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穿越小说 > 问鼎战国录 > 第十章 赤胆忠心
乐毅眉峰聚起,沉着冷静地,对楼缓分析着眼前的形势,道:“在下和傅兄依帛书上猜测,敌人意图在相国回咸阳的途中,设伏暗袭。后面再布于追兵,以成围杀之势。此设伏之处,依傅兄所述的地形判断,必是在这英烈山的‘鬼门口’无疑!是以,此刻的形势,实是险峻。相国大人,不可不察。”

    楼缓微眯着眼,捻须仔细倾听着乐毅所言。而他看向乐毅的目光中,却隐约含有一丝寻思之色。乐毅在众人之中,虽是最为年少,而且所言不多。但他天生有股大将之气度,深深吸引着楼缓的注意。楼缓是个极度爱才之人,他看得出,眼前这少年人,便是个极难得的良才。虽还暂未弄清此子的身份来历,但楼缓心中,却已对乐毅起了招揽之意。

    乐毅见楼缓沉思不语,不由又对楼缓沉声问道:“相国,可知是何人与你为敌?若能知道敌人的底细,或能因敌制宜,度出制敌之良策。”

    楼缓闻言,便在心中认真地思滤了一遍。顿时眯眼皱眉,眼中闪过了一道锐芒,沉声道:“本相虽有所疑之人,但此人的身份却不同于常人。本相在无确凿凭据之前,亦不敢妄加猜测。”众人心知官场之事,楼缓的谨慎小心,是可以理解的。

    “司徒将军。”楼缓沉吟了片刻后,把那正在整顿队伍的那墨甲将军唤来,吩咐道:“你速分批派出斥候探马,往庞城方向,沿途搜索。一有发现,立即回来禀报。另外,再命人乔装一下。隐秘潜入英烈山,去查探敌情。但却要谨慎小心,不可泄露了行踪。其余的将士,原地卸下辎重,安营扎寨。将士左右待命,不可松懈。”

    “末将领命。”那墨甲将军,即刻躬身抱拳领令,转身而去。按楼缓所下的命令,安排行事。而这墨甲将军,便是秦左更——向寿的手下裨将,司徒雷,官爵左庶长。此次正是保护楼缓巡视西疆,身负重责的将军。

    楼缓有条不紊地吩咐完后,便与乐毅、傅原两人,在一旁闲谈了起来。如同未把此事,再置于心上一般。如此处之泰然,使乐毅和傅原,也不禁对他暗是钦佩。

    稍时,天色已全然暗下。司徒雷的军令严明,他所率的手下军士,行事亦极为迅捷。半个时辰之内,便已把营寨扎好了。

    乐毅观察了下营帐的排布,不由心中暗赞。司徒雷,不愧是久经沙场的军中宿将。他所扎的营寨,营营相扣、颇具章法,水泼难进。营前布有拒马、鹿角,在栅栏后将辎车排成一列,前后寨门均立有矮楼哨台。执戈持盾的藤甲兵,分为四队守于东、南、西、北四个方位。弓弩手则分前、后两队,伏于铜盾之后,待命席地而坐。

    乐毅、傅原陪同着楼缓,在司徒雷的引领下,一队人走往中军大帐。众人刚在帐中坐定,前去探查英烈山的哨探,便已然回营禀报。司徒雷将之宣了入帐,那探子跪膝抱拳,禀报道:“报相国大人,司徒将军。英烈山中,果发现有敌军埋伏。敌人在进山约五里处,便设有暗哨,属下等因不敢暴露了目标,不敢再往前勘察。是以,并未查到敌军之详情。请相国和将军降罪!”

    “先下去吧。”司徒雷挥手摒退了斥候,拧眉沉思了起来。

    乐毅听了所报敌情后,眼中精光一闪,脸上若有所思地道:“照此看来,英烈山中所伏的敌军,应是位用兵极为高明之将。单是这所设的哨岗,便是五里一岗,极为严密。”

    楼缓自是不大懂用兵之道,对于行兵布阵,更是从未涉猎。但一旁的司徒雷,却是领军多年的沙场悍将,兵法之事稔熟于胸。是以,他乍闻乐毅之言,不禁颇为吃惊。想不到,这俊俏的少年,对兵法布阵之事,竟是如数家珍一般。委实了得!

    正在众人冥思苦想着,如何破敌之际。帐外又传来了一声通报:“相国、将军,探马已回到营中,帐外侯传。”

    司徒雷沉声喝令道:“传他进来。”

    “报相国、将军大人。属下已探到,离我营十余里处,有大批的人马,正朝着此方向而来。照估算,约是有三、四千之众,怕是来者不善。”那探子的气还未喘顺,一进到帐中,便赶忙单膝跪下,急急地禀报着所探到的敌情。

    “三、四千之众?”司徒雷此时不禁来回地踱了几步,忧心忡忡地道:“前方不知敌人之数,后方却有三、四千人。恐怕敌人的人数,会是我军的数倍之多。”

    楼缓闻言,脸上也现出忧虞之色。知道今日之事,已难于善了,恐怕是在劫难逃了。敌人竟然部署了,这般周密的计划。调动了如此多人,那绝对是要置他于死地不可了。

    司徒雷神色一片黯淡,却突地朝着,站在一旁的乐毅、傅原两人,单膝跪下。垂首抱拳,沉声道:“末将斗胆,请求傅先生和乐公子一事。望二位务要答允!”

    众人对司徒雷此举,皆是大吃一惊。乐毅和傅原,忙双双抢上前来,扶起司徒雷。

    傅原急道:“司徒将军,万勿折杀了傅某二人。将军有何吩咐,但请一说。若我等力所能及,便是赴汤蹈火,亦在所不辞。怎敢不从将军之命?”

    司徒雷在乐毅、傅原两人的掺扶下,缓缓站起身来。隼目精光四射,环视了众人一圈,最后把目光定在了乐毅和傅原身上。痛声道:“末将奉大王之命,一路保护相国西巡。末将便是粉身碎骨,也须得保住相国的周全。但此次之事,怕是难于对付之极。末将恐怕,没能力保全住相国了。末将虽死不足惜,但相国身为秦国之相,却绝不容许有任何闪失。”

    话说至一半,司徒雷却又“通”的一下,跪在乐毅和傅原面前,垂首抱拳道:“司徒雷有一不情之请,还请傅先生和乐公子勉为其难,以保相国渡过此次之危。”急得乐毅和傅原两人,忙又伸手把他拉起。

    男儿膝下有黄金!司徒雷两次跪在乐毅和傅原面前,一心只为了楼缓的安全。而将自己的生死,完全置之度外。生死方能见真章,此等忠肝义胆之士,实令在场的众人,均为之感动不已。便连楼缓也是深受感动,老泪蕴于眼眶之中。想不到,这保护着他西巡数月,而他却从未多加注意的将军,此刻却是这般的忠义?

    楼缓不禁心中暗自发誓:此次若能逃得一劫,回咸阳之后,便要大加重用司徒雷。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