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穿越小说 > 问鼎战国录 > 第六十一章 魏府冲突(上)
裘厘和桃儿,在大婚后七日。便按礼俗回门一趟,回魏府拜见魏冉。乐毅、楼缓和傅原,也一同前往。

    午间时,魏冉便在雅轩中,设宴款待众人。因是家宴,众人便坐得较为随意。除了楼缓和魏冉,仍坐端首主席外,余下众人,均是随意而坐,无分宾主。在巡完客套之后,众人便无拘无禁的,畅快倾聊,饮起酒来。魏欣兰此时,便与桃儿坐在一起。两人执手相谈甚欢,仿佛有谈不完的话题般。两女时而娇笑出声,银铃之声,引得堂中众人瞩目相看。

    魏冉捻须笑道:“桃儿,你现在已做了新妇,怎还和兰儿一般胡闹?应有些,为人之妻的矜持才是。否则,岂不让人笑话?”

    桃儿闻言,俏脸微红,吐了吐粉舌。魏欣兰执着桃儿的手,对魏冉笑道:“桃儿生性活泼,要她故作矜持,实是难为了她。更何况,裘厘不就喜欢,桃儿这副模样吗?”

    裘厘闻言嘿嘿笑道:“欣兰小姐,说得正是。”魏欣兰和裘厘说得有趣,众人皆是一阵大笑。

    魏冉眼中别有深意,望着魏欣兰道:“兰儿,你的年纪也不小了。连桃儿都已嫁了人,你是否也该,觅一如意郎君,让你爹好安心了啊?”说完,魏冉便似有意无意地,看向乐毅、傅原两人。

    魏冉在大堂上,公然说出此话。虽看似家常的玩笑之话,众人却能隐隐猜出其意来。魏冉颇为欣赏,乐毅和傅原两人。便想为魏欣兰,在他二人中择一佳婿。此时,他说出这话,明着是问魏欣兰的意见。暗地里,却是向乐毅和傅原做示意。

    乐毅对魏欣兰,根本便无男女之情。而且他尚是年少,未解男女情事,是以不多理会魏冉的暗示。而傅原对魏欣兰虽是有心,但魏欣兰心中,却早已另有了心上人。此时面对魏欣兰,傅原只觉得心中苦闷之极。

    魏欣兰低垂着头,贝齿紧咬着下唇,右手将衣角揪得死死的。桃儿见魏欣兰的脸色,有些变幻不定。不由有些担心,便低声唤了句道:“小姐……”

    魏欣兰似是下定了决心,猛地抬起头来。面对着魏冉,脸上神色一片坚毅。魏冉顿是心觉奇怪,魏欣兰的性格,一向温婉。他从未见过,自己的女儿这般神情。

    魏欣兰一字一字地道:“女儿已有心上人了。”

    儿女之事,当由父母做主,哪能由女儿自作决定?魏冉不禁皱眉询道:“哦?是何人?我怎么没听你提起过?”说着,魏冉下意识地瞄了下,乐毅和傅原两人。

    魏欣兰玉手握成拳,似是在给自己勇气,咬唇道:“是一叫白起之人。”一听此名,楼缓便记起了。当日在庞城之时,魏欣兰曾要带一人同行,那人岂不正是白起?

    “白起?”魏冉却从未听过这名字,不由发怒喝道:“白起是何人?”

    魏欣兰从未被魏冉呵斥过,惊得身子一抖,却仍是鼓足勇气,继续道:“爹是否还记得?女儿在一年多前,随爹到咸阳,后来同姐姐在王母庙上香之时,女儿因一时贪玩,走失了方向。后被几个地痞掳去,险遭了轻薄。当时便是白起救了女儿,女儿那时却不知道,他的姓名来历。后来,白起调到庞城戍军,女儿到傅大哥处作客时。却正好在庞城中,遇到了白起。相询之下,才得知他的名字。女儿早已决定,今生非白起不嫁了。”

    傅原闻言一阵苦笑,他与魏府早有交情。认识魏欣兰,屈指已有三年。而他在魏欣兰心目中的地位,却如同哥哥一般。始终不及,她只认识了一年多的白起。傅原只觉心中苦涩之极,遂举杯独饮,借酒浇愁。

    魏冉听魏欣兰如此一说,脸上的怒气稍为缓和。一年多前的事,他自是记得的。

    那时候,魏冉的两个女儿,到王母庙去上香。本来,魏冉是派了侍卫军随行护卫的。可后来回府的,却只有魏秋菊一人,魏秋菊声泪俱下,哭诉道小妹不见了。急得魏冉,遣出全府卫士,满咸阳城地搜寻着,魏欣兰的踪迹。可找了两个时辰,都未能找到魏欣兰。正在魏冉急得团团转时,魏欣兰便自己回来了。那时候,她是说有一人救了她,并送她回来。可她却不知道,那人的姓名,而那人在送她回到门口后,便径自走了。

    当时,魏冉为报答女儿的恩人,曾张贴了全城告示,却始终不能寻得此人。魏冉捉到了,当日掳走魏欣兰的几个地痞后。一气之下,便把那几个地痞,全部处于了死刑。

    魏冉稍思虞了下,口气亦缓和了许多,对魏欣兰道:“白起对你有救命之恩,我魏府,自当报答于他。他要钱财还是官位,爹都一律答应他。又何须你以身相许?兰儿,你的终身大事,可要考虑清楚。不要如此随便的,便做决定。”

    魏欣兰却是一脸坚决,蹙眉道:“女儿的心意已决。白起此次,也随女儿到了咸阳。爹若是看到他,便知道,他是值得女儿托付终身之人。”

    魏冉闻言顿是一惊,喝问道:“你居然瞒着本侯,把白起也带来了?”

    “是!”魏欣兰豁开一切,点头道:“他现在正在家中。”

    魏冉气得一阵吹胡子瞪眼,却碍于场中众人,不好对魏欣兰大发雷霆。便把气发在一旁的家仆上,怒喝道:“去,把白起给本侯找来。”这倒霉的随从,听命赶快跑了出去。魏欣兰担心地看着魏冉,怕她爹会对白起不利,却又不敢再出声询问。

    好好的一场家宴,顿时变得气氛尴尬起来。但此是魏冉的家事,众人均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众人只好各自聊些琐事,饮酒几爵,权当无事发生。魏欣兰坐于一旁,想到心酸之处,不由潸然泪下。桃儿则不断地,细言安慰着她。魏冉却是一言不发,神色不豫,独自喝着闷酒。

    在众人均觉得,心中有些煎熬之时。白起终于在魏府家仆的带领下,走了进来。白起进到轩中大厅,扫视了众人一圈,却完全未见畏色。旋踵又大步上前,单膝跪地一抱拳,朗声道:“末将白起,见过诸位大人。”

    魏冉眯着眼,望着这个貌不惊人的年轻人,沉声问道:“你便是白起?”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