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穿越小说 > 问鼎战国录 > 第十一章 月夕佳节(下)
“呵呵,你们快坐下。”见亭中三人起身相迎,和田忙抬手一按,笑呵呵地示意三人不必拘谨。待乐毅与两女都坐下之后,和田亦含笑坐了下来。

    和秋彤笑盈盈地,为和田奉上了一杯香茗,对和田娇笑道:“爹,你辛苦了。”

    和田见女儿如此孝顺懂事,不禁老怀堪慰。和田含笑接过茶,抿了一小口,对和秋彤笑道:“这中秋过后不久,你便要满十六了,果然是懂事了不少。”

    和秋彤跺脚嗔道:“爹,你没事提人家年龄干吗?我可不愿又老了一岁。”

    和田抚须哈哈笑道:“人总是要长大的嘛。想当年,爹在这大梁城,不也是风度翩翩的少年。现在,可是头发都白咯。岁月催人老啊,不服老都不行了。”

    和秋彤心有戚戚然,道:“我才不愿去想,自己老了是何等模样?太可怕了!”

    和田、乐毅与虞月闻言,皆笑了起来。乐毅心中豪情大起,不由意气风发地道:“老又有何所惧?只要能趁少年之时,有一番作为,此生便无憾矣!”此刻,乐毅浑身都散发着难言的魄力。虞月、和秋彤二女,看得脸红心跳,心中萌动不已。

    和田赞赏地对乐毅笑道:“年轻人,便该有这般雄心壮志。”

    和秋彤嫣然笑道:“乐公子是个伟男子,自当以建功立业为目标。可秋彤只是个小女子,又怎有如此崇高之志?”

    和田哈哈笑道:“你若是能嫁个好婆家,那爹便心满意足了。”

    和秋彤不由大发娇嗔,撅唇道:“爹!你怎么……”话未说完,和秋彤便娇羞不已,垂下螓首。却又从眼角里,偷瞄着乐毅,贝齿轻咬着下唇。

    和田心内清明如镜,女儿的心事,又怎能瞒得过他?和田一本正经地道:“女大当嫁。爹和你说的,可不是玩笑话。”说着,和田的目光,亦不经意似地扫向乐毅。

    乐毅心中一凛,忙把眼光调开。却没想,正好与和秋彤的眼神,交汇到了一起。乐毅心旌一荡,失神怔忡了片刻。和秋彤忙又娇羞地垂下螓首,头都快要埋到胸前了。

    和田阅历丰富,心思老练,此时也不去戳破女儿的心事。只笑道:“今日是月夕佳节。在大梁,素有仲春拜日,仲秋祭月之习俗。你们又可知,这月夕节之由来?”

    乐毅敛下心神,稍一思虞,答道:“仲秋乃是谷物成熟之时。百姓自古便有,在仲秋之时祭拜天地,以谢一年之收成的习俗。周王室便是因此而制定,选八月十五中秋之日,做祭月、迎寒之礼。”

    和田笑道:“乐公子说得是,可月夕节,还是有些传说由来的。相传当年尧帝之时,天上出现十个太阳,把地上的百姓,折磨得生不如死。此时出现了一个英雄,名为后羿,他神力无穷。天帝便赐与他一把神弓和一袋神箭,后羿为了解救百姓,便按天帝所吩咐,弯弓射日,一下射掉了九个太阳。后羿于百姓有功,西王母便赐后羿一颗长生不死药,吃了便能升天成仙。可后羿舍不得家中之妻嫦娥,便一直收着此药未吃。谁知,嫦娥却心慕天上之生活,私自将药偷出吃下。恰巧后羿回家,便见自己的妻子,升天往月宫飞去。后羿心痛之下,每年都于月亮最圆之日,祭拜自己天上的妻子,以解思念。月夕节也因此而来。”

    乐毅笑道:“传说之事,总是美好的。”

    和田呵呵笑道:“不管传说是真是假,天上月圆之时,地上也万家团圆。今晚,我们便是一家团圆,岂不乐哉?”和田所说的“一家”,竟是把乐毅和虞月,也一并算了进去。乐毅倒也没多在意,可虞月、和秋彤二女,是何等冰雪聪明?闻言便已是心中会意,两女又各自怀起心事来。

    ……

    天上一轮皎月当空,云稀穹朗。

    在晚膳过后,众人便在大院中铺席而坐,赏月过节。在大院中央,设有一张大香案。案上摆放着西瓜、苹果、红枣、李子、葡萄等瓜果供品,而做为象征月亮之意,西瓜是必不可少的。和田命人将西瓜切成莲花状,供奉于月下。

    和田对众人笑道:“来,我们便一起祭拜下月神。”乐毅、虞月、和秋彤便含笑起身,依次走到香案旁,每人均拜了三拜。

    和田笑道:“彤儿、月儿姑娘,你们可要诚心祈祷月神。传闻,月神在月夕之时,便会聆听少女之祈愿。只要是诚心祈祷,月神定会让其心愿以偿。”虞月、和秋彤二女闻言,不由相视一笑。又诚心地拜了几拜,闭目在心中祈愿起来。

    乐毅笑道:“想不到,天上的神仙亦有偏心之处。只让女子得偿心愿,男子对它祈愿,当是无用的了?”

    和田微笑道:“只因月神亦为女儿身,自是多助于女子。当年,齐国有一丑女,姓钟离,名春。因生于无盐邑,又自称为无盐女。此女相貌丑陋,年四十而未嫁。后来,她因直斥齐宣王奢淫,齐宣王受其感动,而因此重振朝政。齐宣王将无盐女,收入后宫为后,但却因其容貌,一直未曾宠幸于她。后来某一月圆之夜,齐宣王夜行后宫之时,发现一人,正在祭拜月神。宣王近前一看,竟是一面如皓月,绝代姣美之女子。齐宣王大吃一惊,后宫之中,何时有此绝世佳人,自己竟不知道?齐王相问之下,竟答曰是丑女无盐。齐宣王自此宠爱无盐。而此后,少女拜月,向月神祈求美貌,便是由此故而来。”

    乐毅笑道:“这也只是传说之事,不足为信。应是后人为美化这奇女子,而做的故事罢了。”

    和田点头笑道:“当是如此。时人仍将无盐女与西施,两者相提并论。实则是一丑,一美。风牛马而不相及也!”

    见虞月与和秋彤二女,听得入迷,乐毅不由微微一叹道:“世间女子均求美貌,但便真是得到美貌,那又能如何?自古以来,便是红颜命薄。西施如此绝色,在助越王灭吴之后,结果不也是落得凄惨收场?”

    当年,越王勾践在灭了吴国之后,便欲接西施回国,而纳入后宫为妃。谁知,越王后却是出了名的善妒之妇。她趁乘船回越之际,骗得越王到船头去。却命人将西施,身上绑上大石,推入了江中。一代佳人西施,便是如此香销玉殒了。

    和秋彤闻言,心中亦有感触。她不正是因为美貌,而被公孙愕仑纠缠吗?若不是有乐毅相救,只怕,她也早已身遇不幸了。

    “此事自古皆然,也不单是西施一例。”和田举爵饮了杯酒,转而又呵呵笑道:“现在月色正佳,我们便只许谈趣闻逸事,不要作扫兴之言。”

    乐毅笑道:“如此甚好。和大人见识最广,便请为我们小辈,说些趣闻可好?”和田闻言,遂抚须颔首微笑。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