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其他小说 > 末日宗师 > 155 第 155 章
    李家村人口差不多有六百人, 在附近的村落里已经算得上是不错, 加上它依山傍水的, 受到的欢迎自然就更多。

    村长和晏承旧两人从驴车上下来之时,差不多已经是相看两生厌。村长和他身后的那些村民目光一直在晏承旧手中的黑无常上流连。这年头, 买得起兵器实在不多, 哪怕他们再没见识, 也知道黑无常绝非凡品。

    晏承旧从驴车上下来,立刻就感觉到了李家村的不同。

    在之前那个村子里, 空气显得特别的污浊, 让晏承旧有些心气不顺, 而现在的李家村却显得清新很多, 除了空气中弥漫着的那一丝似有若无的血气之外,几乎比那深山野林里的空气还要更好。这么看来,李家村供奉的这个活神仙恐怕有几分真本事,是任务者的几率反而小了。如果是任务者……晏承旧看了一眼那李家村石碑上的符箓,心中暗笑, 若是任务者是不会有什么闲情逸致将法宝用在净化空气上的。

    “奇怪,怎么没人过来?铁柱, 你进去喊一声。”村长看见李家村的石碑上的符箓, 眼中闪过一丝精光。看来消息果然是真的,李家村果然有高人!

    因为朝廷向来是禁止这些方士道人的,僵尸大乱出现之后,有能力制住这些僵尸的也就越发稀少,十个里有九个几乎都是骗子, 一个真正的高人不管放在哪里都是值得敬重的。

    “是,村长。”一个年轻后生应了一声,走到李家村的村口前大声喊了一句,“有人在么,我们是隔壁王家村的!”

    村里没有一个人应答,铁柱的声音还有些回音,显得空荡荡的。

    “村……村长,这里似乎没有人啊。”铁柱不由的有些慌神。这大白天的,李家村里居然一个人也没有,实在叫人不免多想。

    “慌什么。”村长脸色有些发白,但勉强还能镇定下来。他将目光投向了一遍的晏承旧,“这位少侠,不知道你对此有何看法?”

    “我看村子里干干净净,不像有人打斗过的痕迹,想来他们是暂时有什么事情出去了吧。”晏承旧半真半假的说道。

    “什么事情能全村人一起出去啊?”另一个后生小声嘀咕道,被村长瞪了一眼才不敢继续说下去。

    “既然他们不在,我们就在这里等一等。”村长摸着胡子道,“要是过了一个时辰他们还不来,我们再回去。”这李家村里空空荡荡的,连只鸡的声音都没有,他是没有这个胆子敢进去的。只是他的目光一直往晏承旧身上飘,倒是希望晏承旧去探查探查。晏承旧又不傻,怎么会一个人进去?就算要进去,也绝对不是当着这几个人的面,不就一个时辰么,他还等不起么?

    晏承旧寻了个还算干净的木墩坐下来闭目养神,那驴车颠得他全身都不舒服,空气又差,现在好不容易有个清净的地方给他调整,他还乐意在这里呆着呢!

    村长见晏承旧一动不动,想说些什么终究是没有说出口,只能小声的和几个后生商量着什么。

    还好,不到半个时辰,李家村的人就浩浩荡荡的回来了。

    他们手上提着各种鸡鸭,甚至还有几个人抱着几头小猪崽,一个个神情激动,脸上的笑容压都压不下去。等到了村口,见到晏承旧等人之时脸色才有了变化。

    “老李头,你们这是出去办事了?”村长眼睛一亮,看见那村民中间的那一个老头,立刻就笑眯眯的迎了上去。

    那个被称为“老李头”的村长看见王老头,心情就有些坏。他们这两个村子隔得不远,免不了有些龌蹉,他可没少在王老头这里吃亏。现在这王老头带着几个年轻人过来了,八成是没有什么好事。

    “我们出去祭祖去了。”李村长不动声色的回答道,“倒是老王你,什么风将你吹过来了,也不早点说一声。”

    “祭祖。”王村长嘿嘿笑了两声,“老李头,你就别瞒着了,你们村里有个活神仙的事情我们早就知道了,喏,你看,那边那个年轻人就是为此而来的。我看你们不是去祭祖,是去供奉活神仙了吧。”

    王村长话还没有说完,李家村的人就立刻围了过来,一个个的脸色显得很是难看,“我们这里没有什么活神仙,你们找错人了,我们只是去祭祖的。”

    “对,我们不欢迎不请自来的客人,离开这里!”

    “离开这里!”

