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言情小说 > 我真不是神棍 > 第802章 丹宗天极鼎
    我已经弥留了太久,太久。

    若不能见到杜知叶,纵然有一身境界,又有何用?

    “没想到,你一个下界蝼蚁,竟然能侥幸获得如此机缘,甚至半只脚还踏入了仙帝境界,若真让你成长……成长起来……这玉隆天内……岂不是……岂不是又要多一名仙帝强者?”

    “哈哈哈哈哈哈……”

    “没想到,没想到啊。”

    趁着我踏空而行的时间,冷如霜嘶哑着说道。

    我没有理会她,只是神色冷漠,压制着心中杀意。

    “我六岁时,患上了一种奇怪的病,我娘跟我说,这种病是老祖宗血液中流传下来的诅咒,它能让我拥有常人无法企及的天赋,能让我在修炼一途上如履平地……”

    她仍然自言自语着。

    “所以,我成了丹宗建宗以来最年轻的仙皇,以这副残躯坐上了宗主一位,直到有一天,我发现自己的血液发生了变化,它们就好像不再属于我一样,变成了一只又一只噬心的毒蚁,在我的仙躯内爬行,在吞噬着我的生机,荼毒着我的血肉……”

    “与我何干?”

    我冷冷打断了她。

    这个女人说些莫名其妙的话,让我感觉很厌恶。

    她却自顾自一笑,喃喃道:“你难道不想知道,为何我女儿冷玥要不顾跌境的危险,强行跑到下界抓走你的道侣?她不但能治我的病,甚至能代替我……成为……那枚仙丹的药引子。”

    “药引子?”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她癫狂一般大笑,说道,“半步仙帝又如何?身负机缘又如何?你那道侣此刻恐怕早就化成了血水,被那熔炉所吞纳了去!”

    “只要时辰一到,那张药方上所写,所述,都将成为真迹!”

    “一枚……一枚能铸就仙帝的丹药!”

    “一张融合了数亿万人心血的丹方……”

    “你,应该为她感到庆……噗!”

    一口鲜血,从其口中喷出。

    那张寒如冰霜的脸庞,变得苍白无比,连境界也一泻千里。

    我眼眸血红,收回先前砸在她脊背上的手掌,声如修罗:“若她死,你也别想活,我会用异火锤炼你千万年,亿万年,让你在岁月长河中经受永无止境的折磨,叫你万世不得超生!”

    “你……你以为……我会怕……怕吗……”她嘴里一边往外淌血,一边怪笑道,“天极鼎乃我丹宗祖祖辈辈守护的仙器炉鼎,除非你另一只脚也迈入仙帝境界,否则根本……根本无法破开……光是熔炼法阵就有着足足四千五百多道……”

    我没有再回应她,杀意几乎已经侵占了我的脑海,不再有任何留手,当即便分出一缕神念,强行破开了冷如霜的仙躯,钻入了她的神海中,找到了丹宗所在的具体坐标。

    随后,我抬手就撕开一道空间裂缝,钻入踏出后,便直接出现在了丹宗山门上空。

    往下望去的一瞬间,我便清晰见到在这巨大的山脉之中,有一道长宽约千丈的炉鼎,正躺在一处类似于火山口的山巅之上,经受着七种不同颜色的火焰灼烧。

    炉鼎通体银白,表面布满了玄奥无比的古文字,与我当初在那伏妖岐神塔上所见到的十分相似,绝对是个品阶不低的罕见仙器。

    远远望去,它不但在吸收着这片天地中的仙元,甚至还有着一丝丝法则之力在自主凝形,构建出了一片肉眼可见的场域,方圆百里之内,无任何人敢靠近。

    除此之外,下方还有众多穿着丹宗服饰的弟子盘坐在地,手掌结印,以一种诡异的方式,将体内的生机抽取而出,往这炉鼎之中肆无忌惮地注入。

    “如此令人作呕的邪门歪道,便是你丹宗引以为傲的炼丹之法?”

    “真是笑煞人也!”

    我将冷如霜的脖颈提起,如拎着小鸡一般,冷冰冰道,“杜知叶是否就在那炉鼎之内?说!”

