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玄幻魔法 > 致敬孤独的你 > 第1卷 春雷 第7章 流云庄
    流云庄的“庄”,应该指的是“庄园”,而不是自己所想象的“避暑山庄”。这是永久看见流云庄的第一个想法。

    “这就是我们的目的地吗……”永久揉了揉眼睛,喃喃自语道。

    流云庄四周被广阔而又清澈见底的湖水所包围,里面还围着一圈不知是用什么材质的石头所筑成的围墙,进入流云庄甚至还要走过一条吊桥,看上去有点像是童话故事里的城堡,如果有人和永久说里面住着公主,说不定他都会相信。

    菱从背包中拿出一张精致的信封,信的材质十分不错,上面还隐约画着一些云朵的图案,菱摩挲着信封,告诉永久:“这就是我们的工作——来到这里,在这之后具体是做什么事情,我就不知道了。”

    旁边的庆博雅从怀里掏出信封,嘿嘿笑道:

    “当然啦,我也是,只不过我的邀请函没有那么高级就是了。”

    永久能很轻易地发现庆博雅的信封材质没有菱的那么好,上面也没有云朵的图案。

    “那么……我们要分开进去吗?”庆博雅的嘴角勾起一丝无奈,毕竟别人看到他和影馆的人一起进入流云庄,多少会有些想法。

    虽然庆博雅并不在意,但是他怕菱会觉得他是在借影馆的势,影馆和赏金猎人的差距还是太大了。

    菱没有发表意见,低着头仿佛在沉思着什么,同样的,他身旁的永久也保持着沉默。

    沉默持续了许久,直到十二点钟整,天上的太阳刚好旋转至流云庄的正上方时,阳光直照,将三人的影子锁入脚底的一瞬间,这种诡异的沉默才被打破。

    “我们该走了,永久你和我并排着进入,庆博雅,现在已经没有多少时间了,你就跟在我们后面吧,现在进去,说不定正好是午餐时间。”菱拉着永久的手臂,拖拽着走进吊桥。

    “好的。”庆博雅显然对菱的抉择没有异议。

    三人用着相同的步伐有序地进入吊桥,很快便进入了流云庄。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个镌刻着细腻花纹的木门,在开启的大门后面,有一个类似于影馆中央花园的壮阔庭院,不同之处在于影馆花园的植物种类繁多且大多是永久连名字都没听说过的,而流云庄的庭院里,只有寥寥几种,种植整齐,让人感觉十分规矩。

    在庭院中,永久似乎闻到了香草的气味,这种香味始终在他脑海中环绕,虽然他并不清楚这究竟是什么香草,但总觉得好像在来流云庄的路上闻到过。

    清心、淡雅又令人印象深刻。引得永久向庭院里多看了几眼,但没有寻到什么特殊香草的踪迹。

    “恭候多时了,欢迎各位来到流云庄,菱大人,庆博雅先生,以及这位是……”一位穿着得体的男人来到了他们面前,看他的装扮,应该是一位管家。

    “他是永久,影馆员工。”菱在永久回答之前抢答道。

    “原来是永久大人,久仰大名。”管家恭敬地向三人鞠了一躬,神色敬重地说道。

    “你好。”永久知道这只是谦辞,他并没有什么大名可以给管家久仰,不会又是在黑猫爪下活下来这件事吧?只能尴尬地冲管家点了点头。

    “由我来为你们带路。”管家没再多说,将三人带到了一个巨大的建筑前,然后打开大门。

    进门便是一个宽广的大厅,大厅里有神的雕像。

    却不止一座。

    在大厅两侧,整齐摆放着两列各式各样的雕像,姿势、样貌以及装饰都完全不一样,细看之下,甚至连材质都有区别,其中,名贵宝石所铸成的雕像也不占少数。不知道是不是有什么讲究。

    也有深渊的雕像。

    永久在这些雕像中发现了自己唯一一个认识的神明,但和当初在教堂看到的有所不同,大厅内的雕像更为精致,栩栩如生,明显是强大手艺人精心雕琢出来的。

    不管怎么说,雕像实在是太多了,被包围在中间的永久只觉得呼吸越来越困难,就像是肺部被什么东西堵住了一样。

    难道流云庄的人是在同时“供奉”着这么多的神明吗……这样的想法让永久不寒而栗。

    他不管怎么想都不觉得这些雕像仅仅是装饰品,反而可能会充满着令人难以置信的力量,或者说,这些雕像全都是“神”。

    他被“神”包围了,所有“神”都用威严的目光直视着他。

    永久感觉自己腿有点发软,渐渐有些站不住。

    不过值得庆幸的是,菱依然带着那副轻松自在的表情,仿佛没有受到一点压力,甚至还想要吃个午餐……

    “管家,现在应该是午饭时间吧?”菱神态自然地询问道。

    “当然,如果你们想要就餐的话,请随我来,流云庄的厨师会做出令你们满意的料理。”管家脸上带着自豪的表情,然后向着餐厅走去。

    菱轻轻颔首,将目光从管家身上移开,貌似随意地拍了一下永久的后背:

    “怎么了?已经饿到走不动路了吗?你体质不太行啊。”

    说完,推着永久往前走去,不过永久感觉,自己不是被推着,而是像个包一样被提着,腿只是虚踏在空中。

    等出了大厅,永久这才觉得不适感稍稍有些减轻,他对着菱说了一句:“谢谢。”

    “你体质不太行啊。”菱笑着重复了一遍,“你感觉到了什么?”