    李家村的人不少,这么一窝蜂的围过来,王村长和他身后的几个年轻人一脸茫然,还有边上的晏承旧也成了众矢之的。李家村的村民几乎没有给他们说话的机会,毫不留情的将他们赶了出去,一直目送到他们的背影彻底离开才算完。

    “天杀的,这李家村的人分明是想要吃独食啊。”铁柱忍不住骂了一句,“村长,我们不能就这么算了。”

    “可是我们现在就这么几个人,想要和他们打也得先回去才行啊。”另一个年轻人回答道,“活神仙又不是他们一个人的,凭什么这么过分?”

    王村长一言不发,等着这几个后生骂完了才突然问道,“之前那个黑衣服的人呢?”

    “就在我们边……”铁柱瞪大了眼睛,又擦了好几次眼睛才干巴巴的说道,“不……不见了,刚才还在这里呢!”

    王村长咬咬牙,干脆说道,“那黑衣服的不是简单人物,李家村人今天做的事情也太过分了,我们先回去。”

    “那那个黑衣服的……”

    “我们没有见过什么黑衣服的人,明白么?”王村长狠狠的瞪了说话的人一眼,“就让那人去李家村闹闹好了,我们先等着。只要活神仙还在,我们等个几天算什么?这老李头他们既然提着鸡鸭都往外面走,这么多一批人不可能瞒过别人的耳目,我们趁机好好查一查,看看他们往哪个方向走就是了。”

    “还是村长英明。”

    “学着点,你们这几个臭小子。”

    晏承旧在途中就悄悄的原路返回了。

    这李家村的人分明是做贼心虚,而且晏承旧也看见那李家村的几个小孩子被牢牢的护在中间,手中似乎还抱着什么东西。从那几个小孩子身上,晏承旧闻见了远远比其他人更多的血腥味,加上这村人的古怪态度,更是让晏承旧好奇不已。

    李家村的人包括村长也没有想到晏承旧会这么快的去而复返,更不会想到晏承旧隔着这么远还能看清他们的动作,听见他们的声音。

    “你们几个去望风,二娃三娃你们几个过来。”李村长喊了几个年轻人出去,又对着那几个小孩子招招手。

    “村长。”

    “村长。”

    那几个小孩看了一眼父母之后就乖乖的走到了村长的面前。

    “将你们怀里的东西都拿出来吧。”李村长看着这几个小孩叹气道,“一户派一个人过来领一张。”

    那几个小孩这才从衣服里抽出一叠厚厚的符纸来,上面的血迹还清晰可见。

    晏承旧见状,心中不由好奇。这符纸上面的纹路和他手中的符文似乎是相反的。虽然晏承旧不懂画符,但也知道符文这种东西错一点都是差别很大的,正反顺序还是很重要的。

    那几个小孩将符纸拿出来之后,脸蛋一下子白了许多,让那些小孩的父母不由的有些揪心。

    “你们回去给孩子们煮几个鸡蛋补一补休息一下,下一次就不是他们了。”李村长熟练的安抚起那些小孩的爹娘来,“你们也知道这符纸来的不易,只有小孩子才能好好保存,我们这些大人拿了符纸容易减弱它的威力。”

    “村长,俺们知道的。”几对夫妻小声说道。

    倒是几个小孩子知道有鸡蛋吃,脸上都不由的多了点笑容,平日里他们只有在过生日过年的时候才能吃一个完整的鸡蛋,现在走几段路抱着符纸就可以有蛋吃,恨不得天天都出去。

    “回去将符纸贴在家里的门上,能够保护我们。”李村长的脸上又多了点笑容,“我们都能好好活下去的。”

    “是。”

    众人分了符纸就乖乖的回去了,李村长带着几个心腹也回到了自己的家中。

    晏承旧飞到他们家的屋顶上,小心的听着他们的对话。

    “村长,我看那人怕是不行了,瘦得可怕。”一个心腹不由忧愁道,“我们都将自己舍不得吃的肉食给他送过去了,他居然这么不识抬举。”

    “好了,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心疼你家的东西,眼皮子浅。”李村长骂了一句,“看见王老头了么?你不想养着多的是人愿意养着。”

    “他不能死,他要是死了我们还要从哪里拿符纸?你们也看见这些符的威力了。”李村长继续说道,“他吃也得吃,不吃也得吃,一个残废,没有我们养着就等死吧。”

    “爹,我看那小子恐怕是真的不太行了。”另一个年轻男人说道,“我们得想好后路啊。”

    “怎么说?”李村长知道自家儿子聪明,要不是他,他们也抓不到那个人。

    “我们村里有好几个寡妇呢,反正她们也不嫁人,不如让她们去和那个瞎子睡几觉,要是怀上了孩子,以后我们就不用愁了。”年轻男人忍不住说道。

    “你说的倒也是个办法,只是我怕那人看不上我们村里的寡妇。”李村长有些担忧。他们村里那些寡妇,一个个都不好看,膀大腰圆的,皮肤粗糙,而且也年纪不小了,能不能生还是个问题呢。

