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穿越小说 > 问鼎战国录 > 第九章 雅轩艳色
    常文交代了乐毅几声后,便转身匆匆走了入馆。过了良久,才见常文又折回大门来,对乐毅执礼恭敬地道:“乐公子,小姐请你进去一见。”说话之间,眼中仍透着些许,不可思议的神色。

    乐毅微微一笑,道:“有劳常总管了。”说完,便昂首阔步地走了进去。不用武力,便可以轻松进去,这自然是最好的了。像南宫飞燕,这种千娇百媚的美人儿。若非万不得已,乐毅还是不愿唐突佳人的。

    乐毅进到馆内,只见那名叫做漱儿的美婢,已款款地迎了上来。漱儿对乐毅衽礼一拜后,贝齿微露,笑道:“小姐正在内轩,等着公子。公子,请随漱儿来吧。”

    乐毅颔首微笑,道:“那便有劳,漱儿姑娘在前带路了。”

    漱儿嫣然一笑,便领着乐毅,在馆内穿行。乐毅这才发现,昭南别馆的占地极广。馆内层台累榭,长廊环绕,假山瀑布处处。乐毅不禁暗暗砸舌,心中一叹。方才他居然还想着,要硬闯进来。便是真能闯得进来,如此大的地方,若没人引路。他还是一样找不到,南宫飞燕的居处。

    乐毅随着漱儿,转入了馆中的后院。只见一栋别具风格的雅轩,便在眼前。这雅轩一半建于陆上,一半却凌空架于碧澄的湖面上。古雅质朴,别有一番醉人的风情韵味。

    走得近时,便听到从轩中,传出来悦耳动听的琴声。漱儿眼含媚笑,对乐毅努嘴示意道:“我家小姐,便在水榭雅轩中了。公子,请进去吧。”

    乐毅含笑谢过漱儿后,便径自往那雅轩走去。沿着木制的楼梯,拾阶而上时。时缓时急的琴声,更是清晰可闻了。进到宽敞的雅轩内,乐毅张眼望了下四周。只见东面的六扇大窗,朱帘卷起,习习舒爽的凉风,吹入轩中。从畅开的雕花大窗,往外望去。便可看到,窗外那繁花似锦的园林美景。还有小桥流水,修竹曲径,避雨小亭。景色幽深雅致,令人迷醉。

    眼前的美景如画,再加上,南宫飞燕那悠扬如仙籁般,动人的琴声。乐毅只觉得,心中已似醉了几分。

    乐毅轻轻地走过,轩内的屏风时。只见一丽服佳人,正背对着自己,坐于轩中靠水一面。只见,她纤纤的玉手,在瑶琴上一阵轻拨浅弹。便弹奏出,令人心醉神怡的仙音妙乐。瑶琴旁边,还摆放着一鼎青铜小炉,炉中燃着薰香扑鼻的香料。

    乐毅不由心中暗赞,南宫飞燕不但美艳动人,而且还极会营造醉人的氛围。怪不得,各国间的王卿权贵,皆为她神魂颠倒、如痴如狂了。

    乐毅不想在此时,去打扰南宫飞燕。便独自走到,离她身后不远的地席上坐下,支起手肘靠在软垫上,两脚则舒适地伸展开来。能这样望着,这天下花魁动人的身姿背影。听着她所弹奏出的,天籁之音。这也已是,别人求之不得的一大享受了。此际,乐毅正微眯着眼,嘴角挂着笑意,已尽情沉醉于琴音之中了。

    良久之后,南宫飞燕的葱指,勾完了最后一个音符,笋手便平放在瑶琴上。而乐毅却仍在慢慢品味着,那未尽的雅韵。一时不想打破这适意幽远,让人忘切尘嚣的意境。

    南宫飞燕盈盈转过身来,抬起皓腕,撩了下耳际散落的青丝。望着乐毅,甜甜地妩媚娇笑道:“乐公子,飞燕的琴音,可还算入得耳?”

    乐毅坐直身来,对南宫飞燕笑道:“飞燕小姐的绝妙琴技,实令在下这凡夫俗子,耳目一新。仿如听人间仙乐一般!”

    南宫飞燕百媚千娇地掩唇一笑,望着乐毅的妩媚美目,便似能滴出水般。南宫飞燕婀娜地站起身,莲步轻移到乐毅面前,跪坐于席上。提起冒着热气的长锡壶,为乐毅砌了一杯香茗。妩声笑道:“便为了,乐公子的赞赏。飞燕以茶代酒,敬公子一杯。”

    乐毅不禁感到,有些受宠若惊。凭南宫飞燕天下花魁的身份,便连王公贵族,都不一定能得到她如此待遇。而现今,这人人垂涎的绝色美人,竟会为他亲手砌茶?此事若是传了出去,不知会有多少人,为此嫉妒得发狂了。不说别人不信,便连乐毅,也仍有些不敢相信。

    南宫飞燕也为自己砌了一杯香茗后,就唇轻润了下。又望着乐毅,妩笑道:“乐公子,请用茶呀。”

