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武侠仙侠 > 至仙灵玦 > 栖霞迷局 第四十一章 鞋子
    洛乾淡淡道:“这都要卖我了,说这些又有什么意义呢?”

    明天勤仔细一想,洛乾说的确实有道理。于是怒气消了一大半,松开钳制洛乾的手,一头钻进堂屋里。

    留下三人愣在原地,明霜最先反应过来,一招恶狼扑食将洛乾扑倒在地上。周围被他们弄的尘土飞扬,明承衷无言地看着他们像小孩子一样玩起揪头发、捏耳朵的把戏。

    实际上,明霜是怕一旦真动手又要遭师兄斥责,可眼见这洛乾站在面前不打不痛快。出此下下策,也仅仅是为了泄掉心中的无名火。

    他没使全力,洛乾却被惹红了眼,双脚一蹬,紧接着一巴掌呼在明霜脸上。明霜只觉得不可置信,怀疑起眼前事实的真实性。

    “里合帮跟我能有多大关系?还不是因为你们这盏破灯!你以为里合帮真看得起我?”他冷笑起来,“非人之罪,怀璧其罪。你们可别忘了,是我,洛乾,带着这盏灯,提心吊胆,数着时辰来到重溪镇!”

    明承衷沉默,惭愧地低下头。

    “是我愿意的吗?我不知道怎么就拿了这东西,也不知道你们苏医门是什么,更不知道云惊蛰就在这里。真不知道是谁,在一步步推着我往火坑走!”

    洛乾的目光朝眼神闪烁的明承衷投来,像是一双无形的大手一下子将他扒了个精光。明承衷更不敢看他,余光里只看得见明霜放在腿边的手,抖了抖手指。

    “你……”明霜气的浑身发抖,“是我师妹明知危险还要救你。你以为我们稀罕,要不是……”

    “吵什么!明霜,住嘴!”明承衷大吼着打断明霜的话,又转向洛乾直直走了三步,“相遇即是缘分,我们怎会抛下你不管?二师兄此刻是气昏了头,洛乾你不要在意。你在三里村拿到灯,不是我们的安排,而是……”

    他停下来,看到洛乾身后站着的二师兄,手里正拿着一捆麻绳。

    “因为你是一个很好的,呃,载体。这个词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这盏灯目前还在苏医门,必须在小幺完全康复,包括记忆,我们才能把它送回去。里合帮的人如果想要这个东西,那么一定是为了其中的灯芯。”

    “这些都跟我没关系。我只要回家。你,懂吧?”洛乾背后有种凉凉的感觉,他奇怪地将这对师兄弟扫视一遍,除了明霜脸上似乎有些得意。

    “我们需要你的帮助,洛兄。当然,一点小事,现在也不急,”明承衷诚恳道,“我们不能让他们得到灯芯,这关乎一些邪术。”

    洛乾与明承衷对视片刻,他看到对方保持着恰当的笑容,俨然是一位摸爬打滚谈判场多年的商人,尤其是胜券在握的那种。

    “邪术?看样子里合帮是打算祸害别人。我不喜欢管闲事,不过看样子你们是在阻止他们为非作歹。嗯,如果我的任务比之前轻松那么一丢丢,我觉得,我也不想他们发现云姑娘休养的这个地方。”

    “啊呸!小幺有我们保护就够了,你来凑什么热闹。哎师兄……”

    明天勤扔掉麻绳不急不慢地走出来,将明霜拎小鸡一样拎开。此时他的火气完全消掉,平静的脸上看不出一丝波澜。

    他沉声道:“之前是我太过冲动,毕竟苏医门在此地避祸几十年,做什么都得小心翼翼。”

    洛乾点点头表示理解。

    “我会给你们准备足够的药物和干粮,还有衣服,等等。”明承衷恢复了之前的轻松状态,“路线会给你们安排好的,绝不会让里合帮的人伤到你们。”

    洛乾想了想,白蹭这么多东西,似乎还算不亏。不过……“等等,什么叫‘我们’?”

    明承衷打算安排明霜和洛乾一起去栖霞找林华端,尤其强调让他们从重溪镇离开时就要引开里合帮。

    洛乾拉住要去库房的明天勤,他想要多准备一些防具。

    明天勤看着那边拽着师兄吵的明霜,满脸的络腮胡都笑的往上扬。

    “他又不会真对你怎么样。明霜呐,终究是孩子心性。小幺都比他懂事!”

    虽说有点奇怪,到了晚上一块吃饭时,苏医门除了两位老人,加上徐七娘,六人围着饭桌,一派其乐融融。

    既是第一次六人共餐,也是为明日饯行。洛乾在于这三个师兄弟相处时,既和之前一样,又似乎多了一些生疏。

    听到明霜要送洛乾离开,徐七娘跑上山特意取了两双鞋子过来。她忙完得空的时候还会给他们做靴子,心疼他们满世界乱跑都没双好鞋。

    给洛乾的鞋子是之前做给江涟鸢的,鞋面绣着飞鹰的轮廓,不细看时却像是水波纹。

    这时的明霜和师兄们斗酒,喝的微醺。听到屋里的调笑声,他抱着酒壶摇摇晃晃走了进去。

    “哎哟,小幺你看,正合适!”

    洛乾在试鞋子。明霜心道,难怪那么臭。

    走到屏风旁,一幅温馨的画面映入眼帘。

    一盆凉掉的洗脚水里浸了一双袜子,泡过这盆水的人穿着他的新靴子踏步子。

    “踮一下,看挤不挤!”徐七娘喊道。

    云惊蛰默默坐在床边,随意地晃着一双腿。她看到徐七娘高兴,她也高兴。徐七娘说这个给她送来救命药材的男人和抚养自己长大的师兄身材相近,就连鞋子都是一个码。

    “似乎,不紧。我想,江师兄的脚板要宽一点。”

    “你这孩子毕竟要小好几岁。”听到洛乾的回答,徐七娘满意地点头,又情不自禁地抹了把老泪。“我女儿特别仰慕大师兄,只可惜……师门内都是亲如家人,仰慕只不过是仰慕罢了。她也在大师兄遇害之前去了,从此,我就把小幺当成了自己的亲女儿。”

    云惊蛰跳下来,过去轻轻抱住了她。

    “咳咳,”一个声音打断了他们,明霜从屏风后走出来,“洛乾,这料子可是不差的,你千万要记得天天洗脚,别糟蹋好东西。”

    “奇怪了,我天天风里来雨里走的,哪天没洗脚?再说,鞋子不就是用来踩和踏的么?”

    “你那叫洗脚?我就没见过脚比你还臭的……”

    洛乾翻了道白眼,“婶婶送的礼物,我要怎么珍惜还用你教吗?回村后我要采花给鞋子每天里里外外熏一遍,可不像你,脱了鞋就到处乱扔,害婶婶不好收拾。”扪心自问,住在苏医门的这段时间里他也没闲着。帮徐七娘干的活换了这双靴子,起码不亏。

    “你还婶婶……”

    “好了好了!”徐七娘闻到这一股酒味,就知道明天的明霜大概又要喊上七八遍才能起床,“你鞋子试了没?还不去睡觉?都什么时辰了?明天天亮就要动身,丢不丢人啊你……”

    徐七娘推着明霜去外面,洛乾悠然自得地目送他离去。忽然听到一个笑声,带着调皮和克制。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