    “他一个瞎子,还分得清楚美丑不成?”年轻男人撇嘴道,“他要是不肯,就给他下点药。”

    “再等等,要是这个月他还这么瘦下去再说。”李村长终于下了一个决定,“这些天你可千万别过去,人要是快死了什么事情都干的出来。”

    “我知道的,爹。”

    晏承旧听着,发现他们没有再说什么事情了,这才偷偷的溜走。

    入夜。

    晏承旧偷偷来到那李村长儿子的房间,直接将他和他媳妇儿都打昏,晏承旧才从他们的床底下将剩下的符纸都拿了出来和自己所有的符纸对比。

    他没有看错,这符文大致是相似的,只是正反都倒了一个个儿,恐怕不是什么太好的东西。

    有趣,他倒是想要见见这个画符的人。

    晏承旧将那个姓李的媳妇儿弄醒。

    “你可别出声,不然你丈夫的脑袋就要保不住了。”晏承旧将从厨房顺来的菜刀架在一无所知的男人脖子上,微笑着看着眼前的女人,“明白了?”

    李家媳妇哪里见过这么凶神恶煞的人,当即就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生怕晏承旧的刀不小心将她丈夫的脑袋割了下来。要是她丈夫死了,村长不可能会放过她的,村里那些寡妇的日子,她一点也不想过。

    “聪明。”晏承旧有些满意,“你们李家村的人昨天去什么地方了?”

    “去……去祭祖了。”李家媳妇眼神有些慌乱。

    晏承旧没说话,只是刀口在她丈夫的脖子上划出了一道口子。

    “我……我说,我们是去山上了。”李家媳妇被吓的半死,连忙回答道。

    “什么山,你们又是去见什么人?”晏承旧继续问道,“你可想好了,你要是乖乖说了,这事就谁也不知道,你是村长家的儿媳妇,谁也查不到你头上。可你要是不说,你丈夫死了,你又泄密,你家恐怕都不能活。”

    这么一番话果然将李家媳妇唬住了,她的眼泪哗哗的掉,却不敢真的哭出来,“我说,我说。这位壮士,您想要问什么,我都说。”

    “就刚才的问题。”

    “我们李家村附近有一座断头山,以前曾经是坟场,我们平日里都是不去的。可,可是有一天断头山下来了个年轻的瞎子,他会些道法,画符很是厉害。我们村一直养着他,昨天我们就是提着村里的东西去见他的,也希望他能看上个什么人收个弟子什么的。”

    “不是养,是抓来的吧。”晏承旧冷笑了一声,“你们欺负人家是个瞎子看不见,又害怕他离开,所以干脆将他抓了起来给你们画符对不对?”

    李家媳妇脸上一慌,“不不不,我也不清楚,我只知道他是相公和公公他们一起抓的,我们只是去见他而已。一开始我们对他很好的,不舍得吃的用的都给了他,可是他执意要走,还要害我相公,我们才没办法的。”

    “害你相公?”晏承旧好奇道,“怎么害的?”

    “他……他是个瞎子,所以想要挖了我相公的眼睛给自己用。”李家媳妇眼中闪过一阵痛恨,“他这样行事,我们当然不会放过他。我丈夫可是九代单传,没有了眼睛以后还怎么活?他想要断我们李家的根,所以也怨不得我们。”

    “断头山怎么走,他在山上的什么地方?”晏承旧心中有了几分把握,继续威胁道。

    “很好找的,出了我们村左转直走再右转就可以。”李家媳妇回答道,“那个瞎子就在山中间的一个山洞里,我们那里有几个人专门守着他,给他做饭。壮士,我知道的就这么多了,你能不能先放了我相公?”

    “好。”晏承旧将菜刀放了下来。

    李家媳妇松了口气,连忙去查看自己丈夫的安危,发现他只是睡熟了才放心下来,心中不由的暗骂,这个死鬼倒是睡的香,哪里知道自己在鬼门关走了一圈儿。

    晏承旧将菜刀放下,却是不急着走,反而朝着李家媳妇走了过去。

    “你……你想要做什么?”李家媳妇怕的后退。

    “别急,我不会对你做什么的。”晏承旧见李家媳妇一直护着胸,忍不住郁闷了起来。难道他长着一副色鬼模样不成?

    晏承旧只是将李家媳妇腰间的一个荷包拿了下来。

    “你叫什么名字?”

