸了一口烟,然后笑了“哈哈哈……”

    雨越下越大,声音也越来越大,却衬得李无玫的笑声很凄凉,楚南禹扭头看着她时,才发现,她笑着哭了。

    她用纤细的手把长发挠得凌乱,冷风一阵一阵的吹来,却吹不散她脸上的泪水,和笑容里的痛苦。

    此刻的李无玫,不知道为什么要哭,只觉得心里难受。其实,她是想笑的,是想笑着看淡这一切的,可到头来,眼泪还是不争气,硬要往下掉……

    看着她可怜的模样,楚南禹心疼的伸手摸摸她的脑袋,然后点燃了第二支烟,默默地抽起来。

    良久,他才幽幽开口“无玫,你笑着哭的样子,好丑。”

    远处的路灯越来越朦胧,两个形单影只的人安静地活在各自的世界里,空留手上的烟不停地燃烧着……

    ……

    十天后,在司徒励和魏小小的墓碑前,朵儿席地而坐,看着墓碑上他们两人的灰色遗像,泪水又瞬间浸满眼眶。

    唐敏和魏小小父母商量后,将司徒励和魏小小合葬在一起,也算是成全这两个年轻人的爱情。这么些年,司徒励对魏小小家人照顾得细致入微,他们也早就把司徒励当自家儿子,对于他的离世,他们也是难过不已,所以,当唐敏提议这个时,他们便立刻同意。

    葬礼,朵儿没有去参加,而是一个人抱着那星星瓶去了小小的精品店。在店里,她看完了瓶子里面纸条的所有内容,字字句句里皆是司徒励对小小的思念与喜爱。

    最后,她把星星瓶带走,把纸条全部留在了店里,关上店门的那一刻。她也终于释怀,或许,司徒励选择离开,是他对自己,对小小,对这份爱,最好的选择吧。

    其实,她也清楚,无论她有多么不舍得,司徒励还是离开了,那个忧郁却满怀爱意的少年,再也不可能回来了。

    “舅妈,我前几日叫舅舅起来吃饭,他怎么不理我?”

    冯礼阅委屈的坐在朵儿旁边,小小的他,不知道什么是死亡,也没有人向他解释,他只知道,他怎么喊,那个躺在盒子里的三舅舅都不搭理他。

    朵儿摸摸礼阅的脑袋,抬头看向不远处,看到司徒鸳仍旧趴在冯磊的怀里痛哭,司徒冕则在默默地看着她。

    她笑了笑,他也笑了笑,二人皆明白,这笑容里倾注了多少伤痛。

    “咦,舅妈,三舅舅旁边的这个姐姐好漂亮啊。”冯礼阅说着,指了指墓碑上小小的照片。

    “嗯,礼阅,来,给你三舅舅,三舅妈问好。”

    “嗯?不要,舅妈,我要找三舅舅,他去哪里了,小舅舅可想他了,天天都在哭,还有奶奶也是,这几日都不吃饭。大舅舅回来几天了,都没有怎么和我说话……舅妈,我们去把三舅舅找回来吧,他不乖,竟然敢离家出走。”

    礼阅嘟囔着,还鼓着腮帮子看向墓碑上的司徒励。

    朵儿忍住眼泪“是啊,你三舅舅离家出走了,我们得把他找回来,礼阅乖,先去你舅舅那儿,舅妈把这儿整理整理,好不好?”

    “那好吧,这个人是三舅妈,三舅妈真好看,三舅舅是不是去找三舅妈啦?”礼阅又看了一眼照片上的小小,回头问着朵儿。

    朵儿赶紧别过脑袋,背对着礼阅落下了眼泪。

    “舅妈,你赶紧过来哟,一会儿我们去花店看看,三舅舅可喜欢在那里买花了,嘿嘿。”说完,见朵儿不回答,冯礼阅撇撇嘴,蹦哒着去找司徒冕。

    朵儿擦了擦眼泪,把墓碑前的花重新摆了摆。

    “司徒励,你个臭小子,肯定和小小求婚成功了吧,现在都住在一起了,要对小小好,再也不要松开她的手了。我会照顾好自己的,也会照顾好小叔小婶,你就别牵挂了啊,还有,别总太过忧郁,要多笑笑,你笑起来很好看,如沐春风哦。”

    念叨完,朵儿朝着照片上的司徒励笑了笑,她愿他在天堂随处可享温暖,愿他眼眸里再无忧郁,嘴角永留笑容。

    “嘻嘻,小小,初次过来问候,你可别介意,其实我早就看过你的照片了,你笑起来好美,真是个暖人的姑娘。一直以来,我都想谢谢你。谢谢你当初这么爱司徒励,谢谢你从来没有拒绝过他,谢谢你在生命最后一刻还守护他。小小,你没有爱错人,司徒励很棒,他把你们的‘见证’打理得很好,把你的家人照顾得很好,把你们的爱情珍藏得很完整。在天堂,你们一定要幸福,司徒励的魏小小,魏小小的司徒励,永别了!”

