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穿越小说 > 问鼎战国录 > 第六十六章 意外之礼(下)
    田文领着乐毅,出了大堂后转往左行。通过序墙的月门,穿过曲廊长户,过了景色怡人的西阁,便到了西厢房。只见,这西厢房宽敞而明亮。里面陈设精致,古色生香,雅韵十足。

    田文走到窗台前,把雕花大窗推开。便可见到房外朱栏曲折,秀石峥嵘,池亭缭绕,花木参差。景色幽雅,美不胜收。田文抚须笑道:“永谨,你看此处如何?会佳客于此,当是十分恰意。”

    乐毅点头微笑道:“此处雅静而幽谧,适于谈话,确是会客的最佳之所。”

    田文眯眼望着乐毅,笑道:“东西两厢的园林设计,老夫让工匠仿造相国府而建。你的婚期已近,一时仓促之下,好的假山难求。是以,这园中的几座假山,其实是从老夫府中搬过来的。”

    乐毅闻言诧异,剑眉一聚,忙抱拳道:“田相如此待我,乐毅实是受宠若惊,惶恐之极。”

    田文一摆手,哈哈笑道:“此乃区区小事,何足挂齿?永谨,你无须一再与老夫客气了。”

    乐毅与田文谈话之时,冷渠、乌恒两人,也大致地在四周观赏了一番。而范平却独自站在一旁,目光烔烔,在乐毅与田文之间巡了几回。抿着唇,神情若有所思般。

    田文又对乐毅笑道:“东厢与西厢大致相同,我们便无须再看了,先到室中看看吧?”

    乐毅颔首赞同,连纰赶忙走在前面带路,领着众人往北户而去。北户与东、西两阁相连,各有一个月门连接。进到后堂室中,亦极为气派,约有大堂的三成大小,能供百人同在其中。大堂若是用做大宴宾客,而后堂亦可应付少量的宾客。又或是,可用做府中之人宴饮用饭。

    众人大略看过了后堂,再从室北的门中走出。此时,一个颇具匠心,独出心裁的大花园,便出现在了乐毅众人眼前。花园中有凉亭雨筑数座,八座构堆独特的假山,星罗棋布地磊在花园四周。园中花草繁茂,绿树成荫,奇石罗列。最独特的是,园中还有一条引自山溪的小河。清澈透凉,宛如玉带,湍湍绕园而过。

    而花园的四周,有五尺高的矮墙,东西墙上各有一座大门。连纰便向乐毅几人介绍道:“左右门后,便是东院和西院,占了整个府邸的大半地方。是府中的家臣、武士、仆佣、奴婢所居之处,又或是可用做留客住宿。无甚可看的。”

    乐毅点了点头,进到东院大致看了一眼。只见大院占地极广,院中间是花坪,四周环绕着走廊通道,约有两百来间厢房。退出东院后,众人又继续前行。往前过了花园,便到了一个较大的练武场,场中有五个箭靶,可容纳六、七十人一同练武。

    田文抚须笑道:“永谨身手过人,属下亦皆是能士。这练武场,应颇合你心意了吧?”

    乐毅微笑道:“正是,知我者,田相也!”

    众人穿过了练武场旁的走廊,又有一道矮墙隔在眼前。而穿过矮墙的月门,便到府邸的后院了。后院与前院却大不相同,前院气派而奢华,后院则颇为温雅。在花木扶疏之中,两旁各排着数十间精致的房舍,柱子和墙上,处处雕刻有精美的花纹。

    田文对乐毅笑道:“永谨,这里共有百间精舍,可供服侍你的美婢侍女所住。不知是否够用?”

    乐毅闻言,摆手笑道:“我向来不喜有人服侍,这些房舍,只怕也大多要空着了。”

    田文哈哈大笑,众人沿着碎石铺就的花径而行。走了二百步远,眼前便豁然开朗。四周的楼台、阁楼及雅轩,错落有致地分布在花草围绕中。田文指着四周的阁楼,对乐毅道:“永谨,你年少俊朗,又英武不凡,正是女子所心仪的如意郎君。这些阁楼,便是为你的妾侍所造了。”

    乐毅望了下四周,朗笑道:“看来,这些阁楼亦是大多会空着了。”

    田文打趣道:“你不贪女色,可管不住别的女子,想要缠住你不放啊。哈哈。”

    乐毅与田文说笑之间,继续信步前行,走至一间雅致的石基大屋前。众人走了进去,只见这间大屋雕梁画栋,极其宽敞。也分有大堂、后室、东西厢阁,和东西两房,便是府中的主屋了。

    田文详细解释道:“永谨,此便是你日后所住之处了。中间大堂,可让你在春秋佳日,花月良宵之际,与妻妾饮宴玩乐。后室乃是你寝睡之室,左右两厢阁、房,便是给你堂妻,以及日后所生儿女所住之处。”