    她却咧开嘴角一笑,用那血汪汪的嘴角说道:“晚了,一切都晚了,天极鼎一旦封鼎,除非百年之后仙丹熔炼成形,否则永远不会被打开。”

    “百年之后,她连骨灰都剩不下。”

    “你现在来找她,又有何用?”

    我紧握拳头,仰天怒吼,一把将她扔了出去,随后仙躯直接化为一道金光,朝着那道千丈之高的炉鼎冲撞而去。

    咚!

    仙躯撞击在上。

    炉鼎发出一声轰鸣,却不为所动。

    反而,缠绕在上的七种火焰,像是受到了某种刺激一般,冲着我席卷而来。

    我根本没有将它们放在眼里,既然仙躯撞不开这炉鼎,那便干脆动用命运之剑,我就不信以自己的半步仙帝之身,穷尽全力都无法破开。

    “给我——破!”

    我飞身来到鼎口,举剑横劈而下,一股脑将青冥三千剑的剑意宣泄了下去。

    但,如同先前一样, 这千丈宽的天极鼎非但没有任何被破开的迹象,就连哪怕一丝,哪怕一道剑痕,都不曾留在上面,甚至就连其表面覆盖的仙元,也都不为所动。

    “半步仙帝,岂连一个炉鼎都破不开?”

    我发了疯一般的嘶吼,不论昭武剑阵图,亦或者霸戟之意,尽数倾泻而下。

    一下。

    两下。

    三下。

    一千下……

    一万下……

    十万下……

    直至,手臂上的经脉,终于传来丝丝痛楚感。

    直至,命运之剑的剑刃上,已然出现了一丝肉眼可见,转瞬即逝的裂痕。

    也只不过,是在这道炉鼎之上,留下了些许肉眼可见的剑痕。

    “为什么……”

    “为什么?”

    “为什么!”

    我喘着粗气,额头爆出青筋,不免仰天长啸,刺耳无比的龙吼声从我喉咙中爆发而出。

    接着,我低下头,跪在鼎口之上,清泪从眼角缓缓滑落,颤抖着手掌道:“知叶,你听见了吗?知叶,我来了,我是秦一魂,知叶,你还活着吗?”

    没有回应。

    “不!”

    我怒吼出声,疯一般提起命运之剑,越过炉鼎朝着下方的丹宗降临而去,剑意不受控制地呼啸而起,疯了似的将那些盘坐在炉鼎周围的丹宗子弟们斩杀殆尽。

    浓烈的恨意在我心中爆发了,我根本控制不住自己的怒火,体内气血沸腾,境界提升到了最顶峰,要将四周的一切都湮灭,都屠戮。

    “我要你们,给她陪葬!”

    “陪葬!”

    金芒交织,血雾飞舞。

    一颗又一颗的人头落地。

    区区不到十个呼吸的时间,炉鼎四周便已经躺满了残肢断臂,流淌而出的血液还没来得及停留,便被那天极鼎四周的火焰迅速蒸发,吸收,似乎这些修士的死,为它添了一分柴。

    “为什么……为什么……”

    我抱着脑袋,神海中不停地浮现杜知叶的面孔,不停地闪烁着我和她所经历过的场景……

    从世俗到隐界,从隐界到仙界,这一路走来,我错失了太多。

    “我不甘,我不甘。”

    “我不甘啊!”

    一声又一声的怒吼响彻了天际。

    原本缠绕在我身上的金光,竟然逐渐开始变色,成了一缕又一缕的血红妖芒。

    “没了你,守护这人族,还有何意义?”

    “没了你,护住这万界,还有何意义?”

    “没了你,踏平这仙域,又能怎样?”

    我低声苦笑,眼眸逐渐被血红的光芒所淹没。

    但在这时——

    我的肩膀上,突然搭上了一只冰冷的手。

    “秦一魂,你果真来了。”

    我浑身一顿,万般杀意归于无形,那冲霄的怒气也尽数湮灭。

    我颤抖着身躯回过头,那是一个隐藏在黑袍中的倩影,她一张脸已经被烧毁了一半,与我当初在隐界中所见时,是完完全全不同的两个人。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