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玄幻魔法 > 致敬孤独的你 > 第1卷 春雷 第8章 礼物
    流云庄,染上了灿烂阳光的餐厅内。

    众人的脸上却挂满了寒意。

    庄主死了?永久心头一紧,险些脱口问出。

    空调是不是开的有点低?永久莫名背脊发冷,那些栩栩如生的雕像现在依旧环绕在他的脑海中,现在流云庄就如同神界一般,所有神都在注视着他。

    “他……是多久去世的?”菱问道,检星华的话语扰乱了她的思绪,让她说话都有些迟缓。

    检星华却依旧保持着刚刚那副模样,仿佛已经经历过太多类似的事情:

    “大约是三个月以前,我想,你们应该知道这代表着什么,对吧?”

    菱听到这句话明显愣了一下,然后脸色越来越难看,身旁的庆博雅听到他们的对话也收起了嬉皮笑脸的表情。

    庆博雅拿出收在衣服内包里的邀请函:

    “这封邀请函的落款是半个月以前,你们的也是这个时间吗?”

    “是的,刚刚好是十五天前。”菱点了点头,表情严肃地说道:“如果我的小学数学没有问题的话。”

    这时,永久忽然想明白了一件事,那就是他们一直执着于送信的时间,难道说这封邀请函是早在三个月以前就死去的流云庄庄主在半个月之前写的?那简直太奇怪了吧。

    “这会不会是他写邀请函的时候故意把时间写成半个月前的那天呢?”永久说出了自己的疑惑。

    “不可能。”菱十分简短地回答道,然后又详细给永久说明:“这种纸是一种在怪异侧很常见,但十分特殊的纸,并不像是其他的纸一样可以乱写,这纸上面只能写‘事实’,也就是说,不能造假。”

    “对,没错。”检星华点了点头,“并且上面盖的章是只有拥有着流云血脉的人才能用的章,然而流云庄庄主流云晨他,并没有任何血亲。”

    “隔了几代的都没有。”庆博雅接过话茬,一脸玩味。

    菱听到这些话,顿了几秒钟,突然有点烦躁:“并且这次邀请的人似乎还不少,各个势力或多或少都有一点,这流云晨究竟是想要做什么?”

    菱的反应让检星华轻笑了一声,他随即用着平缓的语气无奈地说道:

    “也许他只是想在生命的最后一刻和我们开个玩笑?你知道的,流云晨是一个孤独的人,他只是太寂寞了吧。”

    听到检星华的回答,菱却并没有表现得很赞同,反而是呼唤过来一个女仆,叫她们拿点食物,自顾自吃了起来,女仆也比较上道,给永久和庆博雅也准备了一份。

    检星华见菱并不搭理他,也只是笑笑,继续坐在那里,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永久和庆博雅听到这里,同时将目光移向彼此,对视了一下,低语道:

    “总觉得有些恐惧。”

    “我也是这么认为的。”

    我可能和庆博雅比较合得来……永久想到,这时,有一个他见过的人走到了他们身边。

    “看来你对流云晨感到有些不快啊,菱。”

    这个声音是从面具下传来的,这个男人就是永久曾经在影馆碰到过的戴着面具的人,只是还不知道他的名字。

    “萧景山。”菱脸上带着诧色,“你怎么也来了?你们应该是绝对中立才对,流云晨也邀请了你?”

    “是的,我也收到了邀请函。不过相应的,这就代表着流云晨并不想做什么坏事,对吧?”萧景山若有所思地回答道,“除非,他是想破坏‘公约’。”

    然后,萧景山转头看向了永久:“当初在影馆没有好好打声招呼,实在不好意思,自我介绍一下,我叫萧景山,以后有什么需要可以随时来找我,影馆员工在我这里有特殊优惠。”

    说完,递给了永久一张名片。

    名片十分简洁,上面写着鲜血快递——萧景山几个大字,以及电话号码和邮箱,除此之外再无其他。

    “好的,以后有需要我会找你的。”永久回答道,只是鲜血快递这个名字让他感觉有些不适,这是专门送血的快递公司吗?

    这时,菱像是听到了什么声音一样,侧了下脑袋,表情突然变得凝重。

    哒,哒,哒,永久听到了金属撞击地面的声音,正当他感到奇怪时,他看见一位头发苍白的老人从大厅那边走了过来。

    老人一步一步走了过来,奇怪的是,他左脚踩在地上没有声音,右脚却如同金属,踩在地上会发出沉重的响声。

    “安尘。”菱的脸上闪过一丝紧张。

    安尘虽然看上去已经接近迟暮,脸上布满皱纹,但气质如同年轻人,全身散发着的生命气息如同长势正好的大树,没有一点衰老的感觉。

    怪异。

    这是永久脑海里第一个冒出来的词语。

    这个老人对于他来说应该算得上是人形怪异。

    虽然现在依然看上去是一个“人”,但如果从本质来看,他可能有一部分已经是非人的存在了。

    “安尘,身体强化以及武器使用方面的元老级人物,曾经在赏金猎人的总部,得到过他的教导。”永久身旁的庆博雅向他解释道,“有规则的战斗他不算很强,但如果是无规则一对一的厮杀的话,他可以说是最强的,没有之一。”

