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穿越小说 > 问鼎战国录 > 第四十章 终抵邯郸
这意外发现的温泉,已洗尽了乐毅众人的疲惫,使众人恢复了体力和精神。

    三日后,乌恒便带领着众人,穿出了这片绵亘的山区,到了中山边境。因中山已为赵国所属,所以,连接着赵境的边守城防,也就不再严密。乐毅众人,趁夜潜出了边城,漏夜赶路。到天亮之时,已踏足在赵境之内了。

    到了赵境,有剧辛这千骑长做保护,众人就毋需再遮遮掩掩,仓皇逃命了。到边塞小城——艮牟,补充了马匹和食物后。众人便改由官道往邯郸而去。只花了四日工夫,便已到了邯邺,行程快捷不少。

    从邯邺而到邯郸,亦只需半日的马程。众人从天亮出发,未时时分,便已抵达了,这赵国的大都城——邯郸。

    邯郸乃是天下名城,比之咸阳更具盛名。单看外围,便是城高墙厚,雄壮之极。护城河既深且阔,大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势。城楼上旌旗如林,巡卫哨兵满布,防卫森严。不愧为,赵国的国都雄城。进入了城内,更是一番繁华之象。城内建筑雄伟,街道宽敞。行商走卒穿梭往来,热闹非凡。

    进到邯郸城后,虞月和乐乘两人,便不愿意再待在马车内了。两人兴奋地探出头来,四处地观望指点,唧唧对话。这对叔嫂,显是已相处得极为融洽了。而虞月的倾城美貌,暴露在城内的平民百姓眼中,立引起了极大的轰动。若不是,有乌恒等家将,在一旁凶神恶煞地保卫着。只怕,现今的情形,已不知要乱成怎样了?偏是那惹祸的美人儿,却是浑然不知。每与乐乘看到新奇的事物,便笑得如花绽放,更是倾倒众生。

    乐毅和剧辛,在前纵马并排而行。剧辛入城之后,便一直沉吟不语,此时才开口道:“我在邯郸也有府宅,乐兄弟,你便先到我那去,落脚做安排。待会,我要去找赵老将军。商议此次灵寿之行,田不礼所做的好事。”

    乐毅皱眉道:“田不礼定是包藏祸心,连公子章亦非简单人物。这两人,不知在合谋什么诡计,万勿让他们得逞了才好。”

    剧辛哈哈笑道:“有赵将军和李大夫在,哪怕他们能使出什么手段来?放心好了,只要某与赵老将军禀报一声,自会叫那田不礼,玩不出什么花样来。”

    乐毅在剧辛口中已得知,李兑和赵成,是赵国朝内最有权势的两个大臣。正是一文一武,有此二人坐镇,又有谁敢作乱?乐毅便点头笑道:“剧兄既然如此说,那我便可放心了。”

    一路笑谈之间,剧辛便领着乐毅一众,回到了他在邯郸的府邸。在为乐毅等人做好安排后,剧辛便等待不及,匆匆出门,去找赵老将军禀报了。过了两个时辰之后,剧辛却是垂头丧气地走了回来。乐毅见状不由一惊,忙问道:“怎么了?剧兄没找着赵将军吗?”

    剧辛无奈地点了点头,叹气道:“我到将军府时,他门下之人,说将军昨日出城去了,到今日还未回来。我在他府里,等了个多时辰,便只好先回来了。”

    乐毅闻言安慰道:“既是如此,剧兄亦无须着急,便安心等待赵将军回来便是了。”

    剧辛面容一肃,摇头道:“我们回邯郸已耗了大半个月,田不礼若有不轨之心,这段时间内,已够他做足准备了。是以,此事必不可拖延。否则,后果便难以预料了。”

    乐毅沉思点头,知剧辛所说的,确是在理。剧辛忽地目光一亮,拉着乐毅,笑道:“走,我们去见李大夫。”

    乐毅一怔忡道:“剧兄为何,要我和你一起去?”

    剧辛笑道:“若是我一人去,和李大夫说此事,李大夫或会不信。但你乐家,在灵寿是有威望的。更何况,你身牵此事之中,你与我一起去,自可更叫人信服。”

    乐毅无奈点头道:“那好吧,我随你一齐去便是了。”乐毅向乌恒等家将,交代了一番后,便随着剧辛出门去了。

    在骑马走过了几条街后,两人便已到了,一座豪华宏伟的大宅前。只见,这座大宅占地极广,围墙极高。单论气势,在邯郸城内,便无几家宅院,可与之相比。乐毅眉头微皱,虽知李兑大夫,在赵国中权势极重。却想不到,他会如此奢侈显摆。可剧辛却像已来过多回,丝毫不以为意。拉着乐毅,便往挂着“李府”匾额的宅门走去。

    剧辛在报上了名谓后,李府的守卫,自是不敢怠慢,忙入府去禀报。过得顿饭工夫,便有人出来,接迎乐毅和剧辛二人,显是李兑的门客。进到李府之内,眼见之园林景观,更是叫乐毅叹为观止。只见府院内,假山盆栽装点处处,美奂绝伦。楼台阁宇,更是妙手所建,比之王宫,也丝毫不会逊色。

    那李府的门客,带着乐毅、剧辛,在府内走廊穿行了许久。才把两人,带到了李兑的会客之处。可见李兑的府邸之大,实是国之罕见。乐毅和剧辛,被恭请入厅内就坐,马上便有四名美婢上来服侍,为两人奉上香茗。

    乐毅、剧辛两人,待坐了片刻之后。便见有一人,捻须含笑,缓步从门外走了进来。只见此人,神态儒雅,身型欣长。颌下一撮美须,眼神亲切自信,让人一见便能大生好感。如此儒雅风流之士,当是李兑无疑。

    乐毅忙跟着剧辛起身,向李兑行礼。李兑却似是毫无架子,对两人呵呵笑道:“两位无须客气,把这里,当做是自己家中便行了。剧将军乃是赵老将军的爱将,能来鄙舍作客,当是我李兑之荣幸。”

    剧辛忙对了一番谦虚客套之辞,然后,又为李兑介绍了乐毅。李兑望着乐毅,亦是一番赞赏有加,弄得乐毅亦有些受宠若惊起来。乐毅心中暗忖到:李大夫明明权倾一时,但对他两人,却如此客气礼遇。如此的胸襟气度,实不得不叫人佩服。也难怪,他能在赵国中,有如此大的权势了。乐毅初时对李兑所存的不好印象,此时,在见了李兑本人后,也已一扫而空了。

    李兑含笑望着乐毅和剧辛两人,捻须道:“剧将军和乐公子,此次辱足鄙处,是否知李某,命人新编了一支歌舞。两位,想来一睹为快吧?”李兑明知,乐毅和剧辛两人,自是有事才会登门造访。却又故意,借以新编歌舞为名相询。言辞之间,修饰得极为儒雅风流。此番修为,便非一般人所能比得。

    剧辛心知,事情之紧要,不容拖延。与李兑说笑了两句后,便望了下四周,向他使了个眼色。李兑是惯于察言观色之人,自是善体人意,怎能不心领神会?只见他淡然一笑,大袖一挥,吩咐侍候在旁的一众美婢,都先退了下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