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武侠仙侠 > 共为魔 > 第六十九章 焚毁
    看着两具身躯被烈火焚成灰烬之后,有人退缩了。

    “操纵火焰的人在哪儿?”芫芜将一人逼至火墙之前。

    “妖女!妖……啊~~”因为这人被扔进去的时候还活着,所以惨叫贯穿了整个焚烧的过程。

    这一阵惨叫,直接将围攻半落和摇情的人也吓退多数。而连续毁灭了三具身躯的芫芜,周遭一丈方圆更是无人敢踏足。

    而此时的缘何,已经不能再发出声响。

    “阿芫!”摇情再次高喊。

    这一次,是芫芜来到了她和半落二人身旁,抓着一人飞身向火焰而去。

    摇情阻止不住,只得跟上前去。

    “阿芫,这么做会毁了你自己的!”摇情攥住芫芜的手臂。

    “做都做了,一个诅咒和无数个诅咒又有什么不同?”芫芜甩开摇情的钳制,抬脚踢向手中之人的腿部。后者跪倒在地,慌乱中宽大的衣袖太过靠前,瞬间引火上身。

    不过这祭坛之上的火焰古怪至极,只在它们所在的区域燃烧,而没有在这人的衣袖上蔓延。

    但是即使如此,也足够将这人吓得嚎啕大叫了。他拼尽全力想要后退,却被芫芜死死制住。

    “操纵火焰的人在哪儿?”芫芜耐心早已告罄,“我只问一遍。”

    “啊!啊……在……在那儿……”他颤抖着手臂指向一处,“求……求求你,放了我吧,放了我吧。我只是……只是听了旁人教唆……一时糊涂啊。求求你……”

    后颈处的钳制忽然离开,从始至终没有停止用力将身子后撤的人一个趔趄仰躺在地。

    而此时芫芜的身影,已经出现在祭坛之下。剧烈流窜的万人之中,只一个盘腿坐在沙滩上的人影岿然不动。他穿着宽大的白色斗篷,帽檐遮住了面容。

    “停下!”芫芜将上邪抵在他肩上。

    对方置若罔闻。

    “停下!”上邪被举起之后重新落在这人身上的前一瞬,被弯月长刀挑开。

    “阿芫,将他杀了,就没人能让火祭停下了。”摇情和半落一同来到近前。

    ……

    “我来。”看着芫芜将手中提着的人丢在祭坛上,摇情走上前去。芫芜总算看清了她使用何种兵刃,乃是数根透明的长针。

    只见她十指翻飞,数根长针瞬间落在前方那人身上,后者则立即僵在原地动弹不得,连声音也不再能发出。

    接着,摇情划破那人胸前的衣衫,以灵力取其心头血悬于空中。她向身旁看了一眼,找到半落的身影。然后伸手握住他手中弯月刀的刀刃,血液从掌心溢出。

    她驱动着掌心流出的血液和先前取出的的心头血混合,然后一同洒向前方的火焰。血液所及之处,火焰顷刻熄灭。

    同一时间陵游的身影到了缘何近旁,手掌盖在其天灵盖处,灵力被源源不断输入其中。

    “缘何。”缘何本来白皙的面颊此时一片通红,芫芜想要查看又不敢贸然触碰。

    “我来看看。”摇情上前,查探一番之后轻轻呼出一口气。这时才敢转过身面向芫芜:“他没有大碍。”

    “真的吗?”芫芜的担忧却没有明显减退。

    “所幸火焰没有触及他的身躯。”摇情耐心解释道:“陵游的灵力又输入的及时,所以不会危及性命。过后修养一些时日,便能恢复如初了。”

    “往来城主有替人修复身躯之能,靠的便是世所罕见的医术。”似乎是怕她不信,半落在一旁补充道:“她说无碍,你自可放宽心。”

    芫芜面色缓和,随后又问道:“那他的容貌呢,应当不会有分毫损伤吧?”

    ……

    绑在缘何身上的链条还需要那穿白斗篷的人亲自来解开,摇情将方才刺入其体内的长针逐根取下。

    “昏君,妖女!”斗篷帽子被抖落,露出一张颇为端正和善的脸。但是此时这张脸上,却是剧烈的愤恨和疯狂累积出来的狰狞:“你们罔顾天道造出灾星,今日就算我以身殉难,也要把他毁了,毁了!”

    “他不是灾星!”摇情冷声道:“他们自海外而来,那孩子不是无启国子民。”

    “呵呵。”那人像是一位智者,戳穿了卑鄙苟且之人拙劣的谎言,面上是不畏生死的凛然大义,“此等粗陋谎言,你们以为所有人都会受你们蒙骗吗?”

    “你们二人苟且本已恶心至极,还要造出一个灾星给整个国度带来灾难。其心可诛,当遭天谴!”

    “你……噗!咳咳……”他还想继续辱骂,被半落一脚踹翻在地,口中鲜血喷涌不止。

    “不论你信或不信,他不是我和半落的孩子。”摇情继续道:“我和半落从未做过任何伤及无启国子民的事情,从没有对不起你们任何一个人。”

    那人想要回答,但胸口的痛楚让他无力为之。

    “现在,把那个孩子放下来。”摇情命令道。

    “……休想。”

    “要怎么才能打开链条?”芫芜问道。

    “发动火祭之人驱动自身灵力于刀兵之上,方可解开。”摇情回答道。

    “妖女!你休想!”

    “你要我如何证明他不是无启国中人?”看着匍匐在地上仍在叫嚣的人,摇情眉头紧皱。

    “不必。”未待那人回答,陵游忽然出声道。

    “你有什么办法?”半落看向他。

    “若是将他的灵识附在兵器之上,也能起到相同的作用吧?”陵游不答反问道。

    “……自然。”摇情隐隐意识到他要做什么,略微怔愣地回答到:“万物以灵而生,灵力是人修炼而得,生来便有的灵识却是根本。要解开那链条,究其根本需要的是发动火祭之人的灵息。”

    而相较于后天修得的灵力,能够代表一个人还活着的灵识自然更是灵息的本源。

    “要么,你自己将链条砍断。”陵游走至那人身前,“要么,我将你的灵识抽出来。”

    半落和摇情闻言纷纷侧目,地上那人却像是听到了笑话:“哈哈哈……将人的灵识抽出来,此等事情闻所未闻。你的口气,可真是大得很呐。”

    ……

    普通人死后灵识因为没有任何庇护,会立即消散。所以于人族而言,根本没有死而复生一说。

    而无启国人的特殊便在于,他们死后灵识会自动归于心脏。而他们的心脏异于普通人族,能够给灵识以庇护。那一轮一轮的沉睡,则是灵识得到修复的过程,从而能够让他们得以不断“重生”。

    缘何获救之后,被陵游附在上邪之上的灵识自动从剑中脱离,回到了地上那人的心窍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