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玄幻魔法 > 致敬孤独的你 > 第1卷 春雷 第4章 风
    “这是神的恩惠。”菱睁开眼睛,看着青烟,向永久解释着这青烟是什么,“看来今天运气不错,能接受神的指引。这是我们最常用的一个技能,向神许愿,如果神感兴趣的话或许会帮助你,不过,不是所有神都这么好说话就是。”

    菱的潜台词是,只有她信奉的神是这样的,其他神就不知道了。

    永久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问道:

    “那么这个正确率大概有多高?”

    “如果神不捉弄你的话,就一定是对的。”菱简洁地回答道,眼中却闪过一丝悲伤。

    这么说,果然是神吗,并不会在意凡人的遭遇,只凭喜好就决定了凡人的命运。永久心里想到,却不敢说出声。

    “你们在说些什么?”郑瞳脸上挂满了疑惑,看样子她应该是看不见青烟。

    “这你并不需要知道。”菱没有解答。

    说话间,他们快速钻入阴影之中,躲藏在建筑的影子内,走向青烟所指向的房子。很快,就来到了青烟停留的位置,青烟随之消散,一点痕迹都没有留下。

    房门没有上锁,只需轻轻一推便能打开,永久看见了这个房间比想象中要凌乱不少,桌椅板凳东倒西歪,几近破碎,就像是被强盗光顾了一般。

    在房间的阴暗角落里,有一位三四十岁的男人正坐在那里,不过,与其说是他坐在那里,更应该说是他被绑在那里,他身上缠绕着几圈绳索,将他牢牢绑在地上。

    他头发凌乱,胡子也有些长,就像是长时间没打理过,眼眸中满是沧桑,衬衫十分肮脏,整个人显得十分憔悴。

    “快跑,神父在向邪神献祭路过的外来人,整个村子的居民都被他用邪神的馈赠所控制了。”男人看见有人进来,发现是自己没见过的人,就用着嘶哑的嗓音说道:

    “献祭仪式即将完成,现在再不跑就来不及了。”

    “我问,你答。”菱走向男人,没有理会他说的话,反而是随手拉起一张已经碎裂的椅子坐了上去,她将右腿架在左腿上,十分悠闲地往椅背上一靠,俯视着男人用着不容拒绝的语气说道,“你是谁?”

    不知为何,就算是坐在少了两条腿的椅子上,菱依然一动不动,坐得十分稳固。

    看上去就像是一种杂技……永久和郑瞳上前几步,一左一右地站在菱身旁。

    男人叹了口气,沉吟了几秒道:

    “我是这个村子的村长,至于名字,不说也罢。”

    “很好。”菱笑了一声,依旧以刚刚的态度,注视着村长,“神父用什么控制的村民?你脑子中的那两只虫子吗?”

    “……”村长沉默了一会,“是的。”

    村长一下子似乎变得更加苍老,就像是他的时间在飞速转动一样。但是,他又强打起精神,对抗着想要控制他的虫子。

    “我似乎撑不了多久了,你们有什么想问的请尽快。”

    “神父究竟想做些什么?”菱双手交叉放在膝盖上,身子略微向前倾,似乎想给村长些许压迫感。

    村长当即摇头道:

    “我不知道,神父是几年前自愿来到这个村子布教的,一开始和村民相处得十分融洽,直到最近,我才知道他没安好心。”

    “很好,非常好,老实在这里呆着吧,说不定能捡回一条命。”菱的脸上依然挂着那副假笑,让人不知道她现在的想法。

    “真、真的吗?”村长的眼中浮现了希望。

    “我也不知道,只是有可能罢了。”菱十分坦率,保持着刚才的姿势不变,随意地问出了最后一个问题,“那么,神父在哪里祭祀?”

    “就在教堂的地下室。”村长十分坦诚地回答,看上去想要说更多,却快要张不开嘴。

    教堂地下?我们刚刚一直站在邪神祭坛的上方?都不知道说是运气好还是不好了……永久听到村长的回答楞了一下,随即一阵后怕。

    这可是能控制人心的邪神!说不定自己现在就已经被控制了,只是不知道而已。

    “那我的大脑中现在有虫子吗?”永久的声音带着些许颤抖。

    菱却未察觉永久的异常,笑呵呵地随口说了一句:

    “你见到邪神啦?不然哪有这么容易就能把虫子塞进你脑子里,神父真的能隔空控制别人,还需要待在这个小村子里?”

    “确实……”怎么想控制别人的能力还是太过于匪夷所思了点,但菱一副瞧不起神父的语气,还是稍稍让永久放心了点。

    “那么再见,我们去找神父聊聊天,希望下次见到你时你还活着。”菱迅速站起,将椅子移到一旁,语气轻快地向村长告别。

    “……再见。”村长没想到面前的少女竟然不准备逃跑,甚至还要去找神父,一时间颇有些无语。

    村长还想多说几句,但不知为何,还是没有说出口,他只有坐在那里,目送三位年轻人离去,然后缓缓闭上了双眼,如果睡着了一样。

    就着灯光,永久三人回到了教堂附近,菱这时候却不像刚刚出来那样,东躲西藏,反而是光明正大地走在前面,路上,她甚至还拿出了两把手枪,分别递给了永久和郑瞳:

    “拿着吧,让那些不入流的家伙尝尝科技的力量。”

    手枪?永久整个人都愣住了,这就是菱之前所说准备的武器?虽说本来还以为对付怪异会用到更加非科学一点的东西,但枪这种东西也太暴力了吧。

    “怎么?不会用?”菱看着永久和郑瞳拿着枪的呆愣模样,还以为使他们不会用,一本正经地向他们介绍用法:

    “抬起手,扣动扳机,就完了,很简单对吧?”

