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穿越小说 > 问鼎战国录 > 第八章 昭南别馆
    苏秦像是想起了什么,偏头沉思了一会,皱眉对乐毅道:“说起来,与师弟你同时蹿起的还有一人,那便是秦国的白起。此人军事谋略,极为厉害。而且,做事不计手段。正是心狠手辣,可成大事之辈。秦国得他相助,更是有如猛虎添翼,东方六国危矣!为兄此次到魏国来,便正是要促成,东方六国合纵之势,以共抗秦国。”

    乐毅颔首沉声道:“在昆仑山时,师父他老人家便常教导到,凡事须以天下百姓为重。秦王确有雄心,东征六国。现今,更有白起相助。六国若不合纵一起,只怕难与秦人抗衡。师兄若能联盟各国,同抵秦国东侵。各国的军民百姓,将会免受许多战争之苦。”

    苏秦神色黯然,叹了一声道:“合纵六国,又谈何容易?现今,各国都想扩张疆土。时时尔虞我诈,互相倾扎。谁都不愿出力,只想坐享其成。这才让秦国,有了可趁之机。当年愚兄为抗秦合纵长,佩六国相印。率领六国盟军,大破秦军于函谷关。但打胜秦国后,各国却因互相侵蚀,不肯再出兵伐秦。以至让秦国,有了苟延残喘之机。后来,五国再约合纵攻秦,但实际出兵的,只有韩、赵两国。两国联军,被秦军大败于韩境内的修鱼。齐人却连唇亡齿寒的道理,都不懂。又趁势倒戈攻伐赵、魏,自乱阵脚。秦因此乘机灭掉了巴、蜀,使国境增加了一倍以上。多了巴、蜀这后方粮仓,秦国的国力,更是日渐雄厚。秦境与楚的巫郡、黔中郡相接后,立以割地为诱。使楚怀王这蠢王,与齐国绝交,得利后却旋及食言。楚怀王大怒,秦军却突然发兵。大败楚师于丹阳,斩首八万。并攻占了楚国汉中,接着再取沼陵,使郢都西北屏藩尽失。教楚人也尝到了,这坐视不理的苦果!”

    说到激动之处,苏秦不由拍案而起,牙眦目裂,大有怒其不争之愤恨。

    乐毅也深叹了口气,心知,照现今天下的局势。想要各国齐心协力,共同抗秦,却是比登天还难。像楚、魏、韩、赵,这对秦国有切肤之痛的四国,或会联合起来抗秦。但秦军一退后,各国间,又会互相倾扎,侵占攻伐。更别说齐、燕两国,根本没受秦国所迫,又怎能共济一心呢?

    苏秦扬着拳头,泄愤似的,凌空划了几下后,才颓然坐了下来。过了半晌,苏秦又抬头望着乐毅,皱眉问道:“师弟,你曾到过秦国。可知这白起,究竟是如何冒出来的?”

    乐毅闻言,不禁一阵支吾。无奈之下,便只好把,他当时怎样把白起,带离了庞城。又怎样在魏冉面前,为白起求情。以及把《孙子兵法》给了白起之事,也都一一说了出来。

    苏秦气得一阵吹胡子瞪眼,指着乐毅。冷吸了口气,颤抖道:“你……你竟然,把师父的兵家宝书,都给了这不相熟的白起?真……真是气死我了。你可知道?师父因当年孙膑和庞涓两位师兄,同门相残之事,便不许我修习兵法。现今,他把这兵家宝书给了你。你小子,却把它,转赠给了别人……”

    乐毅惟有垂头不语,任苏秦骂上一通。

    苏秦骂过之后,直抚着胸口喘气。理顺了气后,苏秦看着乐毅的模样,又神情黯淡地低声一叹,道:“哎,罢了,这或便是天命吧。不过,既有你在,亦无须惧怕那白起。论兵法计谋,天下间,又有谁能出得了,师伯所教出来的弟子之右?”

    乐毅闻言不由一阵苦笑,他从未觉得自己便有多厉害。也不知苏秦对他的信任,究竟是从何而来的?

    乐毅和苏秦不知不觉间,便在房中倾聊了一个多时辰。苏秦望了下窗外的天色,猛一拍腿叫道:“哎呀,聊得忘记时候了。为兄再不去找那田文,只怕,他真的要来扯光为兄的胡须了。”

    乐毅忍住笑,和苏秦一起出了这“凤来楼”。桑娘还在后面追来,殷勤地招呼乐毅、苏秦两人,让他们若有空暇,定要再来坐坐。

    苏秦对乐毅眨了眨眼,道:“师弟,若有人问起。你只须敷衍一番,说我们在‘凤来楼’中,寻欢作乐便好。其余的,什么都不要说了。”

    “师兄放心,小弟明白。”乐毅闻言点了点头,自是清楚知道。今日他与苏秦的谈话,是决不能泄漏出去的。乐毅和苏秦两人,正要离开这酒肆女闾区时。身后却突地传来,一低声呼唤:“乐先生。”言中颇有惊喜之意。

    乐毅和苏秦闻言一惊,两人转过身去。只见有一人,正站在两人身后不远处。那人见到果真是乐毅时,立即欣喜若狂地走上前来。此人不是别人,却正是乐毅的老熟人——冷渠。

    乐毅忙对苏秦急匆匆地道:“苏兄,小弟遇到了一位旧友。不如,你便先行一步吧。待小弟与这故友,叙一叙旧。”乐毅话一说完,也不管苏秦是否答应。便拉着一身平民装束,头戴斗笠的冷渠,往一边疾走而去。苏秦仇视秦国之心太重,若是让他知道,冷渠是秦国派来的。那不闹翻了,整个大梁城才怪!

