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穿越小说 > 问鼎战国录 > 第五章 离别在即
鬼谷子微眯着眼,望着乐毅,抚须称赞道:“毅儿原来是名门之后,难怪有这般才智聪明了。”

    玄元子笑道:“十年前,老夫经从中山过时。看到大街边上,有十余个垂髫小儿,正在嬉闹玩耍。这十几个小儿,竟分为两阵,互相对垒攻打。攻守之间,亦极为有模有样,颇具章法。而带领指挥这些小儿的,便正是毅儿。当时,老夫便对小小年纪的毅儿,起了爱才之心。老夫在暗中观察了数日后,发现毅儿他们,每日都定会如此玩耍。有一日,老夫便化装成落魄褴褛之样。在毅儿附近,假装晕厥倒地。毅儿遂与其玩伴,扶着老夫回府。此后,老夫便在乐府中一住数月。每日都暗中观察毅儿,发现他不仅天资聪颖,而且极为勤奋好学,尤其是好兵法。于是乎,老夫便向毅儿的祖父,表明了身份。并相约,让毅儿随老夫回山,学十年兵法。在毅儿满十八岁时,便让他返家,如今这约期已至……老夫总算是,未负毅儿祖父所望耳!”言语间不胜唏嘘。

    南宫羽在一旁,挤眉弄眼地笑道:“师父对大哥还真是偏爱,为了大哥,竟肯在中山逗留了半年之久。”

    鬼谷子闻言,不由笑道:“你师父素有爱才之心,而毅儿又正是块难得的璞玉,仔细雕琢之后,必可成才。若换了是老夫,别说是半年,便是十年,老夫也等得。”

    玄元子淡然一笑道:“师弟说笑了。老夫这几个劣徒,将来能有些出息,老夫也就安慰了。”

    鬼谷子偏头沉吟了半晌,又转头对乐毅沉声道:“中山实乃多战之国,国小力弱,却又偏处中原要塞,乃兵家必争之地。魏文侯派使乐羊公,灭了中山之后。中山又艰难复了国,而这几年间,却又被赵国所伐。今年春际,赵主父遣军一举攻灭了中山,迁中山王于肤施。毅儿,你现在恐怕亦算是赵人,灵寿已被划入赵地了。”

    其实,赵国早就谋划了中山多年。赵武灵王雄才伟略,当年曾力排众议,全国施行“胡服骑射”。赵国建起了骑兵部队后,接连大败了中山、楼烦联军。周赫王一十一年,赵武灵王率大军攻取中山。命赵褶部为右军,许钧部为左军,公子章率部为中军。牛翦率车骑,赵希率胡、代军,于曲阳汇合。攻取丹丘、华阳、鸱之塞、鄗、石邑、封龙、东垣,中山王献四邑以求和。周赫王一十六年,赵军再略中山,北至燕、代,西至云中、九原,破林胡、楼烦。赵武灵王下令,在阴山下至高阙建塞,并筑北长城。而同年,赵武灵王传位于太子赵何,自号为主父。周赫王一十七年,赵军再攻中山之都——灵寿。中山王逃往齐国,赵主父扶植傀儡——王尚为中山王,中山成为赵国附庸。而后,王尚又被迁到肤施,中山完全归属赵国。

    “中山已被赵灭了?”乐毅闻言,亦不禁大吃了一惊!想不到自己在昆仑十年间,中山竟就发生了如此多大事。玄元子也是微微吃惊,遂低头沉思了起来。

    鬼谷子颔首沉声道:“确是如此!但天下形势,瞬间万变。各国今日存、明日亡,亦不算是罕事。当年吴国灭越时,夫差因贪西施美色,而信小人,终是被越国所灭!燕国因子之之乱,不也是为齐国所乘,攻入了燕都蓟城。杀燕王哙、子之,迁其宗器,几灭了燕国。”

    乐毅低头沉默不语,不过,他并不在乎自己的身份是不是赵人。严格来说,他也不算是中山人。乐羊公是因为攻灭中山有功,才被魏文侯封于灵寿的。是以,乐毅的原籍应是魏国。现在,最令乐毅担心的是,乐氏一族在战乱之中,是否安全?尤其是,祖父已经一把年纪了,更是让乐毅操心。

    “毅儿。”玄元子背负着双手,站起身来。信步走了下,面对着皓月。沉吟了一会,黯然道:“这几日,你便下山去吧。”

    “师父?”乐毅闻言,不禁大吃了一惊。

    玄元子转头望着乐毅,慈祥含笑地道:“老夫与乐羊公的十年之约,本来就已到了。而且,现在中山发生了如此大事。为师知道,你定也是返家心切了吧?你多年来好学勤奋,为师已没东西可教你了……这几日,你便收拾一下,准备下山去吧。日后,尚须多磨练自己。不要辜负了,为师和你祖父的一片殷殷期望……”

    话未说完,玄元子的眼眶却已然湿润。毕竟这陪在他身边十年的孩子,便要下山离他而去了。虽然为了乐毅的前程,势必要如此。但玄元子仍是抑制不住,心中的酸楚之情。

    “师父……”乐毅早已是泣不成声,一双虎目任凭着泪水汹涌而下,一下跪倒在玄元子身前。玄元子对他的十年教养之恩,如海深,比天高。乐毅心中对玄元子的敬爱,早已超出了师徒之情,又怎舍得就此下山而去呢?

    鬼谷子在旁不禁出声安慰道:“哎,聚散离别,亦是人之常事……毅儿,你便看开一些。大丈夫行于天地之间,便要有所作为才是。你下山之后,若能闯出番功绩来,那你师父亦能老怀堪慰了。”

    玄元子点头道:“嗯,你师叔说得极对。老夫的弟子,当要有所出息。你下山后,若能用所学之本事,多造福天下苍生,有一番作为。那也不枉你在山中十载,老夫所花的一番心血了。毅儿,快起身吧。”玄元子毕竟是个修身寻道之人,心境极为宽广。此时,玄元子已压下了心头的离别之情。弯腰牵着乐毅的胳膊,把他拉起身来。老人端详着乐毅的面容,满目的慈祥。

    乐毅望着自己一直敬爱若父的玄元子,喉头却仍是一阵哽咽,说不出话来。

    “大哥,别难过了。听师父的话吧。”南宫羽和陆封虽也泪流满面,却纷纷上前,宽慰着乐毅。兄弟之情,溢于言表。

    乐毅知道下山之事,已成定局。便点头朝玄元子哽咽道:“师父,毅儿不孝。便让毅儿,再多陪您老人家几日吧……”

    玄元子微叹了口气,淡笑道:“那你便在山上多留几日吧。”

    鬼谷子看着他们师徒几人,默默地起身往一旁走去。不愿打搅了玄元子师徒几个,这最后的相聚。

    明月千里,夜色撩人。今晚,却会是个难眠之夜……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