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其他小说 > 末日宗师 > 82 第 82 章
    此为防盗章,巴拉拉小魔仙提示您未购v文50%,12小时后替换从某种程度上说,阳选者和普通人都是人类,没有任何区别。他们唯一的优势,就是不惧怕黑色太阳而已。

    末日最初,无数人因为烧伤脱水而死,高官权贵也好,乞丐小民也好,都只能饱受痛苦死去,不少人甚至害怕得宁愿自杀也不想尝试那种痛苦!不知道从谁开始,有人开始雇佣那些雇佣兵去杀刚刚觉醒的阳选者,用他们的血肉浸泡身体……这原本只是孤注一掷的做法,却意外的有效。

    消息被封闭起来,就算阳选者不再被视为人类,这样的举动依旧让人诟病。

    随着阳选者们对自己的能力越来越熟悉,阳选者也开始分外难抓。那么唯一能够下手的就是刚刚复活的还不会使用力量的阳选者。

    那些死在黑色阳光下的,本该被烧毁的尸体,被钻了漏洞。他们将有了复活迹象的阳选者抓了起来,用他们的血来维持自己的生命。这样无异于养虎为患,同样也违背了“死者为大”的道德观念。国家出动各种军队严厉惩治这种行为,可人心的贪婪和想要活下去的欲、望又怎么会被轻易浇息?国家高层为了维护社会安全都忙的脚不沾地,如何能腾出大部分力量管这些事?

    最后,国家中也有一部分人开始妥协,对这种事情睁一只闭一只眼。如果阳选者的血肉只能救活一个人,那么或许还可以制止,可当阳选者的血肉经过稀释、提纯、可以为广大的普通人提供保护之后,又该如何呢?

    末日不去,这样的事情总会无时无刻不在产生。

    而国家科学院的那些特效药,也来自于各种阳选者阳选兽的生命。

    “这只是第一批,接下来还会有很多。”林饮无看着晏承旧茫然的脸,心情诡异的有些愉快,“现在你还撑得住,但你总有撑不住的时候,你只能依靠我才能在这个世界上活下去。还是说,你想要赌那十万分之一的机会?”

    晏承旧没有说话,他猛然看向林饮无,“那么那些特效药,你有没有?”

    “我有,就算没有我也能马上去找阳选兽来杀。”林饮无点头道,“怎么,你要和我做交易了么?”

    “……”晏承旧微微闭了闭眼,林饮无的人品绝不是练武之人应该有的心性。外公创立的古武流派更注重心性,并不需要那些将古武当做杀戮手段的弟子。可是,如今他似乎没有其他的选择。

    陈鑫会烧伤,有一部分是他的缘故。

    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

    还有谢思涵,他来到这个世界后交到的第一个朋友,他也只是一个普通人。那些特种兵尚且只能靠功勋换药,谢思涵又何德何能能换到如此珍贵的药?而晏承旧能够做的,远远比他想象的要少得多。

    古武再厉害又如何,在这样诡异的黑色太阳面前,在国家机器面前,在阳选者高手林饮无面前,都算不上是什么。可是他能够依靠的也只有古武而已。

    “杀一个人救十个人,你会怎么做?”

    类似的问题似乎已经问了百千年,回答过这个问题的人已经不可计数,可是晏承旧如今似乎也要面临这样一个问题。

    教会林饮无古武之后,会因此死去的人会多多少?

    “古武的秘籍有很多,分内外功。我目前只能给一种掌法的秘籍,交换两人份的特效药。”晏承旧睁开眼睛,之前茫然犹豫的神色已经被坚定的神色取代,“正如你之前所说,我要验货。”

    “可以。”林饮无爽快的点头,“那么师父你要教我什么?”

    “我不是你师父。”晏承旧当即反驳道,“我也当不了林先生你的师父。我们不过是以物易物的交易,这一点还请林先生自己注意。”

    “好。”林饮无也不再纠缠,原本他也不在乎什么师父不师父的。

    “我要教你的,是寒冰掌。”晏承旧千挑万选选了这一种,还是因为自己在人前显示过这一招?他不信林饮无在找了雪妖他们三人当苦力之后会不询问?

    “哦,就是对付火鬼的那一招啊。”林饮无想了想说道,“他们对你可是好奇的很呢,不过,现在他们也不敢来惹你了。”

    “你杀了他们?”

    “我并不是一个好杀的人。”林饮无正色道,“我让他们给我当卧底去了。不然下一次又来些什么妖妖鬼鬼,也挺烦人的。”

    晏承旧无话可说。

    “寒冰掌最大的特点是能延缓敌人的速度。”既然要教,晏承旧就不会敷衍了事,“将内力灌注在双掌之上,尝试着将空气中的水分凝结成冰……”一边说,晏承旧就在一边做了示范,只见他周围泛起一点水雾,手中很快就出现一层薄薄的冰霜来。

    “我虽然没法现在教你内功,但内功也是从呼吸吐纳开始,吸食天地草木之精气,循环周身,携全身之能于十指之上,凝气于掌,冰气渐生,力动山河,冰封十里,为寒冰掌小成……”

    —————————————————————————————

    晏承旧怀揣着几瓶药飞快的赶往谢思涵所在的房间。

    “来了,来了,别急。”谢思涵听见猛烈的敲门声,立刻就知道是晏承旧来了。除了他谁能将大铁门敲的这么响?