    苏秦虽是有些疑惑,但也未及深究。看着乐毅走远,忙对着乐毅的背影,招手大喊道:“贤弟,晚上田相的宴会,你定也要来啊。”喊话间,乐毅便已挤入了人群,消失不见了。苏秦亦惟有摇摇头,独自转身走了。

    乐毅把冷渠,直拉入了一处闲置的空巷。左右看到无人后,才放开冷渠。低声问道:“冷兄,你怎会到大梁来的?可是秦王派你来,打探消息?”

    冷渠点了点头,低声道:“此番六国打算合纵,再对付秦国。大王,自是极为紧张此事。冷渠奉侯爷之命,领了二十名,身手较好的密探,偷偷混入大梁。现在,其余的人,正分布在城中各处,四处收集着消息。”

    乐毅沉思了会,对冷渠沉声道:“现今,大梁的守卫森严。冷渠,你切要加倍小心了。”

    冷渠颔首表示明白,又望着乐毅真切道:“乐先生,为何还不回秦国?我们都极为想你了。”

    乐毅轻叹了声,沉默了半晌才道:“此事说来话长,待有空暇时,我再慢慢说与你听吧。”

    冷渠低头想了一会,又问道:“先生,你现在住于何处?要怎样,才能与先生联络?”

    乐毅便把自己暂住的地方,告知了冷渠。又有些担心地道:“司空府,亦属公卿贵胄区内。平日里,守卫极为森严。你如何能躲过巡逻的守卫,找得到我?”

    冷渠闻言一笑道:“先生请放心。若是有事之时,冷渠定能找得到先生。冷渠便先走了,先生保重。”话一说完,冷渠再向乐毅一抱拳。便低垂着头,急匆匆地转身走出巷道。眨眼间,便已消失不见。

    乐毅知冷渠的身手不凡,心亦放下了不少。若没有冷渠这般身手高明之士,当日,亦不能助他大破蕺州城了。乐毅只觉得,大梁城中的局势,已越来越是混乱了。乐毅亦转身走了出巷,一边想,一边在城中胡乱地走着。

    走了一大段路后,乐毅才惊觉,自己走的并不是回和府的路。乐毅不禁暗笑,自己想事情想得糊涂了。正要改转方向之时,却突地看到,前面走过一队人马。那骑在马上的为首之人,却正是那翩翩公子——宋玉。

    宋玉自没注意到乐毅。而乐毅原本也不想去管,这俊俏风流的楚国大夫,究竟要去哪里的!但此时竟然撞见了,乐毅却不禁暗生了好奇之心。便悄悄地跟于,宋玉的队伍后面,看他到底要去干些什么?

    乐毅跟了一段路后,赫然发现。宋玉一行,竟是往“昭南别馆”的方向而去。果不其然,宋玉率着一众家仆,行到了“昭南别馆”的门口前。“飞燕歌舞团”的主事常文,亦出门迎接于他。宋玉便让众人留在门外,独自进馆去了。

    乐毅不禁一阵皱眉,难道,这宋玉与南宫飞燕之间,又有什么关系吗?又或者是,南宫飞燕亦逃不了宋玉的魅力,而对其投怀送抱了?乐毅便守在昭南别馆外,一处暗角。一边等待着宋玉出来,一边在脑中胡思乱想着。

    宋玉进了昭南别馆,并未多久,又匆匆地走了出来。乐毅在暗中见到,宋玉却是一脸的失望和怨恨。心想:这厮,定是被南宫飞燕拒绝了吧?想到此,乐毅便觉心中一阵痛快。

    等宋玉率众走过去后,乐毅双手抱臂,静静地想了一会。突然心上一计,决定先去试探一下,这南宫飞燕。若是,自己猜得没错。或许,便可以让和秋彤对宋玉死心,而与之断交了。

    思虞一妥,乐毅便立即付诸行动,大步地走到昭南别馆前。此时,常文还站在门口。见乐毅前来,认得出,他是昨日随司空大人一起的那位公子。常文微微一征,却也斯文有礼地迎上前去。对乐毅一抱拳,道:“乐公子,如此有空暇啊?”

    乐毅朝馆内望了一眼,对常文抱拳笑道:“在下想求见飞燕小姐一面,常总管,可否为我通报一声?”

    常文闻言一愣,打量着乐毅的眼光,便像是在看登徒子般。过了一会,常文才勉强道:“乐公子请稍等,待小人进去,向小姐通报一声。但见不见你,都由小姐做主了。”

    乐毅眼含笑意,点头表示明白。心中却暗忖:南宫飞燕,若是摆起架子不给见,那硬闯便是了。料想,凭馆内那区区十余名武夫,是怎也拦他不住的。此次为了秋彤,便是无赖地痞,也要做上一回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