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穿越小说 > 问鼎战国录 > 第四十二章 揭破真相(上)
    田文望见乐毅,便像是捉到了救命稻草般。朝着乐毅,一路跌撞奔来。张臂前伸,嘶声唤道:“永谨,快救我……”

    乐毅正好疾步赶到,手中大剑一旋,便为田文挡下了,已持剑追至的两名杀手。乐毅一声清啸,喝道:“田相,退后。”田文闻言,赶紧躲到了乐毅身后十余步远。脸色苍白,望着乐毅与那几名杀手,厮杀起来。

    此时正是生死攸关之际,乐毅出手自是毫不容情。电光火石之间,只见剑光翔动,一片剑影如山。最前的几名黑衣杀手,已在乐毅犀利的剑势之下,惨叫倒在了血泊之中。而后面的黑衣人,顿是目露恐惧之色,踯躅不敢再向前冲。

    乐毅剑已饮血,心中杀意正浓,怎肯就此罢手?眼中冷芒一扫,便又朝着,前面的黑衣杀手而去。手中“巨阙”重剑,或刺或斩,或劈或削。大展神威,直杀得这些黑衣杀手,惨叫连连。可谓是挡者披靡,使人心胆欲裂。

    后面的一名青衣蒙面人,似是这批杀手中的首领。那青衣人见到乐毅之时,眼中不由闪过了一丝复杂。见手下的黑衣人都怕了乐毅,那青衣人立即长剑一指,直往乐毅攻去。

    乐毅见那青衣人,出剑和身法极有法度,似是不俗之辈。心中一凛,长剑一扫,便往那青衣人,拦腰疾斩而去。那青衣人的身手,确是十分了得。避过了乐毅的拦腰之剑后,回手又是一剑,与乐毅缠斗起来。只见两人的剑气纵横挥霍,剑光霍霍。凌厉的剑势,直使风云色变,鬼惊神惧。

    两人斗得正酣之际,那青衣人却突地对着乐毅,低声急急说了一句:“快走!”说着,便故意将身子一侧,任乐毅的剑锋,在自己的臂上划了一剑。然后闷哼一声,跌倒于地,臂上鲜血急流。

    乐毅心中一震,眉峰紧聚,一阵怔忡失神。方才那声音,却正是狐耿!但乐毅已无暇思虞太多了,望了地上那青衣人一眼后,便屈指放到唇上,打了一声呼哨。“烈雪”立即朝着乐毅,狂奔而至。

    乐毅转身便携着田文,半抛半推的,使田文攀上马背。此时,马速却仍未停下。田文顿是吓得脸色刷白,紧紧搂住“烈雪”的马颈。乐毅跟着马快跑了几步,也飞身跃上了马背。一拉过马缰,“诧”地一喝,纵马往前突围而去。一众黑衣杀手,望到乐毅手中,闪着寒光的宝剑时。皆是心寒胆颤,不敢拦截。

    “烈雪”极具灵性,一阵冲突飞跃,便已突破了黑衣杀手的包围。四蹄如飞,风驰电掣般疾驰而去。被远抛在后面的一众黑衣杀手,只能恨恨地伫立原地,望尘兴叹……

    “烈雪”载着乐毅、田文两人,一路奔驰,却也没再遇上埋伏。回到大梁城后,乐毅便将田文送回到相国府。

    田文回到府门前时,紧吊着的心,才稍定下来。从马背上下来后,田文的脸色仍是有些煞白,嘴唇发青。望着乐毅,道:“此次,若不是得你相救,老夫便没命回来了。”停顿了一会,转而又恨恨地道:“本相定要将此事,彻查清楚。不管是谁,想要本相性命的。本相定要让他,付出代价。”

    乐毅微微皱眉,不禁又想起了,方才所听到的两个声音,心中已是有些明白。但此刻,他还不打算对田文明说此事,便道:“田相,你先回府去,压一压惊。我也要先回去了。”

    田文点了点头,望了乐毅一眼,道:“你也得小心一些。”说完,神色一片复杂,转身往府门而去。

    乐毅望着田文进入了相国府后,便也翻身上马。一脸沉思,往司空府而回。回到小院之后,院中的众人,见到乐毅一身是血地回来,顿是被吓了一跳。虞月忙仔细地检查了一番,确定乐毅身上并无受伤后,众人才放下心来。乐毅心中疑惑诸多,已不及向众人解释太多了。在回房换过了衣服后,又准备要出门去。

    冷渠忙张臂拦住了乐毅,急道:“先生一个人,要到哪去?”

    乐毅目光一动,沉声道:“我尚有一事不明,现在,正要去弄清心中的疑团。不用担心,我不会有事的。”

    冷渠望着乐毅,眼中精光闪动,肃容道:“先生定要出去,便带冷渠一起。”

    虞月也扯着乐毅的袖口,忧心道:“乐郎,你让冷渠随你一起去吧,也好多个人照应。”

    乐毅望了虞月和冷渠一眼,点了点头,应允了声。大步流星地出了门口,冷渠也赶忙跟了上去。乐毅一路神色冷竣,越想越能肯定。方才听到那女刺客,喊了一声“小姐”。这声音,绝对便是漱儿。若真是如此,那差点丧命在他剑下的,必是南宫飞燕无疑。心中既有七成把握,乐毅便领着冷渠,直往“昭南别馆”而去。途中,乐毅已将城外遇伏之事,告知了冷渠。

    冷渠听完之后,一皱眉道:“照先生所说,那伏击孟尝君的,便和我们上次,在南岳庙一般。是两批人了?其中一批,既是狐耿所领,当是‘矩墨门’无疑。而另一批杀手的身份,却是不大清楚了。”

    乐毅眉峰紧聚,目光熠熠,沉声问道:“那依你来看,另一批杀手,该是什么组织?”

