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穿越小说 > 问鼎战国录 > 第三十九章 山中温泉
乐毅招过乌恒来问:“乌恒,这几日里,我们已翻过几座山了。这片山区,到底通往何处?现在,我们又是身在何方?应该如何走才好?”

    乌恒非常熟识中山境内的情况,心中早有了定算。听乐毅相询,忙答道:“此处,应是太行山脉的一条支脉,绵长数百里。我们若能成功穿过去,那离中山边境便不远了。”

    乐毅心知,若从官道而出中山,必是危险重重。不如,就从这条山脉中穿出去,相对还会安全一些。想罢,乐毅便吩咐乌恒,带人在前开路,务要从这山区穿出去。

    乌恒领着数名家将,在前披荆斩棘,遇石凿路。一众人等,开始在这渺无人烟的山区,翻山越岭,艰苦跋涉。

    现今,已是秋末冬初。山中的气候严寒,环境恶劣。一众人,饿了便以野果、干粮裹腹。晚上则找高树,睡在树杈之上,以免山中有蛇虫野兽袭击。就这般,又在这片崇山密林中,穿越了五、六日。乐毅一行众人,皆已是身心疲惫,满脸尘霜,清瘦了不少。

    翻过一座山后还是山,越过一片林后还是林。若不是,有乌恒这种山林能手在。众人早就要,在这片莽莽的山林中,迷失方向了。午后,乐毅等人在树荫下,稍做休息之时。乌恒便领着几人,到前面去探察地形情况。过了半个时辰后,乌恒满脸兴奋地回来,向乐毅禀报道:“毅少爷,我们在前面,发现了一个温泉。”

    众人闻言,皆兴奋地眼神大亮。穿山越岭那么多日,他们早已又疲又累。山中虽有小溪清泉,但由于水冷之故,故只能做洗脸之用。现在闻到有温泉,众人哪还按捺得住,心中欢呼雀跃之情。

    乐毅立即命乌恒在前带路,一众人似乎已是疲惫全无,紧跟着乌恒,往他所说的温泉而去。走得一里路远,果见到了一眼,热气沸腾的泉水。乐毅和剧辛上前,用手去试了下水温,却觉烫手之极,人根本不能进入泉内浸泡。

    乌恒也试了下水温,不由皱眉道:“不如,我们把水舀出,待凉些再用吧。”

    乐毅略一思虞,摇头道:“我在昆仑山之时,也曾浸过温泉。这一带若有温泉,必不止一处。这里或只是泉眼,所以水温才会如此之高。我们不如往下寻寻看,定还能有所发现。”

    众人闻言,又即精神振奋起来。他们本以为,没机会入泉浸泡了,想不到还有转机。一众人,忙依着乐毅之言,往下找寻别的泉眼。果不其然,众人在另外一处,又找到了一眼泉水。而这眼泉水,比之方才的那眼,更大了数倍。可容纳三十人,同时浸泡其内。泉水清澈,水温也正是合适。

    一众人皆是喜形于色,每人心中,都渴望能立即跃身泉中。但第一个入泉泡澡的,当然要让给唯一的大美人——虞月了。虞月见到这眼温泉,心中早已忍受不住诱惑,自是笑吟吟地不做推辞。众人分好了方位,为虞月把风后。泉中便响起了,虞月的下水之声。女儿家最爱清洁,在山林中,她已数日不能洗澡沐浴。可知,虞月现在是多么的迫切了。

    虞月闭眼享受了一会,温泉的浸泡之后。只觉这几日来的疲惫,已尽数洗去,通体舒泰之极。但她自是不好意思,一人独占温泉太久。浸了还未有半个时辰,便穿衣上岸了。虞月刚走到乐毅面前,只听身后一阵阵欢呼传来。“扑通”的跳水声不绝于耳,众人已急不可待地跃入泉中,尽情嬉戏享受了。

    此时,虞月刚泡过温泉。一双如秋水般的美眸,慵懒地半开半阖,风情迷人。粉脸被泉水浸得通红,却更显得娇艳欲滴,令人砰然心动。仍湿漉漉的长发青丝,随意地披散下来。晶莹的水珠,顺着白玉无暇的光滑玉颈,流淌而下,有着让人无可抗拒的致命诱惑。

    乐毅看着与平时大不一样的虞月,心中极是震撼。如此的美人儿,不论怎么看,也总觉怎也看不够似的。自己每每以为,已完全了解了她时,却又能发现,她的另一种风情来。乐毅现在终于知道,为什么有那么多君王,会沉溺于美人柔情中,而不能自拔了。

    虞月见乐毅痴痴地望着她,心头暗自欢喜。娇艳饱满的唇角,微微上扬,娇笑道:“乐大哥,在看什么呢?难道,你没有见过月儿吗?”

