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穿越小说 > 问鼎战国录 > 第十七章 虎口脱险
于是,乐毅和剧辛便做好安排。乐毅带着虞月,剧辛和那少年水手各带一人。六人分为了三对,弃船游水,往岸边游去。

    那少年水手的水性颇佳,最先带人上了岸。然后,他又帮乐毅和虞月上岸。而剧辛,在水中却已呈体力不支之状,那少年马上又跃入水中,半挟扶着剧辛,把最后的两人,也弄到了岸边。那两名商贾能大难不死,忙跪拜于地,向乐毅等人,感激流涕地道谢不已。

    乐毅扶起那两名商贾,安慰了几句,便走到剧辛身边。

    剧辛此时已是脸色惨白,嘴唇发青。他腰上的伤口还未处理,却要勉强地带人游水过河,以至伤势加重。饶是他身体再壮实,但也快要支撑不住了。

    乐毅脸上,不由满是关心急切之色。剧辛强笑道:“无妨,剧某乃军伍之人,一生东征西讨,经大小战事无数。受点小伤,便如同家常便饭一般。乐兄弟无须太过担心。”

    “剧兄先且不要说话。”乐毅把剧辛腰后的衣衫一撕开,只见在他腰上,一把匕首没身而入。伤口极深,仍自丝丝地淌着血,伤口旁的肌肤,却已是被水泡得发白。

    乐毅不敢将匕首贸然拔出,否则剧辛的伤口,必会大量出血,那便难以控制了。乐毅沉思了下,然后往左右两旁望去,再转对虞月道:“月儿,你先照顾着剧兄。我要去寻些物什。”

    虞月颔首柔声道:“你要小心一些。”说完,便搀扶着剧辛,走到一旁坐下。

    乐毅也不多做耽搁,转过身,便往岸边不远处的密林走去。

    此时天色未亮,天边隐雷轰轰做响,竟像是又有一场大雨要下。众人皆担心地看着天色,不知这场雨,何时会下?但众人皆已是疲乏之极,无力去寻避雨之所。便就地而坐,休息养神。

    在等了约顿饭的时间之后,众人才见到乐毅,从林中折回。

    乐毅走到虞月和剧辛身边,把手中的东西交给虞月,便扶着剧辛侧过身去。虞月仔细地观察着,乐毅交与她的东西,却是一把奇形怪状的绿草。只见这些草叶,呈倒披针形,叶互生,叶缘有不规则的锯齿。虞月从未见过这样的草,不禁有些好奇,朝乐毅问道:“乐大哥,这是什么草?有何功用?”

    “此草名为三七,又名滇七。喜阳,多生于夏、秋两季,有止血之用……”说话间,乐毅已一手按着剧辛伤口附近的肌肤,一手慢慢地将匕首抽出。此时,匕首一被拔出,伤口处鲜血立即汩汩涌将出来。所幸的是,此匕首上并无搽毒,流出的血都是鲜红色的。而剧辛也不愧是身经百战的将军,竟然连哼都未哼一声。

    乐毅沉声道:“剧兄再稍忍得一会。”说着,乐毅便用抽出的匕首,细心地割除掉,剧辛伤口旁的腐肉。然后,让虞月把三七草递来。乐毅把草都塞入嘴中后,将草嚼烂,再吐出草渣汁液,敷在剧辛的伤口之上。剧辛立即感到,伤口传来一阵收缩剧疼,忙咬紧牙关挺住。

    三七的止血效果显著,青绿色的草渣敷上之后,伤口的血便渐渐止住不流了。乐毅再把自己的衣衫下摆,撕下了一大截,帮剧辛将伤口包扎好。待一切处理妥当后,乐毅才松了口气。剧辛此时虽还虚弱,但伤口已是没什么大碍了。

    虞月望了下暗沉的天色,担心地对乐毅道:“乐大哥,看来,马上便要下大雨了。我们是否,先去找个避雨之所?”

    乐毅抬头望了下阴霾的天际,同意地点了点头。乐毅环视了下众人一圈后,便抬手唤那少年水手过来。目光熠熠,望着那少年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那少年诚惶诚恐地答道:“小人姓阮,家中排行第五,别人都叫我阿五。家住在大梁城外的黄牛村,祖辈都以行船为生。”

    乐毅点了点头,然后又问道:“小五,你可知道,附近有无落脚之处?”

    阮五想了一下,便点头答道:“有的。我们要过了猿啼崖,再沿着河岸,往前走约五里。那里就有个小渔村,我们可以到村里去落脚休息。”

    “那事不宜迟,我们便马上动身吧。”乐毅扶起剧辛,命众人即刻动身起程。

    河岸边的礁石嶙峋,乐毅一行六人,既有伤重者,又有体弱者。六人只有相互搀扶,步履蹒跚地往前行,行速颇缓。虽说只有五里多路,但乐毅众人,却走了将近一个时辰,才看到阮五口中所说的小渔村。

    而在行至半途之际,大雨已是倾盆而下。众人此时,皆是全身湿辘辘的。被雨水浸透了的衣服,紧贴着肌肤,让人遍体生寒,难受之极。

    “到了!”在一见到前面的村寨后,阮五便兴奋地对众人大叫着。阮五在向乐毅请示之后,便先跑入村寨去,为众人做落脚安排。落脚之处便在眼前了,众人也不由加快了脚步,往前疾走而去。

    阮五进了村寨之后,便找到了村中的族长,跟族长大略说明了情形。而族长亦是朴实之民,在听完了阮五所述后。便带着村中几个族人,迎了出去,把乐毅众人安排到自己家中。

    族长是个慈眉善目的白须长者,他在把乐毅众人安置妥后。便吩咐妻子,去找几件干净衣服来,先给众人换上。又命女儿,去为众人煮些姜汤来怯寒。

    乐毅众人,围在火堆之旁,身上的寒意便已去了不少。见族长交代完妻女后,又笑吟吟转向众人,道:“寒舍简陋,还请诸位贵客将就一下。”

    乐毅站起身,抱拳笑道:“在下等人出门在外,却遭不测之灾。所幸,有老丈肯援手相助,我等实是不胜感激。”

    族长闻言,亦拱手笑道:“小老儿早得闻,猿啼崖一带的水匪,凶悍残忍之极。而你们几位,却能从匪人的手中脱生,必是本事非凡之士。几位贵人能到鄙村来,小老儿已是倍感荣幸了。”

    乐毅笑道:“老丈过誉了。在下等叨扰了贵地,心中不安,自当付与食资。”说完,乐毅便让虞月,从包袱中取出一些钱贝,要交给族长。

    “贵客万万不可,折煞小老儿矣!”族长虽是渔民出身,但却心地淳朴,毫不贪财。他见乐毅,执意要给他钱贝之物,赶忙推辞不受。两人几番推让之下,乐毅见族长的态度极为坚决,也只好叹息作罢。

    此时,族长之妻已找了五件男装、一件女装,拿进屋子,给众人更换。乐毅等六人,接过了衣服,便依次进里房去换衣。待六人皆换上了干爽的衣服之后,族长的女儿,也端上了姜汤,为每人盛了一碗。

    众人喝下姜汤后,均觉得精神和体力,已是恢复了不少。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