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穿越小说 > 问鼎战国录 > 第六十二章 剿灭水匪(上)
    乐毅领着一众人,站在岸边,神情不禁悲愤黯然。只能无奈地望着,田不礼乘船逃逸而去。过了良久之后,乐毅才仰天长叹了一声。闭起双眼,眼中滑下两颗热泪。对众人黯声道:“走吧,田不礼这厮气数未尽,便暂且留他性命。待日后再有机会,才诛杀此贼。”

    众人虽皆是心有不甘,却也只能随着乐毅而回。乐毅率众回到船上,抱起若叶的尸首,不禁一阵悲痛难当。怔忡失神了半晌,才下令道:“把这两艘官船,全都烧毁掉吧。免得拖累了,这附近的村民。”

    冷渠、乌恒、刘莩等众人,听命便即分开去烧船。乐毅双手托着若叶,缓步走了下船。过了不久,身后的两艘大船,便燃起了熊熊大火,火光冲天而起。火借风势下,船身已被烧得“噼里啪啦”作响。

    冷渠众人完成命令后,便回到了乐毅身边。乐毅回头望了一眼,哑声道:“走吧,我们先回范家村去。待休养几日之后,再另做打算。”

    今夜之行动,虽是部署周密,却仍是被田不礼给逃走了。而且,还搭上了若叶的性命。千算万算,却想不到,竟被那帮水匪给打乱了计划。众人心里亦极为难受,但他们知道。此时,乐毅肯定是更为悲痛,而他们亦不知该怎么慰解于他。

    身后已有滚滚的热浪逼来,乐毅便垂首抱着若叶的尸身,缓步往前行去。冷渠、乌恒、刘莩等众人,相视互觑了一眼,也紧跟在乐毅身后。众人的身影,渐渐消失于黑夜之中。

    ……

    白驹过隙,就此匆匆过去了五日之后。这日正是阳光明媚,和风曛暖。在山花烂漫,飞瀑流泉的山谷之中。

    乐毅站在一高垒的小土丘前,伸手轻抚着,刻有若叶之名的木牌。这五日来,他一有空闲之时,总是喜欢独自到若叶的坟前,有时一呆便是一整天。乐毅听到身后,传来了轻微的脚步声。便转身望去,只见来的人,却正是范毓。不由微微一笑,道:“毓儿姑娘,又是范兄叫你过来的吗?”

    范毓望着乐毅,见他脸面已不再那么憔悴,精神比五日前好上许多了。亦不由松了口气。嘟唇道:“有什么办法,自从你们来了之后,我什么活都不用干了。先生见我闲着没事,就老是让我过来陪你。”

    在范家村中,只有范平懂得医理,有草药可以救人。是以,乐毅便带着一众人等,到范平处医治疗伤。乐毅不禁想到,他们刚来的第一日,范毓为众人做了一锅野菜汤。乐毅深知范毓的手艺,遂借故没有喝汤。而冷渠众人喝下汤后,却皆是一副神色古怪的模样。从那以后,膳食方面,便由乐毅下令,交给乌恒等家将负责,不再要范毓插手了。

    范毓找了块干净的地方坐了下来,眨着一双灵动的美目,望着乐毅俊美英武的侧脸,脸上不由微微一红。她原以为,先生是她今生最重要的男人了。但经过这几日的相处,她却越来越觉得,和乐毅在一起,有着一种说不出的快乐和兴奋。

    乐毅望着这陷入思绪中的小丫头,剑眉一挑,疑惑道:“你在发什么怔呢?”

    范毓玉脸发烫,嗔道:“哼,我才没发怔呢!倒是你,经常在这里发呆,害大家都担心你。”

    乐毅闻言轻叹了声,转望向若叶的坟,道:“是我愧对若叶。若叶不是因为我,就不会死去……她和你的年纪,也差不多,却这样早早的……”

    范毓站起身来,不耐烦地打断乐毅,道:“你能不能,不要老说这个啊?她既然深爱你,那为所爱之人牺牲,我想她亦死而无憾了。”

    乐毅不敢置信地望着范毓,惊诧道:“你小小年纪,怎会懂得这些?”

    范毓粉脸一红,五官紧皱,大声道:“人家好心劝你,你管得我怎懂得这些?”

    乐毅微微一笑,道:“走吧,我们回去了。”说完,便转身往一旁走去。

    “喂……”范毓一跺足,嗔道:“你等等我啊。”说着,也趋步紧跟了上去。

    乐毅和范毓回到竹舍后,乐毅便径自去找范平。范平正半躺在地席上,独自饮着酒。见到乐毅进来,便坐起身笑道:“你们回来了,来,陪范某饮上一杯如何?”

    乐毅含笑坐了下来,接盏斟满了酒,与范平一齐对饮了数盏。饮过酒后,才一脸肃容,对范平正言道:“范兄,我们在此叨扰你们已久。今日,我是来向你辞行的。”

    范平闻言眉头一皱,问道:“这么急便要走了吗?”