    乐毅心中正柔情满溢,凝视着佳人的美眸,微微一笑道:“或许,祖父说得是对的。有月儿在我身边,我便会沉迷于月儿的美色之中!月儿这般的美貌,我怎么看都看不厌。这辈子,我都不想让你离开,我的视野之外。”

    虞月闻言,心中不由泛起了,又是羞涩又是甜蜜之感。眸中秋水氤氲,玉靥璨若娇花。因为,乐毅还是第一次,对她说这种,温柔中又带着点霸道的情话。怎不教她心花怒放,魂醉神迷?

    见佳人醉人的娇颜,乐毅更是心下大动,轻轻牵住虞月的青葱玉手,走到一旁静谧处。乐毅找了块平整的青岩坐下,然后搂着虞月的绢腰,让她坐到自己的腿上。虞月稍做了下反抗,却终是抵不住情郎,乖乖地趴伏在乐毅的肩膊上。与他一起看着,青山远掩,流水棕棕。这瞬间,天地之间,便仿如只剩下这相依偎的两人。尘世的嚣喧,都已不再重要,只留下此时的美好。

    虞月偎在乐毅的怀中时,罗裙下,便露出了一双未着鞋袜的玲珑玉足。这又或是,越女沐浴后的习惯。这双玉足,正轻轻地在乐毅眼皮底下,摇来晃去。而它的主人,却沉浸在悠然自得之中。浑然不知,乐毅此刻用了多大的克制力,才让自己把目光,从那双完美无暇的玉足上收回。

    为强行分散自己的注意力,乐毅自找些话说道:“月儿,这几日让你受苦了。”其实,这句话乐毅已说过好几次了。但虞月的确是坚强,随着他们这些男儿,在山林中吃苦,却从没听她抱怨过一声。

    虞月轻摇着螓首,嫣然笑道:“有乐大哥在身边,受再大的苦,月儿也不怕。”

    乐毅闻言,心中不禁一阵感动。能得到美人如此垂青,夫复何求?乐毅搂在虞月腰上的手臂,微一收紧,把她揽得更是紧贴入怀。望着她娇羞的玉容,轻笑道:“月儿,能否在无人之时,对我改下称谓呢?”

    虞月扬起红霞满布的玉脸,似水秋瞳中一片迷醉之色,吐气如兰道:“那要月儿,唤你什么呢?”

    乐毅伏脸到虞月的耳垂处,轻轻吹气道:“祖父已答应了,让我娶你为妻。月儿可唤我,夫君大人。”

    虞月闻言,又是娇羞又是惊喜,美眸深情地望着乐毅。美色当前,乐毅忍不住用指勾住虞月的下巴,抬起她的绝色脸蛋。伏下唇去,盖在她饱满娇艳的红唇上。虞月娇躯微微颤抖,情不自禁地把玉臂环在乐毅的脖上,身子更紧贴在乐毅怀中。

    乐毅一番浅尝即止,便从虞月的唇上离开。虞月微睁开眼,眼中满是陶醉之色。玉臂仍不肯放开,怨嗔轻吟道:“那日,你对那女子百般亲密,月儿也要你那样对我。”

    乐毅心中一颤,知月儿始终是对小昭有醋意,却在此时才说出来。乐毅不由轻声笑道:“月儿,若肯乖乖地唤我一声,夫君大人。那我便如你所愿。”

    虞月轻咬着下唇,挣扎了半天,才声若纳蚊地垂首道:“夫君大人……”

    话犹未完,乐毅便用力地把唇封住虞月的娇唇,一番深情地攫取着,她唇舌间的香甜。两人心神皆醉,紧紧地相拥在一起。天地间,似已不再有寒冷,只燃剩这撩人的春意……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