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穿越小说 > 问鼎战国录 > 第四章 名门之后
玄元子和鬼谷子两人,不由相视一笑。

    鬼谷子微微一笑,对乐毅和南宫羽两人道:“毅儿、羽儿,老夫和你们师父,都已是一把老骨头了。现在最能令我们欣慰的,便是所教的弟子,都能学成本事。人生在世,你们当要一展所学之长。先不说能否载入史册,起码也能无愧于己啊!锦鳞岂是池中物,一遇风云便化龙。你师兄弟三人,只要善捉机遇,舒展抱负。凭你们的本事,定可创出番春秋大业来。”

    乐毅因自己祖父之故,从小便极爱兵法。是以,他拜玄元子为师以来,也一直是以学习兵法谋略为主。而乐毅从小,便以做个领兵打仗的将军,为自己的理想。在听了鬼谷子的这番话后,乐毅立被激起了心中的一番雄心壮志。暗自发誓,将来定要不负自己一身所学,一展心中抱负!

    南宫羽却一副无所谓的模样,望了乐毅一眼,对鬼谷子搓鼻笑道:“师叔,不怕您老人家笑话。您说要做番春秋大业,大哥胸怀锦绣、计谋卓绝。而三弟一身武艺卓绝,天下少人能敌。他两人,日后定是前程似锦,能做大事的。至于弟子嘛,资质平庸。要做大事,亦是有心无力,怕是难有什么作为了。实在是无颜面对师门矣!弟子没有什么大志气,只希望,可以一世服侍师父他老人家。如果当初没有师父,救我于战乱之中,羽儿恐怕早便死了。”

    “羽儿,勿要妄自菲薄。你的能力,并不在毅儿和封儿之下。虽然,老夫也看得出来,你小小年纪便已洒脱不羁,不留恋俗世繁名。但希望你有机遇之时,亦不要平白错过。至少,你大哥和三弟要建功立业之时,你总不会不帮吧?”鬼谷子看得出来,南宫羽心性喜欢自由,不耐凡务羁绊。是以,也不多劝于他。人各有志,是强求不来的。

    “嗯,羽儿现今最重要的人,便是师父,大哥和三弟了。如果是大哥、三弟有需要到我的话,即使要羽儿付出性命,我也没有一句怨言。”南宫羽不禁收敛起,平日对一切都满不在乎的神情,脸上一片认真肃穆之色。

    南宫羽一番真情流露的话,使乐毅心中亦是感动不已。虽然他们师兄弟三人,随玄元子多年。三人间的感情,早已比亲兄弟还要有兄弟之情了。若是换成自己,也一样会为南宫羽和陆封,不惜做出任何牺牲的。便像南宫羽所说的一般,决无半句怨言。换成是陆封,也应该是一样的想法。

    鬼谷子目光深邃,亦不禁为乐毅、南宫羽、陆封三人之间,深厚的兄弟之情而动容。想起他的两个弟子,庞涓和孙膑,便是因为同门师兄弟相残。孙膑被庞涓害得,一生成为残疾之人。而庞涓后来,亦中了孙膑之计,兵败死于马陵道。所以,兄弟间互起干戈之事,一直都为鬼谷子的心中之痛。而鬼谷子颇为欣赏乐毅三人,便是因为此三子间的感情,真挚而无伪。

    玄元子自也深知弟子的心性,不禁一番语重心长地道:“羽儿,为师已是一副行将就木的老骨头,也就不用你去服侍什么了。少年人便应有立足于天下的志气,万不能耽误了自己的前程啊。”

    南宫羽虽然为人潇洒,机智灵变。但他实则是天生一副侠义心肠,恩怨分明,眼里容不得一丝奸恶。官场里最是勾心斗角,尔虞我诈。南宫羽若是为官,必容易冒犯君威!若所奉之君不贤,则必将招致大祸。当今天下,又有多少识人爱才之明君呢?历来忠臣、谏臣虽然身后有美名,但在生之时,却无甚好待遇。伍子胥助吴破越,有大功于吴。却被吴王夫差赐死,尸骨装入皮革袋,漂于江中。商鞅为秦变法,秦国始强于诸侯国间。而秦孝公一薨,商鞅亦被车裂于市……

    思虑及此,玄元子不由长叹了声,便对南宫羽摆了下手道:“罢了,罢了。你们各安天命,一切顺其自然便好。”

    南宫羽恭敬地拱手应道:“是,师父。”

    “师父、师叔,我们便先去用晚膳吧?封弟应该也等久了。”乐毅打开了茅屋门,外面已有几点璀星点于天际了。

    “好!”玄元子微笑着对鬼谷子道:“师弟,那我们且先出去用膳吧。”

    鬼谷子含笑点头,起身随玄元子,和乐毅、南宫羽一同走出了屋外……

    一轮皓月初上,柔和朦胧的洁光,披撒在玉虚峰上,分外的迷人。

    峰顶之上,正中央平整的空地上,有一块大岩石。这岩石形如卧狮,经人工修整得较为平滑。鬼谷子和玄元子师徒,便正围坐于石旁。五人边用膳,边谈古论今地聊些趣闻逸事。时而朗声大笑,气氛融洽之极。

    席间,鬼谷子环视了下乐毅三师兄弟,捻须对玄元子笑道:“羽儿的家乡、身世,老夫已然知晓,乃楚国襄城人。那毅儿和封儿,又是家乡何处呢?”

    玄元子沉吟了一下,目光陷入回忆之中,抚须缓声道:“封儿的年纪虽是最小,却是跟随老夫最久的孩子。十二年前,老夫于林胡一行。在回中原的途中,却正巧碰上了一伙马匪,在劫杀一队商贾。老夫出手惩治了马匪,而在劫匪死伤逃逸之后,才发现这队商贾中,却只剩下一名妇人抱着个婴孩,未被马匪杀害了。哎……”

    陆封虽是早已知道自己身世,但他冰冷的脸上,仍是掠过了一丝难过之色。双拳紧握,指关泛白。乐毅和南宫羽两人,忙拍肩安慰于他。

    玄元子眼望天际,又接着道:“而这妇人便正是封儿之母,她怀中的封儿仍在襁褓之中。但她遭此人间惨剧,却不哭不闹。只平静地与老夫诉说了封儿的身世,是卫国世代经商的陆家。说完之后,她却突然趁着老夫不备,拔下头上金钗,刺入了胸口。她临终之前,将封儿交托与老夫。请求老夫收封儿为弟子,将封儿抚养长大成人……”

    玄元子说着,便摇头长叹了一声。显是对陆封之母,仍是极为惋惜。鬼谷子闻言,亦不禁动容。

    各人一阵沉默之后,玄元子又恢复了常色。转望向乐毅,淡然笑道:“而毅儿,则是中山灵寿人,乃是将门之后。”

    “中山……乐姓……”鬼谷子闻言,不由沉吟了半饷。目光陡然一亮,猛地击掌笑道:“莫非,为魏文侯攻灭中山的乐羊公,便是毅儿的祖父了?”

    乐毅点头应道:“嗯,正是家祖父。”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