    乐毅点头道:“伤者已复原得差不多了,我想,是时候去除掉那伙水匪了。能早一日除去,这帮为祸一方的匪人,那就早一日让大家安心。”乐毅目光转而一寒,接着又道:“而且,这帮水匪还坏我大事,使我大仇不能得报。我决不会放过了他们。”

    范平知乐毅心意已决,便叹道:“那好吧,你此去是为民除害,我亦不阻你了。”

    乐毅与范平两人,在竹舍中倾谈了两个时辰。乐毅望了下舍外的天色,便起身出舍。命冷渠、乌恒、刘莩等众人,收拾行装,准备离开山谷。

    半个时辰之后,范平和范毓两人,便将乐毅一行众人,一路送到了山谷口。范毓脸上划过一抹复杂的神情,望了乐毅一眼,犹豫问道:“你们还会回来吗?”

    乐毅轻笑道:“等我们办完此事后,便会回来告知你们一声。然后,再回去大梁。”

    范平若有所思地沉吟了一会,旋及含笑道:“那范某,就等着你们的好消息了。”

    乐毅与范平、范毓道别之后,便领着众人,循着山道而去……

    乐毅早已在附近村民的口中,得知了那伙水匪的大致方位。便由乌恒等家将在前开路,直往猿啼崖的方向而去。在星夜赶路之下,只用了一日工夫,就已到了猿啼崖。

    乐毅命众人暂且扎营休憩,养精蓄锐。而让乌恒领着两名家将,去探查水匪所在的位置。乌恒便即奉命而去,其余众人则留在营地,等候着消息。到了晚上戌时,乌恒才折回营中。而且果是不负众望,他们已探知到了,水匪的巢寨所在位置。

    听乌恒详细地说了一番后,冷渠望着乐毅,道:“这伙水匪人数不少,我们须得以偷袭之策,方能对付。”

    乐毅点头道:“待午夜之后,他们防范松懈之时,我们再行事。”

    到了夜晚午时,众人已集合起来,整装待发,听候乐毅的调遣。只见冷渠、乌恒、刘莩等一众人,皆是战意沛然,信心十足。大战在即,脸上亦无紧张之色。乐毅微微点了点头,便挥手下令出发。由乌恒在前领路,一众人悄无声息地在黑夜中潜行。

    行了六、七里路后,乌恒便戟指往前一指,对乐毅低声道:“再往前走五里,便是一处矮树林。绕过树林,就到贼人扎寨的山谷了。贼人在林中,安置有机关和暗哨。”

    乐毅点了点头,道:“贼人在正面,定是设防甚严,可有捷径到敌营后方去的?”

    乌恒道:“有的,卑属今日已暗中查清了地形。在树林侧有一矮山,有小径可以上山,从山后可绕到贼营的后方。”

    乐毅沉吟了片刻,下令道:“灭了火把,我们从山上绕过去。”

    众人听命,便即熄灭了火把,小心前行。没有了火把,惟有靠着一点点微弱的月光照明了。众人随着乌恒而行,不久便到了树林口。乌恒虽说明,在林中有敌人的暗哨。但在黑夜之中,哨探却也不能轻易发现,乐毅众人的行踪。乌恒便领着众人,往一侧的山坡而去,从山径上山。

    山本就不高,很快便到了半山腰。乐毅举高手,示意众人先且停下,探头往山谷中望去。只见山谷中扎着二、三十座营帐,前营中有十余堆大火,照得营中甚为明亮。而且,营中的守卫似是十分松懈,巡逻的贼子一副懒洋洋的模样。

    乐毅唇角微弯,轻笑道:“看来,这群贼人皆是乌合之众,如同一盘散沙,无甚法度。那便好对付多了。”

    冷渠凑上前细看了一番,皱眉道:“但我看贼人营中的排布,却又有些像军中一般。这是怎么回事?”

    乐毅点头道:“这点确是有些奇怪。或是在贼人之中,另有军伍之人。我曾听岳丈说过,原来的水匪,并无现在这般凶悍。是有另一伙人加入之后,才变成如今这样的。恐怕,这另一伙人,便大有些问题。而且,田不礼又怎与这伙水匪相识的?这其中亦有些蹊跷。”

    冷渠闻言点了点头,问道:“那我们,要如何去破这伙水匪?”

    乐毅细想了一番,便把刘莩召过来,吩咐道:“此次,务必要尽歼这一伙匪人,免除后患。待我们潜入贼营后,你便带同‘赤楼’的精悍之士,偷潜到营寨口去。若有人要逃出谷去,便弓箭齐发,不留活口。”然后,又一指山下,转对冷渠道:“看到贼营的马厩没有?等会,你领上几人,埋伏在马棚处。我领乌恒去烧营,你待营中大乱时。便将马放出,以剑刺马股,让马冲撞扰乱贼营之阵仗,令他们顾及无暇。”

    众人见乐毅调度有方,丝毫不紊。皆是心悦诚服,心中佩服之极,便各自依命去做准备安排。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