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穿越小说 > 问鼎战国录 > 第三章 巷中恶战
正在傅原满脸惋惜,留不住乐毅之际,却突地有一道清脆如黄莺之声传来:“这位公子,不若到傅大哥的府上去,稍住几日。让傅大哥尽下地主之谊,好吗?”

    此时,从阁楼上又走下来一名容貌姣好的女子,后面则跟随着一群奴仆婢女。出声的,便正是这走在前面,端庄秀丽的女子。只见此女正值二八年华,脸如鹅蛋,秀眉凤眼。巧笑倩然,举止端庄大方。

    佳人望着乐毅和傅原两人,又嫣然一笑道:“傅大哥平日最喜结交良才俊彦,公子万勿拂了他的一番好意才是。”

    “正是!”傅原含笑望着走近的女子,又转对乐毅诚挚道:“傅某向来喜欢结朋交友,便当是傅某高攀,乐兄弟难道不愿赏脸给傅某,到鄙宅一叙吗?乐兄弟若有何困难之处,傅某也当义不容辞。”傅原知道乐毅已身无分文,想助他些金帛财物,却又不知如何开口,只好婉转些道出。

    乐毅自然听得出傅原的言中之意,但他的心气极高。现在虽已身处窘境,乐毅却一身傲骨仍存。便对傅原一抱拳,朗声道:“在下多谢傅兄的美意,待我办完了所办之事后,自当到傅兄府上请罪。”说完之后,乐毅再向傅原一众人等,告了声罪,便扬长而去了。傅原欲要多做挽留而不得,不由摇头惋声一叹。

    出了“广海楼”后,乐毅便依着自己记忆里,裘厘离去的方向拔步追去。只希望别要太迟了!乐毅尽量让心台一片清明,聚精会神,耳中滤除一切喧嚷杂声。双眼更是有如电芒,仔细地查寻着沿途的蛛丝马迹。

    在急奔出几条巷道之后,乐毅耳中便听到了左边方向,隐隐传来利剑破风之声,还夹杂着怒吼叫骂之声。若换了是别人,便绝听不到,这样微不可闻的声响。即使是听到了,也绝不敢跑过去查看,谁会拿自己的小命开玩笑呢!但听到的人是乐毅,他却毫不犹豫地立即循着声音,掠身奔去。因为那叫骂的声音,听在乐毅耳中,已知这便是他要找之人——裘厘。

    此刻,在一阴暗深沉的巷道里,裘厘正和五人在激打缠斗着。

    只见那五人,均是手执利剑,出手招招狠辣,誓要取裘厘的性命一般。而裘厘却靠着一副赤手空拳,疲于周旋。他的身上,早已是剑伤累累了。最长的一道伤口,更是从左肩直划到腰下。全身衣衫褴褛,无处不被鲜血所染红。

    “纳命来!”在裘厘左侧的一名瘦削黑衣男子,看到裘厘被他的同伴缠住后,遂阴笑一声,身形往前一冲。手中的长剑,如风卷一般,往裘厘的背脊疾砍而下。

    值此危急之际,裘厘怒目圆睁,大吼了一声。硬是摆脱了,身前两名黑衣人的缠斗。反转身来,巨掌一伸,捉住正往下疾劈的长剑。鲜红的血液,立即从他的指逢掌心中,沿着剑锋淌了下来。那名瘦削的黑衣人,一时惊得目瞪口呆,手中的长剑,竟怎样都劈不下去了。

    裘厘却不给对方反应过来的机会,只此电光火石之间,已趁势靠身上前。一把捏住对方的喉咙颈骨,五指猛地一收!只听“咯啪”的一声脆响,那黑衣人的喉咙,便像被捏碎的核桃一般,给裘厘一把捏暴了。只见那黑衣人双眼暴睁,脸上表情煞是狰狞恐怖,口吐白沫,发出“胡胡”的几声乱叫。便倒在地上,全身一阵痉挛,已然毙命了。

