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穿越小说 > 问鼎战国录 > 第六十七章 低情曲意
    乐毅随着田文出了宅院后,便乘上马车,下山而去。

    申时,乐毅与田文的一行车马,便到了东城武士馆大门前。而魏澹正领着一众弟子,在馆外迎接着络绎而来的宾客。见到田文的马车时,魏澹赶忙大步迎了上去。

    田文和乐毅下了马车,魏澹上前抱拳笑道:“田相和乐大夫屈驾前来,魏某真是脸面生光。”

    田文抚着须,笑吟吟地道:“哈哈,魏公客气了。令千金大喜,老夫又怎能不来?”

    “恭贺魏馆主。”乐毅拱手揖礼,也向魏澹道了喜后。魏澹便喜笑颜开的,亲将两人引领进馆。此时,馆中已是济济一堂。田文一进到大堂中,正在三两闲谈着的魏国权贵、大臣,纷纷笑迎了上来,与田文攀谈。而乐毅却是不喜这种应酬的场面,遂向田文告罪了声,转往人少的地方走去。冷渠和乌恒见状,也赶忙跟了上去。

    出了大堂后,乐毅信步走入了花园。望着四周熟悉的场景,不免又忆起了,在东城武士馆居住的那几日。乐毅轻叹了声,他与与魏芊之间,所发生的种种事情,仍是历历在目。想不到,此次回到大梁,她竟也要成亲了。乐毅兀自想着事情之际,迎面却盈盈走来了几名女眷。而众星拱月般,走在中间,盛装娇艳的佳人,便正是魏芊。

    乐毅停下了脚步,不由微微一怔。待魏芊众女走近时,乐毅才走上前,拱手道:“芊芊姑娘。”

    魏芊芊柳眉微蹙,咬唇低头沉默了会。转过身,对身旁的一众婢女道:“你们先到前面等我,我一会便过去。”

    “是,小姐。”魏芊身旁的六名侍女,听命便即乖巧地往前走去。

    魏芊瞪大一双美目,朝冷渠与乌恒瞪了一眼,娇叱道:“你们还在这看什么?本小姐要和乐毅说几句话。”冷渠和乌恒两人,不由面面相觑,也赶忙找了个籍口,退往一旁。

    场中只剩下乐毅和魏芊时,两人却一阵沉默无语。过了半晌,魏芊才深深地望了乐毅一眼,幽幽道:“你一定是料想不到,我也要嫁人了吧?”

    乐毅闻言,只觉得心头莫名地微微一颤。不由苦笑了下,望着魏芊道:“确是未曾想到。不过,芊芊姑娘肯听从在下的劝告,离开公孙愕仑,我已甚感欣慰了。”

    “我早已看透了那人,多谢你点醒了我。而且,芊芊已喜欢上另一个人了。”稍顿了会,魏芊把头转往一旁,又黯然道:“父命难违,芊芊嫁人,实非己愿。你能明白吗……”言中暗带凄怨,两颗珠泪已从玉腮旁滑落下来。

    乐毅心头微微一酸,又怎会不明白魏芊的言中之意?可事到如今,他还能改变得了什么呢?况且,他经历了失去小昭、若叶的惨痛,现今已不敢再去招惹情债了。沉思了会,乐毅不由叹息了声,有些惆怅道:“魏馆主为芊芊姑娘挑选的夫婿,定是可以信赖之人。芊芊姑娘成亲之后,必会幸福的。”

    魏芊闻言半晌不语,低头沉默了良久后。抬起皓腕,从腕上除下一个晶莹剔透的玉镯,递到乐毅眼前。轻声道:“芊芊此生无以为报,便把这随身之物,送了给你。你若对芊芊有一丝在意,就将此物留在身边,当做留念吧。”

    乐毅愣了一愣,茫然地接过这着手仍有余温的玉镯,稍微打量了一番,亦知此物非是凡品。

    “乐毅,我可告诉你!你万不能将我送你的东西,再转送给别的女子了。”魏芊鼓着香腮,瞪大一双美目,直视着乐毅。旋及却又掩着嘴,扑哧一声娇笑,柔声道:“哎,送你的东西,随你怎么处置都好了。”

    乐毅哭笑不得地望着魏芊,把玉镯收入了怀中,郑重保证道:“放心,我一定会保管好这玉镯的。”

    魏芊怔忡了片刻,眼眶又渐渐有些湿润,凄然道:“芊芊如果能早些遇见你,那该有多好?”言罢,便低垂着螓首,匆匆往前而去。只留得乐毅一人,站在原地,仍兀自在心里回味着,魏芊所说的话。

    晚上酉时,东城武士馆已是热闹非凡,凑乐不断,人声鼎沸。待厅中的众人,都各自入席坐定好,宴席便正式开始了。魏澹向众人敬了一巡酒,说了一番场面应景的话后,众人便毫无拘束,开怀畅饮了起来。席间,觥箸交错,气氛热烈之极。酒酣耳热之后,各席间已是履舄交错,杯盘狼藉了。

    约过了半个时辰之后,只见魏芊与一名男子,两人皆是身穿大红吉服,从堂后转了出来。魏澹站起身来,捧爵对着堂中众人一敬,朗声哈哈大笑道:“众位大人忙里抽暇,如此赏脸给魏某人,魏某感激万分。便由小女与小婿,敬众位大人一杯,以谢大家的盛情。”