    起身,朵儿将手揣进开衫毛衣的口袋里,不再回头。

    所幸,时光已缓,爱人没散,铅华洗净,司徒励终于牵手魏小小,二人从此有枝可依,有情可存。

    “道别好了?”司徒冕抱着冯礼阅,温柔地看着朵儿。

    “嗯,司徒冕,我知道见证何意了。”

    “何意?”

    “一见钟情,生死为证,心之所向,情深不负。”朵儿突然觉得,见证这个词很美,特别适合司徒励和魏小小的爱情。

    同时,她也感谢命运,让她见证,见证爱情,见证亲情,见证友情,见证芸芸众生,见证福祸旦夕。

    “舅妈,你说四字成语好棒。”冯礼阅搂着司徒冕的脖子,一脸羡慕的看着朵儿。

    “呃呃……”朵儿撇撇嘴,这么美的意境,被礼阅这么一说,她都觉得理解有误。

    司徒冕勉强笑了笑,牵起朵儿的手“司徒太太,你说什么都对。”

    “嘿嘿,还是你最好。”

    “当然。”

    ……

    会议室外,汐汐拿着手机,眼睛一刻也不敢眨,余洋答应她十天就回来的,可期间就只打过一次电话,没说两句就挂了。

    现在,十天已经过去了,还是没有任何的消息,想到司徒励的事,她就觉得害怕,前几日她去陪朵儿,也跟着哭了很久。她不喜欢司徒励,是觉得他不近人情,总是冷冰冰的。

    可自从她知道司徒励患了抑郁症,知道司徒励和魏小小的故事后,她就对司徒励改观了,她很后悔,后悔当初没有对司徒励好一点。

    “顾子介呢?”

    一个冷漠的女人声音,将汐汐从遗憾悲伤的情绪中拉了出来。

    “您好,请问找顾总有什么事?他还在开会,现在不方便见客。”

    汐汐抬头,看着面前这个穿着华丽,一脸严肃的女人,不禁心里有些疑惑,顾子介什么时候连中年妇女都勾搭了?

    “你是?”女人不悦的问。

    “我是顾总的保镖。”汐汐如实回答。

    “那正好,我就是来找你的,跟我来。”女人打量汐汐片刻,然后嫌弃的转身。

    汐汐呶呶嘴,依旧站着不动,她可是顾子介的保镖,岂是谁说跟着就跟着的?而且还是个来路不明一脸不屑的中年女人,想让她听话,想的美。

    “我叫你跟上,你没有听见?”女人不耐烦的回头,瞪了瞪汐汐。

    “抱歉,我是顾总的私人保镖,没有他的命令,我不能擅离职守。”

    “呵呵,还真是个厉害角色……行了,我是顾子介他妈妈,伍颖。有些话,想单独和你聊一聊,过来吧。”伍颖伸手抚了抚头发,那种傲慢的模样和顾蓉蓉如出一辙。

    汐汐这下终于明白,为何她第一眼看这个女人会这么讨厌了。不过,看在是顾子介母亲的份上,汐汐只能掉头,硬着头皮跟上。

    公司楼下的咖啡厅里,伍颖盯着汐汐一直看,看得汐汐浑身不自在。

    “那个,阿姨,不知道您找我有什么事?顾总的八卦,我真的不知道,您若是想打探消息,找我不合适。”

    “你叫郑忆汐对吧?”伍颖翘着二郎腿,端着咖啡,微微抿了一口。

    “对的。”

    “你是怎么来公司的?”

    “啊?哦,我来公司可是经过层层选拔的,我保证,没有走关系。我的专业能力可是很强的,用顾总话来形容,就是可遇不可得的人才。”汐汐一本正经的说着,这份工作,可是她披荆斩棘、历经磨难争取到的。

    “呵呵,是吗?就没有使用一些非常手段?”伍颖问着,脸上还有了厌恶的神情。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