    “承旧,你找我有事么?”谢思涵看着晏承旧略带惊慌的面孔忍不住问道。

    “我来看看你。”晏承旧反手将门关上,低声道,“上午不是有很多人发病了么?”

    “你也知道了啊,消息传的真快,坐。”谢思涵脸上泛起一阵苦涩,连忙招待晏承旧坐下,“其实我有预料的,只是没有想到来的这么快。说起来,我们安全屋也建立了不少日子了,就算再好的材料也是有使用年限的,更不用说最近太阳出现的时间还越来越长。”

    “那你有什么打算么?”晏承旧也不知道如何安慰他好。

    “哪里有什么打算。”谢思涵摇摇头道,“我的大半身家都在这里,我们这里的安全屋出了事情,其他地方的安全屋肯定也会出事。这个时候不管逃到哪里都是一样的。承旧,我知道你有本事,不过最近的话,我劝你还是将多余的物资兑换成防御阳光的材料吧,能躲一点保障也是好的。”血肉之躯如何要和这样改变世界的力量相比呢?

    “我知道你的好意。”晏承旧回答道,终究没有说他只会在这个世界呆半年的事情,而是将怀里的药瓶拿出来,“这是我和我隔壁的阳选者交换的特效药,你好好藏好,到时候说不定能够救你。没事的话,你可以用一点点拿来洗澡,不要口服!”

    在拿药的时候,林饮无和晏承旧说了一些这些药的用法。说到底,这些药是抵挡阳光的,不是增强自身免疫力的,吞服下去只有两个可能,一是被消化药力全失,二是服用者死亡。

    “特效药?”谢思涵惊讶的看着林饮无,“你怎么去和阳选者做交易?万一他对你动手……”

    “暂时不会的,我和他有交易。”晏承旧将怀中的特效药塞到谢思涵怀中,“不要被别人知道,我……我能帮的只有你。”

    “我很想拒绝你,可是……”谢思涵看着怀里的特效药,露出一个比哭还要难看的笑容来,“可是我还是不想死。”

    “要是你一心想死,我何必花这么大力气给你找药?”晏承旧笑了一声,“能够活下去的话,总有一天会看见末日过去的。”

    “那你呢,你有没有?”谢思涵也笑了一句,连忙问道,“我拿一瓶就好了,太多我担心的很,浑身都不自在。”

    “我有的,你放心。”晏承旧笑道,“你先拿着吧,我住的地方有很多军人和研究员,还有监控,不好拿。”

    “监控,那?”

    “那个阳选者有办法干扰监控。”晏承旧不欲多说,“你小心藏好,不要省着,努力将它用完,留一点在身边就可以。现在外面有点乱,能不出去就不要出去,等过一阵子科学院那边应该会有行动,到时候再说不迟。”

    “谢谢你,承旧,我……”

    “你是我朋友,不用多说。”晏承旧觉得自己大概真的不能无私起来,“我还有事情要做,不耽误你了。”

    “承旧,你要小心些。”谢思涵忍不住嘱咐道。

    “我明白。”晏承旧点点头。

    夜晚。

    “谁?”

    床上的两个军人还没来得及动作,就受到了一股重击彻底的昏迷了过去。

    晏承旧轻轻的将一瓶药放在陈鑫的枕头底下,关上门走了出去。

    黑色的眼睛,没有察觉到一点属于阳选者的气息。还有他身边躺着的那个不知生死的阳选兽,无一不表明了眼前这个少年的特殊!

    他到底用了什么古怪办法,还是说,他根本就是军方的秘密武器,拿来对付他们的?

    三人心中想法不一,但相同的是他们看着晏承旧的眼神里充满了不善。

    “好小子!”火鬼的眼神一下子锐利了起来,战意盎然,周身的空气也好似燃烧了一般,似乎下一刻就要朝着晏承旧扑上去,让同为阳选者的雪妖和无重两人都有些难以忍受。

    自从觉醒成为阳选者之后,他们大多自然而然的舍弃了以前的身份,当然也包括名字。

    就拿火鬼来说,他身上具备一切阳选者的特性,冷酷、好战、毫无情意,恃强凌弱,用人类的话来说,就是一个疯子!但火鬼在还是人类的时候,却是一个远近驰名的老好人,甚至好的有些近乎“懦弱”。他的妻子和人私奔离开,留下一个不是他的种的儿子。火鬼将那白眼狼辛辛苦苦拉扯大,供他上学,没想到末日来临之后,就是那个好儿子将火鬼推到了阳光底下,为的不过是他藏起来的一点物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