    乐毅四下望了眼,感慨道:“一路到此,所见皆极为奢华。田相待我之厚,乐毅实是感激不尽。”

    “你曾救过老夫一命,此也只是略尽心意罢了。”田文把着乐毅的右臂,边笑谈边往后室而去。

    后室极为宽敞,摆设更是煞费心思,房中的大榻便足以共躺十人。田文对乐毅道:“日后,你大可按着自己的喜好,再另行摆设。此处也没什么好看的,我们且到后面去看一下。”说完,又与乐毅一同步出了后室。

    而后室旁还多出了一室,是个大石室。众人走入了石室中,只见在通风明畅的石室当中,有一个四方各逾两丈的大池。四壁与池底,皆以白石所造,池壁上有个铜造的狮头,狮口中衔着一个铜环。

    田文笑道:“此为浴池,注满水后,三日亦不会减一分。可方便你与众妻妾美婢,一同嬉水了。”

    乐毅含笑道:“此池之设计,确是心思颇妙,比之浴桶好得太多了。”

    田文一指池壁道:“沐浴之后,只要将那狮头的铜环拉下,池中的水便可尽排出去了。”

    乐毅微微点头,目露赞叹道:“设计巧妙之极,不知此池,是出于何人之手?”

    田文哈哈笑道:“乃是鲁班的后人,公输龙所造。宅中园林的设计,也大多是出自他之手。”

    乐毅闻言惊诧道:“竟是神手鲁班的后人?难怪,会建造得如此独特了。”

    田文道:“老夫门下的能人异士,亦有不少。而公孙龙,便正是投身在老夫门下。这座宅院,原本只是老夫闲置于此的,此次交由公孙龙着手改造后,确是添色了不少。”

    乐毅与田文边走边谈,出了石室后,便见到后院之中,有一座奇石嶙峋的大假山。绕过了假山,众人的眼前,出现一个清冽如碧的小湖。湖中植有芙蕖,片片硕大的绿叶随风摆动,蔚为养目。而且还有阵阵幽香扑鼻,更是怡人心神。

    再往小湖后面五十步远,便是紧靠着石壁的高墙了。田文停下了脚步,回转过身,对乐毅笑道:“到此,我们也已看完整个宅院了。永谨,可还满意啊?”

    乐毅微微一笑,道:“不过,以我的身份,却是不配此宅。此若是传了出去,难免会遭人诟病啊。”

    “在魏国之中,又有谁敢在本相的背后,胡乱妄加非议?”田文哼了一声,旋及又意味深长地望着乐毅,道:“老夫看人从不会走眼,奇才和庸才该怎样对待,老夫清楚得很。”

    乐毅闻言,心中不由一动。自是明白,田文是在极力地拉笼他。

    田文抚须笑道:“永谨,现今既已看完了宅院,不如随老夫去一趟东城武士馆吧。”

    乐毅偏过头,问道:“哦?田相去找魏馆主,是有什么事吗?”

    田文稍做凝思道:“你才回大梁,难怪不知。魏馆主的千金,也已订下了婚事。打算在下个月中,便举行大婚。今日,便是魏馆主为爱女庆贺,大宴宾客。”

    乐毅闻言大惊,忙问道:“是魏芊?她要与谁人订下婚事?”

    田文颇含深意地打量了乐毅一番,道:“是与魏馆主的大弟子,扈大烈。永谨,莫非你与芊芊姑娘,也有私情不成?若不然,为何会这般着意紧张?”

    “不是,田相误会了。我对芊芊姑娘,并无非分之想。”乐毅在心中暗松了口气,反正,魏芊不是与公孙愕仑,订下婚约便成了。想来,她也已然想通了,不再留恋公孙愕仑,解开了心结。

    田文仍是有些不相信,深深望了乐毅一眼,却也没有深究下去,又道:“那我们便一起前去,赴魏馆主之宴吧。你既然如此关心芊芊姑娘,顺道也可向她道一声贺。”

    “也好!”乐毅含笑点了点头。

    众人往回走时,范平却叫住了乐毅,示意乐毅到一旁说话。乐毅不解地走到一旁,望着范平,轻声问道:“范兄,有何事要私下与我说?”

    “平,便不随你们一起去了。我稍懂些土木风水之学,想留在此地,看下还有何处需要改造。”停顿了一会,范平一阵沉思,又接着道:“平有一句话,不知当讲否?”

    乐毅不由好奇道:“范兄有什么话,不能对我说的?但讲无妨!”

    范平眉头一聚,面容严肃,认真道:“凡事皆不能太过轻信他人。愈是刻意讨好,便愈有可能,是另怀有目的。或许,平只是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不过,主公还是小心一些为好。”

    乐毅自是明白范平言中之意,沉吟了片刻后,遂颔首笑道:“多谢范兄提醒。”

    范平望着乐毅,微微一笑,便不再多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