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穿越小说 > 问鼎战国录 > 第六章 天下名士
    回到大梁城后,众人正穿过商贾民宅区,往和府的方向而行。此时从大道另一头,却有一队声势浩大的车马,朝着乐毅、宋玉一众人迎面而来。只见两队执戈侍卫,威武凛凛地在前开路。后面则有几辆豪华气派的,双轩华盖辕车。如此派势阵仗,便可猜知,车中之人的身份,定属王公贵胄一类。

    宋玉身为楚国的使臣,自是不会回避让道。只坐于马上,傲然地静观其变。那两队侍卫,近到前来。队中的侍卫长,见有人拦在大道中央,顿时大喝道:“你们是什么人?竟敢在此拦道。”

    宋玉正是心情不畅,神色冷峻,哼了声道:“宋某乃楚国使臣,不知前面的,是哪位大人?”

    那侍卫长闻言一愣,立即上前,抱拳恭声道:“小人不知宋使节在此,多有冒犯,得罪了。大人请稍等片刻,小人这便去,请示相国大人。”宋玉听闻“相国大人”这四字,顿是神色一变。难不成,来的竟是孟尝君——田文?

    此时,前面的整个队伍,已停了下来。那侍卫长飞奔而回,到后面的一辆大车旁,对车内的人,禀报了一番。过了一会,只见从车上走下了一人。而后面的两辆车上,也各走下一人。此三人,联袂朝着乐毅、宋玉一众人,缓缓走来。

    乐毅等人已下了马,宋玉自也不敢过于托大,赶忙也下了马来,等候那三人过来。

    那三人走得近时,乐毅才发现,其中有两人,竟是识得的。其中一人,身形瘦小,却是衣饰华贵,双目如电。散发出一股,凌于他人之上的魄力。此便正是,与乐毅有过一面之缘的,孟尝君——田文。而另一人,却是儒雅翩翩。正捻须眯眼,看到乐毅,也是一阵怔忡失神的李兑。而最后一人,相对于田文、李兑而言,长相却是甚为平庸。最特别的,便是他颌下,留有一把飘逸的美须。年约四十许间,身形瘦长,穿一身普通的文士衫。脸上挂满笑意,似是极为平易近人之士。但此人,能与田文、李兑并肩而行,定也是不凡之辈。

    其实,宋玉出使他国的机会,并不甚多。这迎面而来的三人,他却无一人识得。宋玉正不知,要如何开口之际。田文却已先拱手对他笑道:“宋大夫,来我魏国已多日。本相还未有机会,得晤一面。今日,竟在此偶遇,实为幸事。”其实,各国皆敬仰的孟尝君——田文,身为魏国之相。根本便不会,随意接见别国使臣。如此这般说辞,已是大给宋玉面子了。

    宋玉闻言已知,眼前的,定是天下闻名的孟尝君——田文了。不禁额头渗汗,毕恭毕敬地拱手揖礼,道:“外臣宋玉,见过田相。外臣不知来的竟是田相,要不岂敢阻拦田相之道?”

    田文眼中精光一闪,却哈哈笑道:“无妨,趁此机会,待本相为你介绍两位友人。这一位,是赵国的奉阳君——李兑。他正是来为我王贺寿的,赵国使臣。你们可结识一下。”

    李兑呵呵一笑,拱手对宋玉笑道:“宋大夫年少有为,日后,李某或多有仰仗宋大夫之处呢。还望宋大夫勿要嫌弃。”宋玉更是汗流浃背,忙称不敢当。李兑,现在正是赵国数一数二的人物。身份地位,皆高出宋玉一大截。宋玉又怎敢与之攀比?

    田文又接着介绍道:“而这位,便是名满天下的雄辩之士——苏秦,苏大先生了。我想,宋大夫应该不会,没听过苏先生之名吧?”乐毅和宋玉一闻苏秦之名,两人皆是神情一震。

    乐毅望着苏秦,不禁心中激动。苏秦正是师叔鬼谷子的门下弟子,想不到,竟于今日得见其人了。而宋玉的震惊,完全是因为,苏秦的名声太过响亮。眼前这长相平凡之人,竟然便是,秦王最惧怕也最痛恨的人物?苏秦可是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更曾身佩六国相印,率六国以抗秦的天下名士啊。盛名之下无虚士。曾有一位贤人,为苏秦评过一句话:一怒而诸候惧,安居而天下息。由此句话中,便可看出,苏秦对中原列国的影响力,到底有多大?

    苏秦却是神态自若,淡然一笑,好象对自己的名气,并不是太在意般。

    田文介绍完李兑和苏秦后,望了仍怔怔失神的乐毅一眼。拧眉想了一会,对乐毅微微笑道:“这位公子,本相是否,在哪里见过你啊?怎地觉得,这般的面熟呢?”