    “芸娘。”李家媳妇儿怯生生的回答道。

    “很好。”晏承旧摇摇手中的荷包,“我再给一次机会,告诉我断头山怎么走。要是我等会儿按照你说的路线去找没有找到,我就将这个荷包拿出来放到你们村那个二癞子房间里去。到时候,你就等着被你家公公他们浸猪笼吧。”感谢翠芳和他说了不少村中的习俗,晏承旧威胁起这些大媳妇们来也是得心应手。

    李芸娘的脸这下子彻底白了。

    她以前就和丈夫商量好,不管谁问他们瞎子的地址都按照刚才的地址走,那里布满了陷阱,绝对能将人杀掉。不想这人却是看破了他们的伪装,还拿了她的荷包,荷包上面绣着她的名字,要是真的在二癞子房间里出现,她就真的说不清楚了。她现在连孩子都没有,相公还一直和其他几个年轻姑娘有往来……

    “我说,壮士请饶我一名。”李芸娘再也不敢造次,“我们李家村十里外有个破庙,那庙里都是我们的人,平日里我们在那里出现也不会惹人怀疑,那瞎子就被我们关在那里。”

    “这个荷包我就先拿着。”晏承旧冷冷的看了李芸娘一眼,“到时候要是我发现你骗了我,我能不能被抓住不知道,但是你,哼!”

    “不敢不敢。”李芸娘连忙对着晏承旧磕头。

    等到她起身的时候,晏承旧却已经从他们房间里消失了。

    李芸娘吓得倒在地上,“难……难不成我是见鬼了?”

    晏承旧将荷包直接扔进了池塘。

    还好他多长了一个心眼,不然还真的被这家人巧舌如簧的给骗了过去。换成以前,晏承旧绝对没有想过自己还有和人玩心计的一天,可是现在却不得不防。一个普通的村民就敢干囚禁杀人的事情,一个足不出户的小媳妇在面对丈夫生命安全之时还会说谎,晏承旧现在对这个世界是半点也不敢大意。

    好在这个世界的人还是又忌惮的东西的。他特意询问了翠芳不少事情,现在倒是都派上了用场。

    从李芸娘的个性看来,恐怕那个会画符的人也是栽在了他们一家身上。要是任务者的话,这样天真的性格在前几次任务就死的差不多了,怎么还能活到现在这个中高难度的末日世界?

    人心如狼,翠芳选择终老山中似乎也不是什么不能理解的事情了。

    晏承旧从李家村出来之后,就一路朝着李芸娘所说的破庙赶了过去。

    正如李芸娘所说,这破庙里藏着不少村民。

    如今这个年月,求神拜佛是极为正常的事情。他们将人藏在破庙里,不但可以掩人耳目,关键时刻还能装神弄鬼,并不会害怕什么人过来查。其他村民也不会想到李家村的人会将人藏在这里。这个年代不同于以后,村子里的人都很排外,村长更是说一不二,加上这事关系到他们自身的安危,就算是亲戚也很少能在李家村的村民口中套出一点消息来。这要是放在前几个末日世界,根本是不敢想的事情。

    晏承旧不敢贸然靠近。

    这些村民倒是好对付,怕就怕这些村民到时候一不做二不休直接将人给杀了,那晏承旧就只有干瞪眼的份儿了。还是要先见到自己要找的那个人才好。

    晏承旧的等待还是有价值的。

    天色将黑的时候,晏承旧看见厨娘已经开始做饭了。

    厨房里的饭菜分成很明显的两份,一份只有一个掺着糙米的窝窝头和一份咸菜,另一份却是添上了一勺肉,还有一个精细的白馒头,还有一份水灵灵的青菜,就算是村长家也很难吃得起这么好的东西。

    “这瞎子倒是吃得好。”来吃饭的几个人看见另一份菜,忍不住吞了吞口水,这肥瘦相间的肉最是好吃,卖的也贵,统统都给那瞎子实在是浪费。

    “没事,那瞎子要是不吃,我们也能分一口。”另一个舔舔舌头,快速的将自己的窝窝头吃完安慰道。

    “我去给他送饭。”那个年纪大的厨娘家他们吃完,端着饭菜准备离开。

    晏承旧看见这个厨娘一路穿过破庙,到了后面的一个小房子里,打开小房子的地板,顺着楼梯走了下去,那楼梯上还有几个人守着,见到厨娘来了才肯放行。

    “我不吃。”

    小房子下面传来一阵饭菜落地的声音,还有那厨娘忍不住的可惜之声。这可惜之声当然不可能是为了那个说话的人而出来的。厨娘对这个不配合还糟蹋东西的家伙可是没有一点好感,哪怕他长的俊。

    这么好的肉,真是作孽!

    作者有话要说:凑在一起发了,分开的话显得不顺畅~~~~

    晏承旧如今也是会和人家玩心眼的人了,看这打人威胁做的多溜~~突然有种“吾家有儿初长成”的快感,抹眼泪!谢谢大家的地雷,比心!七诀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3-27 22:59:11

    seed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3-27 23:32:10

    雪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3-28 13:08:02

    雪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3-28 13:08:12

    雪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3-28 13:08:27

    雪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3-28 13:08:37

    雪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3-28 13:08:41

    别期待太多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3-28 14:18:17 166阅读网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