    “安尘称呼他修行的技术为,安详战术。”

    “菱。”老者笑笑道:“不要这么紧张,我又不是什么可怖的怪物,还能勉强算是你的半个师傅,只是,好久不见了。”

    安尘叹了口气。

    “是我依旧处于第三阶段,实在是没有脸面见您。”菱第一次摆出一副恭敬的表情,低声说道:“我实在是没有料到您也会来,自从那天开始,我就没有丝毫进步,实在是……”

    说到这里,菱站了起来,向安尘鞠了一躬。

    “直到现在依然没有好转吗?我知道了。”安尘脸上浮现出复杂的表情,“先不说这些了,姑且先介绍一下吧。”

    “这是目前跟着我的新人,永久。”菱说道,然后指向庆博雅:“这是路上遇到的路人甲。”

    “安尘先生您好,我叫做庆博雅,曾经有幸得到过您的指点。”庆博雅没有理会菱的埋汰,转而恭敬地对着安尘问好。

    一副很谦卑的样子,完全看不出来是爽朗的赏金猎人,反而有点书生气质。永久有样学样,在庆博雅之后,向安尘行礼问好。

    “我知道你,永久。”安尘轻轻颔首,低沉说道,“我很难以想象你究竟是怎么做到的,说实话我有心招揽你,不过你已经加入了影馆,这或许对于你来说已经算是最好的选择了,所以我只能给你一个建议,就是向菱学习。”

    说完,这位强大的老人将一个深褐色的背包交给了菱,背包看上去感觉十分沉重,不知道里面装了什么东西。

    “我早就知道你会来流云庄,所以给你……给她准备了一点礼物。”安尘简单地说道。

    “这是我想的那个吗?”菱问道,然而她现在似乎并没有打开看的想法,直接向安尘道谢:

    “谢谢!”

    然后就将背包挂在自己肩上,如同母亲搂着孩子一般,抱在怀里。

    安尘的黑眸直视着菱的眼睛,很久没有说话。

    在这种沉默的压力下,菱并没有选择退缩,没有移开她的目光。

    “就算你嫌弃我啰嗦也无所谓了,我还是想说,你应该知道的,如果你再这样下去,此生或许再无进步。”终于,安尘又一次开口,嗓音低沉,内含惋惜。

    菱听到这些话,只是笑了笑:

    “我知道,但我并不会后悔。”

    “好的。”看样子安尘已经不想再说什么了,但还是继续说了一句,“你要知道,我们所知的一切既渺小又可笑,希望你能保持自我。”

    说完,安尘转身走到萧景山旁边,对他说,“萧景山,跟我去一旁没人的地方吧,我们聊聊私事。”

    萧景山点了点头,随着安尘走出餐厅,两人越走越远,脚步声渐渐消失在悠长的走廊深处。

    随着安尘远去,原本紧张的菱也放松下来,她坐回原位,继续享用着自己的午餐。

    永久却什么也吃不下了,信息量太多让他有点想不明白,他原本打算慢慢接触怪异,趁着第一次工作了解这个世界,毕竟自己对于怪异侧这边可以算的上是一无所知,永久忽然有了些危机感,开始没话找话道:

    “菱,安尘先生所说的向你学习具体是指的哪一方面的学习?比如说你用的那种青色的能量吗?”

    虽然只是感觉,他总是觉得这种类似于魔法的东西好像挺适合自己,毕竟和自己的剑法很配。

    菱侧头瞟了他一眼,她眼睛中似乎闪烁着异样的光芒,显得十分深邃。

    她平淡地回答道:

    “要不,你干脆直接跟我一起信仰深渊好了,影馆很多人都是深渊的信徒,只是会有些危险,偶尔,嗯,偶尔会在睡梦中听到几乎囊括所有东西的话语,当然,问题并不是很大。”

    说到这里,菱唤来一个女仆,对她说道:

    “请带我们去这个房间,我想这应该是流云晨为我们准备好的房间。”

    说着,她拿出那副邀请函,递给了女仆。

    女仆稍稍看了看,确定了是哪个房间后,将邀请函还给了菱:“请跟我来。”

    说着带领永久和菱走向角落的楼梯,来到了二楼,到达指定的房间门口,女仆并没有进入房间,只是向二人做了个提裙礼,就向楼下走去。

    菱推开房门,进入房间后首先检查了一下有没有监控类的东西,等检查完毕以后,才坐在床上,永久则坐在椅子上。

    “感觉你好像有点紧张。”菱面带轻松,“先不急,我先看看安尘送给我什么礼物。”

    她将背包放在床上,伸手打开一看,不自觉露出了笑容。

    “谢谢。”菱喃喃自语,又一次道谢。

    可就在她打开背包的时候,永久似乎看见里面好像是有人的手指与脚趾,背包里装的是人类的四肢?

    永久想要看清,但还没等他反应过来时,菱就将背包拉上,锁在房间的柜子里,小心的将钥匙用细绳串好,系在自己的脖子上。

    “流云庄的安保措施应该还是很不错的,不过,希望有人不会和影馆作对吧。”

    “那里面装的是什么?”永久有些恐惧,自己的想法脱口而出。

    “这你不需要知道。”菱似笑非笑。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