    乐毅心神稍敛,忙抱拳答道:“在下乐毅。半年前,田相是在司空府前,见过在下。”

    田文皱眉回想了一下,恍然记了起来。此时,田文看着乐毅的目光骤亮,哈哈大笑道:“当时,本相匆匆而去,还不及问询公子的姓名。原来,你便是乐毅啊?当时乐公子,真是神勇非常。连那人人畏惧的大凶人——朱赫,也死在了公子剑下。后来,过了几日,本相再去拜访和大人时。才知道,公子已经乘船,离开大梁了。本相正大是惋惜,与公子失之交臂。想不到,此番又在大梁,见到公子了。”

    “田相抬举了。”乐毅脸含微笑,对田文一番谦虚应对。心中却是奇怪,田文的言中之意,像是听过自己的名字一般?

    李兑也走上前来,把着乐毅的双臂,叹道:“乐公子,你不声不响地离开赵国,也不和李某打声招呼,实令李某伤心啊。想不到,在此却又见到故人了。”说完,李兑的脸上,还满是忧伤悲痛之色。显是极为惋惜,乐毅的离赵而去。

    李兑一番唏嘘感慨,演技已达炉火纯青之境。乐毅心中不由暗自冷笑,李兑是惋惜,没把他和剧辛、赵奢杀掉,而让他们逃出了赵国吧?乐毅自不会显露出心中的想法,对李兑虚与委蛇地笑道:“在下对李大人的恩情,一直铭感于心。但在下生性懒散,才疏学浅。总觉得,不适合留在邯郸做官。得大王恩准后,才辞官回家去的。还请大人勿要误会。”

    李兑眼中精光一闪而逝,心中自是另有一番想法。表面上,却仍是长吁短叹了一番。

    田文在旁一直在细听着,乐毅和李兑的谈话。此时,却对乐毅笑道:“竟然,乐公子觉得,不适合在邯郸做官。那不知,肯否屈就高才,留在大梁呢?”

    李兑闻言一惊,目光如电般射向田文。田文却毫不避让李兑的目光,脸上挂着成竹于胸的笑意。李兑心头思绪暗涌,猜想田文定是知道了,乐毅在秦、赵两国,所做的大事。虽然,秦国的宗室内乱,及赵国的沙丘之乱。均被两国,刻意地压了下来,别国少有知道内情之人。但像孟尝君——田文,这种有食客三千,眼线密探,遍布各国的人。又怎能瞒得过他?

    若魏国真的重用了乐毅,对与魏国接壤的赵国来说,便是一种严重的威胁。李兑不由在心中,暗自悔恨。当日,没有当机立断地杀掉乐毅。以至于,留下了今日的后患。

    宋玉在一旁,却已惊得目瞪口呆。这乐毅,究竟是什么人?竟然连孟尝君田文,奉阳君李兑这样的人物,都纡尊降贵地与他攀谈,还如此重视于他?这令宋玉,着实是惊疑不解,不得不重新打量了乐毅一番。

    乐毅淡然一笑,道:“在下暂还不打算,做官从仕。怕是要辜负了,田相的一番厚望了。”乐毅心中,始终记挂着,与赵王所定下的七年之约。所以,根本没有在别国从仕之心。

    田文却神态自若,泰然笑道:“乐公子,你现在拒绝了本相,亦没关系。只要公子,还留在我魏国一天。本相定当,每日去叨扰公子一番。相信终有一天,可以劝服得了公子。”此言虽是半开玩笑的话,但田文说得却极为认真。这令在场的众人,又是暗暗吃了一惊。

    此时,一直没说话的苏秦,却朗声一笑。对田文、李兑一拱手,笑道:“两位,可否把这小兄弟,先让给苏某。让苏某和他,单独地说上几句话?”竟连大名士苏秦,都对乐毅另眼相看了。这下,宋玉心中的震撼,更是无以复加之极。

    田文满含深意地望了苏秦一眼,捻须笑道:“苏兄,别怪本相不信任你。乐毅现在可是,在我魏国被本相看中的。你若是鼓动你那如簧之舌,把他诱到燕国去了。嘿嘿,日后你再从魏国过时。不论多远,本相也要去把你的胡须给揪光了。”

    苏秦闻言,不由撸着颌下的美须,呵呵笑道:“田兄此话讲得?若是苏某,敢在田兄的眼皮底下,把人挖走的话。那苏某的胡须,便任凭田兄处置好了。”

    田文眯起眼,哈哈大笑道:“天下间,有谁不怕,你苏大先生的嘴皮子?现今,人才难求。像乐毅这样的贤才,更是万中无一。本相自是要小心一些,免得被你把人给拐跑了。不过,既然苏兄如此说了。那乐毅的人,便先交给你吧。本相和李君,先行一步了。晚上,苏兄可要准时,到本相府上去赴宴了。”

    田文对苏秦说完,又深深地望了乐毅一眼,颔首微笑道:“今晚,乐公子若是得闲,也请和苏先生一齐来吧。”田文这句话,是只对乐毅说的。而对怔在一旁的宋玉,却视若无睹。宋玉身为楚国的使者,田文却公然拂他脸面,连设宴都不邀请他去。这令宋玉的脸上,不禁一阵铁青难看。

    乐毅忙抱拳应承了下来,心中却不大想,参加孟尝君的晚宴。

    田文和李兑两人,便返回了车驾。在侍卫军的护卫下,一行车马,浩浩荡荡地渐行远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