    “我看见了‘神’,许许多多的‘神’。”永久如实描述到。

    他暂时没有说出自己腿软得走不动路,但菱肯定是已经猜到了。

    “看到了神吗?”菱若有所思地低语了一句,然后向永久提出了一些自己的看法,“正常来说,一般都不会在雕像这种‘神的象征’这里看到神明,唯一的可能就是,祂们通过雕像在观察你,甚至没有隐藏自己的行为。”

    “总而言之,就是神明想要你知道,祂们在盯着你。”菱摇头苦笑道。

    “菱,你的意思是,神明在看我?”永久反问道,他实在想不明白自己有什么是值得神明注意的。

    “嗯。”菱给予了肯定的答复,“你可能是曾经做过什么事情,引起了神明的好奇吧,比如……”

    “没死在黑猫爪下。”一旁许久没有说过话的庆博雅带着一丝玩味补充道,“哎呀,我当时就在想那个遇到黑猫都没死的人是不是你,现在可以肯定了。”

    这已经是人尽皆知的事情了吗?永久有些疑惑。

    同样,菱也有些疑惑:“你怎么还跟着我们?”

    “我也要吃饭的嘛。”庆博雅好笑地嘟囔了一句。

    菱看上去虽然有些不爽,但也没有反驳。

    流云庄的餐厅十分宽阔,看上去能接待不少客人,但此时,餐厅里只有寥寥几个人在享用午餐。

    菱的视线扫过餐厅中所有用餐的人,最终停留在了餐厅中央,一位年轻人身上。

    这是有着深邃眼眸的男子,虽然看上去应该是二十岁左右的年纪,但他沉稳的姿态与表现出来的气质与他年纪不符。

    这个英俊得有些令人讨厌的人正向菱挥着手,笑得清新自然:“好久不见,菱女士。”

    只是女士这个词用来称呼十六岁的少女多少有些不妥。

    女士?我还是第一次被人这么称呼……菱暗自腹诽一句,走到他旁边抽出一张椅子坐下,说道:

    “直接叫我菱就好了,‘女士’这个词,我不大喜欢。”

    男子笑了一声,随即开口说道:

    “你真是太谦虚了,以你在影馆的表现来看,尊称你为‘老师’都不为过。”

    菱轻轻颔首:“那你以后就喊我菱老师吧,我不介意。”

    “好的,菱老师。”就算是菱这近乎开玩笑的话语,他也没表现出异样,反而是顺着话直接喊上了。

    另一边,永久拉过在旁边看戏的庆博雅,问道:

    “这人谁?看起来好像很强的样子。”

    “这个人挺有名的。”庆博雅收回视线,指了指稍稍远离二人的桌子的角落,“我们去那边说。”

    永久跟着他走到了角落,庆博雅故意用着低沉的嗓音说道:

    “他的名字叫做检星华,是繁星基金的大少爷。”

    “繁星基金?”永久下意识反问了一句,微皱眉头道,“怎么听起来像是个保险公司。”

    “确实是个保险公司,不过是正常侧那边是,只是名字不叫繁星基金,对于我们怪异侧来讲,这是个相当庞大的组织。”

    是用正常侧和怪异侧来区分有没有接触过怪异吗?感觉太普通了,普通到不大适应。永久心里暗道。

    “那繁星基金在怪异侧这边也是保险公司吗?”永久对这个问题有点在意。

    庆博雅想了想,说道:“与其说是保险公司,不如说是算命的,繁星基金对于占星术这方面,有着不低的学问。

    “而这位大少爷,却并不是说占星术有多么优秀,相反,他占星术非常弱,甚至不如他的兄弟,但是,他在其他方面实在是太优秀了,比如说,击杀怪异。

    “他的战斗技巧,跟赏金猎人中的高层相比,只强不弱。”

    庆博雅的形容永久根本无法理解,他唯一见过的赏金猎人也就只有庆博雅了,但是比赏金猎人的高层都强,那绝对不会是个简单人物。

    就在永久思考的时候,庆博雅将他拽到了菱和检星华身边,坐在一个桌子旁。

    “初次见面,请问你就是那位在黑猫爪下活下来的永久先生吧,久仰大名。”检星华将目光投向永久,菱刚刚应该是在向检星华介绍自己。

    永久渐渐快要习惯,似乎每个人都知道了这件事,平静的对检星华点头。

    “这人是庆博雅,我想你应该认识。”菱顺口就念出了庆博雅的名字。

    “是的。”检星华点了点头,“从不使用怪异能力,全靠现代科技战斗的赏金猎人,我姑且还是听说过。”

    虽然用着十分客气的语句,但永久总觉得检星华对庆博雅十分不屑,甚至不想与之为伍。

    “话说回来,你们影馆知道流云庄发生的事吗?”检星华问道。

    什么事?永久对此一无所知,菱也摆出了一副疑惑的表情,因为她也并不知情,而庆博雅则是摆出了一副与自己无关的态度,不关心这些事情,只当是来旅游。

    “流云庄的主人,在不久前去世了这件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