    裘厘的剽悍勇猛,令在旁的锦衣男子,亦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气,心下一阵懔然。

    围住裘厘的,便正是不久前,急匆匆从“广海楼”追出来的六人。这六人未费多少力气,便找到了还未走远的裘厘。那锦衣男子初时还以为,裘厘只是个普通的小贼。趁着他不留意时,把他身上的一件贵重之物偷走了。但那锦衣男子强令裘厘交出东西之时,谁知这裘厘竟二话不说,一下便捉住了一名淬不及防的黑衣人,也是这般捏碎咽喉致死。

    那锦衣人立时知道,这巨汉绝不简单,顿起杀心。这锦衣人遂率着手下黑衣人,围着裘厘,游斗起来。他们仗着手中的利剑优势,不时在裘厘的身上制造着伤口,伺机杀之。而裘厘却仗着身材魁梧高大,有生撕虎豹之力。处于五人围杀中,却仍能坚持得如此之久。

    此时,围攻裘厘的五人,已变为了四人。但裘厘却依然未见轻松!只见这四人的剑势,已越来越是凌厉。稍不留神之下,裘厘的身上,便又多添了几处伤口。尤其是那锦衣人,手中的剑芒,更有如毒蛇吐信般。紧绕住裘厘的全身要害之处,有几次都凶险得紧。

    便算是再体壮如牛,裘厘也暗自知道,他快要撑不下去了。严重的失血,让他体力渐已不支,视线也逐渐模糊起来。有好几次,裘厘都因反应不及,而被对方的长剑狠狠刺中。现在,也只是靠着他坚强的意志,在苦苦硬撑周旋着罢了。但这也已经是裘厘最大的极限了!

    “嗬!”裘厘已起了拼死之心,仰天一声暴喝。怒目圆睁,额上青筋盘错,一身肌肉纠结贲起。裘厘在奋起余勇之下,榨尽了全身的每一分气力。拼着被长剑刺中而不顾,猛力一拳,便朝锦衣男子的脸上挥去,拳劲虎虎生风。

    若被此拳击中,绝无命矣!锦衣人不禁心中大骇,连忙纵身后跃。虽是险险地躲过了这要命的一拳,但拳风仍扫得他脸上火辣辣的生疼。可见此拳之厉害霸道!

    “楼公,裘厘有负于你。今天怕是要交代在这了……”裘厘一击不中,力已用尽。只能往前蹒跚了两步,一下跪倒于地。裘厘不禁脸带苦笑,张口喘着粗气。这下连反抗的力气都没有了,索性闭眼等死便罢。

    而裘厘这拼死一拳,实在太令人惊骇了。那锦衣男子,和剩下的三名黑衣人,一时竟然回不过神来。此时看着裘厘跪倒于地,四人竟也忘记了,要上前取其性命。那锦衣男子最先醒过神来,知道裘厘现在已是毫无反抗之力,任杀任剐了。锦衣人立即朝着手下的黑衣人,打了个手势。长剑青光一闪,直取跪倒于地的裘厘。而那三名黑衣人,得到命令之后,也同时举起手中之剑,分刺向裘厘的全身要害处。

    裘厘本已是闭目安然等死,耳中闻得快剑破风之声,只等来个痛快了结便罢。

    但他耳中却又突兀地传来了,“叮叮叮叮”四下击剑之声,快得又仿若是一声般。等了良久之后,裘厘亦未感觉到,有剑往自己身上刺来。反而,四周一下便都安静了下来。裘厘忍不住睁眼望了下,不知究竟发生了何事?却只见有一人背对着自己,提剑屹立在他身前。而那锦衣男子和三名黑衣人,却是脸色惊悚发白,退后了几步,一言不发地注视着此人。

    只听那人笑道:“裘厘,你不把借在下的东西还来,打算就这么不辞而别了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