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穿越小说 > 问鼎战国录 > 第二十四章 宗室之乱
吴广当年,将自己女儿孟姚,献给赵武灵王。孟姚小名娃嬴,入宫后很是得宠,赵武灵王赐她名字叫吴娃。吴娃几年后,为赵武灵王,生下了一子——赵何。

    起初,赵武灵王是把长子赵章,立为太子的。后因宠爱吴娃,不惜违背了宗制,废嫡立幼。废除了公子章的太子之位,立吴娃所生之子——公子何为太子。周赫王一十六年,赵武灵王又传国于公子何,任三朝元老肥义为相,兼任赵王何的太傅。赵武灵王自号主父,把国政交于公子何,他则专心于外政。

    被废黜的太子——公子章,年长太子十岁,英武多谋。年仅十六岁之时,便随着赵武灵王,出军攻伐中山,披甲上阵杀敌。吾丘鸠是中山国有名的猛将,衣铁甲,操铁杖以战。所击无不碎,所冲无不陷。而吾丘鸠亦败于公子章之手,公子章便因此,而在赵军中声名大噪。

    公子章被废了太子之位后,一直郁郁寡欢,不服其弟公子何。赵武灵王立公子何为王之后,对公子章却一直心怀内疚,想为其做些补偿。周赫王一十九年,赵武灵王率军攻灭中山后,先是立了傀儡王,而后又驱除了傀儡王,把代郡和中山封给了公子章。让公子章任代王,号安阳君。又委田不礼为公子章之相,辅佐公子章管理中山。

    田不礼原为齐国贵族,任公子章之相后,更是嚣张跋扈一时。

    现在,部属在自己的地盘上,被人给收拾了。田不礼的脸上,顿是不大好看。目光阴狠,盯着乐毅和剧辛两人。似是要把这两人大卸八块,方能泄他心头之愤。

    田不礼虽是心胸狭隘,可毕竟是见过风浪之人。见那两人遇大军压近,脸上却无惧色,亦知非是寻常之辈。田不礼遂强自压下心头的怒气,驱马往乐毅、剧辛两人而去。欲查清了他两人的身份后,再做打算。

    距乐毅、剧辛两人十步远时,田不礼便举高手,让大军停了下来。田不礼眯着眼,细细地打量着乐毅和剧辛两人。半晌,才阴声细气地道:“伤我部下的,可是你们两人?”

    剧辛一挺胸,不屑地道:“是又如何?”

    还从未有人,敢用这种语气对他说话。田不礼不由目光一寒,冷森森地道:“你是何人,胆敢到这来撒野?你可知道我是谁?你们是不是活厌了?”

    剧辛嗤笑了一声,好整以暇道:“我自是知道你是谁。若是换做肥相,剧某定当恭恭敬敬的。可你田不礼,还不配。”

    田不礼乍一闻言,顿是怒不可遏。赵主父虽任田不礼,为公子章之相。但赵人素来敬重肥义为相,却不把田不礼放在眼里。一是因为,田不礼是从齐国而来,不见纳于赵国。二是因为,赵主父封公子章为代王,一直为朝中群臣所反对。一国之中,又岂能并立两王?是以,田不礼也连带着,受赵人所轻视。

    “你们既然不想活了,那也休怪得本相了。”田不礼恼羞成怒,眼中杀机已显,便要下令动手。

    剧辛哈哈一笑,却从怀中掏出块青铜令牌,在田不礼眼前一亮。冷哼道:“田不礼,你可看清楚了。我是赵将军麾下千骑长,便是要处置我,也轮不到你来动手吧。”

    田不礼见此令牌,脸上的神色,立变得阴晴不定,半晌不语。

    这刻有“成”字的令牌,正是赵成的军中信物。赵成是当今赵王的叔父,和大夫李兑又私交甚好。此二人,掌管着赵国的军政大权,连肥义都得让其三分。若是得罪了赵成,便无疑是,等同与整个赵国宣战了。

    而田不礼,自是知道的其中厉害。权衡再三后,便硬是把发作的怒气,又吞回了腹中。往四周一望,只见那惹祸的骑兵长,正站在马下。田不礼顿把爆发的怒气,都发泄在那骑兵长身上。手起一鞭,便往那骑兵长狠狠地劈头抽去,愤恨怒骂道:“你这不长眼的狗东西,简直是丢人现眼。”

    那可怜的骑兵长,冷不妨被一鞭当脸抽中。顿时捂着脸惨叫连连,倒在地上一番乱滚。只见,一条血淋淋的鞭痕,从他脸上划过。皮开肉绽,一片血肉模糊,令人触目惊心。

    田不礼发泄过怒气后,又转向剧辛。脸上已是换了副表情,和方才简直判若两人。拱手恭笑道:“田某不知是将军大人,方才多有得罪。还望将军大人,海涵勿怪。此次,都怪田某约束属下不力,田某回去后,定当逐一严惩不迨。”

    田不礼的官位高过剧辛,却也放得下架子,先行赔礼。剧辛自是不好再咄咄逼人,遂顺势道:“田大人客气了。剧某也是一时意气,才和贵属起了冲突。希望下次,不会再有这等误会发生了。”

    田不礼微扯嘴角,皮笑肉不笑地拱手道:“这是自然。田某当会好好地管教属下,担保不会再有下次了。”

    “如此甚好。如若无事,剧某便先行告辞了。”剧辛一抱拳,便欲告辞离去,不想再于此地多留了。

    “将军且慢。”田不礼一伸手,出声拦阻道:“将军大人,既然到了灵寿。何不随我去,拜见一下代王?代王若知将军莅临,定会在宫中大摆筵席,好生款待将军。”

    剧辛一抱拳,淡淡道:“田大人的好意,剧某心领了。只是,剧某尚有要事在身,不能前去拜望君上,还请大人为我说一声。若得暇时,剧某定会亲去当面请罪。”

    剧辛称公子章为“君上”,而不称“代王”。田不礼的脸上,不由一阵抽搐,却又发作不得。

    而剧辛却不再管,田不礼是何反应,转身便去招呼乐毅上路。乐毅见剧辛已摆平了事端,便走上前来,与他窃窃商议了几句。两人遂翻身上马,越过了田不礼,继续前行。阮五则驾着马车,紧跟在其后。

    望着乐毅和剧辛一行,渐已走远了之后。田不礼的脸色,立即阴沉了下来,抬手招过一人,附耳对他细细吩咐了几句。那人点头领命,随即朝着,乐毅、剧辛一行所去的方向,闪身钻入了巷道之中,眨眼不见。

    田不礼望着乐毅、剧辛消失的方向许久,眼中冷芒四射,心中暗自咬牙:终有一日,定要叫这些赵人,不敢再小觑于我!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