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武侠仙侠 > 浑沌记 > 858 敖息威压群山摧,勾诛吹嘘妻妾众
    (858敖息气势压群山,勾诛吹嘘御众女)

    引爆?玄冥坟还可以引爆?敖素一怔,这事完全出乎他的意料之外,也超乎了所有人的想象。

    以这两名紫府圆满修士的实力,就是真有两具神兽之尸摆在他们面前,他们也是断然引爆不了的。

    但会不会玄冥在死前留下了什么手段?

    比如他本来打算自爆的,但又没有自爆成功,而是把触发自爆的手段留到了现在。并且被这两个玄冥后人掌控了?

    这并非是完全没有可能的。

    要命的是禁制阻挡了神识,导致他们对这片淤泥之下的玄冥坟中究竟有什么一无所知。但这两个玄冥后人如果能无视禁制,掌控的东西显然会比他们多。

    也许根本没有这回事,这就是这个狡猾的人修在虚张声势罢了。但只要这种可能性存在,他就不得不要掂量一下后果。

    一名金丹修士自爆的威力就足以夷平神尸谷了吧?如果是两头神兽自爆,那威力到底有多惊人?他们恐怕要做了鬼才能知道了。

    他估计他就算退出百里之外,也未必就见得安全。恐怕要千里他才敢说保险。但他们退到千里之外,这玄冥道统不就是这两人的了?这恐怕就是这个人修的目的。

    他笃定这人就算能引爆也绝对不会引爆的。蝼蚁尚且惜命,更何况他们这些疯狂追求长生的家伙。引爆玄冥坟他们就是自杀。但如果逼急了他们,就不好说了。

    这里有一个奇怪之处。他想死也好不想死也罢,为什么非要拉上东海龙王和几个大长老?说实话,想让敖冕亲自来那是不可能的。

    且不说敖冕本来就和敖息不太对付,就算他全力支持此事,也不可能亲身前来。

    谁都能看出这头老龙寿元已经不多,所以他已经把自己闭关在龙宫中数百年没有出去过了。玄冥这种无助于他寿元的东西他是不可能大老远跑来,空耗寿元便宜别人的。

    “想让陛下来也不是不可以。不过你可以先说说你的要求,说不定我这个东海长老就能办得下来,省了多少麻烦?”

    敖素态度转为柔和,他不想死,打算先稳住这个难以掌控的人类。

    “好啊。”勾诛笑眯眯地说道,“我要东海龙王现身在此当众立誓,分我一缕王族血脉,然后下旨把她女儿敖瑶嫁给我,封我为北冥亲王,永镇北冥!”

    他这话一出口,就连蓝若霜也半睁开了眼,心想这家伙是不是真贪图富贵和美色把她给卖了?

    就连他的识海中,一直心神安定端坐在小屋草席上入定修炼的连菱,脸上都不由自主地挂起了一丝怒容。

    温守眼睛一瞪,想这家伙比我会讨价还价啊。我只不过娶了一个度汐海长公主就乐不可支了。人家直接就点名要东海第一美龙敖瑶?

    这位可是当年西宫龙王亲自求娶都吃了闭门羹,号称东胜海疆的万年不得一见的惊世尤物啊。

    据说敖冕之所以不肯嫁她,将来很可能会有天庭颁下封仙敕直接飞升,他那时还能和天庭再讨点好处的。

    敖素却对这个人修刮目相看。是的,只有这样,才能保得自己将来富贵无忧。像温守那种笨蛋,是绝对提不出这样的要求的。

    无论你交换什么条件,不但要确保交换成功,还得保证在交换之后你的利益不会被对方轻易吞噬。

    像温守这样,只不过一纸婚书在手。敖珊活着,或许度汐海龙族为了颜面还会尽力保住他不死。

    现在敖深敖珊双双道殒,他连龙族血脉都没有,又守着个地气资源源源不断的神尸谷,岂不是一块让人瓜分的肥肉?