    乐毅抬头望了一眼,魏芊身边的那名大汉。见他面如重枣,粗眉大眼,满脸虬髯,虎背熊腰。却正是那日,曾当街拦过自己,而被自己打伤的大汉。乐毅不免有些稍稍诧异,想不到,魏芊的未来夫君便是此人。不过,这大汉如此听从魏芊的话,想来他们成亲后,自也不会亏待了魏芊。

    魏芊和扈大烈在魏澹的带领下,逐席走来,向堂中众人敬酒。当到了乐毅的席位时,扈大烈望着乐毅,似是颇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翁声道:“乐大夫,以前多有得罪之处,还请你海涵勿怪。”

    乐毅还未及答话,魏芊便咯咯娇笑道:“放心吧,乐大夫又怎是小气之人?他早就不怪我们了。”

    乐毅微微一笑,捧爵站起身来,诚挚道:“在下祝贤伉俪,良缘喜结。”

    “多谢乐大夫了。”魏芊眼中藏着一丝复杂情愫,含笑向乐毅衽了一礼,便与扈大烈走往下一席。

    乐毅望着魏芊的身影,下意识地摸了下藏在怀中的玉镯,心中却不禁有些五味陈杂。

    在堂中的氛围正浓之际,从堂外却急奔进一人,气喘吁吁地朝魏澹道:“馆主,不好了!公孙公子,带着一批人,正在馆外闹事。我们快要阻挡不住了……”

    众人闻言,不由诧异地面面相觑,一阵窃窃私语起来。而魏芊却是脸色陡然苍白,神色有些惶恐。魏澹望了女儿一眼,稍做沉吟后,便抬高手,呵呵笑道:“诸位勿要慌张,魏某今日一时疏忽,没有邀请公孙公子来饮宴。公孙公子恐怕便是为此而生气,待魏某出去看看,解释清误会便没事了。”

    魏澹率着几名馆中的弟子,匆匆走出去后。乐毅皱眉一脸凝重,自是知道,事情决没有这般简单。公孙愕仑率众来闹事,定是来者不善。乐毅遂趁着堂中众人不留意下,悄然起身,往外走去。冷渠和乌恒两人,自也紧跟着乐毅而出。

    “你这小老儿,竟敢阻我?若是惹怒本少爷,今日,我便要夷平你这东城武士馆!”

    乐毅刚出到馆门口,便听到传来一片叫嚣怒喝声。乐毅闻声不禁剑眉紧聚,走出了大门。只见公孙愕仑正盛气凌人的,怒气腾腾地指着魏澹直骂。而魏澹则压着怒火,强笑着向公孙愕仑赔不是。

    乐毅阔步走上前,双眼如电芒般射向公孙愕仑,冷哼道:“公孙公子,别来无恙啊?”

    公孙愕仑闻声望向乐毅,眼中不由流露出一丝慌恐,不自觉地往后退了一步。旋及又强做镇定,怒斥道:“怎又是你?上次我爹已放过了你。难不成,你还敢这般不识好歹,与本少爷作对?”

    乐毅一挑眉,威势迫人地道:“你以为仗着公孙将军,便可以横行无忌了吗?”

    公孙愕仑脸上一阵青一阵白,咬牙道:“乐毅,你休要张狂……”

    “呛啷”一声吟响,还未等公孙愕仑说完,乐毅身旁的冷渠,已然拔剑出鞘,剑尖直指着公孙愕仑。冰冷的脸上满布杀机,一言不发。而公孙愕仑身边的一众家将武士,也赶忙纷纷拔剑出鞘,抢身上前护住公孙愕仑。

    魏澹见场中的气氛紧张,双方剑拔弩张,已是一触即发之势。便连忙站出身来,向两边打圆场道:“众位,看在魏某人的薄面上,且先放下兵器。有事可以好好商量,勿要伤了和气。”

    公孙愕仑见有所凭恃,遂飞扬跋扈起来。望着乐毅,哧鼻挑衅道:“你能奈我何?”

    “是吗?那且来看看,老夫能奈何得了你吗?”一道威严的声音,从众人身后传了过来。只见,田文正带着数十名家将武士,从大门走了出来。在田文的示意之下,一众家将立即如虎狼一般,迅速地持剑冲了上前。散了开来,将公孙愕仑及其家勇,全都围在了中间。

    公孙愕仑见是田文出面,不敢再说大话,却仍是嘴硬地道:“田相,你这是何用意?”

    田文哼道:“公孙将军教子无方,老夫不过是替他,管教管教你罢了。”

    公孙愕仑望了下四周,心知此刻形势对他不利,再久留于此,必是讨不了好,遂怒喝道:“今日之事,我决不会就此罢休!”说完,便率着众家勇,拂袖转身离去。

    待公孙愕仑一众走远后,田文才微眯着眼,向魏澹问道:“魏公,此子为何在令千金大喜之日,前来闹事?”

    魏澹闻言,不禁面有难色。半晌,才长叹了声道:“此事,实是一言难尽啊。”

    田文亦是善于察言观色之人,见到魏澹为难的神情,心中已大概猜出了一些端倪。沉吟了片刻后,遂又对魏澹道:“你且进去招呼宾客吧。放心好了,此事可包在老夫身上,便由老夫代你处理。”

    魏澹感激地向田文一抱拳,道:“多谢田相。”

    田文呵呵一笑,摆手道:“此乃小事一桩,魏公无须在意。今日乃是良辰吉日,勿要让佳宾久等了。”

    魏澹对田文再三感谢后,才领着一众弟子,折回了馆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