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灵异推理 > 冥夫不温柔 > 大家好,番外新书《娇妻诡吻》已经开张
    简介:

    相士说我是天煞孤星之命,这辈子娶不到媳妇,然而,我娶到了,不仅娶到了,而且妻子颜值很高,肤白貌美胸大,身材迷人,别人都说我赚大了,可是,只有我才知道她的可怕之处…….

    第一章天煞孤星

    在我三个月大小的时候,我父亲抱着我在院子里坐着,有个背着褡裢,走街串巷的相士,口渴了,来我家讨水喝,看见了在襁褓中我。

    他一边喝水一边看,后来,睁大眼睛嘴巴,水舀子也掉了,呆若木鸡,就是像见了神迹一般,半晌过后,突然惊呼道:“此子乃天煞孤星之命!”

    我父亲大惊,急忙询问什么是天煞孤星之命。

    这个相士解释道:“天煞孤星是绝命,天煞者,克也;孤星者,孤也。克妻克母,此子这辈子也娶不上媳妇!”

    气的我父亲火冒三丈,当即将这相士赶出了家门。

    可是,随着年龄的增长,这相士的话似乎在一步一步的应验。

    我们那片山村,流行定娃娃亲,也就是男方女方的父母定下婚事,先办酒席,等长大成年之后再结婚生子,这也是延续下来的一种风俗习惯。

    我十八岁,村里的张媒婆也给我张罗了一个镇子里的姑娘,准备先定亲,这个女孩叫小雪,小雪这姑娘,长的还算不错,身高一米五六,体态匀称,眉清目秀的。

    没过几天,我送了彩礼,遵从了父亲之命,媒妁之言,就准备将这小雪接回自己家吃一顿酒席,先定个亲。

    也就是把这门亲事定下来,然后等法定年龄后,再娶她过门做媳妇。

    从村里借了一辆250摩托车,直接骑着去接小雪。

    小雪坐在后座上,搂着我的腰。

    这里的路不太平坦,大多是山路。

    所以我骑的并不快。

    来到一处盘山路的时候,我小心翼翼,忽而不知道从哪里窜出来一只体型硕大的灰白色山猫,牙尖齿利,目光森然,直接朝着我就一扑,我手一哆嗦,这摩托车忽而像是不听使唤,排气管子如野兽般叫嚣着,直接朝着山中一侧的悬崖冲了过去。

    吓得小雪惊声尖叫,死死的搂着我的腰,也我把吓傻了。

    摩托车眼看要飞出了盘山道,冲向悬崖,咚的一下,摩托车正好撞到了悬崖上的一颗大歪脖子树上面,我直接与大树来了一个亲密拥抱,昏迷了过去,恍惚之间,却看见小雪由于惯性跌落了悬崖。

    而那只山猫,则攀在树上,一脸褶皱,眼睛微眯,露着两只尖牙,好像一个百岁老妪,朝我诡异的微笑。

    醒来的时候,我躺在床上,脸上裹着层层纱布,而再一问,小雪已经是香消玉殒了。

    第一次婚姻就这么草草的惨淡收场了。

    时光流逝,隔年开春,又有人介绍了一个女孩,相处了一段时间,大家觉得还凑合,我送了彩礼,再次准备把这个女孩接回家吃顿酒席定亲。

    又骑了一辆摩托,这次仍旧走的是那条路,因为,这是进村的唯一一条道路。

    快到了盘山路大歪脖子树那里,我想起了小雪,心情有些失落,也不敢再骑着走了,怕再有什么山猫蹦出来,直接下来推着摩托。

    过了这条盘山路,没蹦出来什么野猫,也没出现什么异常状况,这我才准备骑摩托,可是女孩“啊”的大叫了一声,吓的我一激灵,以为又是野猫什么的。

    女孩用手指着前方,眼睛睁得大大的,支支吾吾说道:“蛇!”

    我定睛一看,果真在前方五十多米的道路上,横亘着一条大蛇,把道路正好切断了,其实我刚才也看到了,不过以为是一根木头,因为这条蛇呈灰黑色,有大腿那么粗,还一动不动,与木头很像。

    大蛇拦路,这可怎么办?

    在我们这里,有个风俗,接新媳妇回家,是决计不能走回头路的,要不然,会家门不幸,会离婚或者会死掉丈夫或妻子的。

    但是这么一条大蛇,少说也得有七八米长,头上还长了一个红颜色的鸡冠子,这种蛇据说有剧毒,所以我不能强行赶走,万一蛇再喷出一些毒雾,伤了我和女孩,那么又是喜事变成丧事了,所以,此时是进也不能进,退也不能退,只能焦急的干等着,最好等这条大蛇自己爬走。

    可是等了半天,这条大蛇就是不动。

    但是大蛇并不是在睡觉,因为仔细看可以瞧出来,大蛇偶尔的吐一下长长的血红芯子。

    大蛇不走,这可怎么办?

    等了许久,日头已经降下去了,天渐渐的黑了起来。

    我忽而又发现,这条大蛇似乎在与什么对峙着,仔细一瞧,在大蛇头部正前方的山上,有一个动物在草丛中时不时的探头探脑,我再一看,登时惊了,这不是去年害死小雪的那只可恶的山猫吗?