    如果东海龙王亲至,分了血脉,放出东宫诏令,颁布四海,那么这人的位置就坐稳了。虎踞北冥,又是敖冕的女婿,还坐拥美女,敖瑶为了自己的利益也会竭力辅佐这位夫君。

    换了是他,他也得这么提条件。以玄冥道统和两具神尸来换,这生意对双方都值!

    唯一可惜的是这个人修不知道,敖冕寿元到头。不能让他返老还童,他是不会同意嫁掉敖瑶的。

    勾诛话音刚落不久,又一阵更强大的神识威压如水涌而来。这深海原本就已经强大无比的水压,似乎又强硬了一分,仿佛要把那些林立的山峦都给压平了。

    “你说得没错,让他来谈是不够格的。老夫来和你谈谈这交易如何?”

    这股浩荡神念如同溟沧暗流,几乎充斥了冰盖之下整个空间,又化作千丝万缕,仿佛钻入了每个人全身每个毛孔,直入心神。

    话语声直接在脑海中回响,声音尖锐,如同指甲刮擦某种细纹岩石的表面,让人感觉抓狂无比,却又无力躲避。

    金丹三花的神识之力!

    敖息一双空手背在背后,身上无甲,穿着一身寻常不过的灰布道袍,一条破烂布带缠腰,头裹着一块土黄色的头巾,露出一张布满沟壑的苍老的脸。

    这打扮让一向低调的勾诛都吃了一惊。这位三花高人一身行头简直是连凡人都不如。他脱口而出:“你谁啊?”

    “老夫乃东宫龙王座下,五大长老之一的掌潮长老敖息,够不够格和你谈?翠玉宫勾长老!只不过,”

    他的目光忽然指向了勾诛旁边的蓝若霜,那股怪异让人抓狂的神识压力也随之移了过去。他做事谨慎,在动身出来之前,就已经查清楚了要对付的人是谁。

    “依着老夫来看,真正的玄冥后人应该是这位寒尘巫女!我若和你谈,不知道巫女意见如何?尘族大巫女大驾光临,我龙族招待不周啊!”

    他咳咳两声,略一曲身,勉强做了个抱拳的姿势。

    理论上,盘踞北疆的尘族也是一大势力,和海中龙族不说完全对等,也是勉强可以对话的存在。

    而寒尘巫女到了这里,他做为东海龙宫的大长老,若是完全视而不见,显得龙族失了礼数。

    但他的神识威压丝毫也没有放松,就是想看看这位尘族的至尊巫女有没有余力回复他。

    一个修为只不过紫府的巫女他是不怕的,但这人能统治尘族,又让他担心对方手中有什么倚仗。

    蓝若霜依然面无表情,紧闭双目打坐,完全没有回应他。看来此女至少神识上并没有什么出奇之处,已经被他压制的完全无法回应了。

    勾诛冷咳一声,一不做二不休,厚颜无耻地说:“这你不用管。在我家我说了算,没有女人说话的份儿。”

    他这话一出,不少老龙都惊得差点把嘴里的海水都喷了出来。

    这些东海老龙觊觎翠玉峰数百年了,他们对翠玉宫的情况自然一直盯着。

    这些年崛起的一个出生小毛贼的弟子勾诛,莫名娶了碧落神女为道侣,还站上了真传院长老的位置,可谓是花名远扬了。这些事几个长老当然都是清楚的。

    但这毛贼就这么占了翠玉宫也就罢了,怎么统一尘族的寒尘巫女也落入了其掌控之下?

    然后这人的魔掌又伸向了东海龙王的女儿敖瑶!这是什么人?情圣还是禽兽啊?通过征服女人征服世界吗?

    就连面容犹如一块老木一般僵硬的敖息,嘴巴也情不自禁地微微张开,忘了合上。

    当然,他不知道的是,在勾诛识海深处,无数竖立起来不断颤动的锋利如剑的修罗兰叶的簇拥中,有个女人冷哼了一声,说:“是么,没有女人说话的份儿?”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