    乐毅望着南宫飞燕,那美绝人寰的粉盈玉脸,不禁感到心跳得厉害。赶忙借着泯茶,垂下了目光。却偏偏不小心,又瞄到了,佳人那近在眼前的,紧绷着衣物的酥胸。香艳无比,令人血脉贲张。此时,乐毅已不知把眼光往哪放好了。只觉得,脸上滚烫发热起来。竟一时忘记,此行来的目的了。

    南宫飞燕似是饶有兴趣,看着乐毅发窘的模样。似笑非笑地托着香腮,轻靠在矮几上。两人一阵沉默无语,轩中充斥着,宁冶香艳,气氛更显得尴尬暧昧之极。

    过了半晌,乐毅好不容易,才稍为平复了心内的悸动。轻咳了一声,对南宫飞燕道:“飞燕小姐,其实,在下此次求见。是有一事,要小姐相助。”

    “飞燕还以为,公子忘记了,为何事而来了呢?”南宫飞燕扑哧轻笑出声。乐毅闻言,更是尴尬脸红。因为,南宫飞燕的魅力,着实惊人。确是令他失神了许久!幸而,南宫飞燕也不再取笑于他,又媚笑柔声问道:“不知,公子有何事,可以让飞燕帮得上忙呢?”

    乐毅镇定下心神,望着南宫飞燕,正容道:“在下想知道,方才,宋玉可是来找过小姐?”

    南宫飞燕的神情,似是无甚变化。轻声笑道:“宋公子方才,的确是来找过飞燕。他才刚走,乐公子你便来了。莫不是,你跟在他后头的吧?”

    宋玉走出昭南别馆之时,那副怨怼的表情,决不像是装出来的。那他必是,受了南宫飞燕的冷落。但乐毅暗中观察下,南宫飞燕说话时的神情,却又看不出任何端倪来。乐毅只好一叹道:“那飞燕小姐,可否告诉在下。宋玉来找你,究竟所为何事?”

    南宫飞燕闻言却不答话,只笑吟吟地望着乐毅,神色甚为古怪。乐毅被看得一阵不自在,不由望着南宫飞燕,皱眉道:“飞燕小姐,为何这般看我?”

    南宫飞燕“噗嗤”一声娇笑,兰指微翘道:“飞燕是在想,人家是否何时有了个夫君大人,也不自知呢?何人来找飞燕,人家和别的男人,有什么干系,却为何要告诉你呢?难道,你是飞燕的夫君大人吗?”

    乐毅想不到,南宫飞燕的辞锋如此犀利。不由被诘问得一阵语塞,耳根发烫。他的确是没有资格,也没立场,去管南宫飞燕的私事。但问题是,这宋玉又关系着,和秋彤一辈子的幸福。他才不能不弄清,宋玉和南宫飞燕间的关系。

    南宫飞燕见乐毅一阵发窘,精美绝伦的俏脸,更显生动迷人,笑得有如百花绽放一般。

    乐毅正考虑着,要如何开口,向南宫飞燕解释之时。南宫飞燕已稍敛住笑意,眼神却更是妩媚动人。望着乐毅,玉手轻轻一掠发丝,含笑道:“其实,告诉你也是无妨。飞燕自从应南后的邀约,到楚国表演,宋玉便缠上了人家。宋玉虽是长得好看,文采风流。但人家偏偏不喜欢文弱书生,自不会搭理于他。想不到,这人到了大梁,还如此痴缠。这两日,又跑来找人家。还说为飞燕虚位以待,要娶我为妻。当然被我轰了出去。呵呵,这般说法,乐公子满意了吗?”

    果然不出所料!乐毅闻言,不禁眼神一亮。半倾着身子,神采奕奕地问道:“他真是说了,为你虚位以待,要娶你为妻?”

    南宫飞燕望着乐毅,不由奇怪地问道:“自然是真的了,难道人家要骗你不成?但乐公子,为何会如此高兴?此事与你,又有何干系?”

    乐毅望着南宫飞燕,眉峰一聚,诚挚道:“飞燕小姐,在下想请你,帮我一个忙。”乐毅便把和秋彤与宋玉的交往,及和田对女儿的担心忧虑,都娓娓讲了出来。只隐瞒了其中,和秋彤对他的爱慕之情。

    南宫飞燕的心思玲珑,是挑通眼眉的精灵美女,点头便能知尾。此时,她听完了乐毅所言之事后。便眨动着烟水翦眸,掩唇娇笑道:“乐公子,你是想利用,宋玉对飞燕的倾慕之心。来让和家小姐,对他死心吧?”

    乐毅欣喜地点头道:“正是!飞燕小姐,真是聪明之极。”

    南宫飞燕把乐毅的神情,看在眼里。却是美眸半阖,语带娇慵地道:“唔……但是,飞燕为何要帮你呢?宋玉再怎样,也是楚国的大夫。飞燕若为了公子,而得罪了他。这对飞燕,又有何好处吗?”

    “这……”乐毅闻言顿是一怔。他也不知为何,竟一相情愿地认为,南宫飞燕会相助于他。但现在细想起来,他与南宫飞燕,说到底,也只是有过一面之缘,并不算深交。而南宫飞燕现在所说的,却正是合情合理。乐毅顿时有如,坠入了冰窖之中。

    “既是如此,那在下,不打扰飞燕小姐了。”乐毅沉思了良久,不禁神色黯然。长身而起,便欲要告辞离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