    冷渠沉思了一会,道:“那批杀手颇有组织,身手也不错,极通暗杀之道。天下间,如此出色的刺客组织,并不多见。若是冷渠所猜不错,应该便正是,天下人闻名丧胆的‘赤楼’了。”

    乐毅颔首道:“我也正是这般想的。”

    冷渠道:“若是南宫飞燕,便是‘赤楼’中的人。那便可以解释,为何‘赤楼’会如此诡秘,让人摸不清其底细行踪了。‘飞燕歌舞团’居无定所,周游列国。有天下第一花魁做掩护,‘赤楼’的杀手要行起事来,自是方便许多。”

    乐毅微微点头,心中隐隐不希望,南宫飞燕真是“赤楼”中的杀手。但除此之外,却已别无解释了。

    乐毅带着冷渠,两人潜到了“昭南别馆”的侧门,藏身于暗处守侯。南宫飞燕,若真是,出城去行刺田文的杀手之一。那她此刻,应该还未回来。回来之时,也必不敢太过张扬,不会从大门入馆。

    乐毅和冷渠两人,藏身在暗巷,等了小半个时辰后,果见到有三辆马车,缓缓地往“昭南别馆”的侧门驰来。马车在侧门前停定后,车上的御者便跳下车来,打开了别馆的侧门。三辆马车,从每辆车上下来两人,急匆匆地入了馆去。因距离有些远,乐毅并未看清那几人的模样。待马车上的人,都进入了别馆后。御者又把门关好,驾着车,往别处而去。

    乐毅皱眉凝声道:“应有二十名刺客才是,现在,为何只有六人了?剩下的人,去了哪里?”

    冷渠沉思道:“他们在大梁城中,定还有别的藏身之处。若是都与南宫飞燕一起,反而容易暴露了行踪。”

    “应是如此。”乐毅点了点头,又望了眼别馆的高墙,泯唇问道:“冷渠,你可有办法混进去?”

    冷渠微微一笑道:“先生放心,这个难不倒我。”说着,便从怀中取出了一捆勾索,递给乐毅过目。又笑道:“秦王派我们到大梁,刺探情况机密。这些必备的工具,自是少不了的。”

    乐毅点头微笑道:“那好,我们便进去吧。”

    乐毅和冷渠两人,便利用勾索,攀过墙头,进入到“昭南别馆”中。而乐毅已来过“昭南别馆”两次,自是驾轻就熟。带着冷渠,直往别馆的后院悄悄潜去。

    两人摸到后院时,只见有两女走过院中小径,往一栋别致的小楼而去,这两女,正是南宫飞燕和漱儿,这一主一婢。只见漱儿一路搀扶着南宫飞燕,两女走入了楼中。乐毅和冷渠,赶忙悄无声息的,潜伏到那小楼之前,藏身于花木草丛中。等了片刻后,又见漱儿匆匆地从楼中出来,往一旁疾步而去。

    见左右再无异状后,乐毅转头对冷渠低声道:“我且上去看看,你在下面守着。”

    “是!”冷渠点头应了一声,乐毅便从藏身处出来,径自往那小楼而去。

    乐毅蹑手蹑脚地上到楼后,只见楼上有一香房,门口垂着珠帘。乐毅掀帘步入房中时,珠帘发出一片“莎莎“响动。房内正竖着一块大屏风,与外间隔了开来。屏风后有一模糊的人影,看动作,显是正在换衫。

    只听屏风后,传出一道娇慵之声,道:“漱儿,你去取药,怎会这么快便回来了?”

    乐毅闻言一阵好笑,负手于胸道:“南宫小姐病了吗?看来,在下来得正是时候啊。”

    南宫飞燕“啊”的一声惊叫,急急道:“乐公子,你怎么这般随便,便闯进了女儿家的闺房?还不快些出去。”说话之间,隐隐含有一丝慌乱失措。紧接着,屏风后又传出一阵声响。显是南宫飞燕来不及穿衣,已躲到榻上去了。

    乐毅剑眉一挑,好整以暇地道:“因为在下知道,南宫小姐的身体不适,所以才特来看望。难道,南宫小姐不欢迎在下?”

    房中沉默了半晌,又听南宫飞燕道:“飞燕今日身体不适,不宜见客,公子请回吧。请恕飞燕现在衣裳不整,就不远送了。”三言两语间,竟已是对乐毅下了逐客令。

    乐毅泯唇一笑,道:“听了飞燕小姐之言,在下就更不想走了。美人独自在房中,又是衣裳不整,何其香艳诱惑?”说着,已绕过了房内的屏风,目光烔烔,直往南宫飞燕的秀榻逼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