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穿越小说 > 问鼎战国录 > 第三十三章 遇袭逃生(下)
乐毅和剧辛两人,心中若明,却目不斜视,若无其事地继续前行。

    此时,从两人正对面,缓缓驶来一辆拉货的马车。车上载着,小山般高的稻絮。赶车之人头戴草笠,身披蓑衣,只顾着低头赶马驾车。在乐毅、剧辛骑着马,与此车擦身而过时。车上的稻草忽地轰散,草絮乱飞,车上现身出来,四个持弩欲射的黑衣人。

    而乐毅和剧辛,却早有准备。还不待这四个黑衣人的弩箭射出,两人已同时飞身下马,跃到车上。猛地拔剑出鞘,手腕疾旋,便是几道寒光闪过。那四名黑衣人,连着几声惨叫。在乐毅和剧辛的雷霆之势下,毫无反抗之力,全都毙命摔落了车下。

    那赶车之人见势不对,慌忙跳下马车,就地一滚,从怀中掏出一把短刃。而从前后两边,黑暗的巷道之中,纷纷各奔出了八名黑衣人。对乐毅一行几人,已呈夹击包围之势。

    乐毅不等包围收拢,持剑一喝,便往前面的八名黑衣人冲去,叱道:“小五,快跟上来。”阮五闻言,不由身子一颤。恢复了平时的机灵,叱马驾车紧跟着乐毅、剧辛,往前突围。

    这批黑衣人,仿是训练有素的死士杀手。身手了得,个个悍不畏死,决非是好对付之士。见乐毅、剧辛冲上前来,这几名黑衣杀手,便也横剑疾冲,迎了上去。而后面的黑衣人,亦紧追而至,形势顿是危急。

    乐毅和剧辛知道,现今已是生死攸关之际。下手皆不留情,冲进黑衣杀手中,双方厮杀在一块。而乐毅和剧辛两人,虽是身手不俗。可是,陷于十多名杀手的围斗中,一时亦不能脱困而出。

    两人一番苦战之下,也只杀了两名黑衣杀手。剩下的杀手,却仍是凶狠无畏,以命相搏,一心要取乐毅二人的性命。在这些杀手狂烈的围攻之下,乐毅和剧辛两人,不禁疲于周旋,身上已多了几处伤口。

    正在混战之际,马车上突地传出,虞月的一声惊呼。只见一名杀手的剑,被剧辛挑飞,却正好插入了,虞月所乘马车的车身。乐毅心挂虞月,心绪顿是大乱。心知,此刻形势危急。若再突围不出,他和剧辛就会有所顾虑,而不能专心应敌。思忖及此,乐毅目中精光大涨,大喝一声,奋尽全力施为。“巨阙”顿时大展神威,剑气挥霍纵横。硬将杀手的包围圈,撕开了一道口子。

    “小五,快冲出去。”乐毅边全力挥剑,阻拦着黑衣杀手的追截,边朝阮五大喝。阮五心知紧要,忙奋力地驾车冲了出去。一众黑衣杀手,仍意图追截上去,却全被乐毅和剧辛阻挡了下来。

    乐毅和剧辛少了一层顾虑后,便全心全意地,对付这批难缠的黑衣杀手,且战且退。在乐毅和剧辛犀利的剑法之下,这批黑衣杀手,渐渐只剩下了七人。仍在苦苦地缠住他们不放,至死方休。乐毅和剧辛两人,也已撑得十分吃力。对这些悍不畏死的死士杀手,大是头疼。

    正在激战之际,却有一匹怒马,正从街道一头狂奔而来。只听一人,愤恨地狞笑道:“乐毅,纳命来!”

    乐毅闻声,不由大吃了一惊,道:“不好,是缪洛。”

    “快走。”剧辛闻言,顿时神色大变。应付这些杀手,已是大为吃力。若再加上缪洛,他们两人哪还有命在?可是,两人一时之间,又摆脱不了,这些难缠的杀手。只有一步一步的,艰难地往后撤退。

    那匹怒马,转眼便已狂奔而至。马上之人,果然便是,神态狰狞、满含杀气的缪洛。此时,缪洛一见到乐毅,凶狠的眼神中,立即射出了熊熊复仇之焰。跃身下马,抽出腰中“逐月”,冲向乐毅。

    乐毅和剧辛两人,心中顿是凉了一半。此番,当真是在劫难逃了。

    就在两人绝望之际,在转角一条巷道中,却突地冲出来一批数十人。只听有一小孩大声叫道:“哥哥勿怕,小乘来救你了。”正在拼斗的两方,都被这突然冒出来的人马,给吓了一跳,有点不知所措。那自称“小乘”的小孩,却是毫不含糊。未等对方反应过来,便大叫下令道:“放箭!”

    而那几十名壮汉,竟然是听命于这个小孩。“小乘”一声令下,这些壮汉,便即训练有素地纷纷蹲身下来。张弩搭箭,箭矢如飞蝗般,射向那些黑衣杀手。那些黑衣杀手遭此突然袭击,一时反应不及,兼且在夜色不明之下,更是难于躲避。只听惨叫声连连,七个杀手中,已有五个被射成了刺猬。剩下的两人,也是中箭受伤,连缪毒都身中了一箭。

    一轮箭射完之后,“小乘”又命令道:“儿郎们,上去帮哥哥杀敌。”那些大汉,立时弃弩抽剑,喊杀着往前冲去。

    乐毅和剧辛见有援兵来助,立时精神大振。互觑了一眼,也奋剑冲上前去,大肆砍杀。那剩余的两个杀手,自是不能幸免,皆毙命在乐毅和剧辛的剑下。而缪洛亦是寡难敌众,又是有伤在身。在杀伤了两、三个大汉后,终被乱剑砍死。死时,仍是死不瞑目,一副狰狞可怖之相。

    一场激烈的恶斗,终于结束了。乐毅和剧辛,万料不到,他们竟能大难不死。不由都生出了种,恍如隔世之感。

    那“小乘”跑到乐毅面前,兴奋地抬起头,望着乐毅。眨巴着眼,道:“毅哥哥,你可知道我是谁?”

    乐毅望着这“小乘”,见他只有十二、三岁光景。长得眉清目秀,神情调皮间,又隐有种,超越了年龄的成熟之感。乐毅剑眉一挑,疑惑地道:“你是……”

    “小乘”五官一皱,不高兴地道:“我是小乘啊,你怎么不记得我了?”

    “小乘?”乐毅搜肠刮肚,一番苦想之后。终于想起了,十年前他离家之时。樊叔叔当时,不正有个两岁大的儿子吗?乐毅眼神一亮,一把捉住“小乘”的肩膀,喜悦地道:“你是乐乘?”

    乐乘顿时高兴起来,脸上笑出一个酒窝,道:“哥哥,终于是记起我了。”

    乐毅亦是高兴,仔细打量着乐乘,微笑道:“勿要怪哥哥不认得你。不见十年,小乘已长得这么大了。”

    乐乘牵着乐毅的手,向四周望了一眼,道:“这不是说话的地方,哥哥,请随我回去再说吧。”

    乐毅颔首笑道:“好!”

    乐乘指挥若定地,命人把地上的尸首,都搬上了早准备好的马车。又用细沙遮掩着道上的血迹,扫入一旁的沟中。乐毅见乐乘年纪虽小,处事起来,却是有条不紊。显是多得了,樊叔叔的悉心教导。

    乐家的人,怎都如此出色了得?剧辛在旁看着,心中亦不由大为叹服。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