    不过,今年这山猫的体型更加巨大了,獠牙也更长了,冷不丁的看去,像一头小豹子。

    此时,这山猫与大蛇正在僵持着。

    想起曾经死去的小雪,我就怒从心起,火冒三丈。

    顾不得害怕了,直接从路旁捡起了一块拳头大小的石头,朝这只山猫便扔了过去,山猫只顾着与大蛇对峙,没注意石头,头被砸了一个正着,鲜红的血液登时喷溅了出来,嗷嗷怪叫,我捡了一根大木棒,朝着山猫就冲了过去,山猫见势不妙,三蹿两跳的逃向了深山之中。

    而这条大蛇,没了对手,吐了吐芯子,便向一旁爬走了。

    我也算是出了心中一口压抑已久的恶气。

    此时天空中升起了一轮弯弯的毛月亮,血红血红的,骑着骑着,我总觉得旁边的山中,有一双憎恨的眼睛盯着我看。

    骑着了好一会,还是没看见村口,按理说,按这速度早该到了。

    我心里一凉,莫非是遇到传说中的鬼打墙了,摩托此时也没油了,只好下来推着走。

    四周雾气茫茫的一片,辨不清方向,不知道该往哪里走。

    转悠了半天,我俩都很累,再走下去也是徒劳,所以决定原地休息,待到天大亮再走。

    女孩依偎在我怀里,两人迷迷瞪瞪的就睡着了。

    待一觉醒来,发现女孩失踪了,很长时间也没找到,两场婚姻,都是这么诡异的结束了。

    从此以后,村里的媒婆再也不敢给我介绍对象了。而且,我的两任未过门的媳妇都横死的事情也传开了,不好找对象了。

    一晃又半年过去了。

    我的父亲心急如焚,这可要是打光棍了可咋好呀!

    正在这个当口,我的爷爷回来了。

    我父亲是既惊讶又兴奋。

    有人该问了,你爷爷回来能咋样?且听我慢慢说来。

    据说,我爷爷不是一个普通人,年轻的时候,是个过阴人,所谓过阴,就是能运用某种诡异的能力,与死去的人对话,与阴魂进行沟通。

    当初在那些年破四旧的时候,我爷爷挨了批斗,一个人跑进了深山,从此,音信皆无,还以为是早就去世了呢,哪知道又回来了。

    其实,据我父亲说,我爷爷似乎回来过几回,最明显的一次,就是怀我的时候,记得那是怀我七八个月的时候,母亲染了重病,卧床不起,而医生也不敢下猛药医治,因为怕影响到胎儿。

    其实母亲染病,原因有我的一部分,据说我特别不老实,在母亲肚子里使尽踹,害的母亲疼痛难忍,夜不能寐,身子虚脱,抵抗力下降,这才染病。

    一天夜里,后半夜凌晨,突然院子里样的狗大叫了起来,父亲出去一看,不知道谁往院子中扔了一只纯白大狐狸,这只狐狸全身上下皮毛雪白,没有一丝杂色,在月光的照射下就像一个雪团,不过两眼凸出,已经断气了。

    父亲疑惑的捡起这只白狐,发现它嘴里似乎含着什么东西,隐隐有些发亮。

    父亲将白狐的上下颚一掀开,发现在白狐的嘴里含着的居然是一颗有些光芒涌动的珠子,有小鸡蛋般大小。

    据我们那边老人说,年岁大了的狐狸,就会修炼,会拜月,得了天地精华,有了一定的道行之后,在体内会形成一个内丹,这颗内丹,具有强大的功效,甚至能够医治百病,起死回生。

    父亲拿出这颗内丹,给母亲服用了下去,母亲的身子果然好了许多,慢慢的康复了。

    而且,从那以后,肚子里的我似乎也老实了许多,不再踹踹打打了。

    最重要的是,往院子里扔了两次,都是有内丹的狐狸,试想,如果不是有某种关系的人,谁会平白无故的扔这么宝贵的东西给别人呢?所以,父亲私下里一揣摩,觉得极有可能是爷爷。

    但是从那以后,爷爷再次失去踪影。

    所以此番,爷爷再次出现,父亲是既惊讶又欢喜,父子重逢,几多欢喜几多愁。

    这老爷子精神看起来还行,不过有些沉默寡言,胡子有一尺多长了,面容黝黑。

    我也是长这么大第一次看见爷爷,所以也不怎么激动,对他没什么感觉。

    爷爷那双眼睛微眯着,不过却格外有神,扫过我的时候,我身上总有一种不安的感觉,而且然我隐隐觉得似乎有些不善。

    恍惚之间,我竟然有种不祥的预感,因为爷爷的这双眼睛,似乎和那只诡异的野山猫的眼睛有七八分相似,我甚至想像,此时的“爷爷”是不是那只山猫成精变的。但是这想法我只是藏在心里,不敢和父亲说,毕竟,这是爷爷,父亲的爸爸。

    这老头似乎是知道了我现在找对象的困境,和父亲简单的交流了一下,说要过阴,为我去下面查查情况,看看是谁在干扰我的婚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