    说着,直接一脚踹开了教堂的大门。

    与菱的坦荡不同的是,永久越是靠近教堂,他就越是忐忑和担忧。

    因为他并不知道面对神父究竟会发生什么,要是出了问题,他并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活下去。

    “终于来了,我最后的祭品。”神父的声音依旧稳重、沧桑,却带着一种奇异的邪恶。

    他话音未落,教堂中突然出现了一把巨大的镰刀,它以极快的速度,旋转着向众人飞去。

    菱在其他二人还没反应过来之前,就已经掏出了自己的手枪,扣动着扳机。

    砰!砰!砰!

    连发三枪,子弹精准无比地打在了镰刀上,那个镰刀却没有丝毫反应,依旧按照原本的轨迹飞来。

    原本永久还以为会很轻松就能解决掉神父,毕竟菱带着两个近乎没有任何实战经验的新人,都自信满满,可当敌人的攻击来临时,他才猛地醒悟了。

    再怎么说,这也是祭祀着邪神的危险人物!对怪异没有丝毫了解的人,只能靠菱的保护。

    菱看见子弹根本不起作用,左手一挥,一道青光从她手中飞出,却没有命中镰刀,而是打在了他们身旁的空地上。。

    瞬间,从那片空地处吹来一阵强风,将三人吹开,他们随风倒向一旁,避开了镰刀。

    咔。

    镰刀径直插入地面,仿佛没有受到一丝阻碍,坚硬的石板在刀刃面前如同泥土。

    一股黑色如同淤泥一般的物质从镰刀开始向外漫延,周围一切都随之腐烂。

    什么东西?永久的脑海中刚刚浮现出这个问题,还来不及细想,就看见菱将手里的枪放进包中,冲进了教堂,速度快如疾风。

    或者说她本来就是风也未尝不可。

    看起来菱像是能控制风一样,这就是她所说的“他们的战斗方式”吧。

    “远离这些黑色的东西!”菱看着永久他们还停留在原地,冲他们大声喊道。

    听到她的声音,永久和郑瞳连忙爬起,跑向一旁,永久想了想,选择跟着菱进入教堂。

    他双手握枪,谨慎的绕过那些黑色淤泥,缓慢走进教堂,然后用手中的枪指向教堂中央的神父,却不敢按下扳机。

    与此同时,他看见菱飞速跨过教堂的椅子,身上有青色光芒闪烁,手上握着不知哪来的长剑,全力劈向神父。

    神父张开了嘴,用着永久听不懂的语言吟诵着,节奏鲜明,富有韵律,犹如诗歌。

    在神父的吟诵声中,他的周围似乎多了些一层层叠在一起的血色波纹,挡住了菱的长剑。

    嘭!

    菱在落地的一瞬间,以拳击的步伐向前方跨步,提起左手握拳,一拳轰出,打在了神父的血盾上。

    咔。

    血盾应声碎裂,如同镜子般破碎,一片一片坠入地上,转瞬消失不见。

    “真是可笑,区区凡人也妄图抵抗神赐予我的力量?”神父咧嘴狂笑,笑得十分猖狂,第一次见面时所展现的神圣感消失无踪,散发着不详的气息。

    神父伸出右手,猛地一挥,一把漆黑的镰刀瞬间成型,光芒一闪,斩向菱的头颅。

    一股飓风袭来,将菱吹离镰刀的轨迹,同时,她将右手的剑横着砍向神父。

    神父来不及躲闪,抬起左手,想要抵挡,却被迅捷的剑斩断了手臂。

    “就这水平?”菱适时发出了嘲讽。

    看样子她的嘲讽十分有效,信奉邪神的神父早已失去理智。

    “卑贱的人类……竟然让我受伤,让我流血了!”神父低声吼了一句,“既然如此……那就只能这样了。”

    随即,神父快速吟唱着,又生成了一个血盾,然后吟诵着一大段永久根本没听过的怪异话语,最后大吼着,用响彻整个教堂声音祈求邪神:

    “新鲜的血肉奉献给您,伟大的深渊之主。请赐予我永恒的生命与强大的力量!”

    地下传来了撕心裂肺的尖叫,中间却夹杂着些许错乱的狂笑,转瞬间,尖叫声戛然而止,仿佛从来没有响起过,然后,教堂的地毯渐渐变成了红色,就像是被鲜血浸透一般。

    看样子法阵应该是隐藏在教堂的地毯下,在献祭仪式即将完成的时候,缺失祭品的神父选择用他自己做了最后的祭品。

    神父身上的一半血肉掉在了地上,填满了地毯上的最后一点空隙,整个地毯每一处都沾满了鲜血,然后他身上剩余的血肉没再掉落,看样子,献祭完成了,但他现在已经没有人样。

    一根又一根的白骨从神父剩余的血肉中钻出,膨胀、碎裂,转瞬覆盖其身,形成了一副坚硬的骨甲。

    这还是人吗?永久无声地叹息着,只觉得自己心脏急速跳动